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34章 散妖冥罗

第534章 散妖冥罗

    七转下品伤药被宁凡留给了魅晨。

    他返回七梅,带走明雀,一并前往鬼雀宗的冥雀之坟。

    当年小明雀私自离开冥坟,想必让冥罗树精十分着急。

    这些年没见到冥罗阿公,想必明雀也十分想念。

    二人来到鬼雀宗土元殿,根本没有如当年一样借助借助土元殿传送阵传送地底。

    宁凡直接搂住明雀的纤腰,施展土遁术潜入了十万丈之下的地底。

    十万丈土地的重量足以将金丹修士压死,但对宁凡而言自然不值一提的。

    二人现身于冥坟第一层,入目一片幽暗,天空阴雨绵绵,如当年一般雨意不散。

    冥坟第一层的雨,带着料峭春寒,是春雨。

    宁凡目露追忆之色,撑着血伞,陪明雀走在一幕幕春雨。

    明雀则满面担忧,一面啃着五转丹药,一面哀求地看着宁凡。

    “饼哥哥,当年我私自离开冥坟,不告而别,阿公一定很担心、很生气等下见了阿公,你帮我说说好话,千万别让阿公打我屁屁”

    “傻丫头,你阿公看似冷漠、严厉,对你却是极好。他见你平安归来,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会舍得打你他是你阿公,是你亲人”

    “真的嘛!阿公真的不会打我嘛!”明雀黑漆漆的眼中闪过一丝妖异的黑芒,立刻欢快起来。

    举手投足间,竟然散逸出一丝问虚气势

    在宁凡进入妖鬼林的半个月中,明雀竟已吃光了身上所有丹药,突破问虚境界

    当返回七梅城之时,见到突破问虚的小明雀,宁凡直接无语。

    自她突破窥虚才一年不到,竟然又突破问虚这修炼速度未免太惊人了!

    不过细细一想。小丫头迅速突破问虚倒也合情合理。

    明雀体内封印有虚毒,是宁凡四十年前亲自封印。那是太古冥雀尾翼之毒,罕有莫大数量的妖冥法力。

    虚毒蕴含的法力相当于一名炼虚修士的全部法力总和。

    在突破窥虚之前。明雀并未炼化那虚毒法力。

    但突破窥虚之后,明雀一面啃着五转丹药。一面炼化妖冥之力,法力在一年之内翻了一倍有余,从而一举突破了问虚境界

    小丹魔果然很逆天,不过虚毒已被她彻底炼化,再不会有如此恐怖的升级速度了。

    想要突破冲虚,只能啃六转丹药了

    “饼哥哥,我想阿公了。想雨宝宝,想狼宝宝,想药宝宝”明雀欢快的叽叽喳喳,宁凡只是微笑倾听。朝下层走去。

    冥坟第二层,夏雨。

    冥坟第三层,无雨。

    冥坟第四层,秋雨。

    冥坟第五层,冰雨。

    宁凡立在冥坟第五层良久。当年在此地给明雀炼丹的地火火坑仍在原地。

    他犹记得当年在此听到的那句感悟。

    何为雨?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当年嘲笑过宁凡的那些化神妖兽,一个个眼见宁凡出现,尽皆匍匐于地,不敢看宁凡一眼。

    在他们眼中。那撑着血伞的白衣青年太过危险,足以轻易屠灭第五层所有妖兽!

    这些凶兽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眼前的白衣煞星,是四十年前一位小小融灵。

    “饼哥哥,它们当年看不起你,要不要修理修理它们!”明雀露出可爱的小虎牙,摆正了金冠,挥了挥粉拳,一副想要与这些凶兽干架的模样。

    “往事已矣,去第六层吧”

    宁凡轻轻捉住明雀的粉嫩手掌,牵在手中,避免她乱跑乱惹事。

    撑着血伞,一路走过冰雨,那寒冰已不再刺骨,只能给宁凡微弱凉意,仅此而已。

    冥坟第六层剑雨!

    以心动杀,以杀化剑,以剑成雨,以雨杀人

    这雨是杀戮之雨,却已无法在凭杀意动摇宁凡半分心神。

    宁凡走在冥坟第六层,神念散开二十万里,眉宇渐渐一皱。

    古怪,很古怪

    冥坟第六层之内,竟没有当年那么多炼虚凶兽。

    当年此地的炼虚凶兽起码有一百余头,如今却只剩零星的五六头,似乎还重伤未愈,一见宁凡前来,立刻瑟瑟发抖。

    四面八方的山河,还有不少崩塌打斗的痕迹

    “咦,当年第六层应该有很多妖宝宝才对,怎么如今只剩这么几只了”就连明雀都看出了异样。

    宁凡皱着眉,散出神念,探查着此地残留的法力气息。

    毁灭此地山河的高手气息十分熟悉

    “原来如此,是他出手灭杀了此地大量炼虚凶兽么去第七层看看。”

    宁凡似有猜测,直接牵着明雀前往冥坟第七层。

    四十年前,冥坟第七层内共有六头碎虚一重、二重的妖兽,如今却半只也不剩

    第七层的雷雨依然声势狂暴,仍含着雀神子的感悟平地生雷,天要下雨,我要杀人!

    但百万里内的山河全部被轰平,地貌不复当年!

    宁凡神念散开,在第七层中发现了六道极浓的残留煞气,每一道都是碎虚陨落后所留。

    虽然猜测出了是谁灭杀这些凶兽,宁凡仍是深深震撼第七层的六头碎虚凶兽,竟全部死在那人手上!

    “咦?第七层的六头碎虚妖宝宝全部不见了”明雀诧异道。

    “它们全部死了,被人所斩杀。”宁凡淡淡道。

    “怎、怎么会!这里的六头妖宝宝全部是碎虚修为,谁这么厉害,竟然把它们全部斩杀了太可怕了!”明雀小嘴惊讶地无法合拢。

    “去第八层看看吧”

    冥坟第八层,逆天之雨!

    宁凡与明雀步入第八层,一看到满目疮痍的大地,一察觉此地残留的煞气,立刻叹息道。

    “不必看了。第八层的碎虚妖兽全部死了”

    当年第八层**有三名碎虚强者,两名第三重,一名第四重皆曾对宁凡发起攻击。

    如今第八层之内只剩三道碎虚亡者遗留下的煞气毫无疑问。包括当年那么蛇鳞老者在内,所有碎虚都死了

    “这么多碎虚妖宝宝都死了。阿公会不会也有危险!是谁,是谁进入冥坟,杀了这么多碎虚妖宝宝!我要去找阿公,我好担心,阿公千万不能死!”明雀几乎急哭了。

    宁凡哭笑不得地拍了拍明雀的臻首,安慰道,“傻丫头。你还没看出来么,从第六层一路杀戮到第八层的人,正是你冥罗阿公。除了他,雨界还有谁如此强势。将冥坟内九头碎虚妖兽全部灭杀”

    “诶,是这样嘛?那就是说阿公安然无恙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阿公出事了呢。”明雀可爱地拍拍胸脯,恢复笑嘻嘻的表情。

    宁凡微微感叹,就算是雨皇、云天诀之流的高手。也无法将冥坟九头碎虚灭杀干净吧。

    冥罗树精能以一人之力屠杀九头碎虚,其修为高到无法想象!

    那九头碎虚凶兽中,最高修士者乃是碎虚第四重,却全部死于冥罗之手。

    记得当年冥罗共有十万个化神期分身,十万分身妖力合一。凝成一具分身,那分身修为高达碎虚五重天!

    单单分身便有碎虚五重天的修为,冥罗树精的本体修为究竟有多高?

    当年宁凡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此却颇有兴趣知晓。

    他与明雀走到冥坟第九层的入口,在那里,正有一名矮小老者树桩般站着,阴沉着僵尸老脸,气冲冲地瞪着明雀,浑浊的老眼明明深藏一丝喜悦,却故意恶狠狠斥责道,

    “哼!臭丫头!现在才知道回家吗,你知道这四十年来老夫有多担心你吗!”

    这矮小老者正是冥罗树精的分身,流露着碎虚五重天的气势。

    他冷冷一呵斥,明雀立刻鼻头一酸,哇地坐在地上哭了,“阿公对不起,明雀知错了,明雀以后不敢了”

    明雀这一哭,矮小老者立刻露出心疼之色,走近跟前,自责不已,他竟然把天真可爱的小明雀骂哭了,失误,太失误了

    “阿公不好,阿公不该骂你,明雀不哭了。”矮小老者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哄明雀才好。

    “你给我吃许多许多药宝宝,我就不哭了”明雀委屈地抽噎几声,眼中却神藏一丝狡黠的色。

    这狡黠之色瞒得过关心则乱的冥罗,却瞒不过宁凡。

    宁凡哭笑不得,明雀这一次偷偷跑去无尽海,真是学坏了,竟然都会装哭了。

    为了让明雀不再哭泣,矮小老者自然是什么要求都答应,“好好好,你想吃多少灵药都给你,千万别哭了,我的小祖宗,别把身体哭坏了。”

    明雀可是一个问虚修士,会哭坏身体?冥罗真是太宠溺明雀了。

    宁凡摇摇头,一把提住小明雀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拽起,“不许哭了,若再哭,日后我再也不给你炼丹吃了。”

    “我我我,我不哭了,我立刻马上不哭了!”明雀小脸望宁凡袖子上一蹭,抹干了鼻涕泪珠,破涕为笑。

    冥罗一怔,他心智早已是人精,之前之事关心则乱,此刻立刻意识到自己被明雀的假哭骗了,着实有些哭笑不得。

    但看到明雀安然无恙,他比什么都开心,自然再也无法板着脸训斥明雀了。

    再细细一探明雀修为,冥罗立刻面色一变,“才过了四十年,你体内虚毒竟全部炼化了!且你的修为竟达到了问虚境界!这真是真是”

    就连冥罗这位超级高手都被明雀恐怖的修炼速度震撼到了。

    “我能快速提升修为、炼化虚毒,多亏了饼哥哥给我吃了许多好吃的丹饼饼”明雀拉着宁凡脏袖子,神情无比亲昵。

    冥罗又是一怔,这才细细打量起宁凡来。

    “是你!”

    宁凡无语,他要多没有存在感,才能让冥罗直接把他给无视掉了,竟然现在才看见他。

    “你竟然突破窥虚境界了!!!”冥罗又是一番震撼。

    明雀小丫头又是丹魔体质。又是太古冥雀王族血脉,修为提升快也能解释。

    但据冥罗当年所观察,宁凡绝对没有特殊体质在身。

    修炼的虽然是太古魔功。却只是阴阳变这双修魔功,并非最顶尖的神魔功法。

    才过去四十年。宁凡竟然也将修为提升到了炼虚境界,这可比明雀炼虚更让冥罗震惊了

    时隔四十年,冥罗第一次从修炼的角度正视宁凡。

    他细细端详宁凡,从宁凡身上感受到极其恐怖的煞气,立刻老眼一震。

    那煞气之恐怖,分明是斩杀碎虚五重天的强者才可遗留!

    除了碎虚煞气,宁凡身上的煞气之多。足以说明他在这四十年间趟过了多少血海

    “此子能在五百骨龄突破炼虚境界,绝非偶然!此子天资并非绝顶之辈,但这狠戾的心性,怕是树界的一些碎虚魔头也无法与之相比!”

    冥罗正了正神色。忽然朝宁凡抱拳道,“明雀这小丫头不懂事,乱跑跑出了冥坟,多谢小友将她安全带回!我冥罗又欠了你一个人情!你若有任何困难需要帮助,但说无妨。老夫定然全力相助!”

    宁凡微微一笑,事情比他想象地还要顺利。

    他尚未开口,冥罗已自觉承诺为他出手还人情。

    对冥罗抱拳还礼,宁凡没有先提帮助之事,而是询问道。“敢问前辈,第六、七、八层炼虚碎虚凶兽,可是前辈所斩杀。”

    “是!第八层的蛇极小儿等人,当年对明雀出手,老夫自然不可能放过他们,全部杀了。至于其他几层么,咳咳咳,算他们运气不好,明雀偷偷离开冥坟,老夫整日忧心忡忡,心情烦闷,偏偏它们还要鬼叫鬼叫的惹老夫生气”

    后面的话不必说了,很显然,冥罗因为明雀的出走心情大坏,把所有碎虚凶兽杀了泄愤了

    好一个暴虐的冥罗树精,也就对明雀一个人好,对其他人如此残暴

    好在宁凡与明雀交情深厚,与冥罗是友非敌,冥罗日后若心情不好,也不可能找宁凡泄愤。

    “晚辈还有一个问题,前辈的本尊修为究竟达到了什么境界!”宁凡又问道。

    “你想知道?”冥罗僵尸老脸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老眼之中颇有一丝自傲,说出的回答却让宁凡心头一震,

    “老夫的本尊树身,是散妖修为!”

    “散妖!”

    宁凡目光一震,眼前猥琐又矮小的老头,本尊竟然是一名散妖高手

    散妖,散仙,散魔这种人物已站在了碎虚境界的巅峰,在下三界中并无一人。

    九界按强弱分为上三界、中三界、下三界。

    上三界为魔界、妖界、天仙界,是九界中最强的三界,亦有散仙级老怪坐镇。

    中六界为地仙界、山界、火界,虽无散仙级碎虚坐镇,界内修士的实力却绝非雨界可比。

    下三界为树界、剑界、雨界,树界与剑界都强于雨界,雨界最弱

    冥罗树妖出身于树界,却修炼成了一个散妖,这确实有些惊人了。

    可惜冥罗无法离开冥坟,若能离开,只消得帮宁凡出手一次,掌毙涅皇绰绰有余啊。

    宁凡心中一叹,他此番前来冥坟,无法带走冥罗本尊,至多把冥罗碎虚五重天的分身带出冥坟。

    且就算带出,冥罗的分身必须扎根于越国,无法离开越国方圆五千万里的范围。

    冥罗分身的作用,最多就是看家护院,守护越国

    “晚辈有一个办法,可以将前辈的分身带出冥坟,不知前辈可愿让分身离开冥坟,见见外面的风景?”

    “哦?你有这种本事?”冥罗先是一怔,而后大有深意地扫了宁凡一眼,微笑道,“小子,你有事求老夫帮助吧?”

    “不错,晚辈确实有一个方法,能让前辈分身离开冥坟,但不可离开越国五千万里范围。晚辈也确实有事相求晚辈家人俱在越国,希望在晚辈不在之时,前辈可代为保护她们一下。有前辈在,怕就算雨界神皇亲自出手,也无法伤害我的至亲。”宁凡恳切道。

    “雨界神皇,他算什么东西,老夫本尊出手,三两下便能灭了他不过么嘿嘿,你这小子有些贪心了啊,老夫答应帮你一个忙,你竟然老夫这堂堂散妖帮你看家护院,这个忙老夫可不帮。”冥罗摆摆手,拒绝帮宁凡此事。

    “明雀也算我的家人之一,她同样会住在越国,同样可能遇到危险。”言下之意,你不给别人看家护院,总愿意给明雀看门吧?

    果然,一听明雀可能有危险,冥罗眼神犹豫了,沉吟片刻后,没好气地瞪着宁凡道,“好!看在明雀的面子上,我帮你保护什么劳什子的越国不过老夫还是想问问,你真有办法让老夫分身离开冥坟,去外面透透气?”

    “当然!”

    “好!若你真能做到此事,老夫帮你看护越国,权且当做出去散散心,又有何不可!”冥罗哈哈大笑,他有多少年没离开过冥坟了?

    “对了,晚辈有一个问题想询问前辈前辈所斩杀的那些碎虚,尸身血肉可还留着?”宁凡忽而问道。

    “留着呢,那可是九头碎虚凶兽,皮肉妖丹都是好东西嗯?你想要他们的兽尸?”

    “想!”宁凡没有作伪,直言道。

    “哦?老夫倒是很好奇,你要这些兽尸做何用?”

    “酿酒,炼丹!”宁凡眼前一亮。

    若将这九头碎虚凶兽的精血全部酿酒,将这些凶兽的血肉全部炼制修蛮丹,他的法力与神念必可暴涨!

    “炼丹老夫倒是听过,酿酒么呵呵,老夫还未听说过有人拿碎虚凶兽之血酿酒的。不好意思,老夫并没有说把这些兽尸给你,老夫也是妖,吞服他们的兽尸可提升修为”

    冥罗话未说完,明雀忽然不依不饶拉住冥罗的衣袖,双眼仿佛能射出天真的小星星,求恳道,

    “阿公,好阿公,饼哥哥对我可好了,你就把那些兽尸给他嘛,好不好嘛”

    “他用那些兽尸炼丹,我也可以吃,也可以提升法力,你说是不是?你若是不把那些兽尸给饼哥哥,便是不疼明雀了”

    在明雀的眼神攻势下,冥罗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好好好,那些兽尸全都给你饼哥哥,老夫一具也不要了,这总行了吧哎,女心向外,女大不中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