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29章 横扫!

    越国吞并了大晋在内的十一个修真国,正式升级为虚级修真国,成为雨界第十九个虚级修真国!

    七梅城也在一夜之间,飞速崛起,成为雨界巅峰势力之一!

    越国某个荒原之上,忽然砸落一个巨岛,岛上只有一个女修宗门,名为碧瑶宗,归附了七梅。

    七梅城继而又多出不少强者,一个个都是容颜俏丽的美女。

    苏颜、月凌空、明雀、许秋灵那些被宁凡带回的女子,皆在七梅城住下。

    越国七梅城的名头忽然疯狂传开。

    不仅有素衣侯坐镇,更有数名炼虚女修坐镇!

    “凡哥哥!你从哪里捉了这么多女人,又厉害,又漂亮数量还这么多不仅有传说中的化神修士,竟然还有传说中的炼虚修士”

    纸鹤有些吃味,她这点微末修为,在越国还能看看,在真正高手面前就十分微不足道了。

    “人多不好么?从今日起,我是七梅城主,你是副城主,而她们则都是七梅城的客卿与长老。有她们在,七梅城不会再有太大危险这里,是我们的家,必须好好保护起来。”宁凡拍拍纸鹤的小脑袋,失笑摇头。

    “人多很好么!”纸鹤撅起小嘴,没有哪个娘子会喜欢相公弄一大堆女人回家好不好!

    只是转念一想,宁凡带回的女子之中,竟然还有一个小丫鬟。名为慕小鬟。

    本来纸鹤还有些不开心,但一看到慕小鬟。竟发自内心的欢喜。

    慕小鬟与纸鹤性情相投,宁凡竟然给纸鹤找了个这么好的小伙伴,真是让纸鹤高兴坏了。

    她十分喜欢慕小鬟,就好像当年喜欢思无邪一样,不需要任何理由。

    她将小吃货慕小鬟当成了亲生妹妹一样,整日和慕小鬟形影不离。

    “看在你给我捡回来个妹妹的份上,我就饶你一次,下不为例!”

    纸鹤轻轻哼了一声。背过身却又抿嘴偷笑,她根本没有真正生气。

    “傻丫头,快睡吧”宁凡歉然一笑,哄睡了纸鹤,走出了院落,立在月明星稀的夜雪之中。

    他带着强横的修为归来,他令越国升级。令七梅城发展壮大。

    但这一切,仍还不够。

    “还不够。七梅城如今的势力,仍不够大七梅城内必须有碎虚坐镇才可!”

    “妖鬼林的小貂魅姬,若能带出,倒是可以令七梅拥有第一名碎虚坐镇。冥坟中的冥罗老树精,若可带出冥坟。便可令七梅城获得第二位碎虚坐镇”

    “如此说来,我必须返回妖鬼林与冥坟一趟,尝试能否将两名碎虚带出。若成功,这二人不但可助我守护七梅,日后更可成为与涅皇对决的助力!”

    “且妖鬼林中还有微凉的三魂之一。以及宁红红还有骨皇!”

    宁凡眼神一冷,他可没有忘记那位碎虚境界的白骨皇者。

    冥罗树精是冥坟之皇。不会有任何危险。

    妖鬼林中有骨皇在,却不知小貂、宁红红、慕小凉是否平安无恙。

    如今宁凡找回了慕微凉的尸身,妖鬼林中那缕残魂自然只能委屈一下,改名慕小凉了。

    “越国并国之事有苏颜、月凌空去办,我不必操心。明日天明,我便回鬼雀宗,先前往妖鬼林一次。”心神中,宁凡对洛幽说道。

    “放心,有姐姐帮你,区区骨皇何足挂齿!”洛幽咯咯一笑,忽然问道,“对了,那云幽牧送你这些东西,究竟有何目的?”

    “不知。”宁凡皱眉,取出云幽牧所赠的储物袋。

    其中别无他物,只有两个泛黄的陈旧玉简,各自记载着一道残缺的法术。

    “死术,太古鱼线之术!”

    “生术,造化渔网之术!”

    “生死二术同时施展,可修炼出一丝生死二气”

    宁凡收起玉简,立在风雪中,指影翻飞。

    指诀变幻中,时而抽出一条条漆黑鱼线,时而抽出白线,凝结成一张大网

    四周的梅树,时而生机枯萎,时而重新盛放寒梅,景象颇为诡异。

    在两术交替施展之中,一丝丝生死之气正在宁凡的丹田之中凝聚。

    生死二气形成地极其缓慢,但随着一缕生死二气的形成,宁凡隐隐发现一身气质有了些许升华蜕变。

    似乎多了一些空灵的感觉,少了一些杀气腾腾的味道。

    若持续修炼生死二术,想必修到最后,宁凡会彻底变成一个仙风道骨的前辈高人吧。

    “生死二气么”宁凡思索着。

    “咯咯,想不到云幽牧会送你这等秘术,竟可修炼出生死二气。这生死二气可是好东西呢,以你的资质,若苦修这生死二术十万年,修炼出足够多的生死二气,成仙的机会起码有三成!云幽牧送你的法术真的很不错喔”洛幽咯咯笑道。

    “十万年苦修,只提升三成的成仙几率么我哪有十万年去修炼这两式法术。”宁凡苦笑摇头,他完全弄不明白云幽牧为何送他这两个法术。

    助他成仙么,不太可能

    别有图谋么,也许吧

    还是说,云幽牧只是闲极无聊,随便送宁凡一些东西,调侃宁凡?

    给宁凡看到成仙的希望,再告诉宁凡,其实这需要花费十万年苦功才能提升三成成仙几率?

    云幽牧会有这么无聊么?

    宁凡伫立一夜,仍未猜出云幽牧的意思。

    待得天明之后,他将去向告知纸鹤等女子。旋即一步离开七梅城,降临于鬼雀宗之内。径自前往妖鬼林。

    无视妖鬼林外的阵法,宁凡周身缠绕紫金风烟,直接步入那阴森森的鬼林。

    风景犹似当年,但人已今非昔比。

    宁凡仍记得那句老话,越是邪异的山,越藏有不朽的隐秘。

    他从第一区域一路深入,脑海中翻飞着往昔的回忆。

    当年他入妖鬼林之时,尚只是一介融灵。

    如今再入此处。修为已今非昔比。

    当年他止步于第三区域,如今却连第七区域都可一探!

    无论是辟脉鬼物,还是融灵鬼物,一个个鬼物远远感知到宁凡散露的凶煞之气,便吓得瑟瑟发抖。

    宁凡直接穿过前两重区域,步入第三区域,根本未遇到任何阻拦。

    第三区域之中。他刚欲散出神念,寻找慕小凉、宁红红是否还在第三区域的红部之内。

    便在此时,远方隐隐传来厮杀与逃亡之声,大地陷入剧烈的颤动中。

    一个白骨巨人桀桀冷笑,踏平一座座山林,追逐着数十名金丹鬼物。

    “区区一个金丹鬼部。竟敢追随魅姬一同反抗本皇,真是找死!今日本皇来杀尔等,看谁能救你们!”这白骨巨人,正是骨皇的一具白骨分身,拥有金丹巅峰的修为。

    “救、救命啊!”

    那数十名金丹鬼物一面逃窜。一面呼救。

    白骨巨人每一次抬掌,便可凌空拍死一名金丹鬼物。哈哈大笑间,将一只只鬼物吞入腹中。

    巨人正放声大笑,鬼物们正拼命逃命,忽然间,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白衣青年。

    巨人一怔,竟未看清这青年如何出现,只觉得青年十分眼熟,一时又无法想起此人是谁。

    那些鬼物一看到青年出现,感知到青年非同一般的气势,立刻病急乱投医地呼救道,“这位朋友,快快救我们一把!我等是红部的鬼修,正被骨皇分身所追杀!”

    “红部那不是宁红红、慕小凉的鬼部么”宁凡略略思索,继而一步迈出,挡在白骨巨人身前,将这些鬼物护在身后。

    “骨皇,多年不见,你还没死啊。”宁凡淡漠道。

    “是你!”白骨巨人收起冷笑,骤然怒发冲冠。

    白骨巨人记起来了!眼前的白衣青年是他的仇人,当年灭他真魂分身、令他修为跌落的罪人!

    那一年,他化作王遥,潜出妖鬼林

    那一年,宁凡将王遥斩杀,重创了骨皇本体!

    “宁凡!当年你斩杀本皇真魂分身,害本皇境界跌落,至今未修回当年境界,今日本皇必杀你泄愤!”

    白骨巨人抬手一拳,朝宁凡打来,带着冲天的怒火。

    一拳之力,几乎堪比寻常元婴一击了,千里大地立刻剧烈颤抖起来。

    宁凡亦抬手一拳打出,没有巨人那么全力一击,只是随意一击而已。

    但只一击,数万里竹林直接被夷为平地,无数山河被轰平,整个第三区域陷入剧烈的地震之中!

    白骨巨人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望着宁凡恐怖之极的拳芒,震撼难明,直接灰飞烟灭!

    这具分身至死也不明白,四十年前的融灵少年,为何可以在四十年后拥有如此可怖的神通!

    “我已非当年的融灵修为,你再也无法凭一具分身追杀于我。”宁凡收拳而立,眼神淡漠。

    在他身后,所有的红部鬼物全都惊呆了!

    第三区域什么时候出了这种级别的强者,可一拳轰平数万里山河,可一拳击杀骨皇的金丹分身!

    难道眼前的白衣青年,竟是一名元婴鬼王?

    但就算元婴鬼王,貌似也没有宁凡这么恐怖的神通吧宁凡究竟是什么修为!

    “我找宁红红、慕微凉她们还在红部么?”宁凡不容拒绝地问道。

    众鬼物忌惮于宁凡的威势,立刻知无不言,将所知之事和盘托出。

    听了诸鬼物的答复,宁凡眼神渐渐露出凝重之色。

    “红红消失了?为什么会消失她的消失与红衣是否有什么联系”

    “慕小凉被魅姬带到了第六区域,如今在第六区域的黄泉妖城之内她是否平安无恙”

    宁凡自语。眼中却有一丝忧色,询问起第六区域的情形。

    “听说第六区域之内。骨皇派遣白骨大军,正围剿魅姬所在的黄泉城三月前,魅姬与骨皇一战受了重伤,至今重伤未愈,生死不知失去了魅姬坐镇,黄泉城朝不保夕,随时可能被攻破”一名金丹鬼物回答道。

    “魅姬受伤了?那慕小凉有没有出事!”

    宁凡目光一肃,没有任何停留。一拍储物袋,取出黄金古剑,踏于古剑之上。

    抛出无数仙玉,将古剑遁光催动至极致,御剑疾驰!

    魅姬身受重伤,黄泉城被围剿,那慕小凉自然会有危险

    她是微凉的三魂之一。宁凡无论如何不会让她受到伤害!

    踏立在剑尖之上,宁凡践踏纯金剑光,煞气惊天,以堪比碎虚的恐怖遁速直接冲入第四区域。

    一瞬间,第四区域所有元婴鬼王全部骇然颤抖,皆从宁凡身上感受到不可抗拒的惊天煞气。无一人敢阻拦宁凡的剑光!

    “此人是谁!他身上竟有如此恐怖的煞气!就算是骨皇也未必有如此可怖的煞气!”

    “天啊,他竟然进入第五区域了,他不怕死么!第五区域之内可是有化神鬼物存在啊!”

    “据说第五区域之内,所有化神鬼物全部成了骨皇的属下,会攻击一切进入之人。此人贸然进入第五区域。怕是会直接陨落吧”

    在宁凡剑光破入第五区域的一瞬间,数千名化神鬼物咆哮飞起。以杀机锁定宁凡,释放出一道道法术攻击。

    “奉骨皇之令,所有擅闯第五区域者,死!”

    “骨皇之令么”

    宁凡收住黄金剑光,闭上眼,再睁开时,双目闪烁着纯黑色的剑念剑芒。

    识海一动,一股浩瀚的剑念横扫二十万里,将所有化神鬼物的攻击击碎!

    所有化神鬼物都被笼罩在剑念之中,这剑念之内不但有陷仙剑意,更有一丝戮仙剑气!

    如今剑念之威全开,便是化神中期也难逃一死!

    一个个化神鬼物惨叫惊天,被剑念绞碎成碎肉,二十万里内立刻血流成河!

    那些未死在剑念之下的化神鬼物则乱作一团,四处逃窜,怕极了宁凡,根本不敢与宁凡一战!

    宁凡毫不留情地祭起血伞,脚踏黄金剑光,将一个个逃窜鬼物收入血伞之内。

    只一炷香之后,所有的鬼物不会化作烂肉,就是化作血伞之中的脓血,唯独遗留下一颗颗念珠。

    化神念珠!就算对炼虚境界的宁凡也能有些许提升神念的效果!

    宁凡共得到4120枚化神念珠,所有鬼物悉数死亡,第五区域死一样的安静。

    “接下来,赶往第六区域!”

    宁凡一踏黄金古剑,瞬息无影

    第六区域内,一座名为黄泉城的妖城之外,黑云压城,围满了身披骨甲的鬼兵,杀气冲天。

    妖城上空有凡虚上品的阵光防守,若非阵光未破,黄泉城早已被踏平。

    黄泉城内,魅姬的手下已死伤过半,元婴之上的鬼修只剩不足三千人,金丹鬼修则只剩数万,大多都已负伤。

    守城的是一名窥虚老者,是魅姬的属下统领,名为幽海。

    本来还有另外两名问虚老者守城,但皆已重伤昏迷,根本无法再战。

    “魅晨,乖乖出来受死,本统领尚可留你一具全尸!”

    两个问虚境界的寒冰巨人,率领着百万金丹鬼物,在阵光外叫阵。

    在这两名问虚巨人前方,还有四个窥虚境界的白骨傀儡,一个个气息强横,却目光空洞,不间断地施展法术攻击着阵光。

    在四名白骨傀儡的攻击下,黄泉城已岌岌可危,阵光之上裂痕密布,随时都可能破碎

    “麻烦了城中仙玉已经不多,这阵光怕撑不了太久了。魅姬大人至今没有稳固住伤势,法力仍是涣散状态,无法御敌。若此时阵光破碎。黄泉城必灭,魅姬大人也会死于敌手慕统领。你说该怎么办好呢?要不要在城破之前,我等先一步带着魅姬大人杀出重围,放弃黄泉城”

    名为幽海的窥虚老者向一旁一名白衣女鬼询问道。

    白衣女鬼生得眉清目秀,虽只是金丹修为,却是魅姬所器重的人,被魅姬当成姐妹对待,就算是幽海统领也不敢怠慢半分。

    “不可魅晨姐姐的伤势禁不起任何颠簸,若逃亡。势必会加重伤势。若继续死守在黄泉城,或许还会有压制伤势、恢复法力的一刻。再守守吧,若仙玉不够,便以宝库中的十万颗念珠填充大阵阵眼。虽说那些念珠是我与魅晨姐姐为‘他’搜集的东西,但他这么多年也没有回来,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多半用不上这些念珠了用这些念珠继续守城吧。”

    “哎。也只有这样了。”

    幽海统领叹息一声,他亲眼目睹那十万颗念珠如何寻来。

    每一颗念珠最低都是元婴念珠,其中不乏化神念珠、炼虚念珠。

    若人类修士服下这些念珠,想必神念可以提升到一个极其恐怖的境界吧

    四十多年来,魅晨带着慕小凉斩杀了无数鬼物,寻遍妖鬼林前六区域。才搜集了这十万颗念珠。

    如今为了守城,怕是要用尽这十万颗念珠了。魅晨与慕小凉四十年的辛苦,怕是要付之东流了

    “传本统领之令,速速取出宝库中十万念珠填充阵眼,不得有误!等等。那是什么!”

    幽海统领刚刚下令,忽然目光大变。

    却见黄泉妖城之外。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白衣青年,踏着一柄金光璀璨的黄金古剑,傲然立在阵光之外,完全无视城外百万鬼兵的凶威。

    即便隔着重重阵光,幽海统领仍从青年身上感受到一股无法抗衡的煞气魔威,目光深深一震。

    “此人是谁?!难道是骨皇的援军不成!若当真如此,我黄泉妖城今日危险了!”

    宁凡踏在古剑之上,耳边充斥着百万鬼兵的嘶吼之声,心却在看到慕小凉安然无恙的一些安静下来。

    “小黑似乎不在,伤还没好么?你气色似乎不怎么好,最近没有好好休息么?需要我帮忙,将这百万鬼兵灭尽么?”

    宁凡背对着慕小凉,关切询问道。

    他所说的小黑,自然是黄泉貂魅姬。普天之下敢称呼魅姬为小黑的,从来只有宁凡一人。

    他语气如此云淡风轻,仿佛灭尽百万鬼兵只是弹指间的事情。

    慕小凉小脸一红,她还如当年一样怕羞,只是看着宁凡的背影,便觉得心要跳出嗓子眼,便觉得俏脸滚烫,便觉得无法呼吸。

    他回来了,他竟然回来了

    慕小凉有一肚子的话想要说,却不知从何说起,忽然间就湿了眼眶。

    “不理我么,罢了,那我先灭了这些鬼物,再与你叙话吧。你叫什么名字?”宁凡淡淡回头,望向幽海统领。

    “老夫幽海,是魅姬大人的属下,阁下是”幽海统领看出宁凡与慕小凉的亲近关系,猜出宁凡是友非敌,不由大松了口气。

    “不必再拿念珠填充阵眼了,念珠可是好东西,不要浪费将这些仙玉拿去吧。”

    宁凡随手抛下一个储物袋,装满了仙玉。

    幽海神念一扫储物袋,立刻大惊失色,储物袋中竟然有数十亿仙玉!

    “阁下究竟是谁!为何要助我黄泉妖城!”幽海感激问道。

    嗤!

    回答幽海的,只有一道纯金色的剑光,直冲城外的百万魔兵而去!

    望着那忽然出现、赠送幽海仙玉的白衣青年,两具寒冰巨人皆是大怒。

    “你是何人!竟敢与我等为敌,援助黄泉妖城,难道不怕骨皇大人降罪吗!”

    嗤!

    回应两个巨人的,仍是遁剑破空之声!

    宁凡踏在剑尖之上,掌中擒着一团黑火,猛然祭上长空。

    一瞬间,黑火化作数百个巨大的火焰漩涡,每一个漩涡之内,皆飞出一条巨大的黑色火龙!

    此乃《黑魔决》中记载的龙漩之火之术,是宁凡融灵之时经常施展的神通。

    以如今修为施展此术,便是问虚修士也难挡火焰之威!

    数百头黑火巨龙从天而降,冲入百万鬼兵之中!

    成千上万的鬼兵被火龙烧成飞灰,两具寒冰巨人望着那可怕的黑火,立刻骇然变色。

    “此人不好对付!白骨傀儡何在,杀了此人!”

    四具白骨傀儡冷着面容,冲向宁凡。

    “四具窥虚傀儡么,倒是可以送给纸鹤防身命囚一指!”

    宁凡一指点下,四具白骨傀儡左面之上骤然浮现一个个黑色月牙印记。

    宁凡再一拂袖,催动回忆之力,四具傀儡全部被抹灭灵智,化作四个白骨玩偶,被宁凡收入储物袋中。

    一瞬间,整个黄泉妖城全部轰动了!

    宁凡实在是太强大了,只抬抬手便收走了四具窥虚傀儡,那可是窥虚傀儡啊!

    数百黑龙席卷大地,无数鬼兵纷纷陨落,两具寒冰巨人已骇得面无土色。

    “你究竟是谁!你真想与骨皇大人为敌么!”

    “为敌又如何!”

    宁凡一踏剑尖,周身化作一道金光冲向两个寒冰巨人。

    双拳抬起,猛然轰下,精气横扫八荒!

    一片片空间如玻璃般粉碎,两具寒冰巨人根本受不住宁凡一拳之力,皆化作无数冰屑粉碎,瞬间陨落!

    瞬杀!

    幽海统领震撼地合不拢嘴。

    那两具寒冰巨人可是问虚境界啊,可是骨皇座下的鬼冰双煞啊,之前可是连败黄泉妖城两名问虚,竟这么简单就被宁凡瞬杀了?!

    眼见宁凡收了古剑,撑着血伞穿行于百万鬼兵之中,每撑开一次血伞,便有无数鬼兵被摄走,化为脓血而亡。

    反抗的,逃亡的,求饶的所有鬼兵最终只有相同的下场,那便是死。

    只一炷香之后,宁凡踏着百万尸骨,收走了满地念珠,徐徐走向黄泉妖城。

    若用一个词形容这一战,那便是横扫,无人可阻挡宁凡脚步!

    黄泉妖城阵光消逝,但已不需要阵光防守,因为此战已经结束!

    “此人究竟是谁!他只一人,竟灭了骨皇百万鬼兵!”

    “慕统领,你认识这名强者么,他究竟是谁?”

    一个个守城鬼修望着慕小凉,期待一个回答。

    “他是一个臭男人!”忽然间,一个面色苍白的熟美女子出现在慕小凉身旁,帮她回答道。

    她是重伤未愈的魅姬,她的眼中闪烁着震撼之色。

    才过了四十年,当年融灵境界的少年竟修炼至如此境界!

    “我家小黑真是学不乖啊,伤还没好怎么就出来乱跑了要惩罚一下才能学乖么?”宁凡化作遁光登上城墙,向魅姬调笑道。

    “谁是你家小黑!”魅姬恨不得掐死宁凡,偏偏四肢乏力,只能幽怨地望着宁凡。

    “你还知道回来!!!你再回来晚些,就可以替我收尸了!!!”

    相当幽怨的语气啊

    宁凡玩味地看着魅姬,莫非魅姬很想念他么?

    神念一探,察觉到魅姬严重的伤势,宁凡面色一沉。

    “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