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32章 斩骨皇!

第532章 斩骨皇!

    执火巨人所召出的火炉,乃是天劫之火,威力非同小可。

    每一缕火焰之中都有远古符文存在,就算是骨皇也难以撕开丹炉逃生!

    生死之间,骨皇右目散出一抹血红的雷霆,这血红雷霆是名为极境的意境力量,是骨皇从天劫之中感悟而来,亦含有天劫威力!

    天劫之雷与天劫之火对轰在一起,丹炉应声而碎,剩余的极境红雷则瞬息间袭向执火巨人,将巨人击成重伤!

    轰!

    随着丹炉破碎,骨皇终于破开丹炉,逃出生天,但却受了极重之伤,修为再一次跌落,只剩冲虚境界的修为。

    他本打出原形,无法保持巨人之身,已重新化作灰衣少年的模样。

    而执火巨人被骨皇的极境所伤,傀儡之身几乎半毁,足可见骨皇一击有多么强劲!

    执火巨人是碎虚一重天的修为,且在碎虚一重天中罕有敌手。

    但骨皇曾经是碎虚五重天的强者,就算跌落至于巨人同级的修为,实力也略强巨人一线!

    被骨皇一击,巨人已无法再战,除非修复。

    但骨皇眼中仍带着不可磨灭的震撼表情!

    “本皇知道了,这碎虚傀儡是执掌天劫的执道者!你是个疯子,竟捉来执道者作为傀儡,你已彻底得罪下九界的第一环天道!”

    宁凡没有理会骨皇,只是望了一眼重创的执火巨人,微微叹息。

    骨皇不是平庸之辈,在全盛只是乃是碎虚五重天的强者,堪比涅皇。

    执火巨人能将骨皇打落境界,已然难得,此刻再无法使用,留待日后修复再使用吧。

    对付跌落冲虚境界的骨皇。何须执火巨人出手,宁凡便足矣!

    拂袖一招,巨人化作玩偶被收入储物袋。

    宁凡召出黑火八翼。一点眉心,取出斩离剑在手。

    遁光一闪。直冲骨皇而去,一剑朴实到了极点,“力!”

    那一剑剑光,带着推山填海的巨力劈向了骨皇天灵!

    骨皇抬起拳芒,朝剑芒一拳打出,同样带着破山碎岳的巨力。

    拳芒与剑芒彼此对轰,尽皆粉碎。

    但宁凡剑芒粉碎的一瞬间。其中忽然射出无数隐藏的黑色鱼线。

    这一幕,就好似当日方死所作所为一般,将鱼线藏在法术之中。

    那黑色鱼线带着让人心悸的气息,骨皇哪敢小觑。立刻飞退万里,却仍被鱼线刺破右臂。

    一瞬间,整个右臂生机流逝,死气横生,骤然化作飞灰碎散!

    啊!

    骨皇惨叫一声。右臂已失。

    他捂着断臂,惊悸地望向宁凡,万万料不到宁凡除了会燃虚之术,竟还会这腐朽一切的诡异鱼线之术。

    他身为碎虚皇者,何等心高气傲。却不得不承认,以他此刻的重伤状态,绝对非宁凡对手!

    若大意半分,他这堂堂碎虚五重天的强者,今日便要丧命于宁凡之手!

    “极境!”

    骨皇右目射出血红劫雷,化作百万血雷劈向宁凡。

    宁凡猛然向天一踏,脚下生出硕大的太素雷图,将骨皇七成劫雷收入雷图中,同时散开剑念,将余下三成极境劫雷灭消。

    若是全盛的骨皇施展极境劫雷,宁凡绝对挡不住。

    但冲虚境界的骨皇施展极境,却并不足畏惧。

    宁凡破去骨皇的极境攻击,却没有半点放松。

    因而在那极境攻击之后,同样藏了骨皇的杀手锏。

    极境之后,藏有一宝,向宁凡发动偷袭。

    那是一个缠绕着火焰与寒霜的金笔!

    那金笔凌空一笔,在长空中画下一个金色符文,同样缠绕着火焰与寒霜。

    宁凡不知那是什么笔,亦不知那是什么符文。

    那金色符文化作万丈巨大,朝宁凡当头镇下。

    单单这金色符文的气势,便让宁凡法力滞涩,喘不过气来,浑身好似钉在天上一般,动弹不得。

    宁凡勉强抬起斩离,催动力之极限,朝头顶金符一剑刺出。

    巨力对轰下,金符堪堪破碎,宁凡却被震得长剑脱手,一只手臂的臂骨都险些粉碎!

    只一道金符,竟然无限接近太虚一击的威力!

    “这金笔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听说过”玄阴界中,洛幽思索着,她时刻准备着在宁凡危难关头出手相助。

    “我不知这金笔是何物,却知那缠绕在金笔之上的火焰与寒冰是何物天霜地火中,排名第一的地煌火、补天心”宁凡露出凝重的目光。

    “此乃本皇于第八区域的入口处拾到的仙笔,每一笔都可生一道金色符文,符文威力叵测,凭你的修为,能挡住多少道符文呢?”

    骨皇向着金笔凌空一指,金笔向天连画两下,瞬间化出两个金色符文。

    两个金色符文已相当于普通太虚修士的一击!

    两个金符化作万丈巨大,骤然镇下,这一次宁凡若再硬解金符,必会浑身经骨粉碎!

    轰!

    金符当头镇下,一片片大地与天空粉碎,宁凡所站立处被轰成一片废墟!

    骨皇望着不复存在的宁凡,冷嘲一笑,“凭你这点微末道行,也配与本皇为敌,简直是自寻死路!”

    “是么。”

    无数墨影忽然在长空流散,重凝成一个黑衣黑发的青年,青年左面有妖异纹路,唇角却在溢血。

    千钧一发之极,宁凡召出元雷之甲,并显现化身。

    元雷之甲被金符轰成粉碎,而宁凡虽借助化身挡下两道符文之攻击,却仍受了不轻的伤。

    “哼,想不到你竟借助化身碎散,逃过了本皇的必杀一击。不过你虽未被两道金符轰杀,却难以抗衡三道金符的攻击!以本皇冲虚级法力,最多可凭金笔化出三道金符,三道金符的合击之力。便是普通太虚也难以抵挡!”

    “接下来,你必死!”

    骨皇哈哈大笑,向天一指。试图再次催动金笔画出三道金符。

    但下一刻,骨皇却面色铁青。骇然发现金笔失效了,无法催动!

    他猛然抬头,望向长空之上的金笔,却发现金笔之上原本缠绕的火焰与寒冰,其中的火焰凭空消失!

    因为这火焰消失,金笔竟失去威能,无法再次催动!

    而骨皇与这金笔性命相修。金笔火焰被夺,他再次伤势加重,跌落冲虚,只剩问虚修为

    “你在找这团地煌火么”黑衣宁凡面无表情。抬起手掌,正擒着一团炽烈燃烧的金色火焰。

    在刚才碎散化身的一刻,宁凡已暗中施展采火之术,夺走了金笔之中的地煌火!

    金笔威能已失,休想画作三道金符!

    宁凡淡漠地看着骨皇。冷漠无情。

    他与骨皇数度结怨,但如今,一切都将了解。

    “仅有问虚修为的你,在本尊眼中,什么也不是。你可以死了”

    一步。宁凡消失无影,而骨皇寒毛竖起,危机之感丛生!

    会死!他会死!

    他想要收回金笔逃遁,却发现身体忽然出现无数诡异的血线,将他定在长空之上,不可动弹!

    其身后骤然浮现宁凡冷漠的身影,手中擒着一团团黑色鱼线,向其背心一掷。

    纵然骨皇肉身再强,堪比涅槃一重天的炼体修士,却仍被这鱼线轻易刺穿身体,整个身体都在死气缠绕下迅速腐朽。

    骨皇眼中闪过怨恨之色,他知道,今日自己无论如何无法逃离了,唯有一死。

    他曾死于剑祖之手,在这妖鬼林中以鬼物之身复苏。

    他苦修多年,重新修至碎虚之身,却还未问鼎大道,便死在宁凡手中。

    他,不甘!

    他更加后悔,自己当年为何要招惹这名少年,与他结仇。只是如今,后悔已晚。

    “本皇是骨皇!本皇就算要死,也绝不死在你这小辈手中!能杀我的,只有我自己!”

    他怒目圆睁,引动元神,竟是要自爆!

    他要自爆,要以自尽为代价,炸死宁凡!

    碎虚强者的自爆,就算躲在洞天空间之内,也难以避开!

    骨皇露出疯狂的笑意,他要与宁凡同归于尽。

    “死吧!”

    轰地一声巨响,骨皇元神自爆,一名归西,但自爆之力却化作可怕的波动,将整个第七区域夷平

    许久之后,第七区域的废墟之上,宁凡摇身一晃,现身而出。

    很可惜,骨皇炸不死他。在骨皇自爆的一瞬,宁凡直接遁入玄阴界避过了自爆之威。

    宁凡伫立在废墟之上,目光扫过无边无际的废墟,扫过一具具碎烂到无法辨认的尸体,扫过一地尸灰,扫过一颗颗念珠,一件件残宝,扫过骨皇遗留下的那支金笔

    良久,宁凡沉默无言,闭上双眼,心中稍稍有些寂寥。

    他与骨皇数度结怨,抛开骨皇的为人不说,此人确实是一名极其难缠的对手。

    而他宁自尽也不死于宁凡之手,也算一个有骨气的人了。

    “可惜,你不该与我结仇。一旦与我结仇,则这场修真之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下一世,莫要惹我!”

    宁凡拂袖收手满地的战利品,静静离去。

    当他返回黄泉妖城的一瞬,整个黄泉妖城都被震撼地目瞪口呆。

    骨皇死了,死在了宁凡手中!

    第七区域之内,没有任何幸存者,单单看到那绵延百万里的废墟,便能让这些黄泉城鬼修胆战心惊。

    第七区域之内,究竟发生了怎么可怕的大战!

    “你你竟斩杀了骨皇?!”慕小凉捂着小嘴,呆呆怔在哪里,良久回不过神来。

    妖鬼林的君王,竟死在了宁凡手上这太不可思议了!

    慕小凉看了看床榻上昏睡的魅晨,魅晨虽在昏睡,眉宇却满是担忧,想必在担忧宁凡吧。

    不知若她醒来,知道宁凡屠尽了第七区域,灭杀了骨皇,会是何等惊讶的心情。

    “让她多睡会,我也要好好休息一下”宁凡露出疲惫的笑容,臂骨仍在隐隐作痛,体内仙脉还有冰肿未消。

    这一战,宁凡受伤绝对不轻

    这一次,不知又要养多久的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