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44章 雨祖的成名之术

第544章 雨祖的成名之术

    宁凡驾着遁光,带着俞虫儿直奔赤天境的云山而去,同时取出一个布袋,收走了数十万云狮傀儡,对那些赤天殿修士则半眼也不看。

    他名为赤天殿主,但这赤天殿上下之人皆是云惊虹心腹,没有一人可以任用。

    这些傀儡倒是可以好好利用,留给越国充当守卫倒是不错的选择。

    高空九万丈之上,挪移遁光划过长空,耳旁是飘过的云海,脚下是蚂蚁大小的一个个修城。

    赤天境因为云狮失控,所有境内修士全部迁至其他国境,偌大的国土之内,稍稍有些荒无人烟。

    半个时辰之后,眼前出现了一座九万丈之高的云山,山顶建着无数云宫云楼。

    宁凡收了遁光,与俞虫儿降落在云山之巅,立在一个巨门之外。

    那巨门之匾书着四个巨大的金字:赤天云宫!

    这里便是赤天殿,只因云狮作乱,赤天殿内自然没有任何修士敢逗留,全部在其他境内避难。

    “到了”

    宁凡望着空旷的云宫,负手而立,看那九万丈之高的云海,露出慨叹之色。

    九万丈之上,仙鹤飞舞,云霞掩映,仿佛抬手便可触天。

    “五十年前,我尚在吴国,只以为那一千四百丈高的凝碧峰便是世上最高的山峰”

    “如今的我立在九万丈云山上,却知天地间比此山更高的山峰数之不尽”

    “修路尽头,谁为巅峰仙是站在山上的人,却不知要站在多高的山峰上,才能看清仙途大道,一步登仙”

    俞虫儿立在宁凡身后。望着宁凡的背影,只觉得这一刻的宁凡好似与云海相融,气质如仙。

    她微微一怔,不自禁多看了宁凡两眼,察觉之时。不免又是俏脸通红,垂头咬唇。

    “宁凡,谢谢你上次在血龙池之中,我为取血龙苔险些丧命,多亏你将我救出我将血龙苔带回族中,给娘服下。娘的病已治好谢谢欠你的恩情,我一定会回报的。”

    “我救你一次,你已送我欺天斗篷,并不欠我什么,自无需回报。你娘亲能够病愈,这倒是一件好事。树欲静而风不止能在有生之年奉亲尽孝,是一件幸福的事。”

    宁凡一叹,继而问道,“俞小姐已经将我送到赤天殿,如今是返回幽天殿呢,还是在我赤天殿暂住下?”

    “我得返回幽天殿呢,不然哥哥会骂我的。”俞虫儿吐了吐舌头。轻轻一笑,莲足一踏地面,平地生出一朵五纹仙云。

    “等我想到怎么报答你之时,会来找你的。我俞虫儿从不欠人恩情,给你的回报定会让你满意!”

    “是么,那我倒是很期待了。”宁凡回之一笑。

    “那我就先走了啊”

    俞虫儿驾着仙云,转身遁去,心中竟有些该死的不舍。

    “该死该死该死为什么我会舍不得离去我一定是生病了”

    “上次他索要回报,要走了我的欺天斗篷他似乎很中意神玄灵装不如我向师父讨要一件神玄灵装然后送给他做为回报?”

    宁凡望着俞虫儿远去的遁光,露出莫名的笑容。

    他用窃言术将俞虫儿的心思全部看透了。

    “这小丫头要送我神玄灵装么。那我倒真是很期待了”

    收回目光,转身走入赤天云宫,空荡荡的云宫并无一名修士,守御阵光倒还开着。

    宁凡身为赤天殿主,持有殿主令。可直接进入遁光之内。

    殿内虽空无一人,但如今云狮之乱已平定,想来要不了多久离去的修士都会返回赤天境吧。

    赤天殿有人无人,他并不在乎。

    他虽是赤天殿主,却对管理赤天殿事务毫不关心。

    唯一关心的,是什么赤天殿主究竟能有多少福利。

    据他所知,九大分殿的殿主各自坐镇一境,境内之法宝丹药可随意取用,境内之功法秘诀可随意阅览。

    赤天殿修士虽全部逃难,但这只是为了给宁凡下马威、暂时离去,宝库、经阁都还在。

    宝库、经阁设有重重阵光,但宁凡持殿主令自然可随意进入的。

    就算没有殿主令,还有风烟一指,仙阵之下有什么阵光能阻拦他的脚步?

    他首先进入云宫宝库之中,对赤天殿修士而言,宝库中的物品皆可凭贡献值兑换。

    雨殿修士每年都有贡献值发下,算是薪俸。若完成雨殿任务,则可获得额外贡献值。

    不过宁凡是殿主,无需任何贡献值,可随意取走库中之宝。

    宝库中共有55亿仙玉,万年以上灵药72000株,五转丹药400瓶,六转丹药3瓶,四纹仙云4000朵,五纹仙云70朵,六纹仙云4朵

    婴宝以上法宝一万两千件,玉玄以上灵装七千余件,元婴傀儡500具,化神傀儡42具,窥虚傀儡1具

    这些东西他自然全部取走,这是他身为殿主的福利。

    至于取走了这些东西,殿中神使、尊老如何修炼,与他何干?反正那些都是云惊虹的人。

    他离开宝库之时,宝库已经有些空荡荡了。

    他进入经阁,此地有不少雨殿功法法术,亦有不少丹方。

    普通赤天殿修士皆需要花费贡献值才可翻阅,但宁凡身为殿主,却可随意查阅这些法术丹方。

    此地功法最低都是灵级,最高甚至有凡虚中品。

    丹方则最高达到了六转中级。

    再高级别的功法丹方,唯有雨殿主殿才有了。想翻阅主殿的法术丹方,即便是九殿殿主也必须耗费贡献值了。

    低级功法丹方宁凡自然是看不上的,只将高阶玉简全部拓印一份带走。

    唯一让宁凡稍感兴趣的,是一卷傀儡制作术。介绍如何制作低阶云狮。

    如此,赤天殿几乎被宁凡扫荡了一圈。

    “咯咯你这哪里是来当殿主的,分明是来当修匪的,定要在此刮地三尺才罢休么?”玄阴界中,洛幽调侃道。

    “刮地三尺么似乎真被你说中了。这云山山腹之中。似乎是空的,不知又藏有什么”

    宁凡不以为然地一笑,他这赤天殿主只是一个虚名而已,只要有云惊虹在赤天殿一日,他便一日无法真正掌控赤天殿。

    刮地三尺又如何,反正刮的是云惊虹的一亩三分地。

    施展个土遁术。宁凡潜下云宫,潜入云山山腹。

    九万丈的云山,中心万丈山腹被掏空,建成了一个极其宽敞的山中宫殿。

    山壁两面嵌有月光石,可发出淡淡幽光照明。

    宫殿四面设有凡虚巅峰的阵光,唯有持赤天殿主令才可进入此地。

    “哦?此地是历代赤天殿主闭关之地么”

    宁凡径自进入宫殿。宫中有四十九间石室,正殿中则立着一个巨大的古碑。

    那古碑高九百丈,通体雪白,散发着极淡的云光,四角刻有玄异的符纹,碑上书写着四个神篆古字。

    赤天雨碑!

    宁凡走近这巨碑,越是靠近。越能感觉到铺面而来、不可抗拒的潮湿感觉,衣衫无端端便浸湿了。

    那潮湿的感觉,宁凡非常熟悉,是雨之意境,但与宁凡所感悟的雨意又稍稍有些不同。

    这意境的主人修为未免有些可怕了,仅仅在古碑上刻下四字,留下一道意境力量,不知过去多少年,竟然还能令宁凡这等强者无法抗衡雨意润泽。

    “刻下此碑之人,修为远在我当年之上”洛幽美眸凝重道。

    “你当年全盛之时。应是舍空境界的真仙吧?刻碑之人比你更强,会是什么修为?”

    宁凡目光扫过一旁的石壁,石壁上刻有古字,是对这巨碑的介绍。

    此巨碑名为雨碑,是雨界之祖——雨祖所留。九大分殿的云山山腹皆各自收藏了一座雨碑。

    传闻九座雨碑之中传承有雨祖一式神通,之所以留下雨碑,是留待后人感悟此术。

    只可惜,自雨祖之后,雨界没有任何一人可领悟此术。

    “从无一人学会此术么此术究竟有多难”

    宁凡露出凝重之色,继续看那石壁。

    石壁记载,雨祖所留之术名为‘窥天之雨’,是一个感知类法术。

    修士神念的感知范围有极限,但一些秘术却可将神念感知无法延伸数十倍、数百倍,甚至更多。

    当年宁凡在鬼雀宗之时,误打误撞进入天人合一的状态,施展出神游万里之术,明明还是一名融灵修士,却将神念拉伸成极细的线,将神念探出雨界,探至北天仙界之中。

    那神游万里之术,便是一种极其厉害的感知神通,就算是真仙级神念也未必能将此术修炼成功。

    以如今宁凡修为,绝对无法施展第二次神游万里,上一次他便差点死在此术之下。

    星宫之中,宁凡曾被界兽追杀,那界兽将神念与整个星宫世界融合,可令神念散开至星宫所有角落。

    感知类神通虽不能斗法杀人,却绝对是厉害的神通。

    石壁记载,雨祖全盛之时,曾入北天仙界,凭借一式窥天之雨的神通,令神念覆盖了整个北天无数星域,震惊了数名仙帝!

    据说只要修成此术,即便只有炼虚级神念,也足以令神念覆盖整个中州!

    “这雨碑之中传承的法术竟然是窥天之雨!窥天窥天,一场微雨窥尽北天,正是此术得名的原因!此代雨祖的成名之术!”洛幽似乎听过此术,颇为震撼。

    “傻弟弟,你快靠近雨碑,将神念没入此碑之中,试试能否领悟此术!一旦你领悟此术,于你而言有莫大好处!”洛幽催促道。

    “此术自雨界创立至今。没有任何一名雨界修士可以练成,我并不认为我可以领悟石壁记载,若领悟此术失败,会遭到雨碑反噬,识海重创若我无法习得此术。必反噬重伤,但万一修成此术”

    宁凡露出挣扎之色。

    若修成此术,以他如今神念修为,就算不能覆盖整个雨界,也定可覆盖整个中州。

    将神念覆盖至整个中州,或许可以一举找到宁倩

    她。就在中州!

    即便学成此术的机会只有亿万分之一,即便可能被雨碑反噬重创,宁凡也毫不在乎!

    “便让宁某看看,这雨界无人可悟的雨祖神通,究竟有多难学!”

    宁凡深吸一口气,行至雨碑之下。望着九百丈的巨碑收住脚步。

    他闭上眼,将神念探入雨碑之中。

    一股浓郁之极的雨之神意朝其神念一卷,只一瞬间,宁凡没入雨碑之中的神念全部粉碎,识海剧痛,胸口如遭重击,倒飞数百丈。身体重重砸在石壁之上,筋骨欲裂!

    “失败了么”洛幽轻轻叹息,看来此术与宁凡无缘了。

    她想要安慰宁凡,却发现宁凡此刻的表情极其复杂。

    有不解、有惊讶、有错愕、有感叹,竟然还有一丝喜悦。

    “或许我可以学成此术此术之所以无人学会,并非因为此术晦涩难懂,最大的原因是此术需要同修神、妖、魔三族力量才可施展!”

    “雨祖不是纯粹的神修因为一些际遇,雨祖体内同时拥有三族力量!习得此术的第一个条件,是将法力、妖力、魔气融合为一!这个条件,雨界无人符合所以自雨界创界以来。无人可习得此术”

    “我之所以被雨碑震伤,只因我领悟的雨意未达到修炼此术的最低要求我当年领悟的雨意,属于神意,非妖意,亦非魔意但雨祖的雨意。却包含了雨之神意、雨之魔意、雨之妖意”

    “此术共被分作九份,在此碑中传承的,仅仅是九分之一的法术”

    宁凡没有多言,盘膝坐在雨碑之下,挥手召出九十九颗本命黑星,借星光疗伤。

    一日,两日第七日,宁凡豁然站起,一身伤势已然痊愈。

    他望着雨碑,感受着雨碑之上一丝丝雨意的脉络,沉默良久,再次散出神念,沉入雨碑之中。

    这一次,他再次被雨碑震飞,但只倒飞了百丈距离便稳住身形,所受伤势也没有第一次严重。

    宁凡没有多言,再次盘膝在雨碑之上疗伤。

    这一次疗伤,只耗费了四日!

    待伤势痊愈之后,宁凡重新站起,望着雨碑沉默良久。

    这一次,他没有急着令神念沉入雨碑,而是闭眼感受着雨祖的雨意。

    雨之神意,须带有慈悲之心,令雨意恩泽万物。

    雨之妖意,须带有蛊惑之心,令雨幕遮掩苍生。

    雨之魔意,须带有杀戮之心,令雨水泛滥成河

    宁凡立在雨碑之前,细细感悟,一战便是十日!

    他周身气质匆匆变幻,时而慈悲如神,时而冷血化魔,时而邪魅似妖

    第十一日,宁凡骤然睁开眼,第三次将神念沉入雨碑之中。

    这一次,他没有被雨碑震开!

    这一次,他的耳边响起了一道沧桑、古老的声音,似在传道!

    “九天有雨,念通一界,云为吾眼,雨为吾念,天地融于吾心,此为窥天之雨”

    “窥天之雨,共分九天,第三天之雨,名为赤天之雨”

    一瞬间,一道道法诀信息汇入宁凡识海之内。

    洛幽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宁凡竟当真领悟到了窥天雨术,即便所领悟的只是完整法术的九分之一

    宁凡嘴角轻轻上扬,他闭上眼,立在云山山腹的宫殿中,骤然掐动指诀。

    一遍,两遍,三遍

    又是半个月过去,他在山腹之内不知掐了多少遍指诀,那指诀愈来愈纯熟。

    赤天境离去修士,早已陆陆续续返回。

    赤天殿的修士也早已归来,发现宝库几乎被洗劫过一般

    没人料想到宁凡此刻会在山腹中修炼雨术。

    只是忽然间,方圆七千万里的赤天境,竟忽然下起细密的雨水。

    “奇怪,天云国有大阵守护,没有任何雨水可以降在阵内,我赤天境怎么会突然下雨”无数修士疑惑道。

    山腹之内,宁凡目光深邃似幽潭一般,手中指诀不停。

    这雨正是他所降!

    他太虚级神念本来只能感知到40万里的动静。

    但这一刻,他的目光仿若能看到方圆七千万里内的所有景色!

    那赤天境上空所有的云雾,都是他的眼!

    那将在赤天境七千万里的雨水,都是他的念!

    纵然是碎虚修士,也不过感知百万里而言,但宁凡真真切切感知到了七千万里外的景色!

    此术唯一的缺陷,便是施展一次之后,一身法力几乎被抽干。

    厉害的神通,总是极其消耗法力的。

    “傻弟弟,若你将此术修炼完整,便是在整个中州范围内降雨都未必不能的雨祖的窥天之雨,果然十分厉害”洛幽啧啧称叹。

    “嗯,接下来,便去将此术修炼完整吧。石壁记载,九殿之中,本殿修士不得感悟其他分殿的雨碑。想要感悟其他分殿的雨碑,必须达成一个前提!”

    “战胜其他八殿的殿主,便可感悟其他八殿的雨碑!”

    “我要习得此术,在整个中州范围之内布云施雨找到她!”

    嗤!一道遁光冲出云山山腹,朝着其他八境遁去,带着一股极其的战意!

    他要以赤天殿主之身份,挑战其他八殿殿主,只可胜,决不可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