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54章 五品雨意

第554章 五品雨意

    黑衣青年一个眼神,那雨意绵绵而来,带着不可阻挡的气势,几乎直接将宁凡压服于地。

    宁凡骨骼咯吱直响,咬着牙,任内腑被气势震伤,亦不屈服。

    对黑衣青年的问话,更是不作任何回答。

    黑衣青年微微一怔,放下酒坛,收了气势,重新打量起宁凡。

    良久,吐出两个字,“不错!”

    此人虽散了气势,暴雨仍旧倾盆泻下,未曾停歇。

    宁凡暗暗催动黑星之力,体内伤势顷刻痊愈,不动声色,落座在青年对面,淡淡问道,“你,是谁?”

    “你说我是谁,我便是谁浮生如雨,过客如云,修路如虚,醉中如真”

    黑衣青年独自饮酒,再不看宁凡一眼。

    周遭的酒气渐渐浓郁,雨幕亦开始骤烈。

    黑衣青年放下半空的酒坛,拂袖朝天一招,漫天雨水忽然似有灵性一般,纷纷飞入酒坛之内。

    顷刻间,天地间雨水已停,所有雨水都被青年收走。而青年身前的酒坛之中,酒水几乎没有多出多少,仍是半空的模样

    “我喝的不是酒,而是雨。”青年自语,忽然再次抬头,再次向宁凡考校道。

    “何为虚!”

    宁凡没有照搬从前的答案,亦没有急着回答青年的问题,甚至不再理会这个青年。

    他似乎明悟了什么,又似乎有一层隔膜没有看透。

    他的虚字感悟,已到了问虚境界,距离冲虚仅半步而已。

    问虚境界,看虚不是虚。

    冲虚境界,看虚还是虚。

    宁凡忽然抬手,如那黑衣青年一般,向酒肆之外一点,酒肆四周立刻降下雨幕来。

    “八品雨意么”黑衣青年不动声色。依旧自饮。

    宁凡亦不与青年搭话,屈掌一招,雨水凝作一个晶莹剔透的空酒坛。

    而后向天一指,漫天至于皆落入酒坛之中,雨再次停了。

    宁凡始终不发一言,捧起酒坛,与那黑衣青年对坐而饮。

    黑衣青年眼中露出一丝奇异之色。顷刻之后,赞许一笑,“不错!”

    这是他第二次赞许宁凡,第一次赞的,是宁凡铮铮不屈的傲骨。第二次赞的,是宁凡的悟性。

    “只是不知。你能再次坐多少日,喝多少雨。”

    宁凡心如止水,独自捧着酒坛,饮着雨水。

    雨水淡而无味,但却有一股绵绵不绝的雨意在其中。

    一日,两日,三日

    一年。两年,三年

    宁凡始终自饮自酌,如那黑衣青年一般行为。

    每一年过去,宁凡的雨意都会增涨一些。

    每一年过去,宁凡脸色都会苍白一分,生机飞速流逝

    幻境之中的一年,是外界的一日。

    宁凡在幻境中,一坐便是一甲子。外界才过去六十天而已。

    雨神殿中,所有炼虚修士都陷入震撼之中。

    天之关的幻境酒气极重,便是冲虚修士也不可能呆在其中超过一日。

    便是太虚老怪,往往也只能在其中滞留三日左右

    “素衣侯竟在其中呆了六十日,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从雨界创界以来,便从无炼虚修士可在天关之内滞留六十日!”

    冥尊者露出凝重之色,他始终在等。等宁凡以皇气护体,抗衡酒气。

    只是从始至终,宁凡没有调动一丝一毫的皇气,令他有些无所适从。

    “情况如何?”雨皇传音问道。

    “天关之内。并无异象,只是”冥尊者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雨皇眼皮一挑。

    “只是属下看不透他,不知他究竟在天关之内做什么。”

    外界无人明白,宁凡究竟在做什么。

    能明白的,唯有那黑衣青年,以及独饮雨水的宁凡。

    他在酒肆之中,一坐便是六十年。

    第十三年,他的八品雨意达到了七品威力,脸色却越来越苍白。

    第四十一年,他七品雨意晋入六品之阶,气息却越来越微弱。

    第六十年,他的六品雨意几乎要突破五品,却始终有一个隔膜,无法突破。

    此刻的宁凡几乎已是气若游丝的状态,奄奄一息,仿佛随时会死。

    “你已到了极限”黑衣青年放下酒坛,惋惜道,“以你的修为,能在此滞留六十年,已着实令我惊讶,你可离去了。”

    言罢,黑衣青年抬手一指,在宁凡身后,立刻出现一个细雨之门。

    也许,那道门便是幻境出口

    宁凡仿若没听到青年的话,仿若没看到身旁的雨门,仿若忘了世间的一切。

    他的心中,只有那一个小小酒坛,酒坛之中,包容了这个世界所有之雨。

    第六十一年,六十二年,六十三年宁凡仍在酒肆独饮。

    他身边的幻境渐渐变淡,渐渐烟消,一个个醉酒的书生美人皆徐徐消失于幻境之中。

    竹海之城消失了,河川消失了,画舫消失了,耳边萦绕的笙箫声也都消失了

    天地之间,最终只剩宁凡一人,怀抱酒坛,独立独饮。

    在他的身前,最终只剩黑衣青年一人,第三次赞许道,“不错!”

    这是幻境之中的第一百年!

    在这一年,宁凡的雨之意境只差一丝便可突破五品!

    在这一年,除了眼前的黑衣青年,宁凡崩溃了整个天关!

    他饮下雨水,是为了模仿黑衣青年,提升雨意。

    他不言不语,是在领会冲虚道悟。

    冲虚境界,看虚还是虚那是一种窥尽虚字所有奥妙之后,峰回路转的领悟。

    他不与黑衣青年搭话,只因在他的眼中,身旁一切皆是虚幻,唯有他是真实存在。

    他道悟越深,周遭的幻境便越是虚淡。百年道悟,最终令整个幻境云散烟消!

    离开幻境的正确之门,不是任何的虚空之门

    宁凡所要明悟的,便是令幻境成虚。

    若幻境成虚,则他从一开始便未入过幻境,既不曾来,何必离去?

    所以黑衣青年给他指路之时。宁凡没有理会,那个门,不是正确的路

    “了不起!自你之后,雨界再无天关,此关已毁!哈哈,想不到后世会有如此人物。实在是后生可畏!”

    “吾从雨来,当随雨去,此刻便助你突破五品雨意,再赐你一滴雨!”

    嘭!

    黑衣青年哈哈大笑间,身影忽然崩溃,化作一点点银色雨点,没入宁凡体内。

    一瞬间。天关崩!

    一瞬间,洞天崩溃,宁凡与楚长安同时出现在雨神殿之中!

    一瞬间,宁凡周身升起一股五品雨意的气势,横扫雨殿!

    “天之关崩溃了!素衣侯究竟在其中做了什么,竟毁了天关!”

    “天地四关是雨祖所留,雨祖遗言曾说,唯有真正堪破四关奥秘者。才可令关卡毁灭难道素衣侯找到了破解天关的正确方法么?”

    “五品雨意!素衣侯的雨意竟达到五品之阶,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便是雨皇也不过四品雨意而已若素衣侯雨意领悟再进一步,岂不是与雨皇同级了!”

    “雨祖呢?他有没有在幻境中找到雨祖的留影!”

    所有人露出震撼之色,纵然是雨皇都深深一震。

    冥尊者更是露出震惊不已,他是唯一一个从始至终观看宁凡破幻之人!

    他根本不明白宁凡在做什么,无法明白,无法理解

    他最最不能理解的是。雨祖的留影竟会为了宁凡突破神意瓶颈,自碎留影

    “原来那个人,是雨祖多谢了”

    宁凡自语一声,他虽百年未理会雨祖。但雨意能突破五品,多亏了雨祖帮助。

    八品的雨意,经过天关一关便提升至五品。

    按宁凡估计,若能将雨意修炼至一品境界,便可施展出雨祖之术——窥天之雨!

    “呵呵,恭喜素衣侯突破天关!”

    “素衣侯神通广大,道悟高深,我等自愧弗如!”

    一道道恭维之声在四周响起,宁凡只是略略点头,并无搭理这些人的意思。

    他一拍储物袋,取出赤天殿主令。

    却见殿主令光华一闪,其上标注的功德值,生生多出百亿来!

    “百亿功德!素衣侯突破天关,竟获得了百亿功德!”

    “雨殿之中,碎虚以下,无人功德超过素衣侯”

    “快看,那白光是什么!”

    “是天关的通关奖励!”

    “那那是不可能!”

    却见宁凡身前,忽然银光大现,继而浮现出一滴雨来。

    那仅仅是一滴雨,其中却有着恐怖的血脉之力,透露出万古沧桑的气势,令在场所有人血脉沸腾!

    在这滴雨水之前,便是雨皇都无法镇定!

    “雨祖的本命血雨!为何为何此子区区魔修,可得到如此馈赠本皇不明白!”

    只一瞬,那滴雨水便没入宁凡体内,化开在宁凡的血脉中。

    宁凡内视己身,骤然目光一震。

    这是一滴雨,一滴雨祖的本命血雨!

    若有朝一日,宁凡能将雨之意境修至足够境界,便可渐渐炼化这血雨,最终将此雨化作一滴祖神之血!

    那时候,宁凡的神血血脉便会一步登天,晋升为祖血级!

    当然,若宁凡雨意不足,无法炼化此雨,则无法得到任何好处

    “此子得雨祖的本命血雨,他人无法夺取若此子有朝一日炼化赐予,便会拥有祖级神血”

    “一介魔修,为何可以有祖级神血这怎么可能!”

    雨皇无法掩饰对宁凡的嫉妒,他的神血血脉也仅仅是真血级而已,连王血之神都不是

    只是再嫉妒宁凡,他也无可奈何,雨祖之赐夺不走,这是宁凡的机缘,不属于他雨皇

    顾虑着宁凡黑魔派的背景,雨皇干咳几声,止住雨神殿的议论,勉强挤出几分笑容道,

    “呵呵,素衣侯突破第一关,花费的一百天时间,稍微有些久了。虽说对我辈修士而言,百日不过一次打坐,但还是早早开始第二关考核吧!”

    雨皇刚刚言罢,四大碎虚中,云道枯冷着脸迈步而出,他将为宁凡主持地关考验。

    “据说道枯真人一手扶植的赤妖王被素衣侯所斩不知今日道枯真人是否会为难素衣侯?”

    “道枯真人一向睚眦必报,说不得会在地关之中整治素衣侯”

    一些老怪暗暗猜测,议论纷纷。

    云道枯被诸人议论,不悦地冷哼一声,碎虚气势一散,立刻,所有炼虚老怪都安生起来,不敢乱议。

    云道枯面色十分阴冷,他的眼神可怕到足以吃人,没有炼虚敢招惹他。

    他冰冷的目光扫向宁凡,正对上宁凡大有深意的笑容。

    一瞬间,原本目光阴冷的云道枯,竟挤出几分笑容,掌开一道洞天光门,对宁凡呵呵赔笑,“咳咳咳无尽海一别,素衣侯风采依旧。那个,那个地之关由老夫主持,考验的是修士的道心之坚,那个还望素衣侯配合老夫考核,不要随便动用大神通,太危险了”

    不少了解云道枯个性的老怪,简直快要惊掉下巴。

    一向自视甚高的云道枯,竟然对宁凡如此客气,他不是和宁凡有私怨么?

    云道枯竟然还请宁凡不要动用大神通,说什么危险他在畏惧宁凡?为什么?

    为什么一个碎虚老怪,会惧怕一个问虚小辈?

    这些老怪不会明白,自从云道枯被燃虚之术烧了一次后,有多么惧怕宁凡。

    那种恐惧,唯有经历过的才能明白。

    宁凡点点头,随云道枯迈入光门,进入地之关的洞天空间。

    看起来,云道枯已经学乖了,此次考核不会给他使绊子。

    与楚长安不同,云道枯没有话与宁凡说,甚至不敢和宁凡单独相处太久。

    在进入洞天之后,云道枯一面干笑,一面立刻催动蜃云,幻化出了第二关的幻境。

    眼前风景匆匆变幻,光华一闪,宁凡已出现在一座巨岳山脚之下。

    这巨岳不知有多高,根本看不到顶。

    通往山巅的只有一条山路,路上铺满玉阶。

    整个幻境禁空,这种禁空宁凡足以破去,但一旦破去,第二关考验便会失败。

    第二关的考验,需要不惜一切代价,朝山巅登上去。

    无论沿途有多么凶险,有多么难以攀登,有多少诱惑,都不可退却,亦不可借飞遁取巧。

    就算这巨岳根本没有山巅,就算这山路根本没有尽头,也不可停止脚步

    有这种毅力之人,道心才可过关!

    若道心不坚,如何去追求飘渺如烟的大道?

    “此为雨祖自立的‘道山’,那玉阶便是‘道梯’,每登一阶,便会老去一些。沿途会有不少凶险,素衣侯千万小心。”

    云道枯竟然还传音提点宁凡,是想缓和二人的关系么?

    宁凡嘴角轻轻上扬,一步踏上道梯第一阶,一瞬间,他的生机流逝了少许

    少了一日寿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