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60章 北树海,广寒城

第560章 北树海,广寒城

    这暗中降临树界的白衣青年,正是宁凡无疑。

    九界之中,树界属于下三界,却比雨界强大许多。

    树界之中,共有两千余修真国,由树界三皇各自统辖,曾与宁凡有过一面之缘的柳皓月,便是树界三皇之中的雪柳魔皇。

    树界很大,几乎比雨界大上一倍。

    此刻宁凡刚刚借助雨门玉简降临玉简,立身在一个树海地域,四周都是连绵不绝的参天古木,却不知此地位于树界什么方位。

    在宁凡身旁,盘绕着五名小小剑灵,个个都被种下生死剑禁,已被宁凡收服。

    五个小丫头虽不甘心被宁凡收服,却也不敢违抗剑禁,只能懊恼地奉宁凡为主。

    第一剑灵名为晶晶,身着金衫。

    第二剑灵名为沫沫,身着青衫。

    第三剑灵名为水水,身着蓝衫。

    第四剑灵名为花花,身着红衫。

    第五剑灵名为彤彤,是个小结巴,身着黄衫。

    “哼哼,大姐姐是不会真心降服的,这只是诈降而已,你不要太得意了!”晶晶恶狠狠道。

    “哼哼,你再敢把二姐姐关在剑袋里,二姐姐就给你好看!”沫沫恶狠狠道。

    “哼哼,想学三姐姐的剑术,先给我一百万亿仙玉!”水水恶狠狠道。

    “哼哼,西边似乎有打斗声,可是四姐姐不会帮你打架的!”花花恶狠狠道。

    “哼哼哼”小结巴彤彤恶狠狠地干瞪眼,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五个小丫头皆是恶狠狠的表情,宁凡却恍若未见。

    他轻轻抬头,隔着重重树海朝西面望去,他刚刚降临树界,那个方向依稀传来打斗之声。

    他神念微微散出,立刻便感知出,西面四百里外的一处树谷之中,正有一批修士浴血死斗。

    “倒是可以从这批修士口中。搜索一些情报了。”

    宁凡袖袍一招,不顾五个剑灵的抗拒,将她们收至腰间剑袋之中。

    那是一个绣着银色剑纹的布袋,就挂在储物袋旁边,专门用于盛放飞剑。许多剑修都爱佩戴剑袋,宁凡则用剑袋装五个剑灵。

    将五个小丫头收回剑袋,宁凡身形一晃。直接跨越重重距离,无声无息出现在四百里外的树谷之中。

    这是一个极其幽静的树谷,位于树海深处,一向罕有人至。然而今日,此地却有十数名修匪围攻3名落单修士,在此地坐在杀人夺宝的勾当。

    这批修匪至少都是融灵修为。修为最高者乃是一名金丹初期的修士。

    这批修匪服装虽然各异,但人人服饰之上皆有一个银花图案,似乎是某个修匪势力的徽章。

    被围攻的修士,则是一名融灵初期的少女,两名融灵巅峰的老者。

    少女一袭黄衫,周身流露着淡淡的树妖妖力,被修匪围攻。气息紊乱,神情紧张。

    两名融灵巅峰老者护在少女身前,似乎是少女的长辈,明明皆已身负重伤,却死死护着少女,不让少女受到修匪任何伤害。

    两名融灵巅峰老者拼死之下,犹如垂死的猛虎,余威犹在。令在场修匪神色微变,一时也不敢轻易靠近,但在众人围攻之下,两名老者的伤势却越来越重。

    金丹修匪目光虚眯,并不急于出手灭杀两名老者,只是微微冷笑,并对一旁修匪吩咐道。

    “此女是少主看上的鼎炉,莫要伤她性命,将她擒回献给少主。至于这两个老头,不要再拖了。直接杀了吧!在这地渊国之内,少主的命令便是绝对,任何宗门家族,皆是蝼蚁!”

    “是!”

    金丹修匪一声令下,十余个融灵修匪立刻各逞底牌,一件件法宝不要命地打向两名老者,避开少女,并不攻击她。

    在猛烈的法宝攻势下,只瞬息之间,其中一名老者便被一柄灵级飞剑斩成两截。

    另一名老者则被一个铜锤击中胸口,如一个断线风筝般倒飞,吐血坠地,气息奄奄,离死不远。

    “徐伯伯!秦伯伯!”少女露出悲痛之色,双膝一软,跌倒在地上。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修匪,少女露出绝望之色。

    她的家族只是一个融灵势力,眼前的修匪却各个来头不小。

    她敌不过这些修匪,亦不敢反抗应该说,在地渊国之内,还无人敢反抗这个修匪势力的。

    她,终究要被这些人擒下,送给这些人的少主当做鼎炉

    不甘,她不甘!但在这强者为尊的修真界,不甘又能如何

    在少女绝望之际,树谷之中,空间忽然荡起微微的波纹。

    一个白衣青年忽然出现于树谷之中,没有任何人看清他如何到来。

    一个个融灵修匪见这白衣青年忽然出现,二话不说便向青年发动攻势。

    “路过的,都杀了!”金丹修匪淡淡吩咐道。

    他们看不出白衣青年的深浅,便是那金丹修士也察觉不出白衣青年一丝一毫的气息。

    没有人询问这青年为何现身于此,这些修匪杀人何须询问理由?

    白衣青年神情冷峭,看也不看那些一一打来的灵级法宝。

    少女神情麻木地看着青年的背影,苦涩一叹。

    她本以为自己招惹到这批修匪的少主,被擒为鼎炉已是无辜。如今看来,这个忽然到来的白衣青年才更是无辜,没有任何理由便将被这些修匪杀死,真是可怜

    少女看不出青年的修为,眼见青年被十几名融灵围攻,自然认定青年必死无疑。

    “即便是融灵巅峰的修士,被这些修匪围攻,也是必死”少女言语刚落,忽然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

    却见那些威力不俗的法宝化作无数流光,袭至白衣青年的身前三丈,却忽然再无法向前攻击半寸!

    白衣青年周身的空间犹如凝固一般,所有法宝都生生停止在半空之中。

    下一瞬,毫无征兆地,所有的法宝通通化作飞灰湮灭!

    整个过程。白衣青年甚至连手都未抬,便破去所有融灵的围攻!

    “阁下是谁!我等是地渊国飞花谷”

    金丹初期的修匪见青年厉害,暗道莫非这白衣青年竟是一名元婴修士。

    一时间,他自然不敢再对青年发动攻击,只是仍不惧青年,自以为是地报出背后势力,希图震慑青年一二。

    但这青年眼神始终如深不见底的幽潭。不起一丝波纹,根本没有被地渊国飞花谷的名头吓到。

    他甚至没有给金丹修匪说完话的时间,只微微散出法力,空间一震。

    那是何等浩瀚的法力,在这等法力之前,便是金丹元婴都只是尘埃而已!

    只一瞬间。所有修匪被震碎成碎肉,死于非命!

    “怎、怎么可能!”少女连同那重伤垂死的老者,全部震撼在原地,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幕。

    他们无法想象,眼前的白衣青年究竟是什么境界的高手,只散出法力便可镇死金丹!

    金丹修士办不到,元婴修士办不到难道这白衣青年竟是一名化神老怪?!

    少女与受伤老者正在寻思。却见那白衣青年拂袖一招,将金丹修士的魂魄擒于手中,搜魂灭忆。

    而后看也不看少女等人,直接身形一晃,消失无影。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少女虔诚地向着青年离去方向跪拜,连叩数个响头,方才起身照料起受伤老者。

    她自然不知,这白衣青年性格冷漠。出手并非为了救人,仅仅是为了问路而已。

    “地渊国么”

    一处巨树之巅,宁凡摇身一晃现身而出,露出沉吟之色。

    树界两千修真国中,地渊国是一个虚级修真国,位于树界的北树海。

    树界被分为东南西北四大树海,在这北树海之中。地渊国也算鼎鼎有名的大国了。

    他所斩杀的那群修匪,隶属地渊国的飞花谷。

    那飞花谷是一个修匪势力,据说有炼虚修士坐镇,在这地渊国之内。罕有人敢招惹飞花谷的人。

    宁凡自然是不惧什么飞花谷的,这种不入流的修匪,根本无法令他忌惮半分。

    从金丹修匪的记忆中,宁凡了解到,他此行目的地火树一族,位于西树海,距离地渊国十分遥远,几乎要越过半个树界才能赶到。

    树界很大,宁凡若想赶往火树一族,首先得寻得一份完整的树界地图。

    他略一沉吟,片刻之后施展虚空挪移之术,一步如烟,朝地渊国最大的修城遁去。

    地渊国第一交易城,广寒城!

    在金丹修匪的记忆中,广寒城是地渊国最大的修城,城高万丈,城广万里。城中开有无数修真店铺,无数地渊国修士热衷来此城购买物品。

    据说在地渊国之中,没有什么是买不到的,数万年前,地渊城曾经出售过一枚碎虚道果,震撼了整个树界!

    自然,似碎虚道果这种级别的好东西,也不是年年都可遇上,可遇而不可求。

    宁凡遁光一收,降落在广寒城北门之外,支付了些许仙玉,直接步入广寒城。

    他此入广寒城,只是为了购买地图而来。

    他神态没有半分紧张,潜入树界没有任何压力。

    目光略略一扫,城中往来的修士以树妖居多,但也有树魔,同时还有许多修炼木属性功法的人族修士。

    雨界以水修最多,树界却以木修最多。

    树界之中,玄修、妖修、魔修皆有,且不似雨界一般以玄修为尊,以魔修为耻。

    行走于树界,倒没有必要特意掩饰身份的。

    宁凡才刚刚进入广寒城不久,仅走过一条青石街道,便忽然眉头一皱,收住脚步。

    却见其身后远远跟着一个中年文士,自宁凡进入城门起,便跟上他的。

    “何事?”

    宁凡转过身,冷冷望着中年文士,没有任何多余表情。

    他进入广寒城之后,散出的气息是元婴初期。而这中年文士则仅是一名金丹中期修士。

    料想这中年文士跟踪自己,应该不敢有恶意的。

    中年文士见被宁凡发现,有些局促紧张地靠近,憨厚一笑,“前辈不要误会,晚辈跟随前辈,并无恶意。只有有话想询问,前辈是第一次来广寒城吧”

    “是又如何?”

    “前辈既然前来广寒城,自是来购买东西的。晚辈修为虽低,却对广寒城十万多间店铺了如指掌。只要前辈支付给我五百仙玉,今日之内,晚辈愿为前辈引路。前往任何前辈想去的店铺。”

    中年文士言罢有些紧张,不知宁凡是否愿意花费五百仙玉,雇他引路。

    广寒城十分大,其中共有十万多间修真店铺,普通修士若一家家逛下去,不知要逛到何年何月。

    故而广寒城中时常会有金丹散修替人引路,收取报酬。

    一名金丹修士一生积蓄约在十万仙玉左右。中年文士引路一日便有五百仙玉。一年可收入十万仙玉以上,收入可谓不菲了。

    对元婴老怪而言,五百仙玉可谓微不足道。

    对一些急于购物的金丹修士而言,五百仙玉也只是一笔小钱。

    对宁凡而言,500仙玉只是浮云

    只花费500仙玉,便可节约大量瞎逛的时间,宁凡自是极为乐意的。

    他一拍储物袋,取出五百仙玉抛给中年文士。

    中年文士收起仙玉。渐渐收起紧张,对宁凡态度愈加恭敬,“敢问前辈前来广寒城,是想购买何物?”

    “地图。”

    “地图么若前辈只要地渊国的地图,数千仙玉便可购得,城北的流岚阁便有出售。若前辈需要地渊国及周遭数十国的地图,则起码需要花费数万仙玉。须至秦怡阁购买。若前辈需要北树海其他诸国的地图,则唯有城南的菡萏阁才有出售。不知前辈需要购买何种地图?”

    中年文士娓娓道来,倒是业务精通。

    “我要完整的树界地图。”宁凡淡淡道。

    中年文士闻言,露出震撼之色。旋即目光古怪地看向宁凡,“前辈要完整的树界地图?莫不是在拿晚辈开玩笑么?任何人都知道,树界完整地图是买不到的。”

    “怎么?难道广寒城之内没有树界完整地图么?”宁凡眉头一皱,中年文士立刻心中一寒。

    在与宁凡目光交错的一刻,中年文士只觉心惊肉跳,根本承受不住宁凡的魔威。

    他本以为宁凡只是一名元初老怪,如今看来,宁凡的修为或许还有隐藏,莫非是元婴中期、后期么?

    中年文士修为不高,眼力却是不弱,感受到宁凡可怕魔威,岂敢触怒宁凡,愈加恭敬起来。

    树界被划分为四大树海,被三大树皇割据,各树海之间森严戒备,并无完整树界地图流出,这是树界修士的一般常识。

    中年文士不明白宁凡为何不知道这个常识,只是感受到宁凡的恐怖魔威,却不敢再乱说话,心道或许宁凡是个家族修炼修士,不曾离开家族,很少接触外界常识吧。

    如此一想,中年文士不由耐心解释道。

    “前辈应该知道,树界三皇各自占据东、西、南三大树海,彼此各不相通。此三大树海的地图很少会外泄到北树海出售我广寒城之中区域覆盖最大的地图,也只是北树海地图而已。且此地图唯有无极阁才有出售,从来只出售给大修士以上的老怪”

    “北树海的地图售价极其昂贵,一份地图往往需要百万仙玉才能购得,一般也唯有化神老怪及一些厉害的大修士才买得起”

    中年文士言罢,暗中打量起宁凡。

    在他的印象中,也曾有一些元婴老怪想要购买北树海的地图,但往往一听一份地图要价百万仙玉,便会放弃购买。

    但宁凡不同,他听到百万仙玉根本没有任何神情波动,仿佛对他而言,百万仙玉微不足道。

    “此人绝非普通的元婴老怪!或许此人真实身份是一名元婴巅峰的大修士!”中年文士如此一想,心中愈加震撼。

    听了中年文士的介绍,宁凡沉吟不语,寻思起来。

    他本想在广寒城购买整个树界的地图,如今才知,此物根本无法买到。

    树界被分为四大树海,三皇各占据一个树海为地盘,不允许外人窥觑自己地盘,严格限制地图出售。

    唯有北树海没有树皇坐镇,故而北树海的地图倒是不难买到。

    “罢了,先把北树海的地图买到再说。带路,去无极阁!”

    宁凡一眼而决,中年文士心中再次震撼。

    他无法想象,宁凡竟真要花费百万仙玉购买北树海地图!

    在中年文士漫长的一生中,购买北树海地图绝对是最大的一笔生意!

    “晚辈谨遵前辈吩咐,这便带前辈前往无极阁!”

    地渊国,飞花谷。

    谷中深处的一座大殿之中,一个黑衣青年负手而立,望着殿中排列的一个个修匪碎尸,眼神蕴着怒火。

    “地渊国之内,竟有人敢得罪我飞花谷,简直是找死!本少主倒要看看,是哪个胆大包天之人,敢杀我飞花少主的手下!”

    黑衣青年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银色小镜,赫然竟是一件凡虚中品的虚宝。

    此宝虽只是凡虚中品之阶,但十分不凡,宝镜中竟蕴含着一丝碎虚强者所留的气息。

    黑衣青年挥动小镜,朝那一具具碎尸一照,一瞬间,铜镜之中印照出宁凡的身影。

    “他在地渊国,广寒城!此人只凭气息便震死金丹修士,至少也是化神初期的修为,不会是化神中期,北树海化神中期以上的修士,我都听说过一二的,从未听说过此人!此人只是化神初期的蝼蚁么哼!广寒城倒也不远,本少主便亲自出手,将这化神蝼蚁击杀吧!广寒城主不过是个窥虚,本少主与他正好也有旧账要算算的!”

    黑衣青年一步迈出,问虚遁光一闪,朝广寒城飞掠而去。

    他,赫然竟是一名问虚修士!

    在地渊国这虚级修真国之中,他绝对是一个横行无忌的魔头!

    谁惹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