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59章 树界之行

第559章 树界之行

    赤天境中,宁凡独坐云山山腹,沉默良久。

    他从未想过,雨皇会给他这样的任务

    在这份传音玉简之中,雨皇将借助宁凡不灭火体的缘由大致相告。

    西炎国的焚仙谷,乃是舍兰宗的旧址,在焚仙谷最深处,有一处仙火交织的深渊禁地,名为陨落之渊,便是碎虚火修都无法进入此地。

    雨皇曾探索过陨落之渊,尝试数次,无法进入此地,却从禁地中感受到一股浓郁到恐怖的丹药药气。

    根据雨皇探查,陨落之渊之中封印有八转丹药,且这八转丹药还是舍兰宗的镇宗之丹!

    八转下品丹药,羽化丹!

    任意级别的碎虚修士服食,都有极小的几率直接飞升成仙!

    若是碎虚巅峰的修士服食,起码有三成几率直接飞升成仙!

    雨皇是碎虚五重天修士,若服食羽化丹,直接成仙的几率不大,但就算失败,也至少能提升一重天的碎虚境界,且羽化丹会在雨皇体内打下仙基,日后雨皇若修炼至碎虚巅峰,飞升几率仍比普通修士高出三成!

    雨皇之所以苦苦谋划陨落之渊,为的便是那一颗八转羽化丹!

    此事十分隐秘,即便是几位皇子也不清楚陨落之渊封印了什么。

    雨皇没有向任何人透露羽化丹之事,一切只因若羽化丹的消息走漏,整个九界的碎虚怕都会轰动,想方设法来夺这羽化丹

    尤其是一些困于碎虚、无法飞升的散仙们,为了这一枚羽化丹,怕是血屠雨界之事都做得出来。

    羽化丹之事,雨皇只告诉了宁凡一人。

    没办法,若此事不告诉宁凡,宁凡便无法助他完成任务

    “羽化丹事关重大,你万万不可泄露风声。陨落之渊的仙火十分厉害,距离火海潮汐最弱之时还有三年。三年之后,便是你进入焚仙谷的最佳时机。在此之前,本皇想令你暗中前往树界!”

    “树界火树一族之中,有一汪神泉,名为‘祝融之泉’,每隔百年解封一次。炼虚修士若在此泉中浸泡身体,不但可提升修为。更可提升肉身对火焰的防御能力再过一年,火树一族便会解封祝融之泉,开放一定名额,供修士进入其中修炼,本皇希望你能前往火树一族,争取一个名额。进入祝融之泉修炼一番,增加取羽化丹的把握”

    在这命令传达完毕之后,金色传音飞剑立刻化作齑粉消散。

    宁凡沉吟不语,他万万没想到雨皇会让他前往树界。

    在飞剑传达完毕之后,雨神殿主寒松子亲自上门,将一个金色储物袋交给宁凡,是雨皇赏赐之物。

    其中不但有百亿仙玉。更有5枚炼虚道果,十瓶六转丹药,三颗七转下品丹药,五件凡虚巅峰之法宝,及2枚金色玉简。

    那玉简之中封印有一式恐怖法术,名为‘雨门之术’,是雨殿某个碎虚巅峰的神皇所留,可开启雨门。直接降临于其他九界!

    修为到了雨皇这地步,或多或少都有暗中降临他界的秘术,只是一般不会动用,便是动用,也是偷偷进行的。

    似涅皇那般公然降临雨界,是十分嚣张的行为。

    此玉简,雨皇手上还剩4枚。在给了宁凡2枚之后,也只剩2枚而已。

    两枚玉简中的术式,一个定位于树界,一个定位于雨界中州。

    若宁凡催动定位树界的玉简。便可打开一道界面隧道,暗中潜入树界

    在完成任务后,可催动另一份玉简,潜回雨界

    这一次,雨皇为了让宁凡前往火树一族提升火抗,已豁出了血本,连雨门玉简都给了宁凡2枚。

    雨皇不怕宁凡出卖他,在他看来,宁凡是个聪明人,亲眷都在雨界,是不可能独自逃到树界、一去不复返的。

    收起雨皇的赏赐,宁凡稍稍沉吟。

    目前他与雨皇尚未决裂,雨皇令他前往树界,他倒也愿意前去。

    树界火树一族的祝融之泉,宁凡是听说过的,据说曾有一名窥虚修士在其中修炼,三年之后离开之时,直接突破问虚那祝融之泉可大幅提升修为,更可提升修士对火焰的抗性。

    能前往祝融之泉修炼,宁凡没有任何意见。

    “陨落之渊最佳进入时机,是在三年之后,这即是说我在树界最多可滞留三年有三年时间,足够我前往火树一族、进入祝融之泉修炼了”

    “树界之行不容有失,需准备周全才可前往。对我而言,前往树界亦是一个机缘,以我如今的法力修为,或许在进入树界之后,便可着手突破冲虚了。”

    “雨意需要提升品阶,早日突破一品才好,若是能将雨意提升至一品,我多半可凭雨祖之术,一举寻找到娘亲。”

    “云天决仍未归来,这血酒葫芦,怕是暂时无法归还于他了他是我父亲,我却不知如何面对他”

    宁凡一叹,身形一晃,直接离开云山,朝司天城遁去。

    在横扫八殿、力闯三关之后,宁凡早已名震雨界。

    宁凡一路遁光疾驰,所遇修士一见他的遁光,立刻敬畏地驻步云端,恭敬行礼。

    赤天殿主,素衣侯,雨界第一魔,六转中品炼丹师这些光环加持在宁凡身上,根本无人敢小觑于他。

    他一路奔至司天城,自然是为兑换三百亿功德值了。

    雨皇给他派了任务,这个任务对他有利,他决定前往树界、完成任务。

    在离去之前,自然需做周全准备的。

    他直接遁至司天城中心,寒松子似乎知晓宁凡会来,早已奉了雨皇之令,恭敬接待。

    “老夫见过素衣侯,敢问素衣侯前来司天城,可是要兑换功德值?”

    “正是。”

    “如此,请素衣侯随老夫前往司天城功德塔!”

    司天城功德塔共有六层,一至四层分别对窥虚、问虚、冲虚、太虚修士开放。

    第五层功德塔。仅对六转炼丹师及归元太虚的老怪开放。

    第六层功德塔,唯有雨皇等碎虚修士能够进入,以功德值兑换物品。

    寒松子已得到雨皇密令,若宁凡需要,可允许宁凡进入第六层。

    这令寒松子震撼莫名,他无法想象,在雨皇心中。宁凡的重要性竟已堪比雨界碎虚。是以他接待宁凡愈加恭敬,根本不敢有丝毫怠慢的。

    宁凡随寒松子一路前往功德塔,那是一座银色宝塔,塔外设有重重阵法封印,更立着一尊巨龟石像,两尊雨狮石像。

    那巨龟石像之中。暗藏一道碎虚一重天的龟妖之魂,正是镇守司天城的龟妖。

    那两尊雨狮石像,皆立根于功德塔,无法移动。每一尊雨狮石像之上,皆流露着碎虚一重天的气势。

    这两尊雨狮不能动弹,但若有人盗取功德殿的宝物,它们会第一时间发动堪比碎虚的攻势。灭杀来犯之人!

    有龟妖、两尊雨狮石像防卫于此,又有诸多禁制密布此地,功德塔的防守不可谓不森严了。

    宁凡目光一动,只瞥了龟像、狮像一眼,并没有多言,亦无盗宝之心。

    他还未狂妄到在雨皇眼皮子之下偷东西,他相信多疑的雨皇,此刻一定在暗处偷偷窥探他的。

    “雨皇有令。素衣侯若进入功德塔,没有层数限制。不知素衣侯欲进入功德塔第几层?”寒松子恭敬问道。

    “神亦石在第几层?”宁凡忽然问道。

    “第一层。以素衣侯的修为,难道还需要兑换神亦石?”寒松子诧异问道。

    对元婴、化神修士而言,神亦石乃是至宝,可感悟神意、提升神意。

    但对炼虚修士而言,神亦石提升神意的效果大大减弱,一般很少有炼虚修士会来司天城兑换神亦石。

    故而他十分奇怪。宁凡为何一来功德殿,不问诸多宝贝,先问不值一提的神亦石。

    “我要此物,自有用途。烦劳道友引路,这功德塔中所有神亦石,我想全部兑换走!”

    见宁凡不欲多言,寒松子识趣,自然也不再多问,领宁凡进入了功德塔第一层。

    此层之中的丹药、功法、法宝、灵物,足以令窥虚老怪心动,但宁凡却并未在大多数物品流连,只是将所有的神亦石兑换走,便径自前往第二层。

    兑换一枚神亦石,需花费五百万功德值,价格与元婴道果相同。

    功德塔中共有1000余枚神亦石,全部兑换,花费了宁凡50亿功德值。

    这些神亦石,已是雨殿全部库存了。宁凡暗暗思忖,不知吸收了这些神亦石的力量,能否令五品雨意突破四品

    距离一品雨意,仍有距离,若去树界,定要留心寻找提升雨意的办法才是。

    功德塔第二层中,所有宝物皆是为问虚修士准备。

    宁凡如今的修为恰恰是问虚,此层之中倒也有不少能够用上的东西。

    丹方、丹药、五万年灵药,宁凡换走了不少,在花费20亿功德值之后,一路向上。

    第三层之中,宁凡花费了25亿功德值,仍是换取丹方、丹药、灵药。

    第四层之中,宁凡花费了35亿功德值。

    功德塔第五层,是唯有六转炼丹师及归元太虚才可进入的层数。

    此层之中,好东西不在少数,甚至有十来种归元法诀!

    宁凡目光一扫,这些归元法诀有神诀,有魔诀,有妖诀,甚至还有雨祖所留的归元法诀。

    因为一些机缘,雨祖同时身怀神妖魔三族力量,他的归元法诀十分玄妙,三族修士皆可使用。

    宁凡稍稍沉吟之后,将雨祖的归元法诀换走,同时还换走了其他几种归元法诀,共花费50亿功德值。

    300亿功德值,很快被宁凡挥霍地只剩120亿。

    宁凡没有再乱花贡献,只换取了几种六转丹方,便开始在第五层中四下搜索。

    他还想换一颗七转上品疗伤丹药给小貂疗伤,想换一种高级的剑禁,控制五个剑灵。收为己用。

    但第五层之中,最高品阶的疗伤丹药也不过是六转巅峰,而最高品阶的剑禁,也仅仅足以控制凡虚巅峰的飞剑剑灵

    “去第六层吧。”

    宁凡言罢,在寒松子的带领下,进入功德塔第六层。

    第六层并不宽敞,只列着十三个玉架。其上收藏的物品也不多,但每一件物品都可令碎虚修士目光火热。

    此层之中,不仅收藏有少量七转丹药,更有数十株十万年灵药可供兑换。

    一株十万年灵药,要价是5亿功德值,十分昂贵。

    宁凡摇摇头。不准备将剩余不多的功德值花费在用不上的灵药上。

    他目光扫过一个个玉架,扫过一颗颗七转丹药。

    这里有七转疗伤丹药,但品阶最高的疗伤丹药,也只是达到七转中品,要价100亿功德值

    想让小貂恢复碎虚三重天的修为,起码需要七转上品的疗伤丹药。

    这颗丹药无法让小貂伤势痊愈,但多半能减缓一些伤势吧

    宁凡叹息一声。还是花费了100亿功德值,换走了这枚丹药。

    功德值只剩20亿,宁凡略过第六层的功法秘术、七转丹方不看,目光一亮,在一个角落之中发现了一个古旧玉简。

    那玉简要价15亿功德值,玉简中记载的是一式控制剑灵的剑禁。

    此剑禁名为‘生死禁’,据说是百万年前剑界名动天下的剑皇之一夏皇所创。

    那夏皇也算是一个盖代人物,传闻他活着的年代。剑界之中无一敌手。

    在其最强之时,甚至敢独自负剑,前往魔界、妖界、天仙界,挑战诸界修士。

    只可惜,在其风头最盛之时,忽然离奇陨落,令无数剑界修士扼腕叹息。

    夏皇也算是个盖代人物。他所创的生死禁十分厉害,便是仙剑剑灵也能控制一二。

    宁凡暗暗寻思,若给五个剑灵种下生死禁,应该足以收服五个剑灵了。

    如今他两具傀儡皆已损毁。若前往树界,被树界碎虚盯上,能够依仗的只剩洛幽。

    五个仙剑剑灵神通惊人,若收服五个剑灵,多少是有用处的。

    若遇上碎虚一重天的剑修,宁凡只需依仗五个剑灵,便可轻易胜之

    他目光一决,换走生死禁,功德值已无多,不再逗留,随寒松子离开了功德塔。

    随后,宁凡前去与丹皇、云不舒、俞虫儿等人告别之后,竟是在风头最盛之时,悄然离开了天云国。

    一月之后,宁凡返回七梅城。

    将暂离之意告知诸女,恰逢风雪言伪魔罗之血发作,便借助祖符之力,助她彻底炼化此血。

    随着伪魔罗之血的炼化,风雪言体质开始改善,亦渐渐不再结巴,修为也在日复一日地恐怖提升

    宁凡留下不少丹药给诸女,亦给小貂留下了七转中品伤药。

    他前往七梅城千里之外的荒山,面见隐居蛰伏的冥罗树精。

    “我要去树界了,怕有一段时日不会归来,有劳前辈在我不在之时,代为守护越国!”

    “你要去树界?”冥罗树精一霎露出沧桑之色。

    “越国,我会替你好好看护,便是那什么雨皇亲自前来,也绝对伤不到越国一草一木,你大可放心!只是你既然要去树界,老夫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答应”

    “前辈替我守护越国,晚辈感激不尽。前辈既然有事相求,晚辈自当全力相助!不知前辈希望晚辈相助何事?”

    “在无数年前,老夫曾是树界冥罗树族的树皇后来老夫被困雨界冥坟,冥罗树族从此没落如今树界三皇势力,并无冥罗一族哎,若你前往树界,可否帮老夫看看,冥罗一族是否还存在,又或者,已经被人灭去多年”

    “若侥幸之下,冥罗一族尚还存在,还请你代老夫照料族人一二。老夫本体困在冥坟,分身也无法离开越国,恐怕此生都无法返回树界故乡了你,能否答应老夫这个要求?若你答应,这个令牌,你可拿去”

    冥罗树精长叹一声,自储物袋中取出一个黑木令牌,恳切请求道

    半个月之后,树界云崖国的一处隐秘树海之中,一道雨雾之门忽然悄然浮现。

    玉门之中,徐徐走出一名白衣青年,在他身后,盘旋飞绕着五个精灵一般灵动的小丫头,各个只有拇指大小。

    “这里,便是树界么”青年自语一声,忽然抬头。

    从不远处之外,依稀传来了激烈的打斗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