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18章 素衣一出,天下缟素!

第518章 素衣一出,天下缟素!

    宁凡没有立刻给予答复。

    对他而言,无论是明王或是素衣侯,都仅仅是一个称呼而已,选什么都无所谓。

    但细细一想,雨皇特意派一名碎虚强者赐予他封号,似乎有些小题大做啊

    事出反常即为妖,这两个封号之间,多半有什么深意。

    “明王素衣侯原来如此”

    宁凡细细品味,这两个封号本身没有什么问题,唯一的不同之处,是在于‘王’‘侯’之分。

    在凡间,王是君,侯是臣。在修真界,虽说没有这么多讲究,但雨皇特意派人赐宁凡封号,并让宁凡在王侯间选择其一,宁凡不得不多想一层了。

    联想起雨皇的为人,宁凡隐隐猜测,雨皇是在用封号试探他。

    也怪宁凡一路修魔太过高调,难免会惹雨皇猜忌。

    雨皇在担心,担心宁凡会不会成为下一个云天诀、不周雷皇,会不会脱离掌控,会不会成为雨界下一名皇者,篡夺雨界

    宁凡有数成把握,若他选择明王称号,会被雨皇怀疑有野心,而打压、抹杀

    “雨皇的眼界太过狭隘区区一个雨界神皇的位置,有什么好争抢的”

    宁凡心中不屑,他志不在雨界,而在四天之上,根本没有与雨皇争权夺利之心。

    若他有朝一日与雨皇反目成仇,也绝不会是为了争权夺利,而定是为了其他原因。

    看破了雨皇的心思,宁凡虽不屑雨皇的为人,却也不会再选择明王称号,徒惹雨皇猜忌。

    如今他最大的仇人是魔界涅皇,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称号惹来莫须有的杀劫。

    况且,宁凡根本不喜欢明王这个称号。

    周明只是他的化名,他自然不愿意叫明王。就算封王,也该封个宁王,不是么?

    心中有了决断,宁凡朝云道枯冷漠道,“雨皇真是看得起我,竟然派一名碎虚强者赐予我封号,真是令我受宠若惊对了,云道友觉得,我选哪个封号更好?”

    “咳咳咳选择什么封号乃是周道友自己的事,老夫可不敢随便置喙的。”云道枯干笑道。

    “是么那我选素衣侯吧。”宁凡似随意地言道。

    “素衣侯?!道友当真选择素衣侯吗!!!”云道枯有些激动,有些庆幸,长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宁凡选择的是素衣侯封号!

    若宁凡选择明王封号,云道枯便必须遵从雨皇旨意,‘悄悄’给宁凡种下罪印,压制宁凡的修为成长。

    就仿佛雨皇当年亲手封印云天诀修为一般,再一次将宁凡封印

    本来云道枯与宁凡有仇,十分希望宁凡选择明王封号,然后堂而皇之给宁凡种下罪印。

    但如今,云道枯已经被宁凡的燃虚之术吓破但,哪里还敢给宁凡种罪印。

    万一罪印没种成,被宁凡再施展一个仙术秒杀,那他云道枯就死得太冤枉了

    “还好此子选择的是素衣侯封号,这样的话,老夫就不用与他交手了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宁凡注意到云道枯的细微表情,心中冷笑,这封号的选择果然包藏祸心。

    “既然道友选择素衣侯封号,那么老夫还要颁布云皇另一道旨意。呵呵,恭喜周道友,雨皇已封你为雨殿九殿殿主之一,执掌赤天殿,听命于七皇子。赤天殿主的令信,及此次封侯的赏赐,都在这储物袋中,道友请笑纳。”

    云道枯一面赔笑,一面取出一个雨露之丝织成的白色储物袋,递给宁凡。

    这储物袋品质极高,就算受到炼虚一击都未必会破碎,其中所装的赏赐想必都是珍贵之物。

    宁凡接过储物袋,直接收起,也不当面查看,冷漠道,“云道友还有其他事吗?”送客之意已昭然若揭。

    “没事了,没事了呵呵,老夫有事,就不多留了,这便离去。素衣侯且留步,就不用送我了”

    云道枯不住赔笑,巴不得早点离开巨魔族这个是非之地。

    他堂堂碎虚强者,何曾对人低声下气过,但今天却真真被宁凡给吓破胆了。

    那一个燃虚之术,将永远成为云道枯心中的梦魇,抹之不去。

    云道枯客气地对宁凡抱拳,转身欲走,却被宁凡叫住。

    “道友留步。”

    ‘咯噔’!

    云道枯心头一跳,暗骂晦气,不知宁凡喊他留步所为何事,稍稍有些惧怕,面上却不敢有半分不满,干笑道,“素衣侯还有什么吩咐?但请明说,老夫但有所能,无不照办。”

    “道友不必紧张,我喊住道友只是想告诉道友一件事情。”宁凡明明在笑,云道枯却感到一股寒意。

    “什么事情”

    “其实啊,我的本名并非周明,而是宁凡。请转告雨皇,素衣侯的称号,宁某十分喜欢。宁某一生闲云野鹤,当不惯什么帝王皇者,但若被人逼入绝境,宁某不保证会做出什么疯狂之事。雨界若不负我,我便不负雨界。我的志向,不在雨界!”

    宁凡的话传入云道枯的耳中,好似惊雷炸响,令他深深震撼!

    云道枯对宁凡的本名并不吃惊,对修士而言,姓名只是一个称谓,谁没有几个化名。

    让云道枯震撼的,是宁凡的语气和表情。

    宁凡说的话看似没有条理,但云道枯却明白,宁凡是在向雨皇摊牌。

    他的志向不在雨界,他根本不贪恋碎虚皇者的地位!

    他的话语中有一股疯狂的执念,这执念可令一切阻挡身前的敌人灰飞烟灭!

    这一刻的云道枯,竟再次从宁凡身上察觉到一股危险之感。

    就算他是碎虚一重天的强者,一旦与宁凡为敌,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你,走吧!”

    宁凡拂袖送客,云道枯蓦然惊醒,连连抱拳,匆匆而去。

    在转身离去的一刻,云道枯咬牙发誓,他终此一生,都绝不会再得罪宁凡!

    即便此刻的宁凡修为尚低于云道枯,云道枯却丝毫不敢小觑宁凡。

    云道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终有一日,宁凡会成长到令他唯有仰望的地步!

    嘶!

    一个个巨魔族修士目瞪口呆,他们看到了什么!

    堂堂碎虚境界的道枯真人,竟然对宁凡赔笑赔礼,竟被宁凡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而另一些人听说宁凡被雨皇赐封为素衣侯、赤天殿主,一个个欢欣鼓舞。真可是大喜事啊,说不得要好好庆祝一番!

    “饼哥哥,你太帅了,你之前施展的是什么法术,难道是仙术吗,竟然把那个云道枯吓成那样!教教我吧,我也想学!”

    明雀欢快地跳入宁凡怀抱,央求地望着宁凡。

    一式法术,吓尿一名碎虚,这法术真是太犀利了,必须要学啊!

    “你学不会”

    宁凡拍拍明雀的头,目光扫过万里之内的一片片废墟,露出大为满意之色。

    这些废墟多半都是燃虚之术造成的了,威力想来是十分不错的。

    这一次宁凡自创的燃虚之术,是一种虚火级别的控火术。

    宁凡没有在这法术中融入轮回之力,而是融入了另一种力量。

    执念!抑或说是信念!

    宁凡将点燃月光的决心融入到法术之中,令燃虚之术几乎达到仙术级别。

    若无那疯狂的决心,此术威力最多只相当于凡虚级而已。

    燃虚之术威力确实十分可怕,但宁凡却无奈发现,以他如今修为完全不足以随心所欲施展此术。

    法术的品阶太高,宁凡的修为不够。

    若强行施展,不是反噬受伤,就是法术失控,召出的黑火蝴蝶会连敌人带宁凡全部灭掉。

    宁凡最多只能令黑火蝴蝶煽动三次蝶翼,第四次是绝对无法煽下的。

    三煽蝶翼的威力,可以吓到云道枯,却绝对杀不死云道枯。

    以宁凡如今修为,无论如何灭杀不了碎虚强者。可笑云道枯太过胆小,根本不知道宁凡没有彻底掌控此术。

    “燃虚之术可以留作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不宜施展,除非我修为达到更高的境界”

    宁凡内视身体,在他分魂进入皇墓的数月中,这具身体借助黑星之术自愈,伤势已恢复了七八成。

    此刻的宁凡,只需要服下雷皇所赠的七转返生丹,便可一举令伤势痊愈了。

    伤势一旦痊愈,再将一些琐事处理之后,宁凡便可离去了

    “大哥,你不需要向几位姐姐们解释解释,为何你的本名叫‘宁凡’么”许秋灵提醒道。

    “是该好好解释解释,这一切,都要从某个下级修真国开始讲起,是一段很久远的故事了”

    宁凡微微一笑,打手向风雪一抓,无数冰雪凝成一座座房屋,凝成一座座雪山,一条条冰河。

    顷刻间,万里之内的废墟,被宁凡一个法术所重建!

    只是所建的房屋风格,山川地势,并非巨魔族原本的地势,而是吴国与越国的山水。

    一山一水,早已刻在宁凡心中

    “进屋说”

    短短半个月,一个闻所未闻的修士之名传遍了雨界!

    ‘素衣侯’宁凡!

    ‘赤天殿主’宁凡!

    名号虽然陌生,然而却无人敢小觑这位雨皇新封的素衣侯。

    只因这位素衣侯,正是令无数雨界强者闻风丧胆的‘明尊者’周明!

    无数修士开始疯传一个歌谣,令宗门中的低阶修士铭记,且不可招惹这位素衣侯!

    那些在百宗之战中幸存的百宗修士,一个个返回八百修国后,四处传扬宁凡的可怕魔名。

    赤天殿主,血屠百宗!

    素衣一出,天下缟素!

    明明优雅的封号,但落在宁凡头上,却变得杀气森森,几乎有小儿止啼的神效。

    中州雨殿,几名雨殿分殿殿主向着那坐在王座之上的老者不甘道,

    “雨皇陛下!那宁凡乃是一介魔修,杀人无数,封他为侯也就罢了,怎可封他做赤天殿主!将来此人若是来了中州,岂不是与我等玄门修士平起平坐!”

    “雨皇陛下!此人对你出言不逊,竟敢说什么‘雨界若不负我,我便不负雨界’的狂言!此子必须小惩大诫一番!”

    “雨皇陛下”

    一个个分殿殿主的不满,皆是朝着宁凡而来。

    雨皇没有理会这些人的抱怨,始终沉默。

    他的耳边,仍旧回荡着云道枯所回禀的宁凡之言。

    “雨界若不负我,我便不负雨界!”

    “我的志向,不在雨界!”

    雨皇面色阴晴不定,自语道,“此子似乎并无夺皇之心但,人心难测只是,此子还有大用”

    雨皇眸色渐深,不知在想些什么

    八百修国的某个边境国之中,一个白衣独臂的中年剑修独自行走在某个修城之内。

    他是云天诀,刚刚从某个遗迹之中归来,本寻到一片绝仙剑的残片,却被守护虚兽所毁,令他心情十分不愉。

    心情不愉的云天诀,谁惹谁死!

    忽然间,云天诀驻步在一件客栈之外,微感兴趣的聆听着客栈中的闲谈。

    “听说了吗,那明尊者本名是宁凡,现被赐封为雨殿赤天殿主,得到了素衣侯的封号。”

    “赤天殿主,血屠百宗。素衣一出,天下缟素!这个素衣侯,绝对不能惹啊!”

    “这个宁凡还敢威胁雨皇”

    一瞬间,云天诀冰冷的眉宇轻轻舒展,心情竟然好了一些。

    “原来,他叫宁凡宁凡”

    吴国海宁,宁家之内,一个一袭青衫的小姐正在关中修炼,忽然石门外传来婢女的匆忙禀报。

    “青小姐,打听到宁凡的下落了!”

    “找到他了么”宁青青中止周天,素面冷淡,似乎没有任何感情,唯有那明眸深处藏着一丝发自内心的喜悦。

    终于找到他了么

    “看,青小姐!这些都是素衣侯宁凡的情报”婢子把搜集到情报玉简通通递给宁青青。

    宁青青奔出石关,期待地接过玉简,但一扫玉简情报,继而露出失望之色。

    “不是他这个也不是他”

    “当年的他,只是一个凡人他怎会是炼虚修士呢”

    宁青青幽幽一叹,满含失望。

    “当年的恩情,永生无法报答了么”

    越国之中,七梅城内,一个貌若十六七岁的少女,身批雪白的狐裘,眉目素净,孤单在冰雪中放着风筝,并思念着一个人。

    忽而间,一名婢子匆匆持着一份情报奔来。

    “纸鹤城主,有公子爷的情报了!”

    “又有凡哥哥的情报了么”

    少女的心忽然漏了一拍,丢下风筝,接过情报玉简,看罢内容后,眉眼弯弯,笑成了月牙,却转而忧伤。

    “凡哥哥你能在纸鹤结丹之前赶回来么纸鹤不想忘记你纸鹤舍不得斩去心魔,只因那心魔是你”

    当年那傻兮兮的小丫头,竟然已临近结丹,并成为统领七梅城、宁城的二城城主!

    她在家乡,等待宁凡归来。等待那铃兰的风铃声传回

    不论还要等多少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