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30章 时隔四十年的交锋!

第530章 时隔四十年的交锋!

    魅晨的伤很重,重到境界都跌落

    黄泉妖城之上弥漫着稀薄的鬼雾,空气沉闷,从城外战场传来淡淡血腥气味。

    魅晨身着一袭华丽的黑色貂裘,容貌如当年一般美艳,只是脸色却因重伤而异常苍白。

    宁凡一叹,不顾魅晨反抗,一把捉住魅晨的皓腕,握在掌心,探入药魂细细查探魅晨的伤势。

    “臭男人,四十多年不见,你依然这么无耻,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轻薄老娘!”魅晨嘴上骂骂咧咧,却并未挣脱宁凡的手。

    黄泉城修士全部傻眼了。

    在他们的记忆之中,魅晨可是最讨厌男人的,绝不容许任何男子接触她的身体。

    但如今,魅晨竟容许宁凡握住她的皓腕,这简直匪夷所思!

    慕小凉俏脸晕红,她脸皮依然很薄,看到男女牵手便会脸红。

    许久之后,宁凡收回药魂,却并未松开魅晨的皓腕,目光带着一丝呵责,关切问道,“说吧,你为何会受这么严重的伤势。若我所料不差,在我离去的四十余年间,你已恢复了碎虚三重天的修为但因为这一次所受的重伤,你境界猛跌,跌落至碎虚一重天,甚至只差一线便会跌落碎虚境界这伤很重,就算是我也不易帮你治好。”

    “切,老娘为何受伤,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也根本不稀罕你来给我治伤!”魅晨面色微有异样,随口顶了一句,不露痕迹地将手抽回。

    “魅晨姐姐之所以会受伤,是因为”慕小凉想要将原因告诉宁凡,却被魅晨狠狠瞪了一眼。

    “不许说给这臭男人听!否则我与你姐妹情分就此断绝!”

    “那那我不说”慕小凉生怕魅晨与她断绝情分,立刻捂着小嘴。不敢再多嘴。

    宁凡不是一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但他想为魅晨疗伤,自然需要了解魅晨受伤的原因。

    望着傻兮兮的慕小凉,宁凡露出了人畜无害的笑容,“小黑只是不让你说给我‘听’,却没说不让你说给我‘看’。你将小黑受伤缘由烙印在玉简中,我用眼去看,就不算听了。”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慕小凉轻轻拍了一下脑门,吐了吐舌头。后知后觉地取出一枚玉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烙印在玉简中。

    她果然还和当年一样,傻兮兮的。

    宁凡接过玉简,神念一扫,已知晓魅晨受伤的缘由。

    魅晨想要阻止。却已来不及,轻轻哼了一声。转身就朝城内遁去。

    宁凡收起玉简。望着魅晨离开的背影,眼中露出一丝复杂之色。

    魅晨的伤自然是被骨皇所创,但魅晨之所以受此重伤,原因却是为了宁凡

    当年宁凡斩灭骨皇的真魂,令骨皇修为跌落至碎虚三重天。

    魅晨自从解除了体内封印,也已恢复碎虚三重的修为。与重伤的骨皇倒算是势均力敌了。

    魅晨滞留在第六区域,骨皇君临第七区域,二者谁也奈何不了谁,倒也相安无事。

    岂料。骨皇痛恨宁凡入骨,耗费多年心血,再次凝出一道真魂,试图令真魂再次潜出妖鬼林,前往雨界,向宁凡复仇!

    魅晨得知这个消息,只身潜入第七区域,不顾一切与骨皇一战,强行灭了骨皇真魂!

    她之所以这么做,只是不希望骨皇伤害宁凡

    骨皇第二次真魂被灭,修为再一次猛跌,跌落至碎虚一重天,令骨皇勃然大怒

    魅晨则受伤更重,她修为跌落地更多,差一点就跌落碎虚境界

    这一战,魅晨与骨皇两败俱伤。

    在魅晨疗伤之时,骨皇派出鬼兵大军,意图将魅晨斩杀于黄泉妖城,以泄心头之恨!

    “小黑竟是为我而伤”宁凡的心无法不触动,为魅晨疗伤的心意也更加坚决。

    “宁、宁凡你可不可以将魅晨姐姐的伤治好求你了”慕小凉双手捧在胸口,眼神澄澈,满是恳求。

    宁凡失笑,拍拍慕小凉的臻首,他算是被这个纯洁眼神打败了。

    “放心,小黑可是我的妖宠,我怎么可能不管她的死活?走吧,带我去她的闺房,我去助她疗伤。”

    宁凡言罢,直接搂住慕小凉的柔软腰肢,踏着遁光朝妖城中遁去。

    幽海统领等黄泉城修士并未阻拦宁凡。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宁凡与魅晨关系暧昧。

    黄泉城是魅晨的地盘,宁凡自然可以随便出入,无人会管。

    只是不少鬼修都对宁凡投去钦佩的目光。

    “这位宁公子真是厉害,竟敢公然握住魅姬大人的手,且魅姬大人竟然还没有反抗!此人与魅姬大人究竟是何关系?难道两人是道侣不成!”

    “天呐!此人若是魅姬大人的道侣,则可算作我黄泉城第二位主人了吧!”

    “能赢得魅姬大人的青睐,这宁公子的魅力还真是不容小觑呢。”

    “宁公子喊魅姬大人小黑,魅姬大人竟然不跟他拼命魅姬大人和宁公子的感情还真好啊!”

    宁凡穿过一重重鬼雾,在黄泉城守卫最森严的一座寝宫之外收住遁光,降落于地。

    完全无视一道道阵光,宁凡指间缠绕紫金风烟,朝阵光一点,阵光立刻分开两边,露出一个通道。

    宁凡放下慕小凉,二人并肩走入寝宫之中。

    寝宫之内,魅晨也才刚刚返回而已,一番走动之后,脸色更加苍白,牵动伤势,几乎无法维持人形,快要化作黄泉貂的妖相了。

    她刚坐回床沿,还未坐定,宁凡已进入寝宫。令她稍稍有些不悦。

    “臭男人,谁允许你进入我寝宫了咳咳咳”她胸口一痛,咳嗽数声,唇角渗出红艳的血丝。

    “你是我的妖宠,你的寝宫自然就是我的寝宫,我想进便进,难道还需要谁的允许?”宁凡嘴上调笑,眼神中却有一丝怜惜。

    “呸!谁是你的妖宠!再敢胡说,我就把你咳咳咳”

    魅晨又顶了句嘴,牵动伤势。再次咳血。

    在她说话之时,宁凡已与慕小凉走至床榻前。

    “宁凡,你快救救魅晨姐姐!”慕小凉急切道。

    “放心!”

    宁凡不顾魅晨吃人般的眼神,微微一笑,忽然出手。朝魅晨点下一指采阴指。

    当年宁凡尚是融灵修为,凭采阴指无法彻底降服魅晨。

    如今宁凡已是炼虚修士。魅晨又是重伤。这一指点下,魅晨根本无法反抗,直接浑身酥麻,向身后的床榻软倒,倒在床上。

    “不要脸,竟然趁老娘重伤对老娘用魅术。你是老娘这辈子所见过最无耻的臭男人!你想对我做什么!住手!不准脱我衣服!不要乱摸!不许摸这里!”

    魅晨红着脸嗔骂道,她眼睁睁看着宁凡解下她的衣物,却浑身麻软,无力反抗。

    宁凡将魅晨衣衫解下。片缕不留,将其横抱而起,平平放在榻上。

    魅晨的娇躯光洁犹如瓷雕一般,看不到半点伤口。

    但宁凡却知,魅晨所受的并非外伤,而是妖魂之伤。

    其丹田之中,妖魂被彻底击散,散逸在仙脉之内,无法重新凝聚。

    唯有将碎散的妖魂力量重新凝聚,才可以稳固住魅晨的伤势。

    而就算稳固住伤势,魅晨也已跌落境界,只剩碎虚一重天的修为

    她为了宁凡与骨皇拼命,这伤势太过严重,就算是黑星之术、六转丹药都未必能够治好

    想要彻底治好伤势、恢复修为,起码需要七转上品级别的疗伤丹药。

    宁凡身上并无这种等级的伤药,无法帮助魅晨伤势痊愈,顶多只能帮她压制伤势。

    手掌催动一缕缕黑色星光,在魅晨光洁柔嫩的娇躯上抚过。

    肌肤相触,宁凡默诵阴阳变,心如磐石毫不动摇,但魅晨却被宁凡摸得娇喘如兰。

    “臭男人,不许再摸了!真的,不能再摸了”

    “我,我忍不住了”

    “快住手”

    “嗯嗯”

    不知过了多久,渐渐的,采阴指力彻底淹没魅晨理智,她不再多言,只是媚眼如丝地发出一声声嘤咛之声。

    宁凡的手掌沿着她的仙脉路线抚过,将妖魂之力疏导回魅晨的丹田。

    当他手中无意触碰到魅晨股间柔嫩的一刻,魅晨再也无法忍耐,一股温热就此溢出

    她娇躯不住颤抖,好似触电,却在泄身之后清醒,羞愤欲死啊!

    第二次!她竟第二次被宁凡摸得泄身了!

    上一次她是小貂之身,被摸泄身也就罢了。这一次她可是人形身体啊!被宁凡看到如此香艳的一幕,魅晨恨不得找块豆腐撞死!

    “竟敢如此玩弄老娘,老娘跟你拼了!!!”

    魅晨扯过一旁的薄被遮住春光,抬手便朝宁凡一耳光扇去,羞恼不已。

    这一掌扇出,她才忽而发现,仙脉中游离的妖魂力量已被宁凡逼回丹田,重新凝出了妖魂。

    妖魂虽说还虚弱,但她伤势竟已稳固住了

    宁凡的推拿手法是很高明,但更高明的是那黑色星光的神通,正是那黑色星光,促使魅晨的妖魂在极短时间内重凝!

    宁凡自然不可能被魅晨扇中耳光,一把握住魅晨的皓腕,顺势一拉,将她从榻上拉起,拽入怀中,一巴掌拍在其翘臀之上。

    啪!

    清脆的响声,却令魅晨再次羞愤欲死。

    这一次她还没来得及反击,宁凡霸道的话语已传入耳中。

    “小黑,下次再让自己受如此重伤,我就要狠狠惩罚你了。记住,你是我的妖宠,可不能随便受伤!”

    宁凡喂魅晨吃下一颗六转伤药,并对魅晨点下采阴指。令魅晨渐渐困倦。

    将她重新放回床上,盖好薄被,继而对慕小凉淡淡叮嘱道。

    “微凉,你照顾小黑休息一下,我有些事情处理,先离开黄泉城了。”

    “哦”慕小凉点点头应道,并没问宁凡要去哪里。

    “你去哪里?你是不是要去找骨皇交战!不可以,就算骨皇如今重伤,你也绝不是他的对手!”魅晨想要询问,却浑身乏力。无法开口说话了。

    慕小凉不知道宁凡的意思,魅晨却岂能不知晓!

    魅晨知道,宁凡离开黄泉城,是要前往第七区域,与骨皇一战!

    魅晨看得出来。如今的宁凡修为仅仅是窥虚而已,而骨皇就算重伤。就算跌落境界。也还是一名碎虚一重天的修士!

    宁凡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骨皇的对手!

    他若去第七区域,只是送死而已!

    “你不要去不要去”魅晨想要阻止宁凡,却渐渐被采阴指力流转全身,意识渐渐昏沉,就此昏睡过去。

    宁凡没有回头,只是一步步走出了寝宫。走出了阵光,走出了黄泉妖城。

    他祭出黄金古剑,一跃而起,踏立于古剑剑尖之上。

    挥霍仙玉。古剑立刻化作一道纯金色的极光,朝第七区域方向疾驰而去!

    整个黄泉妖城的鬼修全部震住了,他们都看得出,宁凡是朝着第七区域方向直奔而去的!

    “宁公子想做什么,难道他要去第七区域迎战骨皇么?!”

    “宁公子实力很强,一人可灭百万鬼兵,但他绝非碎虚修士,这一点瞒不过老夫眼睛!他并非碎虚修士,怎可能是骨皇对手!他贸然前去第七区域,乃是送死的行为啊!”

    宁凡对众人的议论充耳不闻。

    如今的他,有足够实力斩杀重伤骨皇!

    他望着遥遥可见的大片黑雾,只要越过那些黑雾,便可进入第七区域!

    从第七区域中,宁凡感觉到无数强横的气息,有化神,有炼虚还有一道萎靡不振的碎虚气息,正是骨皇所有!

    “骨皇,与我一战!”

    宁凡人未进入第七区域,声音却在煞气魔威之下传得极远。

    第七区域,一座白骨鬼城之中,无数鬼兵在听到宁凡的声音之后纷纷侧目!

    “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前来第七区域挑衅骨皇!”

    鬼城中心,一座白骨巨殿之中,骨皇正在石关之内疗伤。

    一听到宁凡的声音,骨皇双目立刻血红,恨得咬牙切齿。

    “是他!本皇之前还在疑惑,派去第三区域的金丹分身为何会死,鬼冰双煞的命牌为何会碎,四具白骨傀儡为何会失去炼虚看来这一切,都是他在捣鬼!”

    “宁凡!你区区一个蝼蚁,竟敢来第七区域挑衅本皇,简直是找死!”

    轰!轰!轰!

    白骨鬼城之外,一重重阵光被人生生轰碎,一片片鬼兵被人灭杀成灰!

    骨皇化作一道惊虹,瞬息遁出大殿,踏天而立,望着那独自一人闯入第七区域的冷漠青年。

    “本皇不问你来意,只是想告诉你,今日你进了第七区域,便休想活着离去!五百万鬼兵何在,为本皇诛杀此孽!”

    骨皇一声令下,立刻便有近五百万白骨鬼兵潮水般涌向宁凡,每一人都至少是金丹修为!

    骨皇冷冷的望向宁凡,在他身前,还护卫着十二名炼虚,五千名化神!

    在骨皇看来,单凭人海战术就能灭了宁凡,他根本不必亲自出手诛杀宁凡。

    四十年前,宁凡只是一介融灵蝼蚁。

    四十年后,就算宁凡神通再大,也未被骨皇放入眼中!

    “他,抗衡不住本皇的五百万鬼兵!”

    骨皇笃定地冷笑,下一个瞬间,笑容生生僵在脸上,化作难以置信的表情。

    却见宁凡独对五百万鬼兵,毫无畏惧之色,只是淡淡抬起手中,一口咬断小指。

    小指顷刻自愈,断指却在一瞬间落地生根,化作六百万魔气腾腾的金丹魔兵,与骨皇的鬼兵厮杀在一起!

    古魔道,碎骨成兵!

    此术是宁凡从墨重仙帝身上偷学而来,是最正宗的古魔神通!

    骨皇虽然也会此术,却绝对无法凭此术召唤出六百万魔兵!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就算是本皇也只能以碎骨为代价召唤十万金丹魔兵!此子竟能一口气召出六百万魔兵,这怎么可能!”

    “才过去四十年而已,此子的神通怎会强到这种地步!”

    骨皇目光深深震撼!

    四十年前,骨皇化作王遥,败在宁凡手上。

    四十年后,宁凡已有冲入第七区域的实力,向骨皇发起挑战!

    这是二人时隔四十年的交锋!

    六百万魔兵与五百万鬼兵血战与荒原之上,短短功夫,双方已各自死伤无数。

    荒原之上堆起一片片尸山血海,鲜血染红了第七区域数万里大地!

    渐渐的,骨皇的鬼兵大军,开始呈现败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