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43章 那一个眼神!

第543章 那一个眼神!

    见宁凡还记得自己,俞虫儿心中一甜,垂下头,耳根微微有些发热。

    方生方死收起最初的震撼,迈步向前,向宁凡客气抱拳道,“老夫等人奉六皇子之令,在此恭候素衣侯多时,为素衣侯引路,进入天云。”

    “六皇子的命令么”

    宁凡微微一诧,未料到会是云幽牧派人来迎他。

    对云幽牧,宁凡半点也看不透,只依稀觉得此人城府极深,偏偏做事不循章法。

    云幽牧特意派人迎接自己,是纯粹表达善意呢,还是另有缘由

    宁凡收了心思,亦对方生二人客气抱拳。不论如何,对方笑脸相迎,他也不会冷脸相待。

    “宁凡见过二位殿主,见过幽天殿诸位道友,多年未见,别来无恙。”

    他对方生方死最多只是客气,但对俞白、俞虫儿等人却有几分故人重逢的亲近。

    俞虫儿头垂地更低,根本不敢与宁凡目光对碰,脸颊愈加滚烫。

    “该死该死该死看他一眼就无法呼吸了我是不是得病了,对,一定是这样”

    俞白等人一一向宁凡抱拳还礼,颇有些受宠若惊之色。能被堂堂素衣侯问一句‘别来无恙’,当真是一件荣幸之事。

    “咳咳咳素衣侯若想与故人叙旧,可稍后再叙,此刻不妨先随老夫等人前往‘幽天境’,六皇子已在幽天殿内设下灵果灵酒宴席,意欲款待素衣侯。赤天殿如今出了些变故,暂时无法住人,道友倒不必急着前往赤天境,可在我幽天境住下”方生言道。

    “变故?什么变故?”宁凡一怔。

    “此事一言难尽,素衣侯若欲知晓。前往赤天境一看便知咳咳咳,七皇子似乎想给素衣侯一个下马威啊”方生叹息答道。

    “这样啊既然赤天殿出了变故,宁某身为赤天殿主。按理应当前往赤天境一看究竟,只能辜负二位好意。来日再前去幽天殿赴宴了。”

    宁凡大有深意地望着方生方死二人,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既然素衣侯执意前往赤天境,老夫等人也就不强求道友前往幽天境了。若素衣侯在赤天境遇到任何困难,可来寻六皇子求助,六皇子与素衣侯一见如故,定会全力以赴,助素衣侯扫平困难。”方生大有深意地一笑。

    “告辞!”

    宁凡向众人一抱拳。一踏遁光,竟是要独自进入天云国,前往赤天境。

    他本还在思索云幽牧为何特意迎他,如今已明白了其中意味。

    云幽牧是在提醒宁凡。七皇子云惊虹欲针对宁凡。

    若宁凡欲对付七皇子,可去寻云幽牧求助,幽天殿会是宁凡的朋友。

    云幽牧之所以对宁凡示好,多半是与云惊虹不和,想借宁凡之手对付云惊虹。

    这就是云幽牧的动机么看来雨殿皇子之中也有明争暗斗。

    宁凡心思飞转。正欲离去,忽然间,俞虫儿大着胆冲出人堆,对宁凡言道,“宁凡。你刚来天云国,可能不认识路吧,我带你去赤天境!”

    “虫儿!赤天境的守境‘云狮’全部失控,以你的修为前往赤天境非常危险你又没有素衣侯的炼虚修为”

    俞白神情急切,出言劝阻,俞虫儿却不以为然,一指宁凡道,“他会保护我的,大概吧”

    俞虫儿不确定地望着宁凡,如果没有宁凡保护,她可不敢去赤天境。

    “也好,我初入天云,人生地疏,有俞小姐引路自然再好不过。俞兄且放心,有宁某跟着,无论赤天境出了什么变故,令妹亦不会有半点损伤。”

    宁凡向俞白一抱拳,施展挪移之术,带着俞虫儿进入天云国境。

    望着二人离去的身影,俞白摇头叹息,他这妹妹不是一向讨厌宁凡么,怎么如今却对宁凡如此热心了

    天云十境,赤天境位于天云国西北方,宁凡需横跨其他数境,才可抵达赤天境。

    俞虫儿乘着宁凡的遁光,好似踏着黑色的彩虹。

    她不敢抬头,面颊滚烫,只有偶尔指路之时才会抬起头来,悄悄偷看宁凡一眼。

    只是一看到宁凡,就会想起当年献吻的往事。

    当年她为了将虫皇之血送给宁凡疗伤,可是付出了初吻

    “我一定是生病了不然为何会毛遂自荐为他带路我是不是疯了,赤天境那么危险,我还屁颠屁颠跑过去”

    “完了,好紧张我该跟他说些什么我脑子现在一片空白”

    她垂着头的模样,好似一个受惊的鸵鸟。

    宁凡不禁有些好笑,这还是他认识的俞虫儿么?

    他记忆中的俞虫儿,极其厌恶魔修,时常对他冷嘲热讽,强吻过他,睡着的时候把他当过枕头今日反倒十分乖巧文静,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说。

    暗暗施展窃言术,将俞虫儿心事看遍,宁凡更是哭笑不得。敢情这俞虫儿不是变文静了,而是太过紧张,不知道跟他说什么好。

    “你不给我介绍介绍天云国的风土人情么?”宁凡提醒道。

    “对啊,我给你介绍介绍天云国吧,这可是雨界的界都,论繁华程度,雨界八百修国无一可以媲美。”

    俞虫儿絮絮叨叨,开始给宁凡介绍四处的风土。

    天云国是一个云雾国度,国中所有宫殿、楼阁皆是用云雾堆建,天空之上随处可见云霞。

    整个天云国被一重重云雾阵光所笼罩,那阵光是仙虚巅峰的级别,普通碎虚都无法轰碎这护国云阵。

    “此阵名为‘云海落烟阵’,是前代某个雨皇布下的大阵,可借云光灭敌,据说数十万年前,曾有数百万修匪攻打天云国。其中更有三名碎虚一重天的修匪最终,所有人都被此阵灭杀”俞虫儿介绍道,一想像几百万人陨落的场面。稍稍有些畏惧。

    “连碎虚都可灭杀么”宁凡目光扫过大阵,以他心阵修为。都隐隐看不透此阵的所有变化。

    “天云国分十个国境,每一境都有一整个虚级修真国那么大。此地修士不仅以云建造房屋,更以云制作遁宝天云十境之中,每一境都立着一座九万丈高的云上,云山之巅,建着雨殿分殿天云国很大,我们现在才走到阳天境呢。”

    俞虫儿言罢。朝四周一指。

    极远处依稀可见一座高耸参天的云山,其上建着一座恢弘的宫殿,是阳天殿。

    天空之上处处可见遁行的修士,大多数人都脚踏仙云。借云飞遁。

    那些仙云一个个颜色各异,仙云之上皆刻有云纹,云纹数量越多,遁得便越快。

    二纹仙玉相当于融灵遁速,三纹金丹。四纹元婴,五纹仙云有化神级遁速,六纹仙云便很少见了。

    这些仙云不需要一丝一毫的法力驱动,应是灵装无疑。

    “这些都是流云谷制作的仙云灵装,是雨界独有的技艺。其他诸界修士时常向流云谷购买仙云呢”俞虫儿介绍道。

    “十三宗之中的流云谷么不知流云谷中可有七纹仙云出售?”宁凡询问道。

    七纹仙云应该有碎虚级遁速,且飞遁不消耗法力。

    若能买一朵七纹仙云灵装,炼化入体,倒是一桩美事。

    “切,你想得倒美,七纹仙云可是神玄灵装,就算流云谷有这等至宝,也舍不得出售的,买不到的!”俞虫儿渐渐开朗,不再紧张。

    “那还真是可惜”宁凡不以为意,他又不是非买仙云不可。

    他从前便听说雨界盛产仙云,今日才得以看到万修腾云的场面,稍稍有些感慨而已。

    若到了剑界,应当可见到万修御剑的场面吧。

    若到了树界,不知又会看到什么场景

    宁凡遁光速度不慢,但天云国却太过辽阔,三日之后,二人才遁至赤天境的国境。

    一路有美相伴,倒也不至于寂寞。

    才刚刚进入赤天境,立刻便有一队修士飞遁而起,挡住宁凡的遁光,冷喝道,

    “来者止步!奉七皇子之令,如今赤天境内所有云狮失控,任何人不得进入赤天境,以免被云狮所杀!”

    这一队修士各个有着化神中期以上的修为,首领则是一位化神后期的修士。

    这些修士的衣物之上,皆有一个赤云徽记,是赤天殿的徽记。

    毫无疑问,这些修士皆是赤天殿之人。

    宁凡收住遁光,目光向赤天境内一瞥,只见云雾缭绕的长空之上,飞行着数十万石狮塑像。

    这些石狮气息有强有弱,弱的只相当于融灵气息,强的甚至有化神。

    宁凡散出神念感知,发现赤天境上空起码有一千头化神气息的石狮。

    这些石狮并非活物,而是以一种名为‘石云’的坚硬云雾制成的石狮傀儡。

    宁凡曾在血龙池内进入历代雨皇闭关之地,在那大门之外,便守护着十二头石狮,每一头都有碎虚气息

    血龙池内的石狮与此地石狮模样倒是相似,只不过远比此地石狮强横罢了。

    且血龙池的石狮必须扎根于地,不可移动,此地的石狮倒像是傀儡,手脚虽僵硬,却可飞遁移动。

    “这种石狮叫做云狮么”宁凡自语道。

    “嗯,云狮是雨殿独有的秘术,共有两种,一种是云狮傀儡,可遁行移动,但修为最高不超过化神。还有一种是云狮塑像,虽无法移动,却脚踏地势,十分厉害。据说雨皇闭关之地,便有数头碎虚级云狮塑像守护”

    俞虫儿望了一眼天空,稍稍有些畏惧。

    数十万石狮全部失控,在天空中迷茫飞行,一旦有修士进入赤天境深处,便会合力灭杀。

    宁凡眼神一眯,寒芒一闪。

    数十万雨殿石狮失控,这可以算是一件大事。却没有一个人处理这些石狮

    石狮虽多,但修为最高者也才是化神而已,若有真正强者出手。降伏所有的石狮不难。

    是有人故意不让人处置这些石狮,想以这些石狮给宁凡一个下马威么。

    宁凡不屑一笑。只凭一千头化神云狮便想给他下马威,他似乎被云惊虹小瞧了啊。

    降下遁光,宁凡领着俞虫儿,徐徐朝赤天境内走入。

    “大胆!你是何人,竟敢公然违抗七皇子的命令,擅闯赤天境!”

    “拿下此人!”

    这队化神齐齐朝宁凡围来,言语傲慢之极。

    宁凡没有多言。仅仅是散出一身的煞气而已,立刻染红了整个赤天境的云霞!

    这一刻,赤天境当真变作了赤色天空的世界!

    那煞气之中,有着宁凡一生的杀戮。甚至包含了骨皇陨落所遗留的煞气。

    在这煞气张开的一刻,这一队化神修士全部心神大震,胸口剧痛,纷纷咳血连退,面露震惊。

    就连那些漫天飞遁、毫无灵智的云狮傀儡们。都开始瑟瑟发抖!

    这一刻,宁凡左目之中升起一个黑色月牙的印记,神情变得威严而冷漠。

    只一个目光,漫天数十万失控云狮全部身躯一颤,降落于地。眼露恭敬地朝宁凡跪拜,再无失控的迹象!

    这些云狮傀儡之所以失控,是被人下了暗手。

    但宁凡只一个眼神,便令它们全部恢复正常,并甘愿奉其为主!

    “素、素衣侯!”那队化神修士终于从宁凡恐怖之极的煞气之中,认出了来人身份,一个个惊恐之极!

    远处一座山巅之上,一名青衫中年周身云光飞腾,傲然而立,目光冷漠地望着赤天境方向。

    他,是雨殿七皇子——云惊虹!是坐镇赤天殿的碎虚!

    他本静静看着宁凡进入赤天境,等待着观赏宁凡疲于应付数十万云狮的景象。

    数十万云狮之中,有着一千余化神云狮,就算是冲虚强者也不敢贸然对上这云狮大军!

    在云惊虹看来,凭宁凡的低微修为若对上这群云狮,定会非死即伤。

    他当然不会看宁凡死亡,在宁凡重伤之后,他会出手保宁凡不死,宁凡还有利用价值,不能杀,但却可以给他一些教训!

    “不必看了,此子已入赤天境,被数十万云狮唯恐,定难逃出!”

    云惊虹冷冷一笑,自负地闭上眼,但下一刻,骤然睁开双目,看到了令他无法置信的一幕!

    却见宁凡仅仅一个眼神,便令数十万失控的云狮全部恢复正常,恭敬跪伏于地!

    云狮乃是傀儡,灵智更低,根本不会跪拜任何人,为何会跪拜宁凡!

    为何宁凡可以一息之内令所有云狮恢复正常!

    令云惊虹更加不可思议的,是赤天境内遮天蔽日的血色云霞,那血色,是被宁凡的煞气所染红!

    在这一刻,正立在赤天境内的宁凡骤然转过头,朝着云惊虹的方向冷冷看来。

    只一个眼神,却包含了宁凡一生之杀戮!

    只一个眼神,却给云惊虹从未有过的危机感,仿佛眼前的青年不是宁凡,而是一个生撕碎虚的绝世凶兽!

    只一个眼神,犯下的杀孽却连天道都无法继续包容!

    云惊虹猝不及防,对上宁凡冷漠之极的血煞目光,胸口立刻一痛,气血大乱,几乎跌下山巅!

    “怎么可能!此子为何会有如此恐怖的煞气,竟连本皇子都不可硬撼他的气势!”

    “难道他斩杀过碎虚修士么!不,这绝不可能!雨界之中没有任何碎虚陨落,且碎虚修士威震一界,岂是他可以击杀的,他,只是蝼蚁!”

    云惊虹语气虽冷,眼神却再不敢看宁凡方向。

    胸口痛楚渐渐加剧,竟是被煞气侵入心神的征兆。

    云惊虹不敢再逗留此地,立刻化遁光离去。他必须立刻闭关,将心神中的煞气抹去,以免心神被污

    赤天境内,宁凡望着云惊虹远去的遁光,收了漫天煞气,眸色渐深。

    “果然是云惊虹么那云幽牧倒是没有骗我。”

    继而转过头,对俞虫儿轻笑道,“走吧,带我去赤天殿。”

    如春风和煦的笑容,眼中看不到半点煞气。

    “哦,哦”俞虫儿仍捂着唇,处在震惊的情绪中。

    才十几年不见,宁凡竟只凭一个眼神便可降服数十万傀儡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你怎么做到的?”俞虫儿好奇地问道。

    “秘密你若想知道,今晚来我房中,我们可以单独聊聊。”宁凡调笑道。

    “切,滚远点!”俞虫儿俏脸如桃夭般羞怒,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去死去死去死!她宁愿死也不愿意与宁凡独处一室、单独聊聊正魔不两立好不好

    大概吧也许,只是也许

    单独聊聊似乎也不错如果宁凡保证不亲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