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28章 越国升级

第528章 越国升级

    “宁凡,那云幽牧给你看的画,是一副仿制之画,所仿原画名为太古渔蓑图,是远古四图之一,画中藏有大道,是无数真仙梦寐以求的东西。但远古四图早已失落,不知流传何处这云幽牧之所以派人试探你,恐怕是怀疑你知晓此图下落。”

    宁凡的心神之内,传来了洛幽的提醒。

    宁凡心中一诧,面色却不露一分,“太古渔蓑图?远古四图?”

    这是他第一次听说太古渔蓑图的名谓,虽不知此物是何物,但此物既然能引起无数真仙渴求,想必是一件至宝了。

    云幽牧若怀疑宁凡知晓此图下落,派人试探宁凡也就解释得通了。

    只是云幽牧为何会觉得宁凡有可能知晓此图下落呢?

    想不通,但宁凡自问与此图绝对毫无关系,云幽牧就算真打此图主意,也犯不着找上他宁凡的。

    望着宁凡始终沉静的表情,云幽牧内心暗暗思忖:难道此子当真不知太古渔蓑图的下落?

    云幽牧曾在某处古修士遗迹得到一幅太古渔蓑图的仿图,其中还附带了‘太古鱼线’、‘造化渔网’两式法术残本。

    凭这两式残术,云幽牧甚至摸到了生、死道线的感悟,并在体内修炼出一些生死二气,战力非同小可,便是碎虚二重天的修士也可一战。

    而若是云幽牧对生死二气的感悟再提升一些,日后便是堪破生死、飞升成仙也大有希望。

    故而云幽牧将注意打到了太古渔蓑图的原图之上。

    他遍寻古迹,终于在某处古修遗迹中查出一丝线索。

    据传闻,舍兰宗的始祖曾获得过太古渔蓑图,但最终遗失,再次下落不明。

    舍兰宗曾经是雨界宗门,却早已陨灭无数年,遗址就在焚仙谷。

    云幽牧数次进入焚仙谷,却未寻得太古渔蓑图的半点线索。

    当日百宗之战,宁凡在巨魔族施展出共死之术,此术在云幽牧的调查之中,正是舍兰宗当年名动一时的不传之术。

    云幽牧自然怀疑宁凡得了舍兰宗道统,怀疑他知晓太古渔蓑图的下落。

    但如今屡次试探之后,云幽牧不得不确信,宁凡完全没听说过太古渔蓑图。

    既然宁凡不知晓此图下落,云幽牧也没必要针对宁凡,与宁凡为敌的。

    “素衣侯似乎对本皇子颇有怨言啊,不过你大可放心,本皇子对你没有任何敌意的,只有善意而已。呵呵,本皇子与楚老共同执掌幽天殿,不止一次从楚老口中听说素衣侯的威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以素衣侯的资质,日后突破碎虚怕是大有希望的。”云幽牧眯着眼微笑。

    “是么”宁凡对云幽牧的话不置可否。

    云幽牧此人表面随和,内里却阴冷残忍,从他随手灭杀晋君、斩断方死一臂就可看出,此人是个无情冷血之辈。

    雨殿七位皇子,大皇子云天决坐镇钧天殿,人称白衣剑神,非雨皇亲生之子。

    二皇子云*,坐镇昊天殿,自封帝云皇子。

    三皇子云不舒,坐镇玄天殿,自封闲云皇子,是唯一一个与云天决有交情的皇子,同云天决一样,皆非雨皇亲子。

    四皇子曾坐镇阳天殿,但最终被云天决一剑诛杀,从此阳天无主。

    五皇子坐镇朱天殿,名为云中焱,自封焱云皇子。

    六皇子云幽牧,自封毒云皇子,与楚长安共同坐镇幽天殿。

    七皇子云惊虹,自封虹云皇子,坐镇的正是宁凡这个赤天殿。

    除了七位皇子坐镇的七大分殿,余下的成天、变天两大分殿则分别由云道枯等两名‘四大碎虚’坐镇。

    雨皇,七皇子,四大碎虚这便是雨之仙界的最强战力。

    宁凡心思飞转,云幽牧在几位皇子之中修为非最高,但单凭此人体内蕴有生死二气,便绝对是个危险人物。

    方死的黑色鱼线之术,绝对是云幽牧教的。方死都这么厉害了,云幽牧肯定更加可怕。

    “本皇子御下不严,属下竟以下犯上得罪素衣侯,本皇子愿给素衣侯一些补偿”云幽牧话语一顿,挥手取出一个精致的储物袋,递给宁凡,继而微笑道,

    “这些小玩意儿,就送给素衣侯吧,权且作为本皇子的些许补偿。告辞!”

    云幽牧眯着眼,拂袖一卷,一股浩大的法力卷起方生方死二人,一遁无影,已扬长而去。

    “呼,这可怕的家伙终于走了。”纸鹤拍了拍胸脯,十分担心云幽牧会伤害宁凡,见云幽牧离去,自然松了口气。

    整个临水城死一般的寂静,没人敢随便说话,只有吞咽口水的声音。

    越国七梅城的城主,竟然是名动雨界的素衣侯有宁凡在,日后谁还敢招惹越国?!

    连幽天殿副殿主都被宁凡击败了,连武宗宗主都被宁凡吓跑了,连雨殿六皇子都与宁凡笑颜相对

    这就是素衣侯的气场!

    晋君死了,大晋注定要倒霉了。天机老人更是跪在地上,老脸满是惊恐。

    他当年谋害过宁凡,还不知会有怎样下场

    吴国的席位上,海宁宁家的三位金丹老祖不可置信地望向宁凡方向,带着深深的惊恐。

    多年之前,宁家三祖曾齐齐做了相同的梦,梦中,一个名为宁凡的凡人少年曾一脚踏碎海宁地脉。

    当年怪梦之后,宁家三祖曾四下查探,却查不出梦中少年任何底细,渐渐地也就忘了那场怪梦。

    如今宁家三祖才知晓,原来当年那梦中少年,竟是名动雨界的素衣侯!

    “不可能啊!我宁家虽非什么积善之家,却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为何会招惹上这么可怕的大人物!”

    ‘天公子’宁天,是宁家资质最高之人,经过宁家悉心栽培,才过去四十余年,已是一名融灵中期的修士。

    他望着宁凡高不可攀的背影,感到一阵彻骨的寒冷。

    他认出了宁凡,认出此人是自己当年欺凌过的一个凡人正是他将宁凡卖到合欢宗!

    “我当年欺凌的那凡人少年,如今竟成了炼虚老怪!我死定了,我死定了!”

    ‘青小姐’宁青青叹息不止,她亦是宁家的天骄后辈,如今已是一名融灵后期的女修。

    她欠宁凡一个救命之恩。当年她在凝碧山池水中沐浴,险被一群恶徒玷污,若非宁凡喊了一声,提醒了她,她绝对难逃一劫。

    她获救了,宁凡却因此得罪恶徒,惹下劫数

    当年的她,并不知宁凡是他的恩人,亦不知宁凡被宁天卖至吴国。

    她偶然从宁天手下救下宁凡之时,甚至不知那凡人少年便是她的恩人。

    当她知晓一切真相之时,却再也寻不到宁凡,无法回报当年之恩。

    当她终于找到宁凡之时,宁凡却已脱离了凡人之身,并以她无法想象的姿态,高傲踏立于雨界的苍穹之巅,强大到令她唯有仰望

    “宁凡我此生再无报恩的机会了,对么”她苦笑,如今贵为素衣侯的宁凡,岂会需要一名融灵小辈回报恩情。

    当年她是天,他是地如今她是地,他是天

    宁凡降落回悬空玉台,目光四顾,扫过天机老人,扫过海宁宁家,忽然有些意兴阑珊。

    天机老人、宁天,这二人与他有仇,必定要死。

    但海宁宁家、吴国修士并没有罪过。

    当年的仇怨已淡了,他不愿在吴国多造杀孽。如今回首凡尘,吴国的山水曾有他的足迹,海宁宁家曾收养了孤儿之身的他,将他抚育成人

    他没有急着看云幽牧所赠的储物袋,而是徐徐走至天机老人身前,冷漠道,“你自尽吧。”

    “不、不要!老夫知错了,老夫当年一时糊涂,才会将前辈的信息卖给天道宗,老夫知错了!求前辈给我一个机会,饶我性命!老夫不想死,不想死啊!”

    “你不自尽,那我送你”

    宁凡表情冷漠,一指虚点在天机老人的额头,天机老人身躯一颤,表情永远定格,元婴粉碎,尸身软倒在地上。

    “我非善人,有仇必报,有恩必还,仅此而已。你当年犯下大错,害死无数越国修士,甚至险些害死纸鹤如今我杀你,这一段仇恨可尘归尘、土归土”

    宁凡看也不看天机老人的尸身,他的冷漠让无数修士浑身颤抖。

    他徐徐走向吴国的席位,走向海宁宁家,每一步都让吴国修士紧张万分,更让宁家三祖心惊胆寒。

    “素衣侯要灭我宁家么?!我们要死了么!!!”三祖连逃亡的勇气的没有。

    “宁凡!放过我!当年我是一时糊涂,才会害你,我是一时糊涂啊!”宁天忽然冲出宁家席位,向宁凡跪倒,不住叩拜求饶。

    无数宁家修士愣在那里。

    原来是宁天招惹了宁凡,原来是宁天为宁家惹下大祸!

    宁凡表情依然冷漠,徐徐吐出几个字,“宁天,当年你对我、对宁孤犯下大错,必须以命偿还,我不可能饶你。”

    “既然你不饶我,我便和你拼了!”宁天忽然眼露疯狂之色,从长袖中射出一柄中品飞剑,刺向宁凡丹田。

    宁凡看也不看那中品飞剑,当中品飞剑飞至宁凡身前三寸之时,直接被宁凡浩瀚的法力烧成飞灰。

    如今的宁凡就算站着不动,也绝非宁天可以伤害这就是二人悬殊的修为差距!

    “不可能!我不信!四十年前你只是区区凡人,为何可强到这一步,我不信!我宁天才是天之宠儿,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上天对你如此眷顾!啊!”

    宁凡没有给宁天继续嚷嚷的机会,食指一点,宁天已化作飞灰消散

    如此,吴国的仇怨便一一了结,尘归尘,土归土

    “你们便是宁家三祖?”宁凡语气极淡,朝海宁席位望去。

    “是,晚、晚辈等人便是宁家三、三祖。”宁家三祖惊骇欲死,立刻抱拳而拜,浑身颤抖,不知宁凡杀了宁天之后,会如何处置宁家。

    “宁大牛死了么”宁凡忽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呃,谁、谁是宁大牛?晚辈不认识”宁家三祖颤抖地更厉害了,没有给宁凡满意回答,不知道会不会惹恼宁凡。

    “他死了,你的养父已死了,是寿尽而亡。”忽然间,宁家席位上走出一个青衫女子,正是宁青青。

    “他也死了么”宁凡闭上眼,心中稍稍有些怅然。

    宁大牛是一个凡人,是海宁宁家收养的奴仆之一,是宁凡与宁孤的养父。

    宁大牛对宁凡不好,没少苛待,但却于宁凡有养育之恩

    他死了,宁凡或多或少有些怅然。

    他望着眼前的青衫女子,稍稍有些惊讶。

    宁大牛在海宁宁家只是一名卑微的凡人仆役,宁家修士应该不会关注一名凡人才对。

    他虽问了宁家三祖这个问题,却从未期许过任何答复。

    想不到,这名青衫女子竟能回答他的提问。

    “原来是你青小姐么”宁凡翻看着往昔的回忆,渐渐想起这青衫女子是谁。

    那一年,他还只是一个凡人少年,入凝碧峰采药。

    那一年,他看到一名青衫少女有难,出声帮助了一声,引开了一群恶徒。

    那一年,他因此得罪了宁家天公子,惹下杀身之祸,在危难之时,却又是那青衫少女所救。

    往昔恩怨一幕幕重现,他忽然有些疲惫。

    “你、你要灭了宁家么宁凡”宁青青咬着唇问道。

    “负我者只是宁天一人,与宁家无关。且我曾在妖鬼林答应过一位朋友,帮她照顾宁家,不会灭海宁这一点,你可放心。”

    宁凡转身离开海宁席位,重新回到悬空玉台。

    他目光淡漠,环顾四周,数十万修士全部垂下头,不敢与之对视。

    “晋君已死,大晋不会再并国,会并国的,将是我越国。本尊宣布,从今日起,在座的十一国国土,全部并入我越国之内!”

    “本尊是炼虚修为,有本尊在,越国随时可升级为虚级修真国,归附越国者,若不生叛心,本尊自不相负。若心生二意,莫怪本尊辣手无情!”

    宁凡没有与十一国商量的意思,他的话就是命令,相信没有任何修国敢违背他的命令。

    吞并诸国后,越国的版图将扩大百倍,而宁凡决意在越国之内扩充势力。

    他要建立一个大势力,一个足以庇护越国、抗衡雨殿的势力!

    他建立这个势力,不求征战十方,只求庇护那一个个女子的倩影。

    如此后顾无忧,他才可孤身踏入修真血海!

    他再也不会给任何人机会,聚集百宗势力,逼迫他的亲朋友人。

    “日后若有时间,我会回海宁宁家看看。那里的山水,我也有些怀念的。”宁凡对海宁席位淡淡一言,而后转身回到越国修士的席位。

    “回家吧。”他对纸鹤等女温柔一笑。

    “嗯。”

    十日后,雨界东南大陆之上,一个震撼人心的消息疯狂传开。

    越国吞并了大晋在内的十一个修真国,正式升级为虚级修真国,成为雨界第十九个虚级修真国!

    坐镇越国的是七梅城之主——‘素衣侯’宁凡!

    雨界东南大陆的格局,因越国强势崛起而瞬间变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