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46章 横扫天云(二)

第546章 横扫天云(二)

    “方生,与我一战!”

    在宁凡来临的一刻,一股犹如山雨欲来的沉重气势落在整个云山!

    云山附近所有修士,无论修为高低,齐齐感到呼吸滞涩,隐隐承受不住宁凡的强大气势。

    俞虫儿仰望云海,不可思议地看着那冷立于黄金古剑的白衣青年。

    这一刻的宁凡,再不似往常那般表情随和,他的眼中有一股信念,横扫八殿的信念!

    这一刻的宁凡,就好似当年血战血龙池般,气势无可逼视!

    “素衣侯此次迎战其他八殿殿主,是为了感悟雨碑,还是为了立威”俞白深思道。

    “不是,都不是他一定是有极其重要的理由,必须独败八殿”俞虫儿自语道。

    幽天殿所有化神尊老,目光皆带着敬畏,在场化神没有一人能抗衡宁凡气势,全部被气势摄住,无法动弹!

    雪尊者不行,丑汉云烈不行,那区区元婴修士的云狂神使自然更加不行,直接被宁凡气势压服在地上!

    当年大晋之时,云狂为了殷素秋屡屡刁难宁凡,却被宁凡毁掉道心。五十年过去,云狂修为无法寸进,屡屡突破瓶颈失败,最后一次冲击瓶颈,双目更被天劫所毁

    五十年前,他是元婴老怪,宁凡是融灵蝼蚁。

    五十年后,宁凡一缕气息,都可令他无法站立!

    “与他相比,我云狂算得了什么,不过蝼蚁尔我,只是蝼蚁”云狂伏在地上,心灰意冷。

    宁凡立在云端,收了古剑,看也不看云狂。此人当年便不如他,如今更是不如。

    他的目光。只看方生一人,等待着方生应战!

    “你可连败陇南侯、黄谷二人,怕已拥有冲虚无敌的战力了,老夫便看看,你可否与老夫对等一战!”

    嗤!

    方生老眼精光一闪,周身化作一道雪白遁光,一瞬间出现在云海之巅,气势如狂风乱泻,一袭白袍猎猎作响。

    他法力一催,脚下立刻浮现虚空之海。立在虚空之海中。方生的法力好似绵绵不绝。

    他抬起手指,指间闪烁着璀璨之极的云光,一指朝宁凡按下,冷喝道。

    “云湮之术!”

    云光一散,宁凡周身四面忽然浮现数百万朵白云,每一朵白云之上都生着一个鬼脸,诡异地咧嘴狞笑。

    数百万鬼脸齐齐吞吸云雾,只片刻间,便将宁凡散露的气势全被吞噬。更有一缕缕法力流散出宁凡身体,被鬼脸吞噬。

    宁凡感受到体内法力暂时流失,目光微微一凛,试图以魔火焚尽漫天云雾。

    但方一催动魔火。法力竟流失得更快,就连精气都开始流逝。

    且宁凡有一种感觉,这鬼脸云雾可吞噬大多数法术,就算是黑火也无法伤及这些云雾方生的法术好生诡异。

    “这是凡虚巅峰的法术。云湮之术!”一名化神尊老恢复动弹,震撼道。

    “方生殿主曾凭此术抽干过数名冲虚修士的法力,此术一开。不消得一时半刻,素衣侯法力便会被鬼脸白云吞噬一空!”

    “这鬼脸白云可吞噬法力,一切法术攻击都会被此云吸收,据说唯有修有特殊识念的修士才能抗衡此云。”

    “一旦失去法力,就算素衣侯实力再强,也不是方生殿主一合之敌!”

    云山之上的议论,传入宁凡耳中,仅数个呼吸,他一身法力、精气已耗去七成,皆被被鬼脸吸走。

    他望着漫天鬼脸之云,目光忽然一决,骤然散出剑念。

    云海中,一滴浓墨在长空之上铺开,顷刻间,化作遮天蔽日的墨色剑光,斩碎无数鬼脸云雾。

    “剑念么果然凭云湮之术无法战胜你啊。造化渔网!”

    方生见云湮之术被破,并无太大惊讶。

    能以此术在最初之时损耗宁凡七成法力,已是不错的战果,此刻的方生已有必胜的把握。

    他屈指一点,一缕缕白色法力透指而出,交织成一张巨大渔网。

    将渔网当空祭起,那渔网瞬间以一化万。

    数万渔网齐齐朝宁凡裹下,那渔网之线极其坚韧,即便是冲虚一击也无法击毁。

    就算十年之前、宋国之时,未寻齐所有天霜地火的宁凡,也无法凭阴阳火焚毁此渔网。

    纵然是太虚一击也未必能击碎渔网,且方生并不认为此刻法力大损的宁凡,能凭三成法力释放出太虚规模的法术。

    “你,败了!不必担心,老夫只会以渔网裹你,不会伤你。但你无法胜过老夫,便不能在雨碑之下感悟。以你问虚境界想胜老夫,还太早了。”

    “是么!”

    宁凡猛然一踏长空,长空俱碎,露出无边无尽的虚空。

    他向地一抓,四十万里的大地之魂被他抽出!

    他向虚空一抓,四十万里的虚空之魂被他抽出!

    张口一吞,将大地魂、虚空魂俱都吞入腹中,凭空多出了一千万甲法力!

    一瞬间,宁凡气势节节攀升,体内法力一瞬间达到1820万甲,法力比方生更加浑厚!

    “抽魂之术!且竟是第二重境界的抽虚空之魂!”方生目光大惊失色。

    抽魂之术乃是碎虚三神通之一,但就算是碎虚老怪也未必人人懂得抽魂之术。

    而能将抽魂之术修炼到第二重境界者,雨界之内唯有雨皇一人而已!

    宁凡竟然是雨界第二名可抽虚空之魂的修士!

    “焚!”

    宁凡一指点向头顶苍天,点向那数万道造化渔网。

    漫天黑火在云海铺开,火海之中更冲出九头无可匹敌的黑火之龙,吞吐火焰,将漫天渔网轻易焚成飞灰。

    十年过去,他已尽得二十四种天霜地火,魔火之威堪比七级上品的灵火!

    此渔网若是碎虚施展,宁凡或许无法焚毁。但若是方生施展,则另当别论!

    “什么!”方生再次震惊,这造化渔网可是六皇子赐予他的无上秘术,竟被宁凡一道黑火全部焚成灰烬

    那是什么灵火!雨界之中有这么高品级的灵火么!

    他心神尚未从震撼中恢复,忽然背心冷汗直冒。

    却见那九头火龙,齐齐将龙头转向方生,眼露嗜血的凶芒。

    这九头黑龙,是七级上品的火焰所化,雨界碎虚也没有如此高品阶的火焰!

    这黑火,是宁凡以接近太虚修士的法力施展的。即便是太虚修士也休想挡住火龙之焚!

    九头火龙横冲而来,卷带着重重火海,将方生淹没其中。

    只数个呼吸,方生便如之前的黄谷一般,跌出火海,坠下长空,重重砸落在云山之巅。

    宁凡没有多言,吞回黑火,降落在云山之巅。

    方生从巨坑之中爬起。满面复杂地望着宁凡,叹息道,

    “老夫败了”

    方生知道,宁凡已经手下留情了。

    否则凭宁凡施展抽魂术之后的恐怖法力。施展如此高阶的黑火攻敌,其火威绝非他方生可以抗衡

    除了太虚修士,无人可挡下宁凡的黑火之威

    “素衣侯且随我来,老夫这便带你前往山腹。参悟幽天殿的雨碑”

    宁凡没有多言,随方生遁入云山山腹。

    整个云山的修士,有幽天境修士。也有其他境修士,齐齐死寂无言。

    “幽天殿也败了能挡素衣侯锋芒的,只剩钧天殿、昊天殿”

    “依老夫看,便是钧天殿也未必能胜过素衣侯,毕竟那钧天殿主也仅仅是冲虚无敌的修为而已怕唯有昊天殿主才可取胜了,毕竟那昊天殿主乃是一介太虚修士”

    嗤!

    一炷香之后,宁凡遁出山腹,朝下一境遁去。

    一路之上,他服食丹药,恢复法力,稍有耽搁,三日之后,抵达玄天境。

    天云第七境,玄天境!

    无数修士在三日前便已得知幽天殿主落败的消息,一个个借助天云国的各处传送阵飞速赶往玄天镜,等待再看一场大战。

    此刻已无任何修士怀疑宁凡挑战八殿的决心。

    参悟雨碑也好,立威扬名也罢,宁凡究竟出于什么目的挑战八殿,不是众人关心的。

    众人只想知道,宁凡能不能凭一己之力战胜其他八殿殿主,独领九殿鳌头!

    嗤!

    一道黄金剑光跨越重重云海,降临于玄天殿云山之巅!

    宁凡身处云端,俯瞰云山之上的玄天殿,这玄天殿乃是雨殿三皇子云不舒坐镇的分殿

    雨界之中,唯一与钧天殿交好的分殿唯有玄天殿。

    雨界之中,唯一与云天决有着生死交情的皇子,唯有云不舒。

    宁凡一叹,他已知自己是云天决之子,按理不宜挑战玄天殿主、令此殿折辱。

    只是为了获得完整雨术,为了在整个中州地界寻找到娘亲,他不得不战

    他淡淡闭上眼,朗朗道,“宁凡无意与玄天殿为敌,只是为了借览雨碑,不得不与玄天殿主一战,请玄天殿主见谅”

    “咳咳咳素衣侯说笑了,骆某哪敢与素衣侯一战骆某,认输!”

    一名身穿明黄龙袍的老者,在云山之巅向宁凡方向抱拳认输。

    此人白发苍颜,凛然尤威,王气逼人,但修为却仅仅是窥虚而已。

    宁凡微微一怔,他曾见过此人一面。

    当年在外海之时,宁凡斩杀炎尊,获罪雨殿,却反被两名雨殿炼虚推荐为雨殿尊老。

    骆君以寻找到不灭火体的功劳,从一个末等分殿殿主,升职为九殿之一的玄天殿殿主。

    镇守玄天殿的云不舒号称‘闲云皇子’,而骆君亦是个胸无大志之人,只求在玄天殿混混日子,根本没有与人争强斗胜的心思。

    他本想在玄天殿主的位置上悠哉悠哉地混着,只求在有生之年突破问虚。

    谁曾想,堂堂素衣侯竟会来挑战他这么小小窥虚。

    他哪敢应战?连陇南侯、黄谷、方生都连败于宁凡之手,他区区一个窥虚,怕连宁凡一指都接不下的

    “骆某认输。素衣侯可直接随我进入山腹,观看雨碑!”

    “也好。”

    宁凡点点头,收了古剑,降落在云山之巅。

    他也不愿以强横修为欺负一个玄天殿窥虚,与云不舒交恶。

    二人进入山腹,整个玄天云山感慨一片。

    “想不到堂堂玄天殿主竟然直接认输不过此举倒是明智之举,以玄天殿主的修为,绝非素衣侯一合之敌。”

    “哎,我等赶来玄天境,却无缘炼虚之战。真是可惜还是速速寻传送阵前往下一境,等候素衣侯到来吧!”

    云山之上,一名俊朗公子感概之极,他是玄天殿天骄,是云不舒的义子——云念苏。

    “雨界此代天骄之魁首,非他莫属宁凡么,我云念苏不如他只是我不明白,义父为何想要见他”

    山腹之内,宁凡随骆君跨越阵光。进入宫殿之内,径直朝正殿走去。

    骆君一路赔笑,他可惹不起宁凡这种惊天人物。

    九百丈的雨祖之碑,流露出润泽一切的雨意。

    骆君指着雨碑。介绍道。

    “呵呵,素衣侯请看,这就是我玄天殿之雨碑。素衣侯参悟雨碑之时千万要小心,莫被雨碑震伤呃。三、三三皇子殿下!”

    骆君话说一半,忽然一惊,立刻抱拳行礼。

    在那雨碑之后。竟徐徐走出一个衣衫褴褛、浑如乞丐的青年男子。

    此人乱发如蓬草,胡须拉渣,容貌却极其俊朗,颇有男子气概。

    他神情洒脱而不羁,仿佛世间万事都不足以令他挂牵。

    他气息不露一分,外人不知其修为具体如何,宁凡却从其体内察觉到一股浩瀚的气势,堪比碎虚二重天的修士!

    他,正是雨殿三皇子,云不舒!

    “哎呀哎呀,又见面了当年在鬼雀宗相见之时,你还是小小融灵,想不到五十年过去,你竟走到了这一步呃,对了,本皇子记性不太好,你叫什么来着素,素,素”

    “是素衣侯”骆君小声提醒道。

    “对对对,是素,素,素素什么来着?哎呀,又忘了,算了,本皇子这记忆每况愈下,很难记住什么东西了”

    云不舒拍了拍脑门,哈哈一笑,还如当年一般率性行事。

    他不羁的目光,在落到宁凡脖颈间的蓝玉之时,忽而一凛。

    “蓝桥之玉?!此玉果真在你手上!好小子,当年竟被你骗过去了!”

    云不舒收起所有笑容,露出严肃的目光。

    大手一挥,一股劲风直接卷起骆君,将此人送出云山山腹,。

    “我,有话问你!此玉从何而来!”云不舒负手而立,再无一丝嬉笑之色。

    宁凡淡淡望着云不舒,并不畏惧。

    对云不舒认出此玉,也没有任何惊讶。

    当日他窥探云若薇心事之时,已知晓此玉是蓝桥之玉。

    蓝桥之玉虽是上古之物,但除了道侣定情之外没有任何用途。

    当年云天决与宁倩定情,彼此对蓝桥之玉发下情誓,此事并无外人知道。

    换言之,能知道此玉意义的,便不是外人。

    当年云不舒在越国寻找此玉,与雨皇的目的并不相同。

    雨皇在找会威胁自己性命之人,但云不舒却是在找故人之妻、之子

    云若薇不是外人,云不舒也不是。在云若薇的心事之中,云不舒与云天决有着过命的交情

    “我可以将此玉来历告知于你,但我想知道,云天决为何会失忆,宁倩为何会失踪!”

    宁凡的目光同样严肃异常。

    就算今日云不舒不找上门,他也会寻个机会去找云不舒。

    他独战八殿,为的是领悟雨祖之术,找出娘亲的下落。

    除了找到娘亲下落,宁凡还想知道当年的真相!

    究竟是谁,抽干他血脉,害宁倩生死不知!

    “你果然是他们的孩子”云不舒一听宁凡的反问,立刻确定了什么一般,露出半喜半叹的表情。

    喜的是找到了宁凡,叹的是,他从宁凡话语中听出了弦外之音。

    宁凡并不知晓宁倩的下落同样不知当年真相

    “当年发生了什么,我并不太清楚,应该说,雨界没人清楚没人知道宁倩如何失踪,我却亲眼看到,大哥为何失去记忆那一日,我看到一道冲天而起的七彩光芒,光芒之中,有一个老者人影是他,抹去了大哥的记忆!”

    云不舒露出震怒的表情,他从未如此恨过谁,但那神秘的七彩老者,绝对是必恨之人物!

    “与那七彩老者同行的,还有已然陨落的雨殿四皇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