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10章 威震百宗(四)

第510章 威震百宗(四)

    幽鬼侯一见宁凡掷出碎虚一击,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他一贯阴沉的表情,此刻全变作震撼之色,纵然他是太虚老怪,想要无伤接下这一道碎虚攻击,也绝无可能!

    “见鬼!此子明明只是一个问虚而已,为何会有碎虚一击防身!”

    幽鬼侯遁光极快,那碎虚一击却是更快。

    这玉简一击,是岚角族九代先祖所留,是一道风木二系的古魔神通。

    法术幻化出一尊青色的巨人虚影,那巨人有百万丈巨大,高可擎天,全身上下有数千手臂,在同一个瞬间,诡异的同时掐诀。

    一瞬间,风雪仿若静止,不再坠下。而四面八方的魔经吟诵声也戛然而止。

    在这一刻,巨人虚影叱喝一声,而幽鬼侯在这一瞬间,周身升起一股极大的危机之感。

    “不好!”

    幽鬼侯周身的虚空,一瞬间全部封锁,那种封锁与定天之术不同,是封锁整片虚空!

    而四面雪空之上,忽然出现无数条青色的风龙,朝幽鬼侯身体一卷,立刻化作一重重罡风撕裂的海洋。

    “天怒岚龙!”

    嗤!嗤!嗤!

    无数风刃切割肉体的声音从罡风海洋中传出,伴随着这些风刃之声,还有幽鬼侯不时的闷哼声。

    玉台四面,百宗修士一个个目瞪口呆。

    他们原本以为幽鬼侯强势出手,足以一击灭杀宁凡,却不曾想,宁凡挥手发出碎虚一击,反将太虚境界的幽鬼侯逼入险境。

    碎虚一击的波动,令北凉国及数百万里的海域都震动起来。

    如此可怕的法术波动,实在是大多数修士生平仅见!

    “这就是碎虚一击的威力么,真是太可怕了!”

    无数老怪周身战栗,若换做他们被碎虚一击攻击,怕是无人可以生还吧。

    不知幽鬼侯能否挡下这一击

    “傻弟弟,你如此强势出手,不怕暴露底牌么没有姐姐的保护,你依然十分潇洒呢。”洛幽自心神之中调侃道。

    “此时使用碎虚一击,正是时候,只是”

    宁凡目光凝视远方崩溃的天空,望着那渐渐消散的巨人虚影、罡风海洋。

    他眉头一皱,隐隐觉得这碎虚一击还不足以击杀幽鬼侯。

    果然,当罡风最终消散之后,幽鬼侯浑身浴血地出现在天空上,目光仍是心有余悸。

    他果然未死,四方立刻议论如潮!

    “天呐,那可是碎虚一击,幽鬼侯竟能抵御如此强力的一击!”

    “嘘,他可是幽鬼侯,受伤前便是一位碎虚强者,他能挡住碎虚一击,并不奇怪只是看他的伤势,挡下这一击绝不轻松”

    “看,幽鬼侯身上穿的,难道不是灵装护甲吗!连碎虚一击都能抵御,这灵装绝对神玄级别!”

    “不过这周明真的是太可怕了,随手就丢出一道碎虚一击,也就是幽鬼侯这种太虚强者能够接下这样的一击,我等绝对接不下的”

    此刻的幽鬼侯胸前,赫然穿着一剑幽蓝如水的甲胄。

    这甲胄乃是一件神玄下品的灵装,名为天鬼甲,是幽鬼侯身为碎虚强者之时炼化,防御力极其惊人。

    但就算天鬼甲是一件神玄甲胄,也被那碎虚一击轰出些许细小裂纹。

    若非有这件甲胄防身,宁凡绝对可以一击重创幽鬼侯。

    此刻幽鬼侯虽然受了伤,但这伤却还不致命。

    “好坚固的甲胄”宁凡眉头一皱。

    殊不知,当幽鬼侯发现天鬼甲被宁凡一击轰出裂痕之时,心中是何等愤怒。

    这愤怒,比目睹阴雷长老惨死更加强烈!

    “周明,你敢损我天鬼甲,你竟敢损我天鬼甲!!!”

    幽鬼侯勃然大怒,猛然掐诀,天地间骤然裂开无数虚空裂缝,化作成千上万的虚空鬼目。

    他笃定宁凡不可能有第二份碎虚玉简,自然是敢对宁凡下死手的。

    每一个虚空鬼目之中,都蕴养着一道鬼气森森的剑光。

    十万虚空鬼目,十万虚空剑光,乃是幽鬼侯身为碎虚强者之时的成名之术——小虚空剑!

    只可惜,此术连当年十分之一的威力也没有,若是当年,幽鬼侯起码可幻化百万鬼目吧。

    “小虚空剑!这周明必死无疑,此术就算是本王本尊亲自前来,也不易接下。除非他还有第二份碎虚玉简,但这是不可能的。每一个碎虚玉简的制作,都需要耗费碎虚强者极大精力。周某的碎虚玉简,多半是好运捡来的,而他同时捡到第二份碎虚玉简的机会,接近于零!”

    兰陵王收起最初的震撼之色,再次对宁凡露出轻蔑之意。

    包括兰陵王在内,所有百宗修士都认定,宁凡不会有第二枚碎虚玉简。

    而只要宁凡没有第二份碎虚玉简,凭问虚修为,必定挡不住幽鬼侯一击,这是不争的事实。

    “你损老夫天鬼甲,老夫让你偿命!虚术,小虚空剑!”

    嗤!

    在幽鬼侯诀变的一瞬间,十万鬼目之中皆射出一道道虚空剑光,鬼气遮蔽了天空。

    面对这十万虚空剑光,宁凡眼中却一片平静,抬手取出第二份玉简,一把按碎。

    宁凡心知,凭自己修为远不足以接下幽鬼侯一击,唯一能依仗的,只有身外之物。

    这并不可耻,能弄到碎虚玉简,也算他宁凡的本事。

    玉简破碎的一瞬间,一股碎虚一击的气势,再次席卷数百万里,令所有修士震撼地说不出话。

    “怎么可能!你竟然有第二份碎虚玉简!”幽鬼侯发出不可置信的嘶吼。

    他本是受伤之躯,当年被雷皇所创,直接跌落碎虚境界,重伤经历数万年都未愈。

    好不容易恢复到太虚修为,幽鬼侯只愿尽早恢复碎虚。虽说受了宁凡一击,好在有天鬼甲护体,这一击之伤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但若再被宁凡击伤一次,怕是就要伤到根基了,虽不会死,恢复碎虚的时间却会无限延长好在一般情况下,宁凡同时拥有两枚碎虚玉简的几率接近于零,绝无第二次击伤幽鬼侯的机会!

    可是幽鬼侯如何能想到,宁凡偏偏就有第二枚碎虚玉简!

    那玉简方一按碎,长空之中,再次浮现一个巨人虚影,只是这巨人虚影换成了火红之色。

    这一枚玉简乃是岚角族第十五代先祖所留,那位岚角先祖最擅长的,乃是火系神通。

    四面八方,皆是魔经吟诵之声。

    那火红巨人忽然冷冷望向幽鬼侯,抬手一指点出。

    “天地洪炉!”

    伴随着巨人一指,以幽鬼侯为中心,无数火焰无中生有,凭空产生,万里长空被火焰覆盖,化作一个巨大的深红火炉,将幽鬼侯及十万鬼目通通禁锢在炉火中。

    十万鬼目,俱都焚灭!

    十万剑光,俱都焚灭!

    天鬼甲上的裂痕越来越多,幽鬼侯受不住洪炉焚烧,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痛呼。

    “怎么会!他区区一个蝼蚁,竟有两枚碎虚玉简,这怎么可能!”兰陵王拍案而起,无法置信。

    一众百宗修士,一个个噤若寒蝉,无法想象幽鬼侯受到什么样的攻击,竟然发出如此凄厉的惨叫。

    火红巨人的虚影最终消散,洪炉也消失,天地火焰全部消失,仿佛不曾存在过,雪花依然飘落。

    幽鬼侯仗着天鬼甲护体,仍然未死,但伤势加重,已伤到根基且天鬼甲上的裂痕却越来越多,不知何时便会碎裂。

    若受到第三次碎虚一击,天鬼甲必碎,他也难逃重创的局面。

    但幽鬼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如此逆天的碎虚玉简,宁凡还能有第三枚。

    “区区问虚蝼蚁,竟敢与老夫为敌,你该死,你该死啊!”

    幽鬼侯双目血红,十指掐诀,施展秘法,原本黑雾一般的佝偻身躯,骤然拔高,化作一个八千丈的巨人。

    巨人并无口鼻等器官,但身上却长满个诡异的眼珠,不知有多少万个。

    每一个个眼珠之上,皆有玄异的勾玉图案。

    宁凡只看了一眼那眼珠巨人,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几乎沉沦在永无止尽的幻术之中。

    这是一种极其可怕的幻术,明明是虚幻的东西,但造成的虚幻攻击却又仿若真实。

    此术竟触摸到一丝‘真’的奥义,若幻术成真,则纵然宁凡有妖目魔目,也无法洞穿这种级别的幻术!

    兰陵王目光流露出深深的忌惮之色,据他所知,此术乃是幽鬼侯当年最强之术,就算当年的雨皇,都无法破去幽鬼侯的这一幻术。

    “周明,周明,周明!你伤老夫根基,损老夫天鬼甲,老夫与你不死不休!‘真狱之术’!”

    吼!

    在眼珠巨人掐诀的一瞬间,无数幽芒从巨人鬼目中射出。而天地间凭空浮现无数修罗恶鬼,皆是虚空之力所化。

    鬼吼惊天中,虚空之力化作一只巨大的恶鬼,一脚踏向宁凡天灵。

    那恶鬼只一个脚掌,便有整个北凉国巨大!

    那一踏之力,无限接近碎虚一击!

    宁凡微微一惊,这恶鬼明明是幻术变换的假象,但借由一丝‘真’力,竟化虚为真,令不可伤人的幻术化作最为恐怖的杀器

    幽鬼侯从前,定然是一名名震天下的碎虚强者,此术也绝对堪称逆天。

    但即便如此,宁凡也不可能向幽鬼侯屈服!

    他深吸一口气,一拍储物袋,取出第三份碎虚玉简,一把按碎。

    一瞬间,百万修士全部豁然站起,根本不能相信。

    一只泰然自若的兰陵王,目光已是大惊。

    而那化身眼珠巨人的幽鬼侯,一见宁凡的举动,恨得咬牙切齿,发出不甘心的嘶吼。

    “你竟然还有第三枚碎虚玉简怎么可能!!!”

    (你竟然还有第二更,怎么可能!你竟然还有第二张月票,怎么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