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39章 海宁宁家

第539章 海宁宁家

    秋寒道侣带着一行散修离去了。

    宁凡将突破问虚之事细细告知诸女,并朝着无尽海洞虚岛发出一道传音飞剑后,身形一晃,离开了七梅城。

    他要立刻前往海宁宁家,避免与云若薇擦肩而过,在前往中州之前,有些问题,宁凡希望找到一个答案。

    他遁光极快,几个飞遁便横穿百万里,跨越过锁界大阵,出现在从前吴国的国土。

    越国海宁城,碧绿如翡翠的翠塘江边,宁凡降落在芦苇之畔。

    翠塘江上有几艘渔舟,远处的凝碧峰上则走下一些樵夫,皆是凡人,唱着吴谣。

    宁凡眼露怅然之色,他离开吴国已五十余年,乍听乡音,隐隐有些感怀。

    曾有一名凡人少年,背着竹篓,走过翠塘江畔,一次次进入凝碧峰采药。

    在凝碧峰中,那少年救下了宁家青小姐,得罪了宁家天公子

    在海宁城,那少年曾为宁大牛收养,与宁孤度过了平淡的十三年岁月

    吴国的血仇已报,海宁已成为回忆

    “这位小哥,可是刚来海宁的外乡人?可是迷路了?”一名老樵夫见宁凡眼露怔忡之色,热心问道。

    “多谢,我认得路。”

    他对樵夫抱拳一礼,转身朝海宁城走去。

    海宁城在吴国有着千年历史,老祖名为宁红红,收容了不少战乱孤儿,建立了宁家。

    宁家口碑还算不错,一般的修真家族很少与凡人接触,宁家遵循祖训,每年都会收养一些凡人孤儿,当年的宁凡便是被人捡来的。

    宁凡复仇,只杀宁天一人,余者并未追究。归根究底是因为心中对宁家有一分感激之情。

    也许宁家薄待过他,也许养父宁大牛对他和宁孤并不好,但养育之恩便是养育之恩,无法磨灭,不可遗忘。

    他散开神念,太虚级神念覆盖了四十万里的地界。

    海宁的一草一木都收入眼中,没有任何人察觉到被宁凡探查。

    在宁家族庙之内,宁家三祖正在恭敬接待一名女子,当宁凡看到此女之时,微微一笑。

    此女正是云若薇。还好,宁凡没有来迟,不会与她交错,想必与她相见之后可以得到一些心中答案。

    他没有立刻去寻云若薇,此刻的云若薇似乎在向宁凡三祖询问些重要之事,他很识趣,不去打搅。

    他行至海宁城外的松林,看着松林外一座荒废多年的茅屋,露出叹息之色。

    这茅屋正是宁凡与宁孤当年所居住之处。但经过五十余年的荒废,早已不复存

    他一步迈出,飘然出现于凝碧山之中,踏着厚厚的枯叶。走过熟悉而陌生的山路。

    他曾沿着这条路进入凝碧峰最深处,不惧山中之狼,采集过不少珍稀灵药

    深山之中,一头头狼精察觉到宁凡走过。一个个匍匐于地,恐惧之极地颤抖。

    就连那拥有融灵初期修为的狼王,都匍匐于宁凡身前。小狗一样腆着舌头,露出极其恭顺的模样,丝毫不敢忤逆宁凡。

    凡人或许不知宁凡修为,但这些狼精们却本能觉察出宁凡的恐怖。

    宁凡蹲下身,拍拍狼王的头颅,抚过狼王银色的脊背,微微一笑,

    “还记得我么?”

    “嗷呜——”回应宁凡的,只有狼王小狗般的叫声。

    “你不记得我,我却还记得你。当年那几个纨绔少年想要偷看青小姐沐浴,被我发现,追杀于我。我将他们引至深山,是你吃掉了他们,帮我挡下一劫我这里有一瓶三转丹药,你服下之后,可早日凝结妖丹,成为一只金丹境界的妖狼”

    宁凡取出一个丹瓶递给狼王,狼王露出人性化的激动之色,小狗般腻在宁凡膝上,欢快地低叫着。

    “嗷呜——”

    “不过你须答应我,不可咬杀入山采药的凡人若是修士倒无妨,毕竟若修士进入深山,想必已做好与你们拼斗的觉悟了,生死由天”

    “嗷呜——”狼王答应了宁凡的话,自此不再伤害一名凡人。

    “嗯,我走了。你这小家伙莫非是只母狼,这么缠人”宁凡拍拍狼王的头,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嗷呜——”狼王幽怨地叫了一声,它还真是一头母狼。

    宁凡来到凝碧峰太清池,当年青小姐便准备在这里沐浴,若非宁凡一声提醒,她怕已落入魔爪

    “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么,若当初我没有持报恩之心救她,也不会得罪宁天,不会踏入修魔路但我不悔,若当初我在这里怯了,畏惧那几名修士少年,置恩人的安全不顾,则我也就不是宁凡了我走过的路,便是我的道,绝不后悔”

    宁凡一面朝太清池走近,一面自语。

    他还未走近池畔,便听到水波荡漾的泠泠之声。

    继而便看到太清池畔坐着一个青裙女子,锦鞋罗袜都脱在一边,裙摆微微提起,将秀足浸在沁凉的池水中,轻轻搅动着池水。

    女子望着太清池,目光怔忡而思念,思念中有一丝感激,感激中又有一丝无奈。

    “当年若非有他,我便会在这太清池畔为恶贼所辱他有难之时,我却不知,无法援救,害他被贩给修匪,辗转至越国,踏入修魔路我欠他一个恩,却永无归还之日”

    此女正是宁家青小姐——宁青青。

    宁凡微微一怔,想不到会在此时此地与此女相遇,更听到此女表露心迹般的话语,不由一叹。

    “是谁!谁在偷看!”宁青青忽然听到有人叹气,警觉地一跃而起,赤着秀足、取出飞剑,目光警惕地环顾四周。

    “是我,宁凡。”

    宁凡走出稀疏的林叶,走近太清池。向宁青青一笑。

    一见来人竟是宁凡,宁青青惊得合不拢嘴,继而露出惶恐之色,连忙施礼,“宁家族人宁青青见过素衣侯”

    “青小姐定要与我这般生疏么?你不是想对我报恩么?你想如何报答我。”宁凡调笑道,目光故意扫向宁青青赤着的秀足。

    宁青青俏脸一红,自知失礼,立刻穿起罗袜锦鞋,心中有些不知所措难道她刚刚的自言自语,都被他听到了?

    她定了定心神。微微垂着头,向宁凡回话道,“青儿修为低微,自知没有资格向素衣侯报恩,不可能帮上素衣侯任何事情。刚才青儿只是在无人之地随口胡言罢了,所说之言当不得真,还望素衣侯莫要与青儿计较。”

    “计较倒不会,不过我倒真有一事需要你帮忙不知青小姐可否带我去宁大牛坟前看看?”宁凡收了笑容,表情略微有些感怀。

    养育之恩不可遗忘。无论当年如何,宁大牛终究对他有恩。

    宁家仆从死后虽有坟可埋,却无碑可立海宁城以北四十里处,那数以万计的荒坟之中。宁凡很难寻出宁大牛的坟。

    他虽问出这个问题,却不指望宁青青真的知晓。

    岂料宁青青只是一怔,立刻应下,“素衣侯有令。青儿岂敢不从,这便带侯爷去宁大牛坟前一看。”

    “哦?你竟知道一个凡人的孤坟在哪里?”宁凡微微有些诧异。

    “嗯恰好知道”宁青青俏脸微红,却幸而背对宁凡。没有被宁凡看到。

    “只是恰好么”宁凡又是感叹。

    宁青青身为修士,身为海宁宁家的天之骄女,无论如何不可能关心一个凡人仆从的讯息。

    宁凡不是傻子,这宁青青之所以会关注宁大牛,多半是因为他的缘故。

    此女口口称报恩,但恩中未必没有情愫

    二人化作遁光,很快来到一片荒坟野岭。

    无数土丘堆在地上,每一个土丘之内想必都埋有一名凡人的尸骨。

    宁青青很熟练的带宁凡绕过一个个坟堆,在无数坟堆其中一座驻足。

    那便是宁大牛的坟,虽然无碑,宁青青却记得很清楚。

    在这荒坟之畔,还有香烛果盘的残迹

    宁凡苦笑,宁大牛没有亲人,且又只是一介仆从,死后连碑都没有,怕不会有任何人拜祭他。

    会拜祭他的,恐怕只有宁青青一人

    “谢谢。”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些香烛灵果,置放在宁大牛的坟前。

    “谢我做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做过”宁青青眼神有些躲闪。

    “你救了我两次,我救了你一次,你不欠我什么,也无需向我报恩,应该说,我还欠你一个恩情。说吧,你有何愿望,我都可满足你。”

    “我救过你两次?”宁青青显然不记得这些往事。

    “嗯,所以你不欠我,我欠你,说吧,你可有什么愿望,只要不过分,我定会满足你。”

    “愿望么”宁青青轻轻咬唇,露出思考的表情,她还真没有什么愿望。

    她抬头望着宁凡,忽然俏脸一红,有了一个愿望,只是这个愿望太过奢侈

    “我没有愿望”她低下头,幽幽一叹。

    “是么,那你日后想好了再告诉我。宁家今日似乎很热闹,来了一名贵客是么?”

    “嗯,来了一名元婴前辈,据说是东南修盟的修士”宁青青回答道。

    “去会会这位元婴前辈吧,他们好像谈完事情了,我也有许多年未见她了你呢,是陪我一起去宁家族庙,还是继续在这里玩水?”宁凡调笑道。

    “我才没有玩水”

    “既然不玩水,便陪我一起去看看吧。”

    宁凡微微一笑,施展挪移遁光,卷着宁青青顷刻出现在宁家族庙之外。

    云若薇与宁家三祖已谈完事情,刚走出族庙,一脸失望的表情。

    忽然俏脸一惊,发现族庙外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白衣青年及青裙女子。

    “多年未见了,云小姐。”宁凡嘴角轻扬。

    “是、是你!”云若薇一看到宁凡,立刻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她已经知晓,当年那小小的融灵少年,已成为名震雨界的素衣侯!

    初遇之时,他刚刚融灵,她是兰若寺的元婴老妖,可轻易灭去这少年,却被少年以魅术调戏。

    再遇之时,他仍是融灵,却名动大晋,神通惊人

    如今时隔五十年再次相遇,他却已高不可攀,成为惊天动地的大人物

    一时间,云若薇竟不知说什么好了。

    “听说你在找一块蓝色的玉?那是什么玉?”宁凡忽而问道。

    当年他与雨殿三皇子云不舒相遇,那云不舒也曾询问过蓝玉

    如今云若薇竟也在找蓝玉蓝玉究竟是什么?

    “我不知道你说的蓝玉是什么”云若薇嘴上不说,心事却被宁凡以窃言术看遍。

    蓝玉蓝桥之玉一种古老的修界饰品,在古时,每一块蓝桥玉矿被采出,都可锻造成两块玉佩。

    玉分两块,有情道侣才会彼此佩戴,各持一块。

    一旦对蓝玉立下誓言,无论相隔多远,都可凭蓝玉感应到另一个持玉者的方位,最终寻找到对方。

    云若薇要找的,是曾经属于云天诀与宁倩的两块蓝玉云天诀的那一块蓝玉已毁,准确的说,云若薇想找的是宁倩的玉!

    宁倩是她姐姐,只要找到玉,便可知姐姐身在何处!云若薇知道,宁倩没有死,但却找不到她。

    这就是云若薇心中的回答

    “云天诀宁倩”宁凡一怔,若云天诀与宁倩曾各持一枚蓝玉,便是道侣了?

    若宁倩是自己的娘亲,那云天诀则是

    “需不需要我帮你一起找玉”宁凡皱眉道,他记得从冥罗梦境中看过,他本姓云

    从前的宁凡并不在乎身世,对他而言,姓宁姓云都一样。

    但这一刻,他想要寻找一个答案!

    在去中州之前,揭开这个迷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