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23章 他,回来了!

第523章 他,回来了!

    巨魔族内,所有见过执火巨人的低阶修士,全部被宁凡抹灭了一日记忆。

    借助回忆之力,宁凡没有伤到这些修士的识海,只是令他们稍稍昏迷了一日。

    待第二日苏醒,已没有低阶修士记得宁凡突破窥虚、收服执火巨人的事情。

    洞虚老祖等人的记忆自然是没有抹消的。

    几人都是值得结交的人,值得信任,无需抹消记忆。

    宁凡与四尊商谈良久,为四尊留下突破窥虚的虚空感悟、心得体会,为四尊势力留下不少法宝丹药,作为百宗一战四尊势力死伤的补偿。

    随后亲自出手,为巨魔族解除了世代延续的奴纹,且没有种下属于自己的奴纹。

    宁凡的这些举措赢得了四尊的好感,与四尊交情更加深厚。

    之后他才遁入元瑶界,在暗金宝塔内闭关,稳固窥虚境界。

    待得境界彻底稳固,已是一月之后,外界的一个月,相当于暗金宝塔中的十年。

    没有立刻离开宝塔,宁凡从储物袋中翻出创界石、北极炎、巨猿之尸。

    北极炎是排名第五的地脉妖火,被宁凡吞噬炼化。

    巨猿好歹是碎虚凶兽,他的尸身之血恰好可以用于酿制血酒。

    至于创界石

    宁凡万万没想到,会在皇墓之中获得一枚创界石。

    这是一枚指甲壳大小的乌黑石头,质地坚硬。

    仅仅这么一小块创界石,便足够创立一个小千世界,其价值自然无法估量!

    宁凡解下手腕上的鼎炉环,他决心将创界石炼化入鼎炉环,将鼎炉环中的洞天空间升级为小千世界!

    升级之后,鼎炉环便可自成一界,就算是宁凡也可遁入鼎炉界中修炼,看望下那些鼎炉了。

    “属于我的鼎炉界”

    宁凡目光微微有些凝重,这是他第一次利用创界石炼制小千界宝。

    为避免炼制失败、伤及鼎炉,宁凡将所有鼎炉暂时放出,留在暗金宝塔中修炼。

    他独坐第七层,着手提升鼎炉环的品级,在第七层中一坐便是十年。

    对于外界而言,仅仅过去了第二个月而已。

    宁凡将众鼎炉重新收入鼎炉环,自己也遁入其中。

    鼎炉环中无数重红雾空间,被宁凡借助创界石的力量炼成一界。

    如今的鼎炉界只有一个界面,但这界面之大,几乎有半个雨界辽阔!

    界中有山有水,或是鼎炉环中本有的山川,或是宁凡从外界摄入的地脉。

    鼎炉界建起无数宫殿,有供众鼎炉修炼的,也有炼丹炼器的宫殿,还有关押犯人的忏罪宫。

    冰灵、月灵二女许久未见宁凡了,满怀思念。

    宁家女卫皆与宁凡有染,不少人都对宁凡报以思念。

    当然,也有不安分的人存在,如那个花魔身份的红发女魔,又如那被生擒的巨魔族碧瞳老祖。

    “你伤了我,宫主定然不会饶过你的!”名为四百三十一号的红发女魔叫嚣道。

    “周明!你若敢动妾身一根毫毛,巨鹿王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碧瞳老祖怒斥道。

    对这两个难以驯服的女人,宁凡根本没打算征服。

    他当着碧瞳老祖的面,将自己叫回本名宁凡、受封素衣侯的事讲出,震撼了无数少女。

    而之前还气焰嚣张的碧瞳老祖,一听说宁凡灭了巨鹿王,立刻就吓瘫了。

    “你、你想把我怎么样”碧瞳怕了。

    “不怎么样,采补你。”

    宁凡冷笑,对碧瞳没有半分留情之意,直接把她的修为采补至融灵期,并交给宁家女卫关押在忏罪宫。

    从此之后,宁凡所捉的鼎炉听话的编入女卫,不听话的便关押在忏罪宫!

    多年未见的风女和茶女,此刻再见宁凡,只觉得宁凡高不可攀,唯有仰视。

    当年她二人与宁凡结仇之时,宁凡尚只是一介融灵小辈。

    如今的宁凡,已是一名炼虚修士,威震雨界,身份之高根本不是她们可以想象,令她们稍微有些自卑了。

    冰灵、月灵二女倒没有那么多自卑之感。早在许多年前,她们便看出宁凡的不同凡响。

    她们一直坚信,宁凡注定翱翔九天,她们没有那么多想法,只愿一生一世给宁凡做婢女,这便足够。

    纳兰紫倚着一株碧桃树,垂着眼睑,向着宁凡方向露出自嘲之色。

    当年的她还是堂堂紫妃,高高在上,丝毫瞧不起宁凡。

    然而这才过去多少年,宁凡竟然突破了炼虚修为,成了纳兰紫必须仰视的存在。

    “当年的我不该与他结仇如今再想这些,却为时已晚”她有些苦涩地微笑。

    鬼目族魔妃顾十娘,捋了捋鬓丝,满怀感激地望着宁凡。

    “想不到他竟击杀了幽鬼侯,踏平了鬼目族鬼目族与我的恩怨,如此便算了结了爹,娘”

    她撮土为香,拜祭亲人,心中默默发誓,定要一生一世追随宁凡,永不生叛。

    宁凡给女卫们留下大量的丹药、功法典籍,并与一些女卫双修,帮助她们突破瓶颈。

    而后他才摇身一晃,离开鼎炉界。

    他返回外界,与洞虚老祖等人一一告辞,这一次,他真的要离开内海了。

    许秋灵、风雪言、月凌空、苏颜、焚翅这些女子要一起带走,再也不能留在无尽海这是非之地。

    这些女子被宁凡暂时收入鼎炉界中,帮忙建设这全新的小千世界。

    风雪言、苏颜、焚翅、顾十娘四大魔族的魔妃竟然全部归附了宁凡,有这四女在,诸位鼎炉日后修炼体术、铭刻魔纹就简单了。

    洛幽已苏醒,宁凡又擒得一具碎虚傀儡如今返回越国,必可建立一个拥有碎虚坐镇的大势力,庇护佳人不受任何伤害。

    宁凡独自一人,一袭白衣,撑着血伞,消失在巨魔族的风雪之中。

    这一次,他真的要离去了。风雪中,只有洞虚老祖等人悄悄为他送行。

    宁凡并不知道,在他离开巨魔族的一刻,一名红衣女子隐藏在风雪中,悄悄注视着他。

    “再会吧。”红衣冷漠的血眸,稍稍泛起一丝叹息之色。

    她与宁凡的利益关系,已经结束了冷漠如她,竟稍微有些不舍,真是奇怪

    一个月后,神空岛之上忽然出现一个白衣青年,取走了血酒葫芦,并将一头碎虚巨猿之血收入葫芦之中。

    又一个月,外海蓬莱仙岛出现了一名白衣青年,带走了一个名为雅兰的女子。令青年遗憾的是,北小蛮已返回北天仙界

    三日后,碧瑶仙岛发生了一件大事,惊动了不少高手。

    碧瑶宗副宗主殷素秋,在南天仙界紫府学宫的邀请下,正式飞升南天仙界!

    当紫府学宫的强者打开界路通道的一瞬间,不知有多少雨界修士对殷素秋羡慕不已。羡慕她有飞升四天的资格。

    在跨入界路通道的一刻,殷素秋忽然回眸一笑,轻轻言道,“请君珍重,妾待君来。”

    无人知她在对谁一笑,唯有殷素秋的好姐妹苏瑶知晓,殷素秋是在对一名白衣青年微笑。

    那名青年,是对殷素秋最重要的人,比性命和正道都珍重万倍

    在殷素秋飞升之后,白衣青年收走了整座碧瑶仙岛

    十日后,一名白衣青年驾临欢魔岛,给许如山留下大量法宝丹药,并将姑苏城内一个名为白素的凡人美妇带走

    许久之后,这名白衣青年再未出现在无尽海,他走了

    素衣侯凶名威震天下,但却无人知晓他去了哪里

    与无尽海接壤的瀛国伊豆城中,宁凡撑着血伞,悄然走过一幕幕喧嚣,走向心中的安宁。

    他步伐不快,但每一步都好似鬼魅一般,可跨越无数距离,仅仅几十步,便已跨越瀛国数百万里国界,离开瀛国。

    那些守护锁国大阵的瀛国修士,只见一名白衣青年身影一闪,便再未见过这名青年。

    那就连化神修士都不易穿越的锁国大阵,竟然被白衣青年直接跨过。

    “此人是谁!竟可横穿我瀛国的锁国大阵,莫非是传说中的炼虚老怪吗!”一个个守阵修士纷纷震撼不已。

    当年宁凡前往无尽海的路线,是一路北行,借助大晋的传送阵前往无尽海。

    如今宁凡遁速非比寻常,以他的遁速,一步便可跨越二十万里大地,两三步便可横跨一个下级修真国!

    他自无尽海返回,一路西行,毫不停歇地赶回。

    他横跨十几个修真国,就算穿越吴国之时,都没有停留半步。

    他牵挂故乡,牵挂纸鹤他漂泊太久,有些想家了。

    越国东域,锁国大阵之外,天色已晚。

    一队紫光宗的辟脉修士正看守着越国与吴国的阵光交界,却不敢有丝毫怠慢。

    这个地方,正是当年天道宗侵入越国的路线,自当年魔越之战后,紫光宗对此地的把守就严格了许多,就算是一些成名已久的老怪想要通行此处,都要严格检查,方才可以放行,以免再放入可怕魔头危害越国治安。

    这队紫光宗的辟脉修士正检索着一名名过路的吴越修士,忽然间,他们瞥见一名撑着血伞的白衣青年徐徐走来。

    那青年步伐看似不快,但只一步便化作无法想象的流光,一瞬消失无影,直接穿过了锁国大阵,进入了越国。

    一个个紫光修士、过路修士纷纷大惊,那样恐怖的遁光实在是他们生平仅见!

    “此人是谁!难道是来自吴国的绝世魔头吗!他进入我越国,难道是要大杀十方吗!”一名年轻的紫光弟子几乎被吓死。

    “愚蠢!你们竟连那位大人都不认识!是他,是他回来了!”十里之外的一座宝塔之中,一名紫光宗的融灵长老匆匆飞遁而出,面色带着似惊似喜的表情。

    “徐长老,那人是谁?”另一名年轻弟子询问道。

    “你们不认识那人也不奇怪,毕竟你们骨龄还不到二十岁,而那位大人离开越国,已经有数十年了他,回来了!有他在,大晋吞并我越国等十一国的计划,绝对无法实现!我们紫光宗的覆灭危机,也绝不会出现了!”徐长老兴奋地大笑。

    七梅城,风雪纷纷扬扬的洒落。

    纸鹤静静立在城外,守候着什么人归来。

    自从获得宁凡受封素衣侯的情报后,纸鹤时常站在七梅城外,等待宁凡归来。

    素衣侯的威名传遍雨界,但越国之中并没有多少人将素衣侯与七梅少主联系在一起。

    在寻常修士看来,七梅少主名为宁凡,素衣侯同样名为宁凡,但这两个宁凡,一定不是同一人。

    毕竟二者修为悬殊太大,多半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但纸鹤坚信,那名震天下的素衣侯,就是她守候已久的凡哥哥。

    “纸鹤城主,宁凡少主不会回来的,你不要等了。”一名婢子劝道。

    “是啊,鬼雀宗蓝宗主邀请城主十日后赶往宋国,参与宋国大会,参见大晋晋君城主还需保重身体,不要太过劳神。”另一名婢子劝道。

    “没关系的,我愿意等他,我愿意他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虽说我不知还要等他多久,但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纸鹤固执地微笑。

    天色渐暗,风雪依旧,良人仍未归来。

    纸鹤心中一叹,她露出微微失望之色,转身朝七梅城返回。

    便在这时,簌簌的雪花飘落声中,一缕缕风铃吹动的声音飘渺传来。

    那声音,似风铃,却非风铃,而是微风吹拂铃兰花蕊的清脆之声。

    一丝魂牵梦绕的气息,传入她的鼻息,令她脚步生生钉在原地,无法再挪动一步。

    她想回头看看,却不敢回头。

    她纯净的眼眸忽而湿润,她不确定,是不是他归来了

    “怎么哭了呢,谁给我家纸鹤大小姐委屈受了么你要的铃兰,我给你带回来了,不看看么?”

    宁凡微笑着,一手捧着一盆盛放的铃兰,一手撑着血伞,为纸鹤挡住头顶风雪。

    “凡哥哥是你么我不是在做梦么”纸鹤转过身,看着那笑如当年的男子,鼻头酸楚。

    是他,是他,他真的回来了

    这幸福来得如此突然,竟让她怀疑这是一场日思夜想的*梦。

    “你长高了”宁凡看着纸鹤流泪,心中好似被划了一刀,收起血伞与铃兰,紧紧搂住纸鹤,狠不能将眼前的女子融入血液中。

    四十年的重逢,当看到她还安好,世间可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

    四十年的重逢,当看到她流泪,他却怎么也无法镇静下来

    “我回来了,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宁凡温柔一笑,下一刻,眼神忽然闪过一道凌厉的寒芒。

    “我听说,大晋想要吞并越国!我还听说,晋君派人威胁过你了!”

    回家的路上,宁凡神念散开,听到了不少传闻,其中便有大晋意图吞并邻国十一国的传闻。

    晋君甚至派了不少晋国修士,威逼他国宗门臣服!

    传闻晋君突破了化神期,意图开疆扩土,吞并数国,令晋国从中级修真国升级为上级修真国。

    传闻晋君数次派人进入越国,威逼越国宗门臣服,七梅城、鬼雀宗不服,死伤了不少弟子

    以宁凡的性格,怎会容许他人伤害纸鹤!

    “凡哥哥,那个晋君不好惹他的背后有雨殿分殿支持。”纸鹤开始犯傻了,她忘了那些情报中,宁凡有多么强大。

    “晋君么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不好惹!”

    宁凡目光愈加寒冷,当年晋君可欺凌他,如今却未必有站在他身前的资格。

    有他在,谁人敢吞并越国!

    有他在,大晋算得了什么,雨殿分殿算得了什么!

    他,回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