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61章 树海地

    广寒城城东无极阁,距离城北足足有万里之遥。

    以中年文士的金丹遁速,全力飞遁一日才可抵达。

    好在宁凡同行,他自不会花费一日在感悟上的。

    宁凡只轻轻拂袖,浩瀚的法力一卷中年文士,二人顷刻之间直接跨越万里距离,出现在无极阁之外。

    “化、化神老怪!”中年文士差点被宁凡的遁速吓死。

    俱他所知,能够一遁万里的,最低都是化神修士。

    唯有化神老怪的挪移之术,才可一遁万里!

    他本猜测宁凡是一名元巅大修士,如此看来,宁凡起码是一个化神初期的老怪!

    “此人竟是一名化神老怪!我竟能为一名化神老怪引路!”

    中年文士心中震撼,目光却火热。

    他朝宁凡恭敬一礼,向前方的一座万丈宝阁一指,言道,“前辈请看,这里便是无极阁。北树海地图,唯有无极阁才有出售。这无极阁的主人,乃是广寒城城主,是一名炼虚初期的老怪。进入无极阁购物,最少需要拥有大修士修为,晚辈是无法进入的。”

    “你既无法进入阁中,便退下吧,我独自进入即可。”

    宁凡遣退中年文士,独自朝无极阁走去。

    无极阁并无任何守门修士,门外只蹲着两尊木雕兽像。

    那木雕栩栩如生,一对兽瞳极其灵动。

    当宁凡靠近无极阁之时,两具木兽忽而散出淡淡光华,四足站立起来,兽瞳冷冷凝视着宁凡。

    每一只木兽,皆流露出元婴巅峰的气息!

    这两头木兽,分明是两头傀儡兽!

    “来者止步!元巅之下修士,不可进入无极阁!”

    宁凡目光一扫二兽,微微讶异。

    难怪这无极阁没有人把守,原来竟有两具元巅傀儡把守着。

    这两具傀儡制造工艺颇为特殊。与雨界傀儡、北天傀儡不同,竟是完全用木头制作。

    二傀材质并无特殊,但傀儡之上刻有玄奥的符阵,那符阵的繁琐程度,以宁凡的阵道水平也仅能看出一二分。

    宁凡目光立刻一凛,暗暗寻思。

    这两具傀儡品阶或许不高,但制作二傀的绝对是个极其厉害的傀儡师。

    面对二兽冷视。宁凡自不多言,只微微散出气息,大略有元巅水准。

    感知到宁凡元巅气息,二兽兽瞳中的寒意立刻散去,重新蹲下,对宁凡傲然道。“你修为足够,可以进入!”

    一般的傀儡眼中大多空洞,这两具傀儡却可以露出傲慢的表情

    宁凡十分确定,这两具傀儡兽绝非拥有灵智的傀儡,却可露出傲然表情制作傀儡的大师,手段难道是不凡。

    他徐徐步入无极阁之内,无极阁第一层中。列着一列列玉架,摆放着一件件商品。

    每一个玉架之上都设有重重阵光,一旁则又有傀儡兽守护。

    不少元巅大修士在第一层挑选物品,接待他们的,是人形傀儡。

    在宁凡步入无极阁的一瞬,一个盈盈巧笑的女子傀儡莲步轻移,走了过来。

    这具傀儡是一具灵智傀儡,有着半步化神的修为。眼神犹如一汪清泉,竟比活人还灵动几分。

    “不知这位道友来我无极阁,想要购买何物?妾身娄若,是无极阁第一层的掌柜。”

    “地图。”宁凡淡淡回答。

    “哦?不知道友想买何种地图?这边架子上,有地渊国地图,也有瀚海国地图,也有无忧国地图”

    女子一指旁边一个玉架。架子上摆满了无数玉简,其中烙印的皆是地图讯息。

    每个玉简旁边,都标准有地图范围、玉简价格。

    “我想要整个北树海的地图。”

    宁凡淡淡的声音在第一层响起,并随即取出一个储物袋。交给了女子傀儡,其中装有百万仙玉。

    他声音虽不大,但以第一层诸位元巅老怪的耳力,自然皆能听见的。

    不少人望向宁凡的目光,及那装有百万仙玉的储物袋,目光皆含有一丝震撼、火热。

    就算是元巅老怪,也不是人人都舍得花费百万仙玉购买一份地图的。

    也有人来无极阁是为购买北树海的地图,但一听说价格,便打消了初衷。

    几名元巅老怪探究般打量宁凡,只觉得宁凡有些面生,猜测着宁凡的背景、来历。

    还有几个面色凶狠的老怪,暗暗关注着宁凡。他们见宁凡出手豪绰,隐隐将宁凡当成肥羊,不知在动什么坏心思

    宁凡看也不看那些不怀好意的老怪,对他而言,区区元巅修士,根本不足为惧。

    女子傀儡接过储物袋,神念朝储物袋中一扫,大有深意地对宁凡一笑,

    “道友意欲购买北树海地图,不知有何用途?”

    “”

    宁凡没有回答女子的提问,只是徐徐走向一旁玉架,向玉架之上某个玉简探手抓去。

    那个玉简正是北树海的地图。

    玉架设置的阵光乃是化级中品阵光,便是化神修士轻易也不敢探手去拿架子上的商品。

    一见宁凡直接拿玉简,女子微微一惊,正要阻止,耳边却忽然响起一道苍老之声。

    “不必阻拦,此子隐藏极深,不会被区区化级阵光伤到。”

    果然,如那神秘老者所言,宁凡直接穿过阵光取走地图玉简,转身便走,根本没有被阵光伤到!

    只是在离去之前,宁凡忽然抬头,大有深意地朝无极阁上层扫了一眼。

    无极阁第一层,所有元巅老怪都惊呆了。

    他们就算再笨,也看出宁凡的厉害,连化级阵光都伤不到宁凡,宁凡自然不可能是元婴修士,极可能是一名化神老怪!

    一些之前不怀好意的元巅修士,一想到宁凡可能是一名化神老怪,皆露出畏惧之色,哪里还敢打宁凡主意。

    对上转身回望的一个眼神。无极阁顶层之上,一名身着褐衣的老者先是一怔,而后目露深思。

    “此子究竟是什么修为?应该已晋入炼虚期,只不知是窥虚修士,还是问虚修士或许,更高”

    “此子身上,有一股极强的傀儡气息但这傀儡似乎已损坏了。倒是有些可惜”

    “这傀儡之上,留有一丝远古气息,应刻有远古符文的。不知此子的傀儡碎片出不出售”

    褐衣老者心思飞转,俄而做了什么决定,对第一层的女子傀儡传音数句。

    旋即,女子傀儡赶在宁凡离去之前。匆匆追赶数步,对宁凡挽留道,

    “道友留步,我家主人请道友前往无极阁顶楼一叙。”

    “你家主人么”宁凡目光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

    无极阁主人只是一名窥虚修士,这种修为不足以对宁凡造成任何威胁,他自然没有任何顾虑。

    沉吟片刻。宁凡对女子傀儡道,“带路。”

    他倒是想看看,这无极阁主人寻他所为何事了。

    宁凡随女子朝无极阁顶楼一路而上,沿途所遇修士望着宁凡登楼而上,皆露出震惊之色。

    自第二层开始,前来购物的修士至少都是化神老怪了。

    在这些化神老怪眼中,宁凡仅是一名元巅修士。

    他们很难想象,一名元婴巅峰的修士。为何有资格登上第二层,甚至还能朝更高层数攀登!

    “此人是谁!他这一路登楼,难道是要前往顶层么!”

    “顶层!那可是无极阁主接待炼虚修士的地方!难道这名元巅修士,实际上是一名炼虚老怪不成?!”

    “嘶!此人看似貌不惊人,竟会是炼虚老怪?!这种级别的强者,放眼整个北树海都是雄霸一方的枭雄我们万万不可得罪此人的!”

    宁凡一路行至顶楼,女子告退。宁凡独自推门而入。

    顶楼之上,是一个装潢简约的阁楼,一名褐衣老者正坐在藤椅之上,独自饮茶。

    在他身后。侍立着八具傀儡木人,每一具都是半步炼虚的修为!

    见宁凡前来,老者立刻露出笑容,为宁凡取杯斟茶,客气道,“道友请坐。这是老夫自竹杭国购买的极品灵茶——竹杭云雾茶,以百年寒泉泡制,以六级虚火煮茶,道友尝尝味道如何?”

    宁凡目光一扫傀儡木人,若有所思,旋即移开目光,径自坐在另一边藤椅之上,端起灵茶,细细一品。

    此茶灵气逼人,茶叶如微型的竹叶,茶水入口便如云雾般化开,含有翠竹的清香。

    “好茶。”

    宁凡放下羊脂玉茶杯,大有深意地看着褐衣老者。

    老者亦在细细打量宁凡,并微微散出神念,想感知出宁凡具体修为。

    只是神念方一接触宁凡身体,立刻犹如泥牛入海、消失无踪,根本看不出宁凡深浅。

    老者目光一震,他好歹是窥虚修士,神念在窥虚之中也算不弱,却探不出宁凡任何底细

    “此子的气息好生内敛!此子绝非窥虚修士,不可得罪!”

    老者对宁凡升起几分忌惮之心,对宁凡身上流露的傀儡气息又大感兴趣。

    他微微沉默,宁凡亦笑而不语。

    片刻之后,褐衣老者收回神念,对宁凡抱拳一礼。

    “老夫广寒子,是这广寒城之城主,亦是无极阁阁主。老夫自问在北树海中结交破广,看道友却有些面生。不知道友尊姓大名?”

    “陆北。”宁凡一笑,端起茶杯微微一抿。

    此次他是秘密潜入树界,倒不宜暴露身份。以他在雨界的名声,树界说不定有不少人听说过素衣侯大名。

    宁凡,周明这两个名字,都与素衣侯身份息息相关,不宜使用。

    若让人知晓堂堂素衣侯潜入了树界,指不定还有人怀疑他对树界图谋不轨,惹下什么麻烦

    九界彼此之间,界面通行的管理十分严格,便是涅皇派人入雨界杀人,都需要耗费一枚皇杀令,还只能一令杀一人

    宁凡可没有自负到可暴露雨界身份,独战树界三皇、横行树界。

    “原来是陆道友,失敬!”广寒子嘴上在笑,心中却大感古怪。

    陆北这个名字十分陌生,绝非北树海修士。

    他暗暗寻思,难道眼前的青年是来自其他树海的树界修士么?

    心思一收,广寒子继而又与宁凡寒暄数句,宁凡也是不紧不慢地对答如流。

    二人交谈间,时间一点点过去,广寒子揉揉额头,他觉得是时候切入正题了。

    “老夫从道友身上,感觉到一丝傀儡气息那傀儡很强,非常强,其上必定刻印有远古符文。只可惜据老夫感知,这傀儡已然损毁,着实有些可惜了。老夫想与道友交换一些傀儡碎片,不知道友可愿答应老夫的请求?”

    “傀儡?”

    宁凡眼神一眯,心中暗暗警惕起来。

    他碎虚傀儡藏在身上,便是雨皇都察觉不到,广寒子却能察觉,定然是对傀儡有特殊的感知秘法。

    执火、紫电二傀是天劫傀儡,即便损毁也有巨大价值。

    若宁凡身怀二傀的事情泄露,多半是要惹些麻烦的。

    这广寒子邀他前来一叙,难道是想打他傀儡碎片的主意么

    只是继而心思一转这广寒子似乎颇为精通傀儡之术,不知此人能否修复碎虚傀儡。

    眼见宁凡露出警惕之色,广寒子立刻连连摆手,赔笑道,“道友不要误会,老夫对道友绝无任何图谋!老夫只是想看看道友傀儡碎片之上的远古符文”

    广寒子话音刚落,无极阁外忽然发出惊天巨响,整个广寒城都陷入剧烈的晃动之中。

    那巨响震耳欲聋,是广寒城护城大阵被人攻破的声音。

    广寒子面色一惊,立刻摇身一晃,带着诸傀遁出无极阁,踏天而立。

    宁凡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亦是摇身一晃,登天而起。

    却见长空之上,一名黑衣青年踏空而立,神情冷厉之极,问虚气势横扫长空,令广寒城中无数低阶修士胆寒不已。

    “谁杀了我飞花谷的人,自觉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