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52章 司天城,第一关!

第552章 司天城,第一关!

    被宁凡一指点中,那雪白兽影发出凄厉的嘶吼之声,不敢再袭击宁凡,化作一道雪白流光,转身欲逃。

    宁凡自不可能让它逃出的,一指定天,已将兽影定住。

    继而拂袖一招,将此兽影摄入手中,细细端详,乃是一个巴掌大的白虎虚影。

    这白虎虚影并非活物,乃是灵装之中凶煞之气所化。

    被宁凡擒住,那小白虎仍在张牙舞爪,神情凶狠。

    宁凡掌心法力一震,将那白虎虚影震碎,光华一闪,一个暗银色的古朴臂甲,出现掌中。

    臂甲之长度,恰好能覆盖宁凡前臂,触感冰凉,隐隐含有一股锋芒毕露的杀伐之气。

    臂甲上雕刻有山海、异兽的图案,做工精良。

    其质地极其坚固,制作此臂甲的材料绝非凡料

    此臂甲不但防御惊人,最让宁凡侧目的是其中蕴含的杀戮气息。

    若炼化此臂甲,宁凡的拳芒威力怕将有恐怖提升的。

    “师父说,这件灵装是天仙界的某个灵装大师所制作,原料是一颗天妖白虎蜕下的凶牙,白虎主杀,天妖白虎更是杀戮无数,煞气深重即便是师父也无法镇住这灵装煞气呢,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可以镇住的你那么厉害”俞虫儿脸红道。

    “你还真看得起我白虎之牙制成的臂甲灵装么多谢你将此灵装送我,我很喜欢。”

    宁凡一点臂甲,令臂甲化作一道白芒飞回锦盒,旋即将锦盒收入储物袋。

    “你喜欢就好那我先走了,师父一个月找不到我,又要骂我了”

    俞虫儿吐了吐舌头,踏着她的五纹流云,略带不舍地离去。

    按理说,她给了宁凡欺天斗篷。给了宁凡虫皇之血,又给了宁凡白虎臂甲,恩情已还完了

    但为何,仍有些藕断丝连的不舍呢

    “该死俞虫儿,你一定是生病了,才会舍不得离开赤天殿”俞虫儿自语道。

    “俞小姐留步。”宁凡忽然开口。

    “什什么事”俞虫儿羞碾地回过头。

    “这些炼体丹药,是魔族的魔丹。可提升玉命境的炼体修为,是我从前所炼制,雨殿可没有。俞小姐若不介意,且收下这些丹药,想必对你突破玉命第二境大有益处。”

    宁凡微微一笑,取出一个精致的储物袋。屈指一弹,隔空抛给俞虫儿。

    俞虫儿送他东西,他自需给一些回礼,虽说这些丹药不如神玄灵装珍贵,但也可算宁凡一番心意了。

    “这这”俞虫儿遥遥接住宁凡的储物袋,脸已红成了柿子。

    她未料到宁凡会回赠她东西,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不知该怎么回复了。

    芳心纷乱,将储物袋一收,兔子一般逃走了。

    这一次她十分确定,她真的生病了

    竟然都不敢宁凡说话了,太丢人了

    俞虫儿前脚离去,宁凡后脚便收到一道金色的传音飞剑,是雨皇亲自传音。

    “十日之后,赴雨神殿。”

    雨神殿是雨殿的主殿。位于天云第十境,由雨皇亲自坐镇。

    宁凡稍稍沉吟之后,再次返回云山山腹闭关。

    十日后,他将赴雨神殿面见雨皇。

    在此之前,他准备先将白虎臂甲炼化。

    白虎臂甲煞气冲天,一般碎虚也无法镇住煞气、炼化灵装。

    以宁凡的一身煞气,加上扶离祖血的威压。镇住这灵装轻而易举。

    此灵装效果,防御为次,主要是提升体术威力。

    仅三日,宁凡便将灵装炼化入右臂。剩余几日,则坐在雨祖之碑下感悟雨意。

    第七日,一道传音飞剑自玄天境飞入赤天境,是云不舒给宁凡的传音。

    传音只有一句话:“皇气藏好,小心冥尊者。”

    收到云不舒的提醒,宁凡目光一凛,先是怀疑这是云不舒的试探之语。

    而后摇摇头,否定了这种想法,觉得云不舒或许真看出他身怀皇气。

    他犹记得,当年他凝出皇气之后,曾在玄阴界中被一个巨眼追踪。

    冥尊者是雨皇的心腹,而那巨眼则正是冥尊者的天眼。

    当年宁凡凝出皇气,震惊雨界,无数人在寻找雨界第二位皇者是谁雨皇更是疯狂寻找,寻找与那背影相似之人,全部诛杀,宁枉不纵。

    雨皇如今忌惮宁凡,忌惮的还只是宁凡的修炼天赋。对那修出皇气的神秘皇者,却持有必杀的决心。

    无人知,那人是宁凡,便是冥尊者也不知道。

    宁凡将皇气藏得很深,即便与楚长安、云天决、云惊虹、云道枯等碎虚照面,对方也不知宁凡身怀皇气。

    唯独云不舒能看出宁凡身怀皇气,并加以提醒这云不舒倒有些本事。

    “若云不舒真看出我身怀皇气,雨皇必定也能看出再过三日我便要面见雨皇,以防万一,姑且将皇气藏起”

    宁凡将皇气藏入阴阳锁内,此乃仙帝之宝,屏蔽一切感知,任雨皇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感知出这道皇气。

    他并没有回复云不舒的传音飞剑,若回了,便是承认身怀皇气的事实。

    心底里,他相信云不舒与其父是生死之交,值得信任。

    骨子里,却仍保有一分疏离

    想要真正信任一个人,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第十日,一队雨神殿的尊老前来接宁凡面见雨皇。

    这些尊老皆有着化神气息,却各个表情呆滞,细细去看,一个个竟都是以魔修炼制的傀儡。

    宁凡随这些傀儡尊老前往天云第十境,一路之上若有所思。

    雨皇特意派这些魔修傀儡接待宁凡,是给宁凡一个下马威么

    雨皇是想说,若背弃雨殿,被炼成魔修傀儡便是宁凡的下场么

    “人不负我,我不负人这下马威。对我无用。”

    天云第十境,司天境!

    司天境位于天云国中心,其他九境则围着第十境,绕天云一圈罗列。

    沿路上,奔赴在天云第十境的遁光络绎不绝,皆是想去第十境看看热闹。

    在宁凡闭关不出的半年中,整个雨界都传遍了宁凡横扫八殿、独占鳌头之事。

    如今的宁凡在雨界。真正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碎虚之下的修士,罕有人敢与之为敌。

    便是那些归元太虚,对宁凡怕也要客气三分的。

    司天境中心地域有数百座修城,最中心的一座名为司天城。

    司天城建在云海九万丈之上,周遭百万里都有雨殿神使护卫。

    行到此处。那些领路的化神傀儡已完成使命,沉默告退。

    宁凡撇下那些化神傀儡,独自一人飞上云海九万丈,降落在司天城之外。

    将他降落的一瞬,立刻便有一队气势凌厉的修士拦住前方,是司天城的守城护卫。

    这队修士虽只九人,但八人都是半步炼虚的修为。

    为首的一人。更是一名窥虚修士!

    九名守卫一见宁凡容貌,立刻言语恭敬道,“雨皇有令,素衣侯若至,可入司天城内面见。”

    “知道了。”

    宁凡独自步入司天城,那是一个龟形巨城,城内并无太多修士把守,偶尔守卫的修士。一个个都是化神修为。

    在进入司天城之后,宁凡脚踏云海,隐隐可从城中云地上感觉到一股极其浩瀚的妖气。

    这整个司天城之中,寄宿着一只碎虚一重天的龟妖之魂!

    此龟妖多半是作为司天城的守卫存在的雨皇手笔倒是不小,弄一只碎虚龟妖守城

    司天城的中心区域,立着一个巨门,上书‘司天门’三字。

    守门的是一位锦衣老者。有着太虚级修为,闭目瞑坐在巨门之旁的云树之中,神情冷傲之极。

    一见宁凡到来,老者立刻起身。罕有地堆出几分笑容,“老夫雨神殿殿主寒松子,见过素衣侯,素衣侯稍等片刻,老夫这便打开司天门雨皇大人及四大碎虚已在雨神殿等候多时了。”

    “进入雨神殿,还要经过这个巨门么”

    宁凡目光扫过巨门,略略几眼之后,便看出这巨门乃是一处小千世界的入口。

    天云十境的防御牢不可破,司天城防守如此森严,雨皇竟还将雨神殿藏于小千世界中,足可见雨皇谨慎、多疑的个性。

    对宁凡的提问,寒松子只是一笑,没有回答,催动一块金色令牌,那巨门立刻轰隆隆地开启。

    巨门之内,是一片浩瀚无垠的虚空世界。

    在那虚空之内,漂浮着一个金光耀眼的恢弘巨殿,正是雨神殿!

    “素衣侯请随我来。”

    寒松子率先一步,遁入巨门之内。

    宁凡沉吟片刻后,亦目光一决,遁入其中,旋即巨门愈合。

    宁凡望着那虚空中渐渐消失的一道门缝,若有所思,悄悄将门缝的位置记下。

    若出了变故,凭他的风烟一指,应足以撕开这虚空门缝,从容离去。

    这一路上,他都在思考与雨皇相见的种种场景。

    虽笃定自己对雨皇有利用价值,不会有什么危险。但世事无绝对,小心总是没有错的。

    若实在有危险,他尚可遁入元瑶界中,也无人可以捉到他。

    身前的虚空充斥着一股排斥之力,令修士在虚空中寸步难行。

    寒松子呵呵一笑,取出金令一晃,虚空中忽然出现一道金桥,直通雨神殿正门。

    自金桥之上走过,没有半点阻碍之力。

    宁凡没有多言,随寒松子踏过金桥,进入雨神殿。

    正殿之内,一个身着银色龙袍的老者冷冷坐在王座之上。

    下方,则分别站着四大碎虚、几名皇子、八分殿正副殿主及中州一切名门正道的宗主。

    非大有身份者,根本无缘来到这雨神殿!

    在宁凡进入雨神殿的一瞬,立刻便有无数神念扫来,想看看这名动雨界的素衣侯有何本领。

    宁凡微微一笑。也不阻止,亦不显露气势。

    在场之人除了能感知出他有问虚修为,什么也无法感知出,纷纷露出惊讶之色。

    “这素衣侯气息好生内敛!竟可屏蔽我等探查!”

    宁凡目光扫过诸位中州宗门的宗主,见其中并无太虚修士,便不再留意。

    目光淡淡扫过八殿殿主,八位殿主望向宁凡的目光。大都带着敬畏。

    宁凡移开目光,转而去看几名碎虚皇子。

    几名皇子中,云天决没有到来。

    七皇子云惊虹望着宁凡的目光,带着一丝发自内心的忌惮。

    六皇子云幽牧则仍是眯着眼,带着深藏不露的笑意。

    五皇子云中焱见宁凡进入,只是轻哼一声。

    二皇子云潇湘则目光深邃。眉头微皱,不知在想什么。

    唯有那三皇子云不舒,见宁凡此次到来,身上再无一丝皇气气息,稍稍放心,对宁凡挤挤眼,露出嬉笑的表情。

    暗地里却再次传音。“小心冥尊者。”

    “多谢。”

    宁凡对云不舒回了一句传音,目光扫过四大碎虚。

    四大碎虚中,云道枯望向宁凡的眼神,带着一丝忌惮与畏惧。

    决龙谷主楚长安则皱着眉,望向宁凡的目光带着犹豫之色,不知在犹豫什么。

    自四方游历归来的丹皇亦在此处,略略散出药魂,察觉到宁凡六转中级的药魂。露出满意的笑容。

    最后一人是俞虫儿的师父,千幻宗主云清歌。

    此女有着碎虚一重天的法力修为,同时拥有涅槃一重天的炼体境界。

    此女披着一个宽大的斗篷,将娇躯紧紧裹住,斗篷是青色,其上纹有云烟图案。

    宁凡只看了那斗篷一眼,便十分确定。这斗篷是一件类似欺天斗篷的神玄灵装。

    有斗篷裹住娇躯,倒是看不出云清歌的具体衣着。

    她青丝斜斜盘起,别着一个青色玉簪,姿容极美。烟波清淡如云烟。

    望向宁凡的目光,则带着一股莫名冰冷的敌意。

    “我招惹过此女么”宁凡暗暗寻思。

    只是翻遍回忆,他也不记得与云清歌有过任何牵扯。

    此女对他流露敌意,似乎有些莫名其妙了。

    宁凡的目光最终落在雨皇身上。

    雨皇一身银色龙袍,绣着云纹,白发束冠,颇有威仪。

    在宁凡到来前,雨皇面色始终冷如寒冰。但此刻,雨皇望向宁凡,却带着极其柔和的笑意。

    看待宁凡的眼光,就好似看着自己的后辈般慈祥。

    在雨皇身后,立着一个面色阴冷的黑袍老者。

    那黑袍老者仅仅化神修为,周身却流露着不弱的天机之力,显然极其精通卜算之道。

    此人左目阴冷如蛇,右目已瞎,空洞骇人。

    此人,便是曾以天眼之术追踪宁凡的冥尊者

    “呵呵,你就是宁凡么?不错,当真是不错,区区900岁骨龄,已修炼至这一步,假以时日,必能突破碎虚,成为我雨殿栋梁!”

    雨皇笑容极其真挚,没有一丝挑剔之处。

    但宁凡却不为所动,只是随寒松子一道客气地抱拳,“赤天殿主宁凡,见过雨皇!”

    “呵呵,不必多礼,对我辈修士而言,虚礼没有意义”

    雨皇话锋一转,忽而提问,“据本皇所知,你出身自下级修真国——越国。不知你是何师承?”

    “黑魔!”

    宁凡目光一凛,只淡淡说出两个字。

    一瞬间,整个大殿之内俱是倒吸冷气之声。

    “雪尊者的禀报,老夫本还不信此子竟真是那人之徒!!!”

    “那人虽身受重伤,隐居下界,但好歹也是黑魔之主,在上界也算呼风唤雨的人物素衣侯若真是那人之徒,我等谁敢惹他”

    “黑魔黑魔哎惹不得,惹不得”

    宁凡将大殿中众人表情尽收眼底,轻轻一叹。

    他是老魔弟子之事,很难隐瞒,越国许多修士都知晓。只是罕有人知道老魔的来头而已。

    雨皇若想细查出宁凡的身份,不难。

    宁凡若想撒谎,没有任何意义,且他亦没有必要撒谎。

    这个身份无论是对中州修士,还是对雨皇,都是一个极大的威慑

    不论雨皇多么嫉恨宁凡,在知晓宁凡这个身份后。必定会极其忌惮。

    即便日后雨皇想杀宁凡,也绝不敢让人知晓,必会下暗手

    雨皇拳头紧握,心中极不平静。

    在宁凡返回越国、闭关问虚的十年,雨皇早已派人至越国查探宁凡底细。

    这一查不打紧,查出的结果让雨皇不敢忽视。

    宁凡是韩老魔的弟子。且是韩老魔视如亲子的弟子!

    有这个身份背景,就算是雨皇也不敢轻动宁凡

    此次雨皇出关,云潇湘将宁凡横扫八殿之事上报,雨皇只是目光阴冷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气量虽小,但也知道好歹。

    就算老魔重伤,但仅仅挂着个黑魔之主的身份。都不是雨皇可以招惹的。

    “除非查出此子就是阻碍老夫成仙之人,否则,不可随便对此子出手”

    这正是雨皇此刻的心思!

    一切,就看冥尊者的查探了若冥尊者从宁凡体内探出半分皇气

    雨皇神情一冷,若如此,则就算宁凡有着滔天背景,他也会将之暗中抹杀!

    无人可阻他成仙!

    雨皇摆摆手,止住了大殿之中的议论。对宁凡客气笑道,“本皇只是随口问问,没有别的意思。尊师身份特殊,今日提问会成为我雨殿机密,不会外泄,素衣侯且放心。”

    “今日召素衣侯相见,自是本皇有事相求。想借素衣侯不灭火体一用。不过在此之前,本皇想请素衣侯通过四关考验,此乃雨殿定则,由四大碎虚亲自考核。不知素衣侯是否已准备好?”

    在确定宁凡师承之后,雨皇对宁凡已用敬称,显然十分忌惮老魔的。

    “嗯,准备好了。”宁凡淡淡回道,对天地玄黄四关考核没有任何担心。

    在他说出黑魔身份之后,雨皇明显对他打消了不少敌意。

    考核只是一个过场,可有可无。

    但雨皇似乎很重视此次四关考核,莫非这四关考核之中,另有目的么?

    宁凡目光扫向雨皇身后的冥尊者,见此人袖中藏着一个四方罗盘,心中骤然一冷。

    宁凡此前已打探过,天地玄黄四关,分别会在四个不同的洞天空间中考核,外界之人不会知晓具体考核过程。

    冥尊者手中的罗盘之上,标注有‘天地玄黄’四字,似乎可感知整个考核的全过程

    联系到云不舒的数次提醒,宁凡骤然明悟。

    雨皇设四关考核是假,让冥尊者探查宁凡体内皇气才是真!

    此次四关之中,必定有不少险关,逼迫宁凡倾尽手段,不得不用皇气

    “可惜,皇气已被我藏起,你们注定什么也查不到!”

    宁凡向前一步迈出,同一时间,四大碎虚之中,楚长安亦是一步迈出。

    “第一关考核,为天之关,由老夫亲自主持!”

    言罢,楚长安碎虚气势横扫,抬指向身前一点,身前空间立刻碎散,露出一个光门。

    “掌开洞天!”不少殿中炼虚目光火热,能亲眼看到碎虚老怪施展此术的场合可不多啊。

    “素衣侯,请随老夫进入此洞天空间,接受第一关考核!”(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