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50章 九殿无敌,赤天殿主!

第550章 九殿无敌,赤天殿主!

    言罢,云岭将封雨之塔当空祭起,那宝塔立刻化作万丈之巨,银光灿若繁星。

    这塔似乎被什么人重创过,塔身之上有一道恐怖之极的剑痕,几乎将此塔劈成两半。

    此塔曾经必定是惊世骇俗的宝物,被那一剑劈得半毁,威能大损,犹散露出恐怖之极的法宝之威!

    天空开始出现无数乌云,变得阴沉沉,细雨化为暴雨。

    自那宝塔之中,忽然响起数以百万婴儿啼哭之声,阴恻恻的,令人听来头皮发麻。

    一股阴煞之气散开,云山周遭的修士没有来打起冷颤。

    极远处,三名碎虚皇子踏天而立,遥遥观战。

    这三人中,一人身着青衫,神情温润如玉,目若幽潭,手执折扇,是二皇子云潇湘。

    一人身着红色战甲,眼露狂气,周身火气纵横,肩扛一柄火红之矛,是五皇子云中焱。

    一人身着黑色蟒袍,面带刀疤,双眼虚眯,嘴角含笑,是六皇子云幽牧。

    见云岭祭起封雨之塔示威,云潇湘露出淡淡笑意,“云岭小题大做了,对付一个问虚小儿,没有必要动用此宝。即便这宁凡可扫平其他七殿,但与云岭修为差距仍是巨大。宁凡么抛开他不灭火体的体质,此子不值一提”

    “二哥说得极是!区区一个问虚小儿,竟狂妄到横扫九殿,让他在云岭手上吃些亏,才会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云中焱不屑一哼。

    “两位皇兄认定宁凡会败?”云幽牧依然虚眯着眼,带着大有深意的笑意。

    “封雨之塔的厉害,你我都是知道的,此宝曾是四哥之宝,是我雨殿攻伐第一的至宝!父皇当年对四哥寄予厚望,意欲将其培养为下一代雨皇,岂料,云天决那厮竟将四哥害死。就连这封雨之塔也半毁,威能去了九成”

    云中焱恨恨咬牙,但片刻露出冷笑,“但即便封雨之塔只剩一成威力,也足以横扫碎虚之下一切修士,便是我等碎一修为,也不敢正面硬撼此塔。此塔杀戮的妖魔亡灵越多。威力越强,父皇为祭炼此宝,曾在数万年之内,以此宝杀戮数百万妖魔嗯?说起来,七弟怎么没来?他不是说要好好整治这宁凡小儿么,为何许久都不见他露面了。”

    云中焱问的七弟。是七皇子云惊虹。

    “惊虹似乎正紧急闭关不知他此次闭关,可是摸到了碎虚二重天的瓶颈”云潇湘皱眉道。

    “他受伤了。”云幽牧忽然出声,令其他二位皇子齐齐大惊失色。

    “受伤?!惊虹可是碎虚一重天的修士,在这雨界之内,谁可令他受伤!”

    “不知不过我猜,惊虹的受伤,多半与宁凡这小家伙有关呵呵。不觉得这小家伙很有趣么,看他的眼神,如此执着真想把他培养起来,然后毁掉!”云幽牧忽然睁开虚眯的眼,露出蛇一般的幽芒,舔了舔舌头。

    “不可能!这宁凡仅是问虚修为,蝼蚁般存在,如何能伤到惊虹!我与你打赌。此子连云岭都无法胜过,必败于封雨之塔之下!”云中焱不以为然。

    “是么,那我们就打个赌吧我坚信,此子可横扫八殿,只是此子的动机究竟是什么,真的是参悟雨碑了,还是如外界传闻般。是在立威呢看不透”云幽牧眯起眼,微笑着。

    封雨之塔的阴森之气越来越重,就连宁凡都感受到一丝彻骨阴寒。

    宁凡眉头深锁,自这封雨之塔之中。他感受到极其强大的阴煞气息。

    此塔不知具体有何威能,给他十分危险的感觉。

    若与云岭交战,即便获胜,怕也会被此塔重伤

    宁凡轻轻一叹,也许他会被此塔所伤,也许他可能不敌此塔,败于云岭之手。

    然而无论如何,这昊天之战,他不能怯,不能退

    只为凑齐九天雨术,只为寻到那个身影他必须胜!

    他的眼中升起一股信念,那信念之坚,如金光耀眼,令无数修士侧目:即便阻挡身前的不是昊天殿主云岭,即便阻碍他的是碎虚修士,这一战他也必须胜!

    无人可阻!

    “无须多言,出手吧!”宁凡一步迈出,战意滔天道。

    “哼!既然你执迷不悟,老夫可就不再留情了!雨轮,开!”

    云岭向巨塔一指,巨塔散出一圈圈淡银色的光环。

    那光环散出的一瞬间,以宁凡为圆心,其脚下立刻浮现出一圈圈巨大的淡银环影,好似淡银色的水波般在天地荡开。

    宁凡目光一震,在脚下一圈圈环影诡异出现的一瞬,他身心感受到莫大危机,毫不犹豫抽身飞退,在云海之上急退!

    在他动身后退的一瞬,脚下一圈圈环影忽然亮起无数碎散的银色光点。

    瞬息之后,数以百万的银色冰柱,根根锐利如剑,自圆环之中冲天射起,气势冲天,要将上空一切阻挡之物毁灭!

    每一根冰柱都足以灭杀元婴,数百万冰柱合力,已无限接近碎虚一重天的一击威力,只一瞬便射至遥不可见的苍穹之巅,沿途苍穹碎裂,露出幽暗虚空!

    巨大的波动震荡开来,整个天云国都在剧烈颤动!

    一道道刺耳的破空之声刺得无数修士耳膜生疼,一些修为不济的修士,直接在这锐鸣之下耳窍溢血

    饶是宁凡退得极快,仍被不少冰柱刺中,脸上有数道擦痕,胸口更是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汩汩流血

    回忆着封雨之塔的恐怖威力,宁凡心头一震,那一圈圈淡银色的光环,宁凡十分熟悉

    “那是灵轮?!”

    不会错!这封雨之塔是一件古妖灵轮法宝,与血伞、手炉如出一辙,但威力却远非这二宝可以相比!

    若此宝并未损毁,只需一击便可灭杀宁凡!

    不只可灭杀宁凡,便是碎虚一重天的修士也可瞬杀!

    “傻弟弟。这封雨之塔可不简单,若未损毁,至少是一件仙宝小心应付”玄阴界中,洛幽担心地提醒道。

    “嗯,我知道。”

    宁凡目露凝重之色,体内黑色星光流转,暂时止住了血。

    这封雨之塔造成的伤势极重。以99颗本命黑星的疗伤力量已不足以短时间内治愈。

    宁凡深吸一口气,稳住了气息,目光扫向云岭。毫无疑问,云岭一出手便祭出封雨之塔,是动用了全力,没有半点留情之意。

    既如此。在云岭第二次攻击来临前,宁凡亦必须拿出真正的底牌了。

    一股墨色念力缠绕周身,他的双目渐渐冷漠无情,即便杀戮百万也不会再眨一次眼!

    白衣瞬息化为黑袍,黑发骤然变长,在狂风暴雨中飞舞。

    左面浮现妖异的纹路,黑衣宁凡骤然一步迈出。魔气滔天!

    一股浩瀚的气势自他体内散出,这股气势已达到普通太虚修士的程度!

    “化身之术?!这是什么化身之术,竟可令修士瞬间拥有太虚修为?!”云岭老眼骤然一惊,他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化身之术!

    四面八方无数修士惊呼,无人料到宁凡竟藏有如此底牌,白衣之时仅有问虚修为,但化作黑衣,却可以修为暴涨两个境界。达到太虚!

    云幽牧露出意料之中的笑容,他早在第一次遇见宁凡之时,便察觉此子隐藏极深。

    云中焱目光一沉,固执地说道,“化身之术么就算借化身之术勉强拥有太虚修为,此子亦无可能挡下封雨之塔的攻击!二哥,你说云岭几息可击败此子!”

    云潇湘没有接话。目光凝重的望着宁凡,第一次带上探究之色。

    片刻之后,忽然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之色,心中则剧震。

    “这是‘掌念仙帝’太常大帝的成名之术念神八诀第三诀——念魄化身!此术早已失落,想不到能被他寻得,并修炼成功传闻这念魄化身极难修成,每次修炼不论成败,都必须斩去一半魂魄寿数,若失败三次仍未修炼成功,便会魂飞魄散、寿尽人亡上古之时,此术失落之前,也曾有不少人修炼这种化身,但一万人之中,往往只有一二人可修炼成功,那一二人必是横扫血海、百死不悔的执念之魔余者,皆会在三次失败后寿终陨落”

    “此术失落已久,此子能寻得,说明他身怀大气运!此术极危险,此子敢修炼此术,说明他有大胆魄!此子最终将此术修炼成功,说明他是个万中无一的至魔!此子不可小觑若他此生无法碎虚也就罢了,终将泯于众人。但若他此生有望碎虚,气候一成,恐怕雨界再无人可压制他,便是父皇也压不住此子是比云天决更难压制的人物,此事必须禀报父皇!”

    云潇湘哪里还有观战的心思,直接破开虚空离去。

    此刻他必须立刻前往雨皇的闭关之地,将自己的看法告知雨皇。

    在利用完此子之前,不宜伤害此子。

    但一旦利用过后,此子必须除去,否则终有一日,雨界会出现第二皇、第二殿,与雨殿平起平坐!

    云中焱一怔,不明白云潇湘为何离去。

    云幽牧则眯着眼,露出不屑的笑容,“二哥终于看出此子厉害了么呵呵”

    黑衣宁凡傲立云海,冷冷踏天,朝云岭步步走去。

    每一步,都有一种摄人神念的气魄!

    一些修为不济之人,只遥遥朝宁凡看一眼,都觉得识海剧痛,神念几欲粉碎!

    云岭丝毫不敢小觑此刻的宁凡。

    这一刻的宁凡给他极强的危机之感!

    望着步步逼近、气势如天的宁凡,云岭岂敢怠慢,立刻向天一指,再次催动宝塔攻击。

    “雨轮,现!”

    一圈圈淡银色的光环出现在黑衣宁凡的脚下。

    一道道银色光点浮现,最终化作数以百万的冰柱,刺向宁凡!

    嗤!嗤!嗤!

    暴雨般的冰柱攻势自脚下升起,只一瞬便将黑衣宁凡刺得粉身碎骨,崩溃成长长的墨影,在长空渲染开来。

    无数修士一愣,料不到宁凡竟根本躲不开这些冰柱的攻击。

    这可是封雨之塔的最强一击,即便是碎虚修士也不愿正面硬撼这攻击的!

    宁凡在这冰柱暴雨之下肉身粉碎,难不成死了么?

    “素衣侯竟死在封雨之塔的攻击之下这封雨之塔好恐怖的威能!不愧是雨殿曾经攻伐第一的至宝”无数修士叹道。

    “不!他没有死!不好!”

    云岭骤然大叫一声,却见在其身前三尺出,无数墨影骤然流散如蝶,骤然将其裹住!

    在那墨影缠身的一瞬间,云岭心中升起极其危险的感觉,想要逃遁,已来不及。

    他只是一个普通太虚修士而言,对付九殿冲虚或许还可,但在太虚之中便是弱者了。

    他拼命催动灵装宝甲,但宝甲只一瞬便在墨影之中粉碎!

    他想催动封雨之塔攻击身上的墨影,却又不敢!若催动,则封雨之塔的无差别攻击很可能连云岭自己都轰杀

    “住住手!老夫认输!”云岭惊恐道。

    回答他的,只有墨影之中一道冷漠之声,冰冷不带一丝情绪。

    “墨流分神术!”

    嗤!嗤!嗤!

    无数墨影好似剑光,将云岭淹没。

    墨影之中,云岭惨叫一声,生死不知!那封雨之塔失去主人控制,已退出宝相,跌落在地上。

    墨影流散,重凝成一个黑衣青年,青年受伤极重,拂袖将封雨之塔收走。

    “此塔虽半毁,但威力不弱,归我了”

    他手掌掐着云岭的脖子,将其提起。此刻的云岭周身衣衫褴褛,污血横流,全身没有一块好肉,几乎陨落在墨流分神术之下。

    他尚有一丝气息,之所以未死,自然是因为宁凡手下留情了。

    “带我去看昊天雨碑!”

    “是是”云岭脸都吓紫了,此刻的宁凡只需掌力一震,便可将他击杀,他岂敢不遵从宁凡命令!

    宁凡很强,非常强!即便是云岭颇有交情的几个太虚老怪,也不一定是宁凡对手!

    至于宁凡夺走他的本命法宝,他更加不敢有半句怨言

    整个云山陷入一片死寂之中,处处都是倒吸冷气之声!

    昊天殿主云岭也败了,堂堂太虚修士败在了宁凡手中!

    至于阳天殿根本不用看了雨殿九大分殿,九位殿主,宁凡实力可谓第一!

    赤天殿主,九殿无敌!

    此次赤天殿主成功横扫天云,莫说整个天云国将震撼,整个雨界都将震动!

    天云第二境,阳天殿。

    阳天殿新任殿主是一名刚刚窥虚不久的修士,名为吕植。

    当吕植收到属下传来的昊天之战玉简后,吓得全身发抖。

    当浑身染血、魔气滔天的宁凡出现在阳天殿之时,吕植几乎吓瘫在地上。

    不必宁凡开口,已极其自觉地表了态,只是语气不住打颤。

    “素、素衣侯想看阳,阳,阳天雨碑,老、老夫没有任,任,任何意见”

    “很好,带路!”宁凡冰冷的目光扫过吕植,吕植只觉得识海一痛,好似被刀子刮过一般。

    他神情愈加惶恐起来,并深深确信了一件事。

    素衣侯很可怕,谁都可得罪,切莫得罪素衣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