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501章 神藏有风险,切石需谨慎

第501章 神藏有风险,切石需谨慎

    “不错,老夫手上,确实有一批尚未启封的神藏,存放在紫炁宫内。老夫修为低微,无法开启这些神藏,想请道友帮忙开启。当然,开启神藏千难万难,道友纵然开启失败,也并无大碍。但若道友开启成功,老夫愿与道友平分这批神藏。不知道友可愿一试?”

    丹尊的眼中闪过几分期许之色。他心知宁凡神通不凡,故而才会求助。

    当然,对于宁凡能够开启神藏,丹尊并无太大把握,只是抱着尝试之心而已。

    “道友盛情相邀,周某自然愿意一试的。至于能否开启神藏,便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只是周某有一个疑问,古神一族族灭已久,远古神藏也已十分罕见。不知道友从何处寻来了这些神藏?”宁凡问道。

    “这些神藏,皆是老夫在‘焚仙谷’外围寻获!呵呵,道友请随我来。”

    丹尊哈哈一笑,引着宁凡朝紫炁宫方向遁去。

    宁凡则目光微微一震,却是被焚仙谷的名头惊了一下。

    他虽未去过雨界太多修国,但焚仙谷的凶名还是听过一些的。

    焚仙谷是位于虚级修真国——西炎国的一处上古禁地,据说是某个上古宗门覆灭后遗留下的遗址。谷中机缘不少,但凶险更多。

    许多雨界强者都会前往焚仙谷寻求机缘,可惜低于元婴境界的修士,连焚仙谷外围都无法进入。

    而能够进入外围的修士,十人进去。九人都可能死在其中。

    若想进入谷内,起码需要太虚之上的修为,才可冲破内谷炎阵。至少丹尊是无法进入谷内的,只能在外围搜寻宝物。

    传闻在焚仙谷最深处,有一处‘陨落之渊’,被一重重仙火交织的火海所封禁,即便是碎虚强者都无法进入纵然强行进入,也是九死一生

    宁凡一直怀疑。雨皇之所以如此器重他的‘不灭火体’,便是想让他进入那陨落之渊的火海禁地,搜寻某物。

    当然,这也只是宁凡的猜测而已。雨皇具体需要他做什么事,并不是他可以妄加定论的。

    如今丹尊从焚仙谷外围带出几块神藏,倒不免让宁凡有些感兴趣了。

    思索间,二人已到达紫炁宫,这是一座被紫色云雾遮掩的深山禁宫。

    这紫炁宫的灵脉并没有乾元宫优越,但宫殿外却设了凡虚下品的防御大阵。并有不少丹岛强者把守于此地。

    显然,丹尊对此地的防卫极其重视。

    “我等见过丹尊!见过明尊!”一个个丹岛修士一见宁凡二人前来,立刻倒头下拜。

    “免礼!朱青。你把守此地。莫让任何人进入紫炁宫。老夫要和明尊一并入宫,不想有任何打扰。”丹尊威严道。

    “是!”守御此地的修士头领,立刻开启阵光,不敢有丝毫怠慢。

    直到宁凡与丹尊皆已入宫,朱青令人重新关闭大阵,只是眼中却有一股难以掩饰的震撼。

    这种震撼。同样在其他修士眼中浮现。

    “紫炁宫中,只存放了三块神藏丹尊与明尊一并前来,莫非是来开启神藏的不成!”一名青年修士猜测道。

    “在过去的数百年中,丹尊也曾邀请过数名炼虚强者开启神藏,都未成功开启。如今又邀请明尊开启神藏。多半也无法成功吧?”一名老者摇头道。

    “慎言!明尊者这种人物,是你们可以背后私议的吗?还不速速住口!”朱青一声令下。化神威压一散,所有人都不敢说话了。

    紫炁宫中,宁凡随丹尊前行,细细打量着宫内陈列。

    宫殿呈‘回’字结构,共分内外两殿。宫殿以绿松石铺路,以月光石照明,金碧辉煌。

    在外殿之中,每隔数十步的道路两侧都有一对元婴傀儡守护。

    而进入内殿之后,内殿四面共有一十六具化神傀儡守卫。

    内殿便重重大阵所封锁,除了丹尊本人,谁也无法进入。

    在大阵之中,建有三座白玉高台,每一座高台上都供着一个巨大青石。

    青石皆是圆形,高约十丈,远看就似石卵一般。

    巨石表面有着密密的青色符文,透露着古老的气息,闪烁着不朽的光辉。有这些符文在,巨石异常坚固,就算是炼虚一击都无法击破巨石。

    这三块巨石正是三块神藏,每一块巨石之中,都封印了一些秘宝。

    “这是青铜品质的神藏!”这还是宁凡第一次亲眼见到神藏,眼中奇光闪烁。

    在古神一族之中,神藏也分作三六九等,以青石封印的神藏名为青铜,一般都是最次等的秘宝。在青铜神藏之上,一般还有白银神藏、黄金神藏等。

    不过对后世修士而言,最次等的青铜神藏都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

    “道友阅历不凡,竟知道神藏之中的品阶之分。不错,这三块神藏正是青铜神藏,皆是老夫*仙谷外围寻得。与三块青铜神藏一并寻得的,还有那焰光樽,正是根据那焰光樽,老夫才大胆猜测,留下这三件神藏的古修士,是炼丹师!故而这三件神藏所藏之宝,一定与炼丹有关!”丹尊解释道。

    宁凡沉吟不语,焰光樽他见过,是丹岛第一宝,想不到竟是和这三块神藏一起寻到的。

    焰光樽有鉴别丹药的妙效,价值不菲,却并未被收入神藏之中。如此说来,这三件神藏所藏之物,还要高于焰光樽的。

    “每一块神藏之上,都有古神留下的神术符文,有此符文在,想要劈开神藏、获得石中宝,千难万难”

    丹尊叹息一声。取出一柄火红飞剑,忽然一跃而起,飞向其中一块神藏,似乎想给宁凡展示神藏有多么坚固。

    他所持的飞剑乃是半步凡虚的虚宝,一剑生出无数火焰剑芒,威力非同小可,足以斩伤半步炼虚了。

    无数剑芒似雨点般斩击在第一块青石神藏之上,却发出清脆的撞击声。根本无法在青石之上留下半点划痕。

    “如道友所见,这神藏之坚固,连半步炼虚的攻击都可无视的。纵然老夫以魂化龙,施展窥虚一击,都无法轰碎青石,取出其中神藏老夫也曾邀请过问虚修士开启神藏,但皆是无功而返”

    丹尊的话,令宁凡再次沉默少许。

    所谓的神藏,不过是石中藏宝。只要劈开青石石衣,便可以得到秘宝。但想要劈开石衣,却并非一件容易之事。

    “斩离。力!”

    宁凡步步走向第一块青石。骤然一点眉心,取出斩离剑在手。

    精气灌入手臂之中,一抬手,朝着第一块青石斩出力拔山河的一剑。

    这一剑招式至简,看似平平无奇,但引动的巨力。却连问虚老怪都可重伤的。

    “好强的剑术!”丹尊目光一震,若这一剑斩的是他,他必死无疑!宁凡的强大,更远在丹尊预期之上!

    眼中不由流露出期待之色,期待宁凡能一剑劈开青石石衣。

    轰!

    第一块青石硬受一剑。完全承受了宁凡推山填海的恐怖气力。

    青石底座的白玉高台,被一剑之力震成粉碎。青石都坠落道地上。

    但饶是如此,神藏石衣上也仅仅浮现了一道发丝般浅细的剑痕。且在瞬息之后,石衣之上符文一动,那剑痕便愈合了,完好如初。

    巨大的斩击之力,令整个紫炁宫都剧烈晃动,惊到了所有看守紫炁宫的丹岛修士,却无人敢入宫一探。

    宁凡见一剑无法斩破神藏石衣,不免稍稍皱眉道,“果然很硬。”

    连问虚无敌的一击之力,都仅能在青石上留下发丝粗细的剑痕。

    按照宁凡估计,就算是碎虚老怪亲自出手,也未必能轰开这青品石衣。

    且就算以强硬手段轰碎神藏外壳,其中收藏的秘宝也可能会被牵连损毁。

    宁凡渐渐意识到,强行轰碎神藏外的石衣,并非开启神藏的真正方法。

    “连道友这惊天一剑,都无法劈开青铜神藏么”

    丹尊流露出大为失望的表情,深深一叹,却忽然收住叹息,注意到了宁凡还有下一步动作。

    在一剑无果之后,宁凡收回斩离,沉默少许,旋即猛一张口,喷出一团团黑色魔火,将青石裹入其中,强行煅烧。

    丹尊目光一亮,这魔火品阶远超他想象,极其厉害。

    但令丹尊失望的是,如此厉害的魔火,仍无法焚毁青石的石衣。

    这青石神藏不仅刀剑无伤,似乎还是水火不侵的质地。

    “哎,看来连道友都无法破开青铜神藏了”丹尊又是一叹。

    宁凡没有理会丹尊的叹气,收回魔火,静静立在青石一旁。

    若说第一次斩击青石,是为了劈开神藏。那么第二次施展魔火,却只是试探而已。

    宁凡没有指望魔火可以焚开青石,只是凝望着焚烧之后的青石,目露沉思。

    魔火威力不凡,纵然无法焚毁石衣,也在石衣上留下少许焦糊之处。

    但那青色符文一闪之后,好似流动一般,石衣之上所有损伤处都顷刻补完。

    宁凡似有所悟,之所以无法劈开青石,并非青石本身有多么坚固,而是这石衣上的符文太过强大。

    手指触及那闪烁的符文,仅片刻,符文便停止闪烁,恢复如初。

    但自那符文之中,宁凡却听到一缕奇异的大道之音,正是防止青石破坏的力量源泉。

    这符文毫无疑问,是古神一族的神术符文。

    “古神神术之中,竟有道音这道音,会是古神一族强大的缘故么”

    “道音道力想要破开青石神藏,必须以大道之力切石么?”

    宁凡似有所得。却有无法领悟。

    眼见宁凡两度出手,都无法轰碎神藏石衣,丹尊已有些想要放弃了,宽慰道,“神藏之坚固,远超老夫想象,看来连道友也无法劈开神藏石衣了罢了,道友无需再试。老夫已知道结果。”

    “丹道友不必急着放弃,难道不曾闻‘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宁凡眸色一深,他已找出开启神藏之法。

    一缕缕回忆意境的力量在周身缠绕,好似一片片黑色的鹅毛雪花。

    却见宁凡五指一抓,所有的黑雪都汇聚在掌中心,凝成一柄冷如冰雪的乌金短剑。

    剑不过尺许来长,透露着中庸藏拙的剑芒,近乎于道。

    宁凡一挥短剑。朝青石石衣一切,只轻轻一削,便削掉了薄薄一片石衣。

    丹尊有些愕然了。

    那青石之坚固。便是宁凡全力一击都可抵挡。为何坚固如斯的石衣却抗衡不住乌金短剑的轻轻一切。

    他细细凝望短剑,忽然似看出了什么,大惊道。

    “这是道兵!”

    所谓道兵,是意境修为达到第二步的修士,以意境之力凝成的大道之兵。

    青石神藏可以防御法术攻击,却未必能够防御大道的切割。

    这乌金短剑。正是宁凡的大道之兵——斩忆道剑。

    见斩忆道剑可以切开神藏石衣,宁凡暗暗猜测,难道在远古之时,开启神藏的方法正是要以道兵削掉石衣么?

    心中思索,手中却不停。不多时便将第一块神藏的石衣全部削去。

    细密的石纹中,隐隐切出了一个木盒的边缘。是紫檀木的材质。

    宁凡沿着木盒边缘小心切开青石,表面切坏木盒,最终完好取出了这个木盒。

    在此之后,宁凡继续切石,又切出一个精致的陶坛。除这两件东西,再未在石中发现其他物品。

    望着紫檀木盒与陶坛,丹尊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对宁凡激动道,

    “快看看这两件东西是什么宝贝!”

    在丹尊看来,能收藏在神藏中的,必定是好东西了。

    宁凡打开紫檀木盒,丹尊则打开了陶坛,立刻,二人面色古怪起来。

    那陶坛之中,竟盛放着一坛骨灰

    而紫檀木盒之中,则放着一个檀木木牌,似乎是宗门修士证明身份之名牌。尤其让丹尊无奈的是,木牌上的宗门、修士名称,是以古篆文书写,他竟然不认识这种文字。

    “想不到第一个神藏之中,竟只有一名古修士的命牌和骨灰晦气!”丹尊大为懊恼起来。一坛骨灰,一个名牌,没有任何价值。

    宁凡亦是稍稍有些失望,只是目光扫过那名牌之时,心头忽然一动。

    “神篆书?!”

    丹尊不认识这古字,阅历不凡的宁凡却认识。

    那名牌之上,只写了五个字。

    舍兰宗,卫央

    看起来,这骨灰的主人,曾经是上古宗门舍兰宗的弟子,名为卫央。

    至于舍兰宗的名号,宁凡却从未听闻过,倒也并不奇怪。

    “请道友继续切第二个神藏!老夫就不信了,第二个神藏也会是骨灰”丹尊催促道。

    “也好。”

    宁凡点点头,他还准备和丹尊平分神藏,自然希望从神藏中切出点好东西平分了,可不想再切出骨灰。

    再次挥动斩忆道剑,宁凡小心翼翼切去神藏石衣。

    这第二块神藏中,收藏着一个储物扳指,以及一大堆杂物。

    这些杂物之中,有丹炉、道晶、丹药、丹方、古经,还有一个紫炎缭绕的蒲扇法宝。

    而储物扳指之中,仅仅存放了四十二株灵药,却皆是十万年年份!

    储物扳指虽然少见,却不值一提。但其中的十万年灵药却让丹尊目光火热。

    只是仔细甄别那些灵药后,丹尊才发现,这些十万年灵药竟全部被魔气侵蚀,已被污浊,无法再用于炼丹服药这令丹尊懊恼不已。

    那些丹方、古经,则全部都是神篆书,丹尊一个字也不认识,不免大为可惜。

    道晶有两百枚。相当于十亿仙玉,但钱财同样无法打动丹尊的心。

    不过那丹炉、蒲扇及六转丹药,却是令丹尊眉开眼笑,显然十分满意。

    “这丹炉是古神丹修才会使用的‘神炉’,比普通意境之力凝聚的丹炉更胜一筹。这蒲扇是一件凡虚下品的虚宝,虽说品阶不高,但若是炼丹之上扇上几蒲扇,却有略微提升火焰品质的神效。这两件法宝可是上古才有的东西。想不到老夫竟有缘一见,这真是呵呵,此中更有十二颗六转丹药,丹药么,倒没有那么珍贵了道友觉得,这些东西该如何分配?”

    丹尊只将丹炉、蒲扇、六转丹药列入分配,其他的东西因为对他无用,倒并不如何在乎。

    丹尊的意思,是有些想要丹炉和蒲扇的。

    对宁凡而言。丹炉、蒲扇都是鸡肋之物,六转丹药是很想要的,但也不是非要不可。

    反倒是丹尊看不上眼的丹方古经、污染灵药。引起了宁凡的兴趣。

    明雀拥有净化丹药的能力。不知能不能净化十万年灵药。若可以,宁凡便有足够的灵药,一举唤醒洛幽,获得碎虚打手护身!

    那丹方古经,全部是神篆书,丹尊不认识。宁凡却认识。若取走古经,不知能从古经中获得什么讯息

    “道友似乎很中意丹炉与蒲扇啊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这样吧,丹炉与蒲扇归道友,其他的丹药杂物归我。如何?”宁凡笑言道。

    “道友此言当真!”丹尊露出大为惊喜的表情。

    若能获得两件远古丹修的炼丹法宝,说不定可以悟出古修士的丹之大道。对丹尊而言,这二宝关乎其丹道,比任何东西都珍贵的。

    他生怕宁凡会分走这二宝,一听宁凡如此成人之美地分配,不由得感激不已。

    “道友真是豪爽之人!”

    “是么”宁凡微微一笑,所谓的各取所需、皆大欢喜,大概就是这种情形了。

    “道友不妨切切第三块神藏,看看其中有何宝物?”丹尊满怀激动道。

    “嗯。”

    宁凡挥动斩忆道剑,开始切去第三块神藏的石衣。

    只是这一次切除石衣,却给他一种微微不安之感,这是切前两块神藏所没有的感受。

    “这块神藏之中,究竟藏着什么”

    宁凡心中迟疑,第三块神藏,他是从下向上切的。

    当切除四分之一的石衣之后,巨石之中,竟露出一只兽蹄。

    在暴露空气的一刻,兽蹄忽而轻轻一颤,竟似乎是活物。

    “不好,第三块神藏之中,存放的是远古生灵!从这气息来开,此生灵竟是一头问虚生灵!”丹尊忽然大声提醒道,万万没料到神藏内会藏有这等生物。

    神藏有风险,切石需谨慎,古人诚不欺我。若切出一个碎虚生灵,岂不是大家都得玩完?

    吼!

    第三块神藏之内,忽然传来一道兽吼之声。

    那兽蹄猛然一踏,从内而外震碎所有的石衣,显露出远古生灵的巨大身体,并立刻迎风而长。

    那是一头半人半马的异兽,双手持青铜弓箭,在现身的一刻,双目血红地向宁凡、丹尊分别射出一道青色飞矢。

    那青色飞矢的一箭之威,乃是问虚一击,威力非同小可。

    丹尊仓皇之中被异兽攻击,面对问虚一击,面色大变,匆匆施展魂化龙之术,全力抵挡问虚箭矢,却如何等挡得住?

    只一箭透体穿过,丹尊已然吐血重伤,根本接不下异兽一箭。

    失措中,丹尊大呼道,“明尊救我!”

    但在呼救之后,丹尊被箭矢余波一震,竟直接被震晕了过去。

    在丹尊看来,唯有宁凡有实力抗衡这问虚异兽了。他昏了,只能靠宁凡了。

    宁凡面对问虚一箭,自然不会如丹尊狼狈,只是随手一拂袖,浩瀚的精气一冲,直接将问虚一箭震碎成无数齑粉。

    冷冷向异兽一瞪,抬手便祭出一尊黄金手炉。

    指诀一变,手炉中散出一圈圈淡金色的灵轮光环,威力无穷。

    那光环轰击在异兽,堂堂问虚修为的异兽,却无法抵御这淡金光圈,惨呼数声之后,发出愤怒的吼声,

    “夺舍兰之钥者死!”

    身形一抖,竟骤然自爆,化作一重重火浪炸开。

    宁凡急召出元雷之甲,挡下异兽的自爆攻击。

    自爆的光芒渐渐消失,良久之后,原处只留无数碎肉,以及一枚青铜钥匙。

    宁凡捡起钥匙,见青铜钥匙上刻有大道之纹,似乎极为不凡,却不知是何处的钥匙。

    “舍兰之钥是什么”

    宁凡收起钥匙,拂袖生风,以法术救醒昏迷的丹尊。

    “咳咳咳想不到第三块神藏之中,竟封有远古生物,真是可怕呃,那异兽呢?”

    丹尊一面唏嘘,一面四顾。

    当见到满地碎肉之时,立刻,满面震撼起来。

    “道友竟把那问虚异兽击杀了?!”丹尊只觉不可思议。

    “只是刚刚达到问虚的孽障罢了。”宁凡不以为然道。

    他斩杀的问虚早不是第一个了,连冲虚级别的白虎古妖都斩杀了,这异兽才刚刚达到问虚门槛,并不强大,就算交给苏颜,都可轻易击杀。

    “‘只是’刚刚达到问虚”丹尊立刻看怪物一般看向宁凡。

    那异兽遇上宁凡,也算它倒霉了

    而丹尊并不知,宁凡在斩杀了异兽之后,还获得了一枚青铜钥匙。

    此刻的丹尊感激涕零地望向宁凡,若非宁凡出手,他必会死在异兽手中。

    “道友救命之恩,老夫永生不忘!”丹尊感激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