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49章 横扫天云(五)

第549章 横扫天云(五)

    “你们,归我了!”

    宁凡话语一落,立刻召出黑火八翼,摇身一晃,已消失无影。

    原本五个小丫头正得意嬉笑,一见宁凡消失,心中警兆丛生,俱是小脸霜寒。

    “哼哼!想偷袭姐姐么,你还嫩了点!斩了他!”

    五女身体虽娇小,出手却是既快且狠,纷纷扬手,向五个不同方向打出剑芒。

    她们本是剑灵,小手比一般飞剑都锋利,挥手可生剑光,威力堪比冲虚一击,自是极其厉害的。

    长空之上,五道剑光所斩之处,正是宁凡身影依次浮现的地点。

    宁凡一瞬间变换了五个方向飞遁,但每一次落脚处都有剑光斩过,令他无法逼近五女。

    这五女的感知倒是十分敏锐,不愧是仙剑的剑灵。

    一点眉心,斩离在手,宁凡瞬息间连踏九步,与天地大势合一,挥剑挡下五道剑光,自然未受任何伤势。

    五个小丫头见剑光对付不了宁凡,小脸皆变作凝重之色。

    “太古神兵的飞剑么彤彤,碎他飞剑!”金衣剑灵冷着脸道。

    “好好好的!”

    第五剑灵名为彤彤,身着黄衫,闻言小手掐诀,双目瞳仁闪烁着璀璨的剑芒。

    一股极其可怕的剑意从黄衫剑灵体内散出,瞬间覆盖整个洞天空间,整个空间为之颤抖起来。

    那剑意之中,有着破坏一切飞剑的霸意!

    在第五剑灵的剑意之下,一声‘咔嚓’之声忽然响起!

    毫无征兆地,宁凡手中斩离剑狠狠一颤,剑身之上,一道细微的裂纹如蛛网延伸

    堂堂二星神兵,便是碎虚修士倾尽一切也无法击碎,竟被一个小丫头的区区剑意震出裂纹了!

    宁凡眼神第一次震撼。这第五剑灵的剑意太过厉害,竟可直接碎人飞剑,甚至可碎太古神兵!

    虽说斩离剑是二星神兵,但若是再被这小丫头的神意攻击两下,怕是必定折断无疑

    “咦咦咦”略有结巴的第五剑灵,见没有震碎宁凡飞剑,露出困惑的表情。

    其他几个剑灵则纷纷捂着小嘴惊讶道,“竟是二星神兵?!难怪没有被彤彤一击击碎不过不必怕,让晶晶破他剑势!”

    名为晶晶的剑灵,正是五女的大姐。那身着金衣的第一剑灵。

    金衣剑灵小手掐诀,散出与黄衣剑灵截然不同的另一股剑意,覆盖了整个洞天空间。

    在这剑意散开的一瞬,宁凡借踏天九步与天地融合的剑势骤然崩溃!

    宁凡眼露震撼,这五个小丫头未免有些逆天了。

    “黄衣剑灵可碎人飞剑,金衣剑灵则可碎人剑势另三个剑灵怕也有各自神通”

    他散了大势,收了斩离剑,轻吸一口气,心思飞转。

    片刻后缓缓抬起手指。朝五女一指点下,指生剑光。

    在这剑光几乎成形的一刻,身着青衣的第二剑灵小手掐诀,散开了剑意。

    在这股剑意之下。宁凡的剑光立刻崩碎。

    “青衣剑灵可碎人剑光剑影么”

    宁凡若有所思,继而催动心阵之术,施展起久不使用的东玄剑阵。

    剑阵还未成形,身着红衣的第四剑灵小手掐诀。散开了剑意。

    一瞬间,宁凡尚未凝成的东玄剑阵就此崩碎

    红衣剑灵刚刚停手,身着蓝衣的第三剑灵亦小手掐诀。散开剑意。

    蓝衣剑灵的剑意温润如水,在这股剑意之下,宁凡只觉得自己一身剑意都在流散、消失!

    他目光微微一震,对五名剑灵的能力已有了底。

    “红衣剑灵可碎人剑阵,蓝衣剑灵可碎人剑意”

    “这五人聚在一起,没人任何碎虚之下的剑修可与她们争锋。即便是碎虚一、二重的剑修,也未必是这五个小丫头的对手”

    宁凡眼中的震撼之色没有瞒过五女。

    五女见宁凡震撼的表情,皆露出得意之色。

    “哼哼,大姐姐的剑意专破各种剑势,怕了不!”

    “哼哼,二姐姐的剑意专破各种剑光,怕了不!”

    “哼哼,三姐姐的剑意专破各种剑意,怕了不!”

    “哼哼,四姐姐的剑意专破各种剑阵,怕了不!”

    “哼哼哼”

    “彤彤你是结巴,不要总学我们说话!!!”

    “哦哦哦”

    五女得意之际,宁凡却收了震撼之色,笑了出来,“你这五个小丫头着实有趣,若带着你们,即便与碎虚剑修交战想必也能派上用场的姑且将你们捉走,日后再行收服。”

    “切,你的剑术神通都被我们破光了,凭你可收服不了我们!”

    “要试试么”

    嗤!

    宁凡遁光化作长虹,直接欺近五女。他又不是纯粹的剑修,有的是神通对付五女。

    五女没有任何留情之意,试图抬手打出剑光、攻击宁凡。

    宁凡没有给五女放出剑光的机会,直接一指点下,动用了底牌之术。

    一瞬间,五女齐齐小脸失色,发现身体无法动弹。

    却见无数血线从她们体内散出,将她们死死束缚在长空,定在云端!

    这血线,正是定天之术!

    瞬息之后,宁凡身影出现在五女十丈之外,屈指弹出一道囚阴索,那索在半路分作五道细若发丝的细索,捆住五名剑灵。

    五名剑灵都只有拇指大小,这囚阴索算是缩小版了。

    五女还未来得及挣脱定天之术,又被囚阴索缚住。

    被定天术封住还有挣脱的可能,但被囚阴索缚住,五女皆是气力全失,没有任何挣脱的办法。

    “骗、骗人!这血线竟能把我定住?!”金衣剑灵小脸仓皇。

    “软绵绵,软绵绵被这细索捆住,我使不上力气了”青衣剑灵几乎软趴下了。

    “不公平!不公平!你身体这么大。我们这么小,你捉我们胜之不武!重来一次!我要求重新打一次!”红衣剑灵小脸涨红,抗议被捕。

    “我错了,不要抓我,我怕”蓝衣剑灵眼睛通红,吓哭了。

    “求求求”黄衣剑灵想要求饶,却偏偏结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十分着急。

    宁凡将手中细索一收,将五个娇小的剑灵摄入掌心。摇头一笑。

    这五个剑灵神通不小,心性偏偏如孩童一样,虽顽皮捣蛋,却胆魄极小,个性纯真若能寻得一种较为高阶的‘剑禁’给她们种下,她们胆小怕死,必不敢生叛心的,会一生一世奉宁凡为主。

    剑禁是一种常见禁制,一般而言。但凡生了灵性的飞剑,都会被种下禁制,以免飞剑自己逃掉

    剑禁控制的不是飞剑,而是飞剑之中的剑灵。

    宁凡本命飞剑只有一把。为斩离剑,斩离剑并无剑灵。

    宁凡会不少剑禁术式,但这些剑禁大都是给婴级、化级飞剑种的,品级太低。

    以这种剑禁威力。是无法控制仙剑剑灵的

    “从今日起,你们五人便是我宁凡的剑灵了。此刻我还有事要做,待有时间。我会寻一种高阶剑禁,正式收服你们。现在么,你们先睡个长觉吧。”

    宁凡催动采阴指力,屈指连点,将五个剑灵小丫头点昏睡,全部收入储物袋。

    而后一拳打在这处洞天空间之上,将洞天空间击成粉碎,返回外界,重新出现在钧天境的云海之巅。

    从宁凡进入洞天空间,到他返回,实际并未过去太久。

    普通修士不知宁凡去了哪里,卢愚却是知道真相的,他知道,宁凡是被五个剑灵‘捉’进洞天了。

    见宁凡安全离开洞天空间,卢愚自是长长松了口气。

    他很担心宁凡会被五剑灵折腾得半死不活。

    如今见宁凡安然无恙,而五剑灵不知去向,卢愚微微一叹。

    他不知五剑灵都被捉去,只道宁凡成了五剑灵的最新人宠,大感同情地对宁凡道,

    “哎,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素衣侯节哀这五个小祖宗颇喜爱折腾人,但心性不坏素衣侯日后与她们相处,能忍就忍吧”

    “节哀?节什么哀?”宁凡茫然不解。

    “哎,素衣侯真是豁达之人,不说了走吧,老夫这便带素衣侯进入山腹,参悟雨碑。”

    卢愚没实力擒下五个剑灵,只能被五剑灵欺负。

    宁凡自不惧五剑灵的,只有他欺负剑灵的份。

    对卢愚而言,被五剑灵抛弃可算是一件喜事了。

    对宁凡而言,得到五剑灵亦算是一桩收获。

    二人进入山腹,一炷香之后,宁凡离开钧天殿。

    感受到宁凡渐渐远去的遁光,卢愚深深一叹,“五位小祖宗呦,你们可要悠着点,千万别将素衣侯折腾死了说起来,老夫还要感谢素衣侯,若非素衣侯出现,五个小祖宗也不会离去从今日起,再无人吵闹,老夫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没有她们嚷嚷,稍微有点不习惯了”

    天云第一境,昊天境!

    宁凡自第三境赤天境出发,一路挑战四至九境的六殿殿主,如今尚未挑战的,仅剩昊天殿与阳天殿。

    自四皇子陨落后,阳天殿始终是九大分殿最弱,殿主只是一介窥虚,名为郑何,还死在百宗之战

    如今阳天殿愈加弱小,不值一提,需要注意的,只剩昊天殿。

    宁凡目光一凛,据他所知,昊天殿主乃是一名太虚修士,是九殿殿主的最强者。

    若击败昊天殿主,则九殿雨碑便算是全部凑齐了。

    路过一个个修城,跨越一座座高山,宁凡脚踏黄金古剑,在昊天境内疾驰,云山已遥遥在望。

    那九万丈之高的云山之上,一个干瘦如柴的矮小老者佝偻而立,双目紧闭。

    四面八方则聚集了九境所有好事的修士。

    明眼人都知道,阳天殿不值一提,只要宁凡胜过昊天殿主,则可算败尽雨殿八殿。

    无数修士都在猜测、下赌,究竟是太虚境界的昊天殿主会胜,还是一路不败的宁凡会胜

    “你来了”

    矮小老者忽然睁开双眼,眼中饱含了绵绵不绝的雨意。

    他望着那越来越近的黄金剑光,脸色渐渐冰冷。

    “听布雨四老说,你放走了罪人吴尘是么!”

    呼!

    一股极浓的雨意扩散开来,周遭数十万里都开始落雨!

    而老者太虚级气势直接凝成一个虚幻的气势掌印,朝宁凡当头拍下!

    “老夫云岭,忝为昊天殿主!有老夫在,你休想参悟我昊天雨碑!”

    宁凡停下剑光,收起古剑,踏立于云海之上,抬手一拳,击碎了气势掌印。

    拳头微微有些发麻这昊天殿主不愧是太虚修士,倒是不可小觑的。

    “若我执意要看昊天雨碑呢!”宁凡凛然不惧的问道。

    “简单!打败老夫,你便可看昊天雨碑!只是你,办不到!”

    嗤!

    老者一步无影,下一瞬,出现在云海之上,不屑一哼。

    “老夫虽非归元太虚,但败你轻而易举!”

    当着数十万修士的面,云岭放下了狂言,旋即一拍储物袋,一尊银灿灿的宝塔出现手中。

    此塔一现,一股充斥着无边煞气的雨意扑面而来,令宁凡目光一肃。

    而四面八方的修士,但凡知晓此塔来历者,皆是不可置信的叫出声来。

    “这是封雨之塔!”

    此塔不仅封雨,更封印了数万年来被雨殿杀戮的无数妖魔亡灵

    此塔曾是雨皇亲自赐给四皇子的本命之宝,如今属于云岭!

    “有此塔在,老夫败你,只需十息!宁凡,你不是老夫对手,速速退去,可免受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