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07章 威震百宗(一)

第507章 威震百宗(一)

    黄金古剑一遁无影,剑柄处,黄庭子目光震撼。

    宁凡只凭气势,便可震死元婴金丹级别的修士,这一幕令他无法置信。

    那平日里古井无波的白衣青年,一旦动了杀心,竟是如此恐怖的高手。

    羊古则目光火热,对师尊宁凡的手段更加钦佩。

    “师尊骨龄虽少,但不论丹术还是修为,放眼雨界都是顶尖级别。能拜此人为师,果然是我羊古一生所做最正确之事!”

    宁凡伫立黄金古剑的剑尖,迎着夕阳,十指不住掐诀,操控古剑遁行。

    时而服下一颗品质不弱的丹药,滋润识海。

    夕阳的余晖洒在脸上,带着一抹淡金。宁凡闭上眼,以念操剑,随着时间的推移,神念渐渐适应了黄金古剑的负荷。

    第一日过去,神念的疲惫稍稍减轻。

    第二日过去,神念的疲惫减轻更多。

    第三日、第四日

    等到了第五日,宁凡已彻底习惯了古剑的遁速,神念再无一丝疲惫,距离突破问虚神念越来越近。

    而这一刻的宁凡,仿若与古剑人剑合一

    丹尊于剑柄处调息疗伤,偶尔抬头看一眼宁凡的背影,眼中有惊叹之色,也有自愧弗如之色。

    丹尊自问见过不少问虚乃至冲虚强者,但即便是冲虚强者,也做不到宁凡这一步,将古剑操控地如此得心应手。

    便在这一日,古剑行至内海的极乐渊海域。

    极乐渊是内海著名的凶险之地,此地以妖兽众多闻名于世。海域数百万里,皆有磁雾遮天。

    在磁雾之下,更不知潜伏了多少婴兽、荒兽

    这磁雾极其诡异,修士一旦进入磁雾范围,便会磁力加身,举步维艰,遁速大减。

    “这极乐渊十分凶险,需不需要绕道而行”苏颜轻轻询问道。

    她自然不担心宁凡的安危,只是古剑上毕竟还有黄庭子、羊古及受伤的丹尊。

    若是进入磁雾后,被荒兽围攻,就算她、明雀、宁凡不会受伤,其他三人也难保无事。

    “放心。”

    宁凡只淡淡一句,便给予了苏颜无限信心,打消了所有顾虑。

    黄金古剑在宁凡的操控下,直直冲入磁雾范围。

    在磁雾的干扰下,剑速大减,只及原先的十分之一。

    饶是如此,古剑飞遁之速也堪比窥虚修士了。

    “咦?这金剑真是个不错的遁宝,在磁雾之中,竟也能遁得如此之快。”

    黄金古剑的前方,忽然传出一道沙哑的老者之声。

    这老者的声音,夹带着窥虚气势,立刻让古剑上的众人警戒起来。

    “交出这金剑,尔等可保不死!若敢忤逆老夫的意思,老夫便令极乐渊的百万海兽围杀尔等!”

    吼!吼!吼!

    在老者声音发出的一瞬,四面八方传出无数兽吼之声,将磁雾都稍稍震散。

    宁凡目光一冷,透过消散的磁雾,正见前方雾空之上,踏天立着一个赤袍老者,阴沉沉的表情,正望着金剑舔着舌头。

    老者有着窥虚修为,正施展着某种秘术,似乎能操控此地所有海兽。

    在老者的操控下,天上海下合计有超过百万的海兽,将古剑去路重重包围,水泄不通。

    一声声兽吼化作音波,冲击在古剑之上,将古剑遁速再次削弱,几乎要停顿在天空上了。,

    古剑只是遁剑,无法冲出兽群的。

    老者舔了舔舌头,他虽说只是窥虚修士,但一身功法与妖兽息息相关,乃是极其恐怖的毒功。

    此刻身边有百万妖兽,只要老者催动秘法,借来妖血施法。则他施展出的毒功,就算是冲虚老怪也要望风而逃!

    他自然有胆量来抢宁凡的飞剑了。

    “老夫数到三,交出飞剑!否则”

    老者望着几乎停滞的飞剑,嘴上冷笑不已,暗中却在袖中掐诀放毒,无色无味的毒术混在磁雾中,朝古剑卷去。一副杀人夺宝的模样,根本没把一剑高手放入眼中。

    “滚!”

    宁凡立于剑尖,冷漠的声音响彻极乐渊,百万海兽的兽吼音波全被宁凡的声音压了下去。

    扶离祖血的威压散开,百万海兽俱是妖血滚沸,战栗不已,竟一个个让开道路,匍匐于海面上,向着宁凡倒头跪拜!

    百万海兽因为宁凡一个声音,俱都畏惧、臣服!

    这一幕大大出乎了赤袍老者的预料,他无法想象,世上有人能凭一句话,令百万妖兽臣服!

    失去兽吼的拦阻,磁雾也被冲淡,古剑恢复之前的遁速,以不可思议的遁速直冲赤袍老者而来。

    目光与剑尖之上的宁凡方一对视,立刻,老者背心冷汗直冒,只觉得下一个瞬间,仿佛就要死在此人手中!

    该死!好端端的杀人夺宝,怎么惹上了一个煞星!

    “道友恕罪,老夫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友神通广大,竟妄图抢夺道友法宝老夫乃是赤妖宗副宗主,希望道友看在我赤妖宗面子上饶我一”

    他一个命字还未出口,宁凡已扬手祭起一个黄金手炉。

    黄金炉迎风而长,散出淡金色的灵轮火环,卷起滔天的金色火海,将老者淹没。

    老者惊骇欲死,这黄金手炉的威力太过可怕,就算是冲虚老怪都不易接下,他区区一个玩毒耍阴的窥虚,如何能接!

    啊!

    一声惨叫惊天,老者直接被淡金火环焚成飞灰。

    唯有元神重伤之下逃过一劫,已被黄金炉的威力吓死,仓皇欲逃。

    宁凡随手一定,定住老者遁光,再一摄,将老者元神擒入手中,并收回手炉。

    一手催动古剑剑光,一手冷漠的搜魂灭忆,在万千海兽的叩拜中,古剑在数个飞遁之后驰离极乐渊。

    “赤妖宗,位于八百修国的毒云国想不到这赤妖宗也来到内海,要趟巨魔族的浑水”

    宁凡搜罢老者记忆,一口吞下老者元神。

    古剑之上,丹尊目瞪口呆。

    那赤袍老者可是一名窥虚老怪啊,就这么被宁凡随手焚成飞灰了?!

    虽说他听过传闻,宁凡是‘问虚’老怪,也听说过宁凡镇压岚角、击杀问虚

    但道听途说与亲眼所见,完全是两个不同概念!

    亲眼见到一名高高在上的炼虚死在宁凡手中,这让丹尊心头久久难以平静。

    倒是黄庭子,早在上次丹典之时便见过宁凡击杀炼虚,反倒没有那么惊讶。

    而宁凡的便宜徒弟羊古,则因为宁凡击杀一名炼虚,目光兴奋不已,哪里像是一名五转炼丹宗师。

    “那可是赤妖宗啊,你还真敢下手这赤妖宗背后,可是有雨殿碎虚皇子撑腰的。”苏颜扶额轻笑,宁凡的胆子总是很大呢。

    “是么”

    宁凡不以为然,继续纵剑飞行。从赤袍老者的记忆中,宁凡得知赤妖宗也在图谋风雪言。

    既然如此,他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无论赤妖宗有何等背景。

    这一次,想对风雪言出手之人,都会付出代价!

    嗤!

    剑光一路疾驰,宁凡预感自己神念突破必定就在这几日了。

    第八日,第九日第十一日,古剑路经血薇海域。

    此海域海岛众多,共有一百多个小岛构成群岛,但灵气匮乏,并不适合修炼,一般只有过路的修士会在群岛逗留。

    此刻,血薇群岛之上,正有数万八百修国的修士集结,准备在此稍稍歇息,便赶往巨魔族,逼迫巨魔族交出风雪言。

    这数万玄修并未隶属一个势力,而是多个势力。

    不少玄修都举着各自旗帜,旗帜上写着各自宗门之名。

    天恒宗,醉月宗,蓝沙谷

    这一个个宗门势力,皆是来自八百修国。

    这些势力的宗主,皆只是元婴化神而已,都是小宗小派的首领。

    宁凡目光愈加寒冷,霎时间收住古剑剑光。

    他还是低估了风雪言的诱惑力。

    一个风雪言,一块魔像石板,竟引得如此多的势力奔赴巨魔族,对风雪言不利

    “听说巨魔族之内,已聚集了一百多个势力,有内海的,也有八百修国的。据说其中有炼虚坐镇的势力,就有十一个!如此多的势力逼迫巨魔族,交出风雪言与石板,巨魔族岂敢不从”

    “老夫接到消息,巨魔族之内已建了一座巨大擂台,似乎是那些势力意见不一,决定以比斗的方式决定石板的归属”

    “哎,我等小宗小派,弟子门人修为不强,遁速太慢。不知赶到巨魔族之时,还能否分上一杯羹。”

    “嘿嘿,无论如何,我等一百多个势力齐齐动手,巨魔族区区丹丸势力,岂能与我等抗衡!说不得,我等还能血洗了巨魔族,扬名立万!”

    一些宗门的宗主正在商议中,忽然面色大惊,在这一刻,整个血薇群岛的玄修们全部被吓到了。

    因为天空之上,不知何时,竟出现了一个硕大的黄金飞剑,飞剑的剑尖上,则立着一个杀气腾腾的白衣青年。

    那青年的修为之高,在场竟无一人可以看透!

    宁凡眼中蕴起杀机,他不是一个嗜杀之人,但如此之多的修士千里迢迢赶来对风雪言不利,他自然不会饶恕他们。

    在离开丹岛之时,宁凡绝没有想到,竟有如此多的势力逼迫巨魔族。

    炼虚坐镇的势力,便有十一个其他大小势力,则超过百个。单就他一路遇上的,便有蛮道宗、赤妖宗

    就算巨魔族有八祖坐镇,也未必能保住风雪言

    内海势力谋害风雪言,八百修国的势力千里迢迢而来,也要打她的主意。

    而巨魔族的八个老祖,枉为风雪言先祖,也在打她的主意

    “她只是一个小哑巴,从未害人,这些人却都在打她的主意”

    宁凡微微闭上眼,再睁开时,目中冰冷如万载寒冰。

    他目光扫过血薇群岛,骤然一步跃下黄金古剑,踏天而立。

    俯瞰脚下一百多个群岛,数万个正道玄修,宁凡眼中只有抹不掉的杀机。

    他不会给这些人伤害她的机会!

    “尔等既然要趟这趟浑水便去死吧!”

    轰!

    宁凡抬脚向天一踏,一踏之力震碎无数虚空,力道向海面震去,立刻便击沉一座海岛。

    这一脚,击沉一岛,不知有多少玄修死于其手。

    “前、前辈饶命啊!前辈为何对我等出手!前辈不要杀我们啊,巨魔族有汤喝,前辈应该早些赶往巨魔族,与兰陵王、幽鬼侯等人一道,分巨魔族一杯羹”一些玄修仓皇求饶,说出的话,却更加触怒宁凡的杀心。

    宁凡杀机更甚,一步步踏向脚下的海岛。

    每一踏之下,便有一岛被击沉。浩瀚的声势中,所有玄修都吓破了胆,而古剑之上的丹尊,只是叹息望着宁凡。

    轰!轰!轰!

    宁凡步若幻影,顷刻间已踏出数百脚。

    而那一百多个海岛,也全部被击沉,数万玄修死伤无数!

    也有一些元婴化神侥幸未死,而宁凡也懒得望他们一眼,只是冷冷道。

    “滚出无尽海!”

    “是、是!”一个个重伤欲死的玄修,早已胆战心惊,只求逃命。

    他们遇到的究竟是什么煞星,轻轻抬脚就可击沉一座海岛,这是什么级别的高手?!炼虚强者吗!

    宁凡看也不看那些人,他没有时间一一灭口。

    纵上古剑剑尖,宁凡催动古剑,一口气洒下数千万仙玉,催动古剑朝巨魔族方向疾驰。

    “血薇群岛上聚集的正道宗门,虽说势力不大,但不少宗门在雨界都有些背景你这一举,会得罪许多人”丹尊叹道。

    “那又如何!”

    宁凡将剑速催到极致,黑发狂舞,眼神如魔渊般可怖。

    若修道修到最后,连身边的人都无法护住则这道,还有什么修的意义!

    嗤!

    金色的剑光疾驰,距离巨魔族已只有半日路程。

    一艘巨大的银舟察觉到血薇群岛方向的岛崩波动,赶来查探。在银舟船头之上,立着一个问虚级别的老怪。

    银舟停在古剑前方,见古剑来势汹汹,而操剑者宁凡浑身杀气腾腾,心知刚才的波动必与宁凡有些关系。

    “这位道友,请收住飞剑,老夫武穆侯,有事想询问道友,不知那血薇群岛发生了何事,可否告知老夫一二”老者语气不咸不淡,却颇有几分倚老卖老的意味。

    他是武宗的宗主,是雨殿钦封的武穆侯,与雨殿不少冲虚、太虚强者都有交情,横行雨界,遇到的人向来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老者虽看出宁凡气势达到问虚,但并未将宁凡太过放入眼中。

    在他看来,以他的身份跟宁凡问话,宁凡是不敢拒绝的。

    “没空!不过本尊奉劝你一句,巨魔族的浑水,不是你可以趟的,不怕死,便来巨魔族吧!”

    宁凡只一个眼神,却让武穆侯目光一痛,全身汗毛都立了起来,从宁凡身上感觉到莫大危机感,仿佛宁凡轻易便能将他击杀一般。他匆匆避开目光,哪敢再看宁凡双眼!

    宁凡只一句话,却透露着滔天煞气,不知杀过多少窥虚、问虚,乃至冲虚武穆侯立刻瞳孔扩散,全身忍不住战栗,宁凡的煞气,太过可怕!

    武穆侯虽然骄傲自负,爱跟人倚老卖老,但却不是傻瓜,知道该对什么人说什么话。

    只一个瞬间,武穆侯就十分确定,眼前的白衣青年,绝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他见过不少冲虚、太虚老怪,但若单论煞气之强,便是太虚老怪也无人可及宁凡!

    雨界之中,能在煞气之上超过宁凡的,大概只有传说中的二人了。

    云天诀,不周雷皇

    而从宁凡的话语中,武穆侯更推测出,宁凡急匆匆赶往巨魔族,是站在巨魔族一边。

    所有欲对巨魔族不利的,都会被宁凡视为敌人!

    黄金古剑以接近碎虚的遁速一遁消失,这一幕落在武穆侯眼中,更是震撼难明。

    “此人,决不可惹!巨魔族内,怕是要因此人掀起滔天血海了,这趟浑水,老夫决不可去趟!”

    他本来也准备去巨魔族寻个机缘,只是见到宁凡的惊天煞气后,立刻改变了初衷,令银舟改道,朝离开无尽海的方向驶去。

    “师父,我们不去巨魔族了吗?师父之前不是想要去争夺魔像石板吗?”一个童子不解道。

    “傻孩子有些人,不是我们惹得起的。此人是个绝世魔头,只要有足够多的成长时间,日后便是另一个‘白衣剑神’、‘不周雷皇’这种人,一生一世都不能得罪,否则终有一日会追悔莫及!”

    武穆侯深深一叹,心头仍有些畏惧,亲自操控银舟匆匆遁走了

    此刻,巨魔族之内,北凉国已被无数势力围得水泄不通。

    在北凉国都郡之外,搭起了一座巨型玉台,玉台四面八方都是围观的高手。

    玉台上空,悬浮着一个巨大的鸟笼,以浮空石制成。

    鸟笼之中,囚禁着一个少女,赫然便是风雪言了

    而在鸟笼下方的玉台正中心,正有两名化神初期的修士,交战一处。

    二人时而太其目光,望向鸟笼,目光皆有垂涎之色。

    “唯有获胜的宗门,才可获得巨魔族的魔像石板,以及风雪言!”

    一名目光阴冷如蛇的窥虚老者,主持着擂台斗法。

    通过擂台比试决定风雪言及石板的归属,这是一百多个势力齐齐决定的方法!

    无人可阻,就算是巨魔族,也无法阻拦!

    擂台之下的次等席位上,巨魔族长巨擎狠狠握紧了拳头,眼中喷薄着怒火。

    他的女儿,竟被人当做擂战的奖品欺人太甚!

    “巨擎老头,不要冲动!你只是半步炼虚,不是这一百多个势力的对手。等周明回来,定能解决雪言的大劫!”洞虚按住巨擎的手臂,嘴上虽然劝解,目光同样十分愤怒。

    “周明他会来么雨界三分之一的一流势力,都在此处,难道那周明还敢与这些势力全部撕破脸么就连八位老祖都不敢”

    意识到失言,险些泄露了八祖存在的秘密,巨擎连连收住话语,眼中却有失望。

    为何为何八位先祖,都不愿帮一帮雪言。

    只要先祖们出面,八位炼虚坐镇巨魔族,谁敢打巨魔族的主意

    轰!

    擂台之上,忽然传来剧烈的爆炸声。

    在那爆炸声中,其中一名斗法化神被生生炸死,只剩元神仓皇逃下玉台。

    另一名化神,正是爆炸的始作俑者,手持一柄火红飞剑,每每斩击飞剑,便可引发巨大爆炸。眼见此局获胜,此人立刻抬头看着鸟笼肆意大笑。

    “风雪言!看来你要归我们百剑宗所有了。无尽海巨魔族,竟护不住族长的女儿,不过如此!”

    “”风雪言低垂着眼睑,看不清表情,始终沉默。

    “可恨!”末等席位中,许秋灵美目担忧而冰冷,她最不愿风雪言受伤,偏偏凭她救不了风雪言,而月凌空又正在突破问虚的紧要关头,无法出关。

    一旦出关,便会走火入魔,反噬重伤

    “灵姐姐莫急,主人一定会来的”焚翅叹了口气,劝慰道。

    “是,他一定会来但我宁愿他不要来,这里的敌人,太多”许秋灵苦涩道。

    “哼!我内海势力,是你可以侮辱的吗,滚!”

    一道半步炼虚的强横剑气,骤然席卷玉台,将那狂笑的化神震向玉台,咳血不止。

    那受伤化神含恨抬起目光,正看到玉台中心,立着一个剑袍老者,短发如戟,凛然有威。

    “剑岛的剑尊么你是想为巨魔族出头么!”受伤化神咬牙切齿道。

    “是有如何!”剑尊周身骤然散出一股强大的剑意,席卷全场。

    那剑意的气势,可震慑半步炼虚,只因这剑意之中,有着极淡一丝特别的剑意。便是那一丝剑意,令剑尊实力极强。

    “陷仙剑意!”不少老怪霍然站起,望着剑尊,目光大震。

    (6000字大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