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26章 临水之战,方生方死

第526章 临水之战,方生方死

    雪尊者与云狂对视一眼,皆是叹息。

    晋君虽然是以秘法突破化神,但一身神通当真不容小觑。

    看来大晋并国之事,再无任何人可以阻止了

    又过去三日,临水城中几乎聚齐了十一国所有宗门,合计数百之多。

    临水城上空搭建着一个悬空玉台,玉台四面有四层高台席位,坐了数十万修士。

    此次被晋君勒令归附的十一国之中,有三个中级修真国,余下八个则是下级修真国。

    最下层席位之上,坐着越、宋、郑、魏等下级修真国的修士。

    第二层之上,坐着匈国、吴国、荒国这三个中级修真国的修士。

    第三层之上,坐着三团光影,各个透露着化神气息,正是晋君、雪尊者、云狂三人。

    第四层空着,一些消息灵通之辈都听说了,第四层是晋君为几名雨界大人物准备的

    晋君强势出手,勒令十一国各宗门臣服,大多数宗门都迫于晋国淫威,不敢不从。

    唯有越国的宗门公然不臣服者最多,明眼人都知道,今日并国大会之上,晋君怕是会首当其冲向越国发难的。

    “老夫得到消息,晋君要将越国几个不臣服宗门血洗于临水城哎,越国修士真是不识时务,竟敢跟化神修士作对,何苦来哉。”一名陈国的金丹修士叹息道,陈国位于越国之南,亦是一个下级修真国。

    “越国只是一个下级修真国,虽说国内有一名元婴修士及四转炼丹师坐镇,也无法抗衡化神之威。对我等下级修真国而言,化神修士乃是一国传说,杀元婴修士如按死飞虫轻松。越国怕是要灭了”一名肖国修士低声道。肖国是一个下级修真国。位于大晋之北。

    “越国修士不识时务也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当年火云宗景灼老祖突破元婴,回归越国,得到某个雨殿元婴神使的青睐。欲扶植景灼一统越国宗门,并令越国升级为中级修真国。但景灼直接拒绝了那名神使的好意。触怒那神使,令得越国至今无法升级为中级修真国”一名郑国修士谈起往事。

    “说到越你们看,越国的景灼老祖怎么没来,薛青大师也没有来咦,越国七梅城席位上的那人似乎有些眼熟老夫好像在哪里见过”一名参加过大晋剿妖的金丹修士狐疑地望向七梅席位,在那个地方,坐着一个白衣青年。撑着纸伞,身旁有几名美丽的女子环绕。

    金丹修士还未细细探究,天空之上忽然响起三道嘹亮的遁光呼啸声。

    嗤!嗤!嗤!

    在无数修士议论纷纷之时,三名老者忽而从遥远处腾空而来。降落在悬空玉台之上,向着数十万修士淡淡扫过目光,皆各有傲气,但望向第三层晋君方向之时,忽然抱拳而拜。神情恭敬之极。

    “匈国老祖许飞南、吴国老祖天机老人、荒国老祖王荒,参见晋君!我三人愿率匈、吴、荒三国宗门归附大晋!从今日起,我等便是晋君之属下,愿替晋君主持今日的并国大会!”

    晋君淡淡点了点头,并不惊讶三人的出现。并同意让三人主持今日并国大会。

    一瞬间,在座下级修真国的宗门纷纷大惊失色,只因认出了这三人身份!

    匈国老祖许飞南,那可是一个凶名在外的魔头。匈国本就是一个魔修之国,许飞南更是以残忍著称。他以元婴后期修为一统匈国,杀戮无数,人称‘乾坤屠’,乃是匈国百宗之主,他竟带领匈国归附了大晋!

    吴国老祖天机老人,擅长卜算之术,虽说只是元婴中期修为,却借助卜算之道结交过不少大修士的好友,此人在吴国之内几乎无人敢惹,他归附大晋,几乎代表整个吴国都要归附!

    荒国老祖王荒,亦是一名元婴后期的高手,一身炼体之术已修炼至银骨境巅峰,便是大修士都可一战!此人耗费数百年心血,方才一统荒国,如今竟舍国归附大晋,真是匪夷所思!

    毫无疑问,匈国、吴国、荒国三个中级修真国早已暗中归顺大晋,三名老祖之所以当众向晋君一拜称臣,只有一个理由,那便是向那些下级修真国施压!

    连他们这些中级修真国都归附了大晋,其他下级修真国谁敢不归附,便是不识时务!

    而不识时务的下场,便是死!

    许飞南、天机老人、王荒三人傲立悬空玉台,目光冷冷扫过数十万修士,强横的气势,令得一个个下级修真国修士噤若寒蝉。

    三人之中,许飞南负着一柄黑色大剑,嘿嘿冷笑,一步向前迈出,继而环伺群雄言道,

    “并国大会,现在开始!我主晋君,宏图盖世,四方诸国,莫敢不从,许某钦佩不已。今我主有意邀请各国宗门道友加入大晋,共谋修真大道,不知诸位意下如何,可愿归附大晋?”

    许飞南冷声一问,没有太多场面话,直接开门见山点明意思,令得不少宗门修士低头叹息。

    连三个中级修真国都归顺了,他们这些下级修真国的修士怎敢不归附?

    但让他们立刻应下归附之事,却又有些不情不愿一时间,不少宗门都还在犹豫不决,心存观望之心,想看看其他下级修真国如何决定,并没有立刻回答许飞南的提问。

    许飞南心中冷笑,明白这些下级修真国的宗门是想要观望了。

    他不再多言,没必要和这些人废话。这种情况下,只需要拿小部分人开刀,杀鸡儆猴,余者便会知道利害,不敢不从。

    许飞南眼中闪过凶光,目光朝越国宗门的席位扫去。

    大会之前,晋君已暗中授意,要拿越国立威。

    立威这种事情,需要杀戮不少人。当然不能脏了晋君的手,说不得还要他许飞南来杀人立威了!

    “听说越国有不少宗门,都对我主晋君心怀不满啊火云宗。鬼雀宗,七梅城。太虚派,紫光宗若许某没有记错,不愿臣服的宗门,应该是有这些了哼!一群不识时务的东西,说不得要给你们一些教训!”

    嗤!

    许飞南骤然掐动剑诀,双目红芒一闪,周身戾气惊天。好似一个不可一世的凶魔!

    他身后的黑色巨剑冲天飞起,化作成百上千的剑影,凶煞的剑芒席卷千里长空!

    继而向着越国席位一指,黑色剑光如雨斩下。每一道剑光都足以灭杀融灵!

    数万剑光齐齐斩下,隐隐更有一种乾坤气势含在剑光中,令剑威势不可挡,便是元婴巅峰的老怪也未必能挡住这一击!

    “乾坤一剑!”这正是许飞南立刻赫赫凶名的最强一剑,不知有多少名宿老怪曾死于此剑之下!

    许飞南这忽然间的出手。惊到了无数人,无人料到许飞南会忽然暴起杀人,简直无视雨界借法,当真是一个残暴凶魔!

    他这一出手,无差别攻击越国宗门。根本是准备将此次参会的数万越国修士全部屠灭,鸡犬不留!

    虽说不少人都听说晋君要敲打越国,却不知会用如此直接的杀戮手段。

    这就是不臣服晋君的下场!不臣服,则死!好一个霸道的晋君!

    一个个修士噤若寒蝉,闭上双眼,不敢看越国修士的死状,亦不敢再观望,只求立刻归附大晋,保住性命,避免重蹈越国的覆辙。

    第三层席位上,雪尊者淡漠地闭上双眼,“不必看了,这许飞南已出手,此次前来临水城的越国修士无人可活,这一场杀戮之后,再无人敢不归附大晋了”

    他话音刚落,忽然猛然睁开眼,不可置信地望向越国席位。

    云狂则豁然站起,同样满面震惊,但那惊讶之中还有微微一丝困惑,似认出了来人身份,又有些不确定。

    晋君眼露骇然之色,神情却渐渐阴鹜。

    至于那试图出手斩杀越国群修的许飞南,则直接愣在原地,根本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却见那重重剑雨之下,忽然从越国席位中走出一名白衣青年,撑着一柄血伞,静静立在越国群修之前。

    他站在那里,无人知他是谁,无人能从他身上看到半点法力气息。

    越国群修本畏惧漫天剑光,但当白衣青年开口传音一句话之后,一个个越国宗门纷纷震撼大喜,竟再无一人畏惧许飞南,亦无一人逃离剑光攻击!

    那白衣青年望着漫天剑光,眼中只有化不开的寒芒。

    他撑着血色纸伞,立在重重剑雨之中,忽然一抖血伞,一圈圈淡红光环散开,漫天剑光竟一瞬间全都消失无踪!

    无人知,光环散去了何处!

    “洞天之宝!”无数修士纷纷惊呼,将血伞当成了传说中的洞天法宝。

    “不可能!许某的乾坤一剑便是大修士也未必能够挡住,你这是什么法宝,竟可直接收走许某的所有剑光!你,是谁!越国之中绝无你这号人物,你是想为越国出头、与大晋为敌吗!”

    许飞南刚想说几句狠话,但一对上白衣青年冷如寒冰的眼神,却没有来感到一股心惊肉跳之感。

    他一生杀人无数,戾气惊人,面对同级元婴,往往散出戾气便可乱敌心神。

    但面对眼前的白衣青年,许飞南一身戾气竟有失控之征兆,这只有一个解释这白衣青年是比他更加凶残的魔头,杀戮过更多人,魔威比他更恐怖无数倍!

    “我偏偏想为越国出头,你待如何?”宁凡淡漠道,他就是那白衣青年。

    “你既然想替越国出头,许某便替晋君杀了你!”许飞南定了定心神,他绝不愿相信眼前的瘦弱青年会是一个比他更凶残的魔头。

    错觉!之前的戾气失控一定是错觉!

    至于宁凡收走他所有剑光的血伞,一定是某种洞天之宝,借助洞天之力收走了所有剑光!

    “此人绝非化神修士,甚至未必是元婴修士。雨界东南地区的元婴化神,许某大都听说过,其中绝无此人!”

    “此人之所以可收走我的剑光,靠的全是那血伞法宝。好一个洞天法宝!此宝固然神妙。但此人修为不高,却不足为惧。我若杀了此子,便可夺得血伞。亦是一桩美事!”

    许飞南一拍储物袋,再次取出十三柄明光耀眼的飞剑。每一柄都是婴级巅峰的品阶,且皆用荒兽之血开锋过,每一柄剑都散出凶戾的洪荒气息!

    “乾坤十三荒剑!”有人认出许飞南的法宝,大吃一惊,传闻许飞南曾凭这十三柄飞剑斩杀过数名大修士,实在不可小觑。

    齐齐祭起所有飞剑,许飞南接连施展出十三种不同的飞剑剑诀。令飞剑化出十三道剑影,每一道剑影之上都附有一头荒兽虚影。

    十三剑影朝宁凡激射而去,威力堪比大修士一击,错非化神修士。绝无人可挡住此术!

    许飞南已对宁凡杀机毕露,杀人夺宝之心昭然若揭!

    望着飞剑之上可怕的荒兽虚影,一个个下级修真国的修士惊惧不已。

    这就是许飞南的底牌神通么,一招法术足以灭杀成千上万的融灵,足以平定一国。错非化神修士,谁可与之争锋!

    “这白衣青年的血伞法宝不弱,但绝不可能是许飞南的对手,毕竟那许飞南可是名震一国的元婴老怪,更动用了乾坤十三荒剑”一些修士坚信宁凡必败。但话音刚落,下一瞬,全部变成哑巴。

    在重重飞剑剑影斩下的一瞬,宁凡又随意地一抖血伞,收走了十三道飞剑兽影,依然是冷漠的表情。

    “不可能!你竟连老夫的十三荒剑都收走了!”许飞南震惊之余,更有一股浓浓地惧怕,那血伞的威力似乎远在他想象之上!

    宁凡却看也不看许飞南,只收了血伞,朝许飞南一指,一圈圈淡红色的灵轮光环散开,朝许飞南摄去,直接将许飞南凭空收入血伞之中。

    步步走上玉台,面无表情地向地面一抖血伞,一滩脓血被抖落一地,场面可怖之极。

    一瞬间,整个临水城陷入死寂之中。

    那脓血之中的气息,分明是许飞南的许飞南被宁凡随手一伞化作脓血了,这怎么可能!

    “许,许,许许飞南竟然死了!竟被此人一击瞬杀!这怎么可能,他可是名为乾坤屠的大魔头啊!”

    “此人是谁,究竟是谁,能杀许飞南,能持有如此可怕的血伞,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不知是谁先叫了一声,下一刻,所有修士望向宁凡的眼神,都好似看到鬼魅一般,带着深深的恐惧,揣测着宁凡的身份!

    “大胆!竟敢当着三位化神的面,在临水城肆意杀人,你想与大晋为敌么,你相与雨殿为敌么!”

    天机老人、王荒二人鼓起气势,朝宁凡齐齐冷喝。

    宁凡淡淡回头,只朝两人望了一眼,眼中寒芒一闪,天机老人与王荒立刻如遭重击,齐齐吐血连退百步,几欲跌倒在地,竟完全无法抗衡宁凡一个眼神!

    那是何等冷漠的眼神,仿佛只要他愿,便可将临水城化作血海魔渊!

    “此人究竟是谁!”

    “是他!是当年那个虎狼之子!”晋君豁然站起,目光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真的是他!”云狂亦认出了宁凡,哈哈一笑,倒有些故人重逢的喜悦。

    “怎么是他!四十年前,他仅是一介融灵,如今的他是什么修为!元婴么,还是突破化神了?!”雪尊者无法探明宁凡的境界。

    吴国的末等席位上,有一个三流修真家族亦参与了这次并国大会,是海宁宁家。

    宁家席位上,一袭青衫的宁青青望着宁凡的背影,怔怔有些出神,眼中有喜悦,亦有自伤,自语道,“是他他就是当年出声救我的那名凡人少年宁凡”

    一个个越国宗门之所以不畏惧许飞南,正是因为宁凡的存在。

    他来了,就绝不会让大晋并国成功,无人可吞并越国!

    他来了,就算是晋君也无法与之抗衡!

    “本尊宁凡,忝为七梅城主,亦是越国修士。今日有我在。无人可吞越国!”

    宁凡声音不大,却有一股无法忽视的气势,震天动地!

    而他说出的话。更是让所有临水城修士一愣。

    宁凡?这个名字好耳熟,倒是和如此名震雨界的素衣侯一样

    不过众人坚信。此宁凡非彼宁凡,眼前的白衣青年自称是七梅少主,自称是越国修士,出身于区区下级修真国,怎会是那传说中问虚无敌的素衣侯?二者绝不可能是同一人!

    “本君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来临水城有何目的。你杀了本君属下许飞南,并妄图阻本君并国大事。单就这两点,本君今日必杀你!天机,王荒,开启‘灭宝之阵’。擒下此人,死活不论!”

    “是!”

    天机老人与王荒各自取出一块阵盘,催动大阵。

    整个临水城忽然升起一重重阵光,阵光方一升起,整个临水城中所有虚宝之下的法宝全部被阵光封印。再无法催动!

    “这是凡虚下品大阵,灭宝之阵!阵光内的一切法宝,只要低于凡虚级品阶,便无法使用!有此阵在,纵然此人持有洞天血伞。也无法再仗着血伞杀人,不足为惧!”

    王荒冷笑,周身散发重重银光,如一个炮弹一般挥拳冲向宁凡。

    在王荒看来,宁凡瞬杀许飞南,仗的全是血伞之威。

    而宁凡之前一个眼神震伤他与天机,靠的定然是什么阴邪法术吧。毕竟王荒绝不相信,世上竟有人可凭一个眼神伤到元婴修士。

    他坚信,一旦封印血伞,并提防宁凡的‘阴邪法术’,宁凡便再也不足畏惧的。

    只是王荒并不知,血伞品阶之高,根本不是这灭宝大阵可以封印的。

    他更加不知,对宁凡而言,他区区银骨巅峰的肉身什么也不算。

    王荒拳芒化作璀璨的银色,一拳可震退大修士,他对自己的肉身自信满满,坚信自己可一拳灭杀宁凡。

    宁凡看也不看王荒,抬掌随手一拍,一股无法想象的巨力袭来,将王荒生生拍成一滩烂肉

    死寂!整个临水城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这一次宁凡根本没有借助血伞法宝,仅仅随手一巴掌竟直接拍死了王荒!

    “此人的肉身究竟有多强,竟然可随手拍死王荒,难道此人是传说中的玉命境体修吗!”

    “玉命境!那可是堪比化神境界的存在啊!此子竟是与化神修士同级别的存在吗?!”

    一重重惊呼之声淹没了整个临水城。

    宁凡看也不看王荒的尸身,只是转过头望向天机老人,冷冷道,“天机,你可知我是谁?”

    “不、不知老夫不认识你!”天机老人被宁凡一个目光扫中,浑身发抖。

    “你可以卜算卜算我是谁,看看你与我,是不是有一段血海深仇!”宁凡冷冷道。

    “卜算?”

    天机老人闻言,颤抖着双手,掐指一算,卜算着宁凡的身份。

    只是方一卜算与宁凡有关的天机,天机立刻连喷鲜血,已然重伤,境界几乎都要跌落!

    一瞬间,天机老人骇然失色,就算是化神修士他也可卜算一丝天机,但竟然无法推演宁凡的天机,这只有一个解释宁凡的修为,甚至比化神更高!

    而从那惊鸿一瞥的天机之中,天机老人看到了宁凡经历的一幕幕血海杀戮。

    数百万、数千万的修士凶兽,化作白骨,丧命于宁凡的脚下!

    一个个金丹元婴,好似蝼蚁一般,被宁凡随手灭杀。

    一个个传说中的化神、炼虚,在宁凡手中一一丧命!

    宁凡竟然是如此级别的强者,而他的真实身份竟然是雨界魔威最盛的素衣侯!

    天下无敌,赤天殿主,素衣一出,天下缟素!

    天机老人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立着的白衣青年,便是可让无数炼虚闻风丧胆的素衣侯!

    这天机并无关键隐秘,是宁凡故意给天机老人看见的,否则天机老人绝对无法推演宁凡半分天机的。

    只看到了这一点天机,天机老人已几乎吓瘫在地上。

    从那天机之中,他更看到了他与宁凡的血海深仇!

    当年魔越之战。天道宗入侵越国,造成无数越国修士死伤,就连宁凡都险些丧命。

    天道宗入侵越国。是为了取宁凡性命,而宁凡的消息。是天机老人卖给天道宗的!

    “老夫当年一时糊涂,竟然得罪了得罪了”‘素衣侯’三个字,天机老人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

    就算他攀上大晋的大树,也绝对不是素衣侯的对手,与素衣侯结仇,唯有一死!

    嘭!

    天机老人忽然朝宁凡跪倒,面无土色。不住哀求。

    仓皇间,天机老人慌不择言,大说晋君坏话,只求讨好宁凡。

    这一幕。再次震撼了整个临水城的修士,就连晋君都开始面色铁青。

    天机老人刚刚究竟卜算到了什么东西,竟吓得直接跪倒

    “放肆!你对天机做了什么!他为何向你跪倒,为何胡言乱语!”

    晋君大怒,隔着无数距离。抬手掐诀,朝宁凡发动法术。

    一重重黑色海浪骤然浮现长空,赫然竟是晋君的成名之术。霸术,十令!

    当年此术曾让宁凡吃了莫大苦头,如今么

    “四十年过去了。你以为你还能镇压我么?碎!”

    宁凡抬手一指点下,一股无法想象的指力按在晋君胸口,令他立刻重伤濒死,一重重霸意海浪更是纷纷崩碎!

    晋君吐血而坠,重伤欲死,这一幕令无数临水城修士沉默!

    没有人会相信,只存在传说中的化神修士,竟被宁凡随手一指几乎灭杀!

    晋君好似死狗般匍匐在地上,仙脉尽碎,动弹不得。

    他不甘而惶恐地望着宁凡,骨子里都在颤抖。

    宁凡那一指太可怕了,纵然晋君再苦修千年万年,也绝对挡不下宁凡的随手一指!

    “你怎么会这么强!这不可能,我不信,我不信啊!!!天机,告诉我,他是谁,他究竟是谁!”

    “他是”天机老人还未开口,长空之外忽然响起一个老者的怒喝之声。

    “大胆!本侯在此,岂容你这等狂魔滥杀无辜,破坏大晋并国之事!”

    一个巨大的银舟忽然驾临临水城,船头之上,立着一个威风凛凛的老者,散逸着问虚级别的气势,其强大的气息令空间都开始颤抖。

    “天、天呐!这是什么级别的老怪,竟凭气息便令空间颤抖难道此人是传说中的炼虚老怪不成!”一些临水城修士惊呼道。

    “是武穆侯!是武宗宗主武穆侯!”雪尊者认出了武穆侯的身份。

    武穆侯享受着众人敬仰的目光,颇有几分自得。

    他对大晋并国并不关心,只是出来散心而已。

    他好歹来参加并国大会了,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晋君受伤的。

    虽说他根本看不起晋君,但面子功夫必须做好,名义之上,他参加了大会,有义务帮晋君维护大会治安。

    “小子,你是何人,竟敢在老夫面前伤人,不想活了?”武穆侯虚眯着眼,根本懒得看宁凡的容貌。

    在武穆侯看来,区区晋国并国大会,参会者大都是下级、中级修真国的蝼蚁,能有什么人值得他重视。

    “哦?武宗的武穆侯是么你确定你要对我出手么!”宁凡冷笑望着武穆侯,一股惊天动地的煞气染红了数十万里的长空!

    武穆侯本是漫不经心的心情,但被这煞气一惊,立刻清醒过来,细细打量起宁凡。

    这不打量还好,一打量,武穆侯几乎吓尿了,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

    他刚刚做了什么事情?他竟然对一个最不能得罪的魔头放狠话了!

    武穆侯险些没有跌下银舟,他狼狈的举动,令无数修士目瞪口呆,而他之后的话,更是让无数修士瞠目结舌。

    “道、道友说笑了,老夫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得罪道友啊。呵呵,刚才老夫开个玩笑而已,道友千万不要与老夫计较。大晋并国之事,老夫根本不想插手呃,那个老夫有事,先走一步”

    嗤!

    武穆侯一看情宁凡的容貌,竟然直接吓走了!

    “不可能!武穆侯乃是炼虚强者,为何会被此人吓走!我不信,这是假的,我不信!”晋君彻底吓趴了。

    此刻的他,根本不敢去想宁凡的身份。

    他无法想象,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凶名,竟然直接吓走武宗宗主!

    “一切都是真的他是素衣侯,他就是素衣侯!”天机老人绝望一笑。

    整个临水城死一样的寂静,就连越国群修都安静一片。

    七梅城主,竟然就是威震雨界的素衣侯?!这怎么可能?!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这不是真的,这都是假的!”晋君忽然状若疯癫,他无法相信,四十年前的融灵小辈,四十年后竟成了无可匹敌的素衣侯!

    对上宁凡冷漠的眼神,晋君心惊胆寒,他看出来了,宁凡今天必杀他,一定会杀他的!

    他派人伤了宁凡手下,他当年谋害过宁凡,他必死无疑!

    但他怎甘心俯首受死?

    晋君忽然抬起头,向天空之上大呼道。

    “殿主救我!副殿主救我!我对六皇子有用,有大用,你们不能让此人杀我!我知道,你们在这里,你们一定在这里!”

    “哎。”

    长空之上,忽然传来一道叹息。

    继而浮现出两个模样一般无二的老者,只是服饰一黑一白。

    两名老者冷冷望向宁凡,威胁道,

    “老夫二人在此,你不得伤晋君,此人对六皇子还有大用,若他死,你得罪不起六皇子!”

    幽天殿殿主,方生!

    幽天殿副殿主,方死!

    二人皆是冲虚修士,方一现身,一重重虚空之海骤然浮现!

    “若你执意要杀晋君,先过了老夫二人这关,否则老夫二人无法给六皇子一个交代!”

    (8000大更)

    ps:

    每次故意少几个字,让章节不足6000、7000、8000,是为了大家省点订阅钱。墨水不喜欢凑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