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19章 脱衣服!

第519章 脱衣服!

    大雪飞扬,寒风凛冽。

    屋内燃着烛火,宁凡独坐榻上,默默运转着周天,炼化着返生丹的药力。

    那日,宁凡将所有往事告知诸女之后,便开始服食返生丹。

    此乃红衣所赠送的丹药,名列七转下品,不但疗伤效果显著,且药性温润,不会对修士身体造成负荷。

    在分魂进入皇墓的这数月间,宁凡伤势早已好了七八成。伴随着返生丹的炼化,一身伤势终于彻底痊愈,就连多年之前的暗伤都一一治愈。

    “不错的丹药。”

    宁凡轻轻呼出一口浊气,目露精芒,这一刻的他状态全盛,问虚无敌。

    伤势已然痊愈,是要准备离开无尽海了。

    但在离去之前,还有些事情要做。

    这一次巨魔大战,百宗修士死伤无数,就连丹岛、剑岛、洞虚岛、巨魔族四大势力都损失了不少低阶修士,元气大伤。

    丹岛等势力之所以会有弟子损伤,皆因参与救助风雪言。

    看在这份情面上,宁凡会在离去之前,给七尊势力留些好处作为补偿,至少要将巨魔族的奴纹解除掉。

    另一件事,便是这一次离去,不知何日才会返回无尽海了。

    宁凡自然需要取走血酒葫芦,他还有一个想法,便是将熟识的诸女一并带离无尽海。

    风雪言的劫难,对宁凡来说算是敲响了一个警钟。远水难解近火,若他将这些女子留在无尽海,下一次诸女再有危险,他身处八百修国,无法及时赶回救援

    还有一件事,红衣的忙他还没有帮完。

    说不得,宁凡要在离去之前,帮助红衣完成她的大事了。

    姑且不论红衣与宁红红是否有关系,就算只看在红衣屡次出手相助的份上,宁凡也会帮红衣一个忙。

    将一切恩怨了结,宁凡才可以了无牵挂地离开无尽海。

    “百宗之战后,我受伤昏迷,尚未清点此战有何收获。秋灵倒是贴心,将所有战利品装在储物袋中,替我保管着”

    宁凡取出一个香囊形状的储物袋,神念没入其中。

    这香囊中装得,正是许秋灵交给宁凡的战利品。

    百宗修士死伤无数,诸女代替宁凡清理战场,搜刮了不少好东西,通通给宁凡留着。

    许秋灵知晓宁凡看不上低阶法宝,故而这香囊之中并没有装几件法宝,倒是装了各宗功法、丹方、灵药、仙玉

    仙玉有七十多亿,五转丹药有近百瓶,六转丹药都有三瓶。

    宁凡目光落在六转丹瓶之上,稍稍意动。

    这三瓶丹药,第一瓶名为‘虚实丹’,是修界之中比较常见的六转下品丹药。一瓶20颗,一颗虚实丹可提升窥虚修士千甲法力。

    虚实丹的丹方也有,宁凡如今突破六转丹术,日后自然也可以自行炼制虚实丹的。

    第二瓶丹药名为‘妙音丹’,是妙音谷特有的六转下品丹药,每颗丹药同样可以提升窥虚修士千甲法力,一共10颗。

    第三瓶丹药名为‘修蛮丹’,出自蛮道宗,竟然是六转巅峰的品阶。一嗅丹瓶,宁凡立刻目光一震,只觉一股极强的蛮荒气息扑面而来!

    在嗅到这一股蛮荒气息之时,宁凡的神念修为竟直接精进了一分!

    宁凡盯着丹瓶中的修蛮丹,目露精光。

    丹瓶之中仅有一颗修蛮丹,然而若服下这颗丹药,神念修为却可得到恐怖的增长!

    宁凡微一沉吟,一口服下修蛮丹!

    闭上双眼,迅速炼化药力,伴随着修蛮丹的炼化,宁凡刚刚借助黄金古今突破问虚的神念修为,骤然暴涨起来!

    一日,二日第三日!

    宁凡炼化掉修蛮丹的药力,内视识海,目中震撼难明。

    仅一颗修蛮丹,竟然让他的神念修为暴涨,几乎快要突破冲虚级神念了!

    “想不到这蛮道宗如此弱小,宗门内却有这么逆天的丹药!若我有第二颗修蛮丹,神念必定可以一举突破冲虚境界!若有十颗修蛮丹,神念可入太虚境界!若有百颗修蛮丹,我即便未入碎虚,神念修为却可一举突破碎虚!”

    “我所修炼的念魄化身,化身强弱与神念息息相关。若我神念突破碎虚,则单凭化身便可一战碎虚一重天的修士!”

    “难怪南蛮侯临死之前抛出修蛮丹的诱惑,便可以引诱赤妖王拼死救他。这修蛮丹的药效实在是有些可怕了”

    宁凡徐徐平复神念气势,从香囊中取出一卷丹方,正是修蛮丹的丹方。

    丹方记载,每一颗修蛮丹的炼制不但需要大量稀有灵药,更需要滴入大量碎虚级凶兽的血肉和精血。

    看罢丹方,宁凡目露思索之色。

    难怪修蛮丹药效如此逆天,原来药材竟需要用到碎虚级凶兽的血肉。

    普通修士根本没有实力猎杀碎虚凶兽炼制修蛮丹。

    但对宁凡而言,似乎不需要担心碎虚凶兽的血肉来源啊,只需要将丹术提升到六转巅峰,便可以大量炼制修蛮丹了

    当年在星宫之中,宁凡曾经捡到一头界兽的尸身

    那界兽的等级已经堪比真仙,远超碎虚,它的血肉自然可以用于炼制修蛮丹,且比碎虚凶兽的血肉药效更强!

    那界兽尸身一直被宁凡收着,没有使用,万万想不到还能拿来炼丹。

    如此,倒也算物尽其用了。

    宁凡法力未入炼虚,暂时无法服食虚实丹和妙音丹,故而将两瓶丹药先收了起来。

    神念再次没入香囊,扫过其他战利品,宁凡忽而目光一亮。

    香囊之中,竟然还有一柄戮仙剑的仿制飞剑。

    虽说只是仿制,但其中可着实有一丝戮仙剑的剑气。

    宁凡二话不说,一点飞剑,令飞剑化作剑光,没入天灵识海。

    他要将戮仙剑的仿制飞剑缓慢炼化,将那一丝戮仙剑气融入识海之中,必可稍稍提升剑念威力。

    随后,宁凡又翻了翻香囊,取出一些有用之物,将余下的东西留下,待之后留给诸女平分吧。

    处理完战利品,宁凡才取出云道枯给他的那个雨露之线储物袋。

    很明显,这储物袋品质远高于宁凡的旧储物袋。宁凡准备将从前的旧储物袋换下,从此使用这个新储物袋。

    储物袋中装着一些雨皇的赏赐之物,同时还有那证明身份的赤天殿主令牌。

    但宁凡却看也不看袋中有何物品,只是看着储物袋本身,露出凝重的目光。

    良久,眼中寒芒一闪,一指催动紫金风烟,骤然点在储物袋之上。

    “追踪之阵么!”

    滋滋滋!

    储物袋之上,一道极其隐晦的阵法术式在滋滋的响声中风化消散。

    若宁凡没有看错,那阵法术式是一种追踪法术。

    雨皇在这储物袋上中下这个法术,自然是想随时掌握宁凡的动向了。

    或许雨皇只是单纯想知道宁凡的去向,或许动机不纯,想要在利用完宁凡之后出其不意派人追踪宁凡、将之暗杀

    不论雨皇是何居心,宁凡都不喜欢自己的行踪被人知晓。

    他已经借云道枯的嘴和雨皇摊牌了,雨界不负他,他必定不会负雨界。

    但若有朝一日,雨皇对他居心叵测则纵然是踏平雨殿,宁凡也会让雨皇付出代价!

    “不错的法术,那紫金风烟竟然连云宗玄的‘追雨之术’都能破去,真是让我惊讶。看起来,本皇求你帮忙的事,是必定可以办成功的。”

    忽然间,一道冷冷的女声从门外传来,并走入一个红衣女子,血眸微微闪过一丝讶异之色。

    宁凡微微一诧,未料到这个时候红衣回来,将雨露之线储物袋挂在腰间,并将旧储物袋及一床杂物收入新储物袋,起身相迎,微笑道。

    “多亏你的返生丹,我的伤势已经痊愈了。”

    “不必言谢,你对本皇还有用,本皇自然不会看你受伤的。”

    红衣摆摆手,血眸冷漠,不以为然,继而道,“你的伤既然痊愈了,便来帮我做一件大事吧。我本以为你成长到足以帮我忙,起码还需数十年,想不到你短短时间已经达到问虚无敌的境界,足够帮我成事了。你这便随本皇进入皇墓,帮本皇完成大事!”

    “敢问红衣姑娘需要宁某帮什么忙,成什么大事!”宁凡又一次问道。

    “不必多问!随我进入皇墓即可,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这便足够!该告诉你的,时机一到便会告诉你!”

    “是么既然姑娘这么说了,我也就不问了。想来进入皇墓之后,姑娘总会将一切告知于我。红衣姑娘且放心,无论皇墓之行有多凶险,宁某都会倾尽全力帮助姑娘成事。”

    “你有这份心就够了,至于安全问题大可放心,有本皇在,皇墓之中不会让你有任何危险!”

    红衣语气霸道而自信,有她在,难道还能让宁凡在皇墓受半点伤么?

    宁凡细细端详红衣,只觉眼前的女子比任何男子都要英气逼人。

    正感叹间,忽的见红衣素手一拂,关上门窗。

    簌簌!簌簌!

    她血眸一如往昔冷漠,静静看着宁凡,极其淡定地一件件脱掉衣物。

    “呃你为何脱衣服”宁凡避开目光,无语问道。

    红衣不是说要和他一起进入皇墓吗,为何要脱衣服,完全没有联系好吗?

    “本皇是元神之体,准确的说,只是一半元神。肉身及另一半元神都藏在皇墓之中,凭我残损元神是无法轻易进入皇墓的,所以,本皇只能和你的分魂一起进入皇墓了。你怎么还不脱衣服!”

    “什么意思?我也脱?”宁凡有点弄不清状况,仅仅数个呼吸,红衣已脱光的衣物,赤裸而白皙的身躯立在宁凡面前,宁凡却不敢亵渎一眼。

    谁知道偷看了不周雷皇的裸体,会不会惹毛这个女人大杀十方。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怎么还不脱衣服!难道要本皇帮你脱吗!”红衣怫然不悦,血眸冰冷,一把将闭眼状态的宁凡扑到在床上,骑在宁凡身上,素手麻利地解开宁凡衣扣。

    “你是第一个敢叫本皇服侍脱衣的人!”

    宁凡揉揉额头,感觉思路跟不上红衣的思维了。

    虽说他未弄明白为何要脱衣服,但看红衣煞有介事的模样,知道必有深意,也不扭捏了。

    人家不周雷皇一介女子都不介意脱衣服,他又有什么好介意的,反正不会吃亏。

    轻轻推开红衣,宁凡无语摇头,他还没弱小到需要红衣帮他脱衣服。

    平静地睁开眼,簌簌脱下衣物,静静看着红衣,没有一丝欲念。

    “脱完衣服了,然后呢?”

    “然后跟本皇对坐在床上,双掌相抵,一起进入皇墓!”

    宁凡依言而行,与红衣对坐床榻,默诵阴阳变经文,压抑任何一丝欲念,生怕有一丝冲动之举惹怒了不周雷皇。

    只是红衣就坐在宁凡对面咫尺,宁凡想不看到红衣的裸体都难。

    红衣的长发随意绾着,并不似寻常女子一般在意打扮,却十分好看。

    血眸虽冷,却十分美丽,好似瑰丽的红宝石一般剔透。

    赤裸的肌肤好似羊脂玉一般洁白,酥胸挺翘,好似乳酪一般诱人,双腿修长,随意盘膝于宁凡对面,就连粉嫩私秘密处都可一览无余

    “本皇的身体好看么?”红衣忽然冷笑。

    “”宁凡除非是傻子才会回答,他可不敢随便品评红衣的身体。

    “管好你的眼睛!”红衣冷哼一声,开始施法。

    在二人双掌相抵的一刻,一股浩瀚的神念之力透过红衣的手掌传递而来,好似千娇百媚的柔蛇一般,缠住了宁凡的神念。

    红衣的识海神念都是雷霆形态,神念强度堪比碎虚五重天的强者!

    宁凡虽说刚刚服下修蛮丹,神念提升了不少,但在红衣的神念之前,宁凡只觉自己的神念就好似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如此弱小。

    二人神念交融,彼此交缠,一种水**融的感觉忽然浮现宁凡心头,就好似双修之时彼此身体结合的那种感觉。

    宁凡心头一震,这种感觉,就好似古籍中记载的神识双修

    “什么神识双修?莫要胡思乱想!速速催动雷玉令,本皇要与你的分魂一同进入皇墓!”红衣不悦,她直接看破了宁凡的想法。

    她神念与宁凡交缠在一起,二人的想法全部暴露在对方面前。

    “嗯。”

    宁凡不做他想,以免惹红衣不快。分出一丝神念之力,从一旁的储物袋中取出雷玉令,施法催动。

    一瞬间,宁凡眼前风景变幻,他的一缕分魂再次降临于内海周家的皇墓之内。

    这一次降临之处,是中域与神域的交界,正是他上一次离去的地方。

    他的分魂仍是上一次离去时的元婴初期修为,而在他身旁,冷冷立着一个面带寒霜的红衣女子。

    “很好,总算进来了。嗯?距离本皇赐你雷玉令之日才过了数月而已,你竟然已经将分魂修为提升到元婴期了速度倒是不慢。”

    红衣打量着身旁的宁凡,冷漠的血眸稍稍闪过讶异之色。

    她表情永远是冷静的,万物不乱于心,就算是之前与宁凡赤裸相对,也没有半点羞涩。

    “现在去哪里?”宁凡询问道。

    “神域!跟着我!”红衣目光望向神域深处,渐渐表情凝重。

    莲足一踏大地,脚下立刻生出一团红莲形状的雷云!

    雷云载着她与宁凡,一路朝神域疾驰,遁速堪比碎虚五重天!

    在二人进入皇墓神域的一瞬间,无数隐藏在山川河流中的元婴、化神、炼虚亡灵,目露凶芒地苏醒过来!

    “擅闯神域者死!”

    “愚蠢的东西,连谁是主人都分不清了吗!滚!”

    红衣一怒,杀气凛然,百万里内的青天白日全部化作雷霆当空,惊雷滚滚!

    无数亡灵被红衣的威压震慑地瑟瑟发抖,但仍凶芒毕露地腾空而起,阻挡在红衣前方。

    看起来,单凭威压震慑不住此地亡灵了。

    想要进入神域深处,必须要将此地所有亡灵诛杀干净!

    宁凡目光四望,周围百万里地界黑压压都是腾空而起的亡灵,起码有数百万之多。

    这其中甚至包含了数万化神,数百炼虚有窥虚、问虚,亦有冲虚、太虚,甚至还有半步碎虚。

    如此可怕的阵仗,就算是宁凡也不敢随便擅闯的,但红衣却根本没有被吓到。

    “人数虽多,却皆是蝼蚁,想挡本皇,却还不够。太麻烦,一招全部灭了吧!”

    红衣血眸之中忽然射出滔天杀意,对上红衣的目光,宁凡只觉自己的煞气都要稍弱红衣一筹!

    “素雷道,白帝之怒!”

    红衣猛然掐诀,向天一指,天空之上,雷海之中,骤然浮现一个身躯万丈的银雷巨人。

    巨人身负雷鼓,手持雷锤,骤然敲动雷鼓。

    一瞬间,可怕的银色极光从巨人体内散开,一霎之间横扫百万里,所有深处百万里内的山川河流全部被夷为平地!

    那数百万亡灵,全部陨落在红衣一式法术之中!

    “一式法术,夷平百万里!”宁凡目光一震,一个越国也不过数十万里,红衣这个法术,足够覆灭数个越国了。

    一式覆灭数百万亡灵,红衣素手一招,百万里内无数雷果朝她所在之处疾飞而来。

    每一枚雷果,都是亡灵死后所遗留。

    每一枚雷果,药力相当于同品级道果的百分之一。

    “你把这几百万枚雷果都吃了!将这分魂修为提一提!”红衣对宁凡冷冷令道,随手一指,那些疾飞而来的雷果立刻在一旁堆积如山。

    “你想撑死我么”宁凡只觉无语。

    他花费数个月,才将分魂从辟脉修为提升至元婴修为。

    但红衣只一招便屠尽百万里内的亡灵,获得数百万雷果。

    若将这些雷果全部吃掉,宁凡这缕分魂的修为,怕是会提升到十分恐怖的境界

    或许,他本体还没有法力炼虚,这一缕分魂却可以先一步突破炼虚期!

    “有本皇在,你会撑死?!有本皇帮你护法,助你炼化雷果之力,你撑不死!”

    红衣怫然不悦,她辛辛苦苦给宁凡弄来这么多雷果吃,宁凡竟然还不领情!

    若非宁凡对她还有用途,她才懒得对宁凡这么好!

    “若不全部吃完,本皇就杀了你!”红衣说完这话,便立刻冷静下来,心中微微震惊。奇怪,她的情绪什么时候这么容易被人影响了,什么时候这么容易生气了。

    “好吧,我全部吃完。”

    宁凡摇头失笑,他当然知道红衣在说气话,看来他一句玩笑话就把这喜怒无常的女人惹气了。

    真有意思,一向冷如冰山的雷皇,也会被他惹气。宁凡还以为红衣是木头人,不会被任何人任何事影响情绪的。

    望着眼前堆积如山的雷果,宁凡露出期许之色。

    吃完这些雷光,分魂修为会提升到什么境界!

    可以一举突破炼虚期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