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03章 洛幽苏醒

第503章 洛幽苏醒

    仅一日功夫,明雀便净化了29株十万年灵药,显然是全力以赴了。

    除了15株灵药被收在玉盒、放在一边,其他净化灵药全被小丫头啃出不少牙印,沾了不少口水。

    这小丫头,每净化一株灵药,都要啃上一两口,破坏破坏灵药成分。

    也不知道是太过嘴馋,还是她以为啃过的灵药,宁凡就不会和她争了。

    小孩子吃独食的小心思么

    宁凡哭笑不得地收走15株十万年灵药,将余下的、沾满口水的灵药全部留给明雀。

    “你慢慢吃,不着急放心,我不跟你抢。”

    “真的嘛?你真的不抢我的药宝宝?”小丫头眼睛眨眨,有些不信,将刚刚净化的第30株灵药啃了一口。

    “傻丫头”

    宁凡无奈摇头,苏颜只觉宁凡此刻的表情有些好笑。

    “我去办些事情,你们在此歇息,不要乱跑。”

    言罢,宁凡摇身一闪,重新进入玄阴界。

    15株十万年灵药已经凑齐,足以调和最后三片乌雷竹叶。

    宁凡踏着阴霾的天空,步入草庐,身形轻如清风,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避免打扰到洛幽沉睡。

    催动意境之力,在桌案上凝成一个漆黑的小鼎,只有尺许来高,算是碎丹鼎的缩小版。

    将一株株十万年灵药取出,宁凡继而催动一缕魔火,反复煅烧灵药。

    一个时辰后,十五株灵药被初步提炼成一滴滴粘稠的青色药液,却并未经过提炼萃取。

    这药液并未用于炼丹,只是用于调和乌雷竹叶,故而无需多次萃取。

    宁凡取出一个血纹的玛瑙玉碗,将一滴滴粘稠药液置于玉碗中,继而放入三片乌雷竹叶。

    在法力的催发下,三片乌雷竹叶很快融入药液之中。

    而原本青色的药液,立刻变得乌黑如墨。

    “终于要唤醒你了”宁凡望着安然沉睡的白衣美人,心中闪过复杂的情绪。

    这个女子曾帮过他无数次,而这一次,由他来帮她。

    初遇之时,宁凡只是一介辟脉。

    而今,宁凡却是一介蛮魔

    微微沉默之后,宁凡忽而端起玛瑙玉碗,一口喝下所有药液。

    药液极苦,但宁凡自然不在乎的,却也并未咽下。

    只是靠近床边,轻轻俯下身,一口堵住洛幽冰凉的唇瓣,以口度药,将所有灵药全部度入洛幽体内。

    乌雷竹叶本是修复元神的神药。伴随着药液入体,洛幽的元神之身发出淡淡的黑色雷光,一身气势在这一刻骤然狂升。

    宁凡立刻直起身,抹了抹嘴,嘴上还有洛幽独有的香味,心中异样的情绪更浓。

    将所有情绪抛诸脑后,宁凡只是定定看着洛幽,观察着洛幽节节攀升的气势。

    洛幽的气势不断攀升,朝着碎虚二重天一丝丝迈进。

    她娴静美好的身躯,轻轻从床上飘起,飘浮在半空。气势从体内散出,白色裙袄衣袂飘摇。

    她仍在沉睡,但秀眉却紧蹙在一起,秀额浮出细汗,似承受了莫大痛苦。

    痛楚还在提升,洛幽呼吸开始急促。

    她忽然睁开明眸,眸中带着难以掩饰的痛楚。

    距离突破碎虚二重天只差片刻时间,但这片刻,却似一万年般漫长。

    “是他唤醒我的么他,就是宁凡?”

    洛幽望着那近在咫尺的白衣青年,她虽与宁凡认识许多年,但这却是她第一次与宁凡亲身接触。

    一想到在她沉睡之时,是宁凡不遗余力寻求药物、将她唤醒,洛幽表情闪过一丝复杂之色。继而,那表情化作坚强,似再不惧任何痛楚。

    这一刻,她只是想将柔弱藏起来,不为他所知,仅此而已。

    “傻弟弟,谢谢你唤醒了姐姐。不过嘛,姐姐正在突破碎虚二重天的关键时刻,就不招呼你了。你且离开草庐百万里外,以免受到姐姐气势波及。罡风诀”

    她语气带着三分妩媚,七分慵懒,眼眸深邃似海,让人看不出她的真实心情。

    她梳着堕马髻,发丝凌乱却不失风度。她素手一扬,一股浩瀚的碎虚气势,化作一道罡风,将宁凡直接卷出草庐,卷到百万里之外!

    宁凡心中一震,这罡风有着接近碎虚二重的威力,令他无法在罡风中反抗一二,只能被生生送出百万里外。

    周身罡风一散,宁凡刚刚站定,百万里外的草庐,忽然发出一重重法力所化的海浪,席卷苍天!

    在这一刻,洛幽突破了碎虚第二重!

    而其散逸的气势,将百万里之内所有虚空都震碎,而草庐则直接灰飞烟灭了。

    若非宁凡被洛幽及时松开,他必在这气势下重伤的。

    法力之海,渐渐平息。

    百万里之外,一个白衣如雪的肃静女子,挂着慵懒的笑容,莲步轻移,朝宁凡走来。

    她仅一步,便跨越了百万里距离!

    她仅一指,便震散了所有法力余波,令百万里虚空全部愈合!

    “恢复力量的感觉,真的很好呢。好弟弟,没有受伤吧?”女子的表情似关切,又似随口一问。

    “受伤倒不至于,只是可惜了那间草庐”宁凡回之一笑,一扬手,却祭起一株五万年灵药。

    法力一催,那灵药枝叶急遽生长,抽出无数草叶,根茎则长生粗壮的藤木。

    宁凡一指点下,无数草叶纷纷飞散,草木堆叠,顷刻便在眼前堆出了一间草庐来。

    “不过现在,草庐又有了,你还是有歇息之处的。”

    宁凡暗暗打量洛幽,此刻的洛幽妖娆美丽,好似一个罂粟,一颦一笑都能让男子沉沦。

    但宁凡知道,昏睡之时的洛幽,应该是纯净的、柔弱的。

    眼前的洛幽表现出的性格,并非她的本性。

    “她对我有戒心,不,她对世间万物都有戒心,故而才会掩饰本心么”宁凡思索道。

    在宁凡打量洛幽之时,洛幽亦在仔细打量宁凡。

    从前,洛幽都是借助阴阳锁的媒介,与宁凡做着心神交流。

    这一次面对面相见,还真可以算作她与宁凡的初次相逢了。

    她还记得,第一次遇见宁凡的场景。

    那时的宁凡,仅是一介凡人,在阴阳锁的帮助下,突破辟脉一层,踏入修真世界。

    那时的宁凡如此弱小,若没有她相助,什么也守护不了,无论是弟弟,还是老魔。

    而如今,宁凡经过数十年的游历,五百载的修行,似乎变得成熟了,也强大了。

    那一指变幻草庐所泄露的气势,分明达到了问虚级别,但令洛幽奇怪的是,宁凡偏偏不是真正的问虚修士。

    这在一般碎虚眼中,是辨别不出来的。但在洛幽眼里,宁凡的气息却是如此古怪。

    “这是古魔!”

    洛幽终于看出,宁凡的气息为何古怪了。

    因为宁凡之所有有问虚气势,靠的不是法力,而是精气!

    她犹记得,上一次为救宁凡而昏迷,那时的宁凡,绝对还没有修炼古魔境界。

    便在她此次昏睡的数月光阴中,宁凡一跃成为一介古魔强者!

    古魔的具体境界,洛幽并不清楚。但古魔的强大,洛幽却是心知肚明。

    宁凡气势堪比问虚,但一般的问虚绝对不会是古魔宁凡的对手。

    修炼了古魔之道的宁凡,此刻绝对是问虚无敌的战力!

    “你,变强了”她望着宁凡,忽然感到一丝落寞,不明所以。

    这落寞转瞬即逝,她又恢复慵懒的表情,调笑道。

    “好弟弟,你耗费如此珍贵的灵药,将姐姐唤醒,想要姐姐如何回报?需不需要姐姐与你双修云雨一番?”

    她本是一贯调笑,如同当年调笑少年宁凡一般。

    当年那身负深仇的少年,已长大为一个俊朗冷峭的青年。

    “双修?你只是元神之身,并非血肉之躯,若与我双修,可是会伤及元神根基的。”宁凡摇摇头。

    “呸,姐姐不过是随口一说,你还真敢打姐姐的主意啊,真是胆大包天!”

    洛幽娇嗔了一下,风情万种,比苏颜少了一丝妖,多了一丝媚。

    这嗔怪自然不是真正的生气,洛幽的心头默诵着‘蛮魔中期’四字,不知是对古魔境界感兴趣,还是单纯想记住与宁凡有关的些许信息。

    宁凡又与洛幽调笑了几句,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话题。

    无论如何调笑,眼前的洛幽都是慵懒之色,看不到沉睡之时的半分柔弱。

    宁凡心中稍稍有些失落,看来这洛幽不会和他敞开心扉的。

    他本还想问洛幽的心事,想问洛幽有着什么样痛苦、无助的过去,为何会选择修炼阴养变但所有问题都问不出口了。

    阴阳锁看不破洛幽心事,而这些问题就算问了,掩饰本心的洛幽也不会告诉宁凡答案。

    宁凡明白,洛幽不是不信任他。一个人若受过极大痛楚,往往会掩饰真心与柔弱,故作坚强,这并不奇怪。

    “你如今苏醒了,日后是不是要罩着我,横行雨界?”宁凡也不再试图拉近二人距离,随意开起玩笑。

    保持现在的距离,似乎也不错。

    “咯咯,你帮姐姐恢复元神修为,姐姐自然会保护你。那什么涅皇呀、雨皇呀,若敢惹你,姐姐通通帮你消灭掉,如何?”洛幽似随口一说,又似乎极其认真。

    她的真心,只有她自己知道。就好似那一日,看到魔罗大帝奴化宁凡之时,不顾一切去救宁凡

    那时的她,绝对不仅仅是顾忌与宁凡的利益关系。

    只是她不会承认那种心情,至少在报得大仇之前,她不允许自己脆弱,也不允许自己快乐。

    只需要戴上面具,如此寂寞下去便好

    “你若愿意帮我,真是再好不过了。”宁凡心头一松,若有洛幽的帮助,他报仇的机会将提升许多,自保更是不足为虑。

    有一名碎虚二重天的强者当保镖,除非是与雨殿闹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否则无论在雨界做什么,都不会有生命危险。

    “小幽儿不,洛幽,再过几日,我便要突破六转药魂了,需要去准备准备。你也刚刚恢复碎虚二重修为,还是早些歇息吧,这里有一些杂物,你草庐被毁,姑且使用。”

    宁凡递给洛幽一个储物袋,不再唤她小幽儿,帮她拉开彼此距离。

    洛幽身躯一紧,却片刻恢复,依旧展露笑颜。

    “六转丹术?好弟弟,你真是很了不起呢,若你成了六转炼丹师,便几乎可与碎虚强者平起平坐了。”

    “嗯。”

    宁凡点点头,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寒暄几句后,便离开玄阴界,留给洛幽休息的空间。

    她明明醒了,但与他的距离,却似乎更远了。

    稍稍有些令他烦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