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42章 五国九殿十三宗

第542章 五国九殿十三宗

    有宁凡在此,布雨四老再怎么傲慢,却也不敢惩戒吴尘。

    吴尘则面色紧张,他素闻素衣侯魔名惊天,视人命如草芥,往往一怒杀人,生怕宁凡斩杀了布雨四老。

    整个朱雀城的所有修士皆被遮天蔽日的煞气魔威镇住,大气也不敢喘。

    城中死一样的安静,唯有暴雨如瀑的声音。

    所有修士都在吞咽口水,若宁凡大开杀戒,则莫说朱雀城,便是赵国也要血洗。

    对此人而言,雨界界法如同虚设!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布雨四老,继而扫过吴尘,见吴尘仓皇的表情,不由失笑。

    吴尘与昊天殿纠纷不大,且他还是苦主,都没有惩戒布雨四老的意思,宁凡自不会在此地诛杀四人。

    他出面,仅是为了还吴尘一个人情,帮他摆平麻烦,仅此而已。

    有他一句话,相信就算是昊天殿主也不会在惩戒吴尘了。

    “放心,今日我来此只求一醉,不会杀人你四人坏了我的酒兴,速速退下吧。”

    宁凡言罢,再次坐回座位,自饮自酌起来,煞气不露一分,表情从容平静,丝毫看不出他是一个乱天动地的魔头。

    “这”布雨四老面面相觑,看宁凡的架势,今日是保定了吴尘,他们也无法捉拿吴尘回殿惩罚了。

    吴尘所犯的只是小错,昊天殿主之所以惩罚他,不过是不喜他以下犯上的态度而已。

    堂堂素衣侯想保一个吴尘,他们自然不敢跟素衣侯作对。

    只是若他们空手而归,昊天殿主必有责罚四人犹豫不已,不知是该就此离去,还是拿了吴尘再走

    “还不走么”宁凡浅饮杯酒,语气极淡。旁人听来,只觉微风拂面,并无不妥。

    但这话语落在布雨四老的耳中。却化作无数惊雷炸响,震得四人再次咳血后退!

    四人相顾骇然。能一句话震退他四人的,起码也要是太虚境界的老怪物了。

    他们素知宁凡凶名极大,却不曾想宁凡修为恐怖到这种程度!

    就算是昊天殿主亲自出手,也未必能一言震退他们四人!

    “素衣侯息怒,我等这便告退!”四人哪敢再违背宁凡的命令,匆匆离去,消失在雨幕之中。

    呼!

    一瞬间。整个朱雀城都是大松口气的声音。

    吴尘则眼露怪异地看着宁凡,目光一瞬间深邃如海,精光逼人,仿佛重新正视宁凡一般。

    这精光只一霎便消失。再次变作仓皇的神色,便是宁凡也没有发现。

    吴尘喘着粗气重新坐回座位,面色尴尬看着宁凡,“咳咳咳,吓死老子了。想不到宁小兄弟的真实身份竟是素衣侯真是吓死老子了”

    整个酒肆的酒客全部沉默,暗暗点头,他们同意吴尘的观点,他们也被宁凡吓死了。

    有宁凡在此,谁还有心情喝酒。都巴不得赶紧离去,又怕贸然离去惹宁凡不快,各个都是坐立不安的表情。

    “吴兄卜算之术惊人,之前当真没有算出宁某的身份么?”宁凡露出一抹深意的笑容。

    “老子以为你是辟脉,算你干嘛哎,要是老子算出来你是素衣侯,老子恐怕直接卷铺盖逃出朱雀城了呃,失言失言,罚酒一坛!”

    吴尘倒也是豪爽之辈,似已不惧怕宁凡的凶名,又与宁凡熟络起来。

    “是么宁某纵横一世,朋友却是寥寥,能在进入中州之前与吴兄相识,也算有缘,便做个酒肉之友,如何?”

    “好一个酒肉之友!老子就喜欢结交酒肉朋友!一起吃一起喝,不必勾心斗角,哈哈,哈哈!”

    二人临近窗台,窗外暴雨如瀑,时有电闪划破窗外长空。飞散的雨水淋湿二人,二人却依然平静饮酒。

    若是之前,酒肆中的酒客怕会嘲笑二人痴傻,此刻却倾慕起二人临天威不乱的高人风范了。

    “哎,这一次若非有宁兄出手相助,老子就要被布雨四老押回昊天殿了。你懂的,老子不在乎挨多少鞭子,争的是一口气嘿嘿,当然也是怕掉面子,要是当着昊天殿其他尊老被抽二十雨鞭,老子今生恐怕无脸见人了!”

    “面子么”宁凡失笑,这吴尘的个性倒是个滚刀肉,与老魔颇有相似。

    吴尘为他卜算一场,他为吴尘出手一次,虽说未必恩情抵消,但二人的交情总算是结下了。

    “嘿嘿,老子暂时不回昊天殿了,想在雨界八百修国走走,在外边躲躲风头,免得被人穿小鞋。宁兄要去中州,过了赵国一路向北,便进入中州地界,老子就不送你去了。哈哈,哈哈”

    “躲么依我看,吴兄是想借游历天下的机会悟道吧。”

    “哈哈!什么都瞒不过宁兄,老子确实想好好感悟一番,突破境界!”

    “是么”

    宁凡一面饮酒,一面看着窗外之雨,不再多言,似在从雨中领悟虚之大道。

    吴尘亦抱着酒坛,看那窗外暴雨,时而咕咚咕咚饮上一口,目光深邃而茫然。

    “世间大道,至朴至真,一花一雨,皆有至理。宁兄想必是借雨悟虚,可我看的,不是虚”

    一日一夜过去,暴雨终于停歇。

    宁凡酒兴已过,心中悲伤也已冲淡,法力轻轻一震,一身雨水皆已蒸干,起身向吴尘抱拳道,

    “后会有期!”

    雨停,酒散,宁凡留在朱雀城自然再无理由,就此告辞。

    “宁兄留步!这两个玉简且收着,看一看,也算对中州有个了解!”

    吴尘亦已无酒兴,起身叫住宁凡,交给他两个玉简。

    宁凡接过玉简,神念一扫。抱拳一礼,转身离去,背影已无寂寥之意。

    吴尘望着宁凡渐渐远去的背影。亦是站起身,收起一旁的斗笠蓑衣。法力一震,烘干身上的水渍。

    “雨界此代青俊,此人当为魁首”

    言罢,吴尘哈哈一笑,傲然离开酒肆。

    在宁凡与吴尘离去之后,整个朱雀城满城都是松口气的声音

    很好很好,煞星总算离去了

    宁凡离开赵国锁界。正式进入中州。

    吴尘交给宁凡的,共有两个玉简。

    其中一个玉简,记录的是中州地图,涵盖了中州三百余个修真国的所有地界。

    雨界大陆四面临海。中州地界则占了半个雨界大陆。

    另一个玉简,记录的是中州四万多个大小宗门势力的全部介绍。

    那些小势力自然不值一提,值得宁凡注意的只有炼虚坐镇的势力。

    在中州,拥有炼虚强者的势力共分为‘五国九殿十三宗’。

    雨殿有不少分殿,但有封号的分殿只有九个。殿主皆为炼虚修士。

    九殿则各有碎虚修士挂名坐镇,当九殿出现殿主无法处理的事情之时,碎虚会出手,一般情况下,碎虚修士忙于修炼。不会理会凡俗杂务。

    五国为天云国、阴月国、离日国、千幻国、雪国。

    天云国是雨界界都,雨殿主殿及九大分殿,皆位于天云国。

    天云国是雨界最大的修真国,分为十大国境,称为‘天云十境’,分别驻扎着主殿及九大分殿的修士。

    宁凡如今执掌的赤天殿,便在天云国的赤天境!

    除天云国之外,其他四国则分别为雨殿四大碎虚坐镇。

    阴月国碎虚为幽冥宗宗主——云道枯。

    离日国碎虚为烈山宗宗主——‘丹皇’厉苍天。

    千幻国碎虚为千幻宗宗主——云清歌。

    雪国碎虚为决龙谷谷主——楚长安。

    中州大势力除了五国九殿,还有十三宗,分别是:兰陵宗、五行宗、御兽门、流云谷、微尘宗、武宗、涅槃谷、妙音谷、悬空寺、冰岳剑宗、蛮道宗、赤妖宗、六炎宗。

    因为百宗之战,十三宗陨落了不少炼虚,不少宗门不得不重新推举炼虚宗主。

    至于蛮道宗、赤妖宗、六炎宗这三个宗门,因为宗内炼虚死尽,已淡出十三宗的势力。

    宁凡心中对中州有了大致了解,他要面见雨皇,自然必须前往天云国。

    而若想在中州三百余个修真国中寻得宁倩的下落,希望着实渺茫,如同大海捞针。

    他不知当年发生了何事,但却记得那梦境中宁倩的一句话。

    雨殿之内十分危险

    难道当年雨殿之中有人对宁倩、婴儿出手了么

    他此次前来中州,本准备将玄微血葫还给云天决,如今却一时不知如何面对此人。

    他回想起决龙谷中的一幕幕,回想起七皇子对云天决挑衅的话语。

    七皇子说,云天决当年为了一个女人,叛了雨殿,弑杀了四皇子,并因此被种下罪印

    难道出手伤害宁倩的会是四皇子么还是说,另有其人?

    “雨殿么!”宁凡眼露寒芒,再未查出真相之前,他不会做什么。

    但若让他得知雨殿还有人参与此事,说不得,他要在中州掀起一片血海

    宁凡抚了抚脖颈之上的蓝玉,不知在想什么。

    嗤!

    遁光一路疾驰,半月之后,宁凡抵达连云国。

    此国已毗邻天云,驻守有不少雨殿修士,当宁凡跨越锁界之时,立刻有人认出宁凡身份,递上另一份雨皇密令。

    “本皇正在闭关,你且留在天云国,待本皇出关之后,会宣你一见。”

    宁凡看罢密令,密令无火自燃。

    他没有在连云国停留,立刻朝出云遁去。

    当抵达出云国土之时,锁界外早有一行雨殿修士在此迎接。

    在此等候者,并非赤天殿之人,而是幽天殿修士。

    赤天殿身为宁凡麾下分殿,竟不来迎接他这位殿主,是镇守赤天殿的七皇子的意思么,想给宁凡一个下马威?

    幽天殿正副殿主方生方死都来迎接宁凡了,这倒是大大出乎宁凡的意料。

    他与幽天殿并无交情,应该说还有一些过节,幽天殿却对他如此热情

    这究竟是楚长安的意思,还是六皇子云幽牧的意思?

    “竟然才十年便问虚了!”方生方死二人本对宁凡笑脸相迎,但一察觉宁凡流露的问虚气息,皆是面色一变,惊呼道。

    这一惊呼,立刻引发其他幽天殿修士的惊讶。

    十年之前,宋国之战,宁凡分明只是刚刚窥虚而已

    此人竟只花费十年便问虚成功,简直是妖孽之才!

    在幽天殿一行尊老之中,不少尊老望着宁凡的目光皆带有仰慕、崇敬、感激之色。

    这些尊老自然是宁凡当日从血龙池中救出的那批人了,有些许交情的俞白也在其中,感受着宁凡沉敛浩瀚的气息,露出自愧弗如之色。

    “当年援救我等的明尊者,如今已是赤天殿主,着实让人佩服啊!”

    “问虚才多年不见,他竟然已是问虚修士我等修炼资质也算不弱,但和他相比,真是要无地自容了”

    一名扎着马尾、身披银甲的少女,眉清目秀,怔怔望着宁凡,带着些许惊喜与不可思议,向宁凡招手道。

    “周明,不,宁凡,你也来中州了么!真是太好了!”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欠他的三个恩情,总算可以回报了!

    宁凡一怔,朝那少女望去。

    “俞虫儿?”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