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97章 古妖灵轮

第497章 古妖灵轮

    古妖的记忆是残缺不全的。

    在他残缺的记忆中,宁凡了解到古妖的身份,乃是丹宗宗主的看守炉炼丹炉的童子——白虎童儿。

    宁凡更了解到,这白虎古妖为何胆小如鼠。不得不说,这白虎古妖的身世还真是十分坎坷、憋屈。

    当年丹宗宗主暗中降临下界,决心全力培养一个丹魔,令丹魔不断晋级,最终突破九转之上的祖丹境界。

    他下界之时,便将几名看炉童儿带到下界,其中便有白虎童儿。

    不曾想,白虎童儿竟趁他忙于设计丹魔之时,盗走了他的三件宝物,并私自脱逃。

    当年的白虎童儿,仅仅是金丹后期修为,修为不高,纵然身怀至宝,也无法随心所欲的驱使。

    且他一辈子都在给主人看炉,根本没有什么斗法经验,战力低下可想而知。

    天道昭昭,白虎童儿盗走三宝数年后,便死在一名下界金丹的修士中,三宝也被下界金丹夺走。

    那金丹修士仅仅是金丹中期,低于白虎童儿一个小境界,却杀了白虎童儿。此事令白虎童儿耿耿于怀,才会在这一次遇到宁凡之时,即便明知宁凡修为低于他,也十分惧怕宁凡。

    好在那灵骨玉佩极为不凡,白虎童儿将一丝残魂藏匿在玉佩之中,竟没有被那下界金丹发现。

    起初,白虎童儿的个性是胆大妄为的,不然也不敢盗走主人法宝。

    但‘死’过一次之后,他的胆子就变得异常小,残魂藏在玉佩中不敢出来,一藏就是无数年。

    那玉佩当真不凡,竟有欺瞒天机的效果,寄附残魂,竟可保残魂不灭,寿数不绝。

    白虎残魂躲在玉佩中,潜心疗伤,不知不觉间,竟被玉佩改造了残魂,不知如何修炼出一丝古妖之力。

    他的修为,也一鼓作气地突破元婴境界。

    这下好了,元婴境界的白虎,无论如何不会输给一个金丹中期的下界小辈了。

    他底气足了,遁出玉佩,斩杀了那名下界金丹,血洗了他的宗门家族,方才松了口气。

    此时距离丹宗宗主下界早过去无数年。丹魔的诞生已经布局成功,丹宗宗主也早已返回上界。

    白虎古妖滞留雨界,大有一种天高任鸟飞的感觉,心道自己身怀主人的三件至宝,怎么说也能在下界闯出一番名堂,而不只是像在上界之时一般,做个区区看炉童子。

    有着元婴修为,白虎古妖欺负一些融灵、金丹修士,倒是绰绰有余了。他在某个下级修真国,闯出了赫赫威名,纵横一国,逍遥自在。

    不曾想,倒霉的白虎古妖不知如何惹到了一个半步元婴的魔修。

    白虎古妖虽然是元婴,但只是元初,且战力低下。

    而那魔修偏偏战力极高,一番争斗之下,魔修越级把白虎古妖干掉了,三宝也被魔修夺走。

    万幸的是,白虎古妖又一次将残魂藏在玉佩中,躲过一劫。

    但他的胆子却更小了,被人越级干掉的滋味真是太苦涩了。

    白虎古妖将残魂躲在玉佩中,不知夺了多少年。

    他的残魂再一次被玉佩改造,古妖之力越来越浓,修为也在千年之后突破到了化神境界。

    此时,那魔修也早已突破元婴,但只是元婴中期。元婴中期再逆天,也无法胜过化神修士。

    白虎古妖底气又足了,遁出玉佩,干掉了那魔修,血洗了魔修的宗门势力。

    只是白虎古妖却开始学会低调。有着化神修为,却夺在中级修真国修炼,欺负元婴、金丹。

    他不敢去上级修真国,因为那里有化神老怪。

    他开始异常胆小,虽然有着化神修为,却连元巅大修士都不敢得罪,生怕又有哪个大修士十分逆天,越级把他干掉。

    可惜,命运弄人,他又一次得罪了一个战力逆天的大修士,被那大修士杀人夺宝,并将三宝带到无尽海

    “老子又被人越级干掉了!”白虎古妖又一次藏匿起一丝残魂,躲过一劫,却在玉佩中发出悲愤的呼喊。

    憋屈,真是太憋屈了!

    憋屈的同时,白虎古妖的胆子更加小了。

    不知过了多少年,藏身于玉佩中的白虎,不断接受玉佩的古妖改造,渐渐有了炼虚修为。

    他又一次遁出玉佩,得意非凡,准备杀了当年那大修士报仇雪恨。但可惜的是,他突破炼虚用了不知多少万年,那大修士早就寿终正寝了。

    得!这下没法报仇了。

    在内海游荡的白虎古妖,偶然见到了司空妖岛的塑像,发现塑像之中香火之力不少,可以藏在这里修炼。

    他学乖了,这次准备一鼓作气修炼到碎虚境界,再在雨界晃悠。

    他就不信,等有了碎虚实力,还会被人越级做掉。

    白虎古妖跟随丹宗宗主多年,知晓丹魔的不少情报……

    在司空妖岛呆了许多年,白虎古妖不断突破问虚、冲虚,却始终无法彻底炼化香火之力。

    这个时候,明雀来到了司空妖岛于是白虎古妖开始动心思,在明雀接受传承之时,将明雀与香火一同吞掉,说不定可一举突破太虚境界。

    丹魔是古妖的主人所倾力培养的,私自吞吃掉丹魔,无异于得罪丹宗宗主。

    但古妖早在当年便盗走了主人的三宝,背叛了主人,也不怕多背叛一次

    “这白虎古妖的经历倒是坎坷,但每每必死之时,都会遇到大气运逃过一劫。但很可惜,他遇见了我,招惹了我,却是难逃一死了”

    宁凡搜罢白虎记忆,一口吞吃了白虎残魂。

    旋即取出玉佩、纸伞、手炉等三件法宝,一一仔细检查,确认白虎古妖没有在法宝中藏匿任何残魂了,方才放心。

    这一次,白虎古妖是真的死了。

    宁凡没有立刻离开伞中界,而是细细打量起三件法宝。

    他从白虎古妖的记忆中,知道了其主人的身份,知道了三件法宝的来历,知道了古妖一生的经历。

    但宁凡还是没有弄清古妖境界的具体划分、修炼方法。

    没办法,白虎古妖都是糊里糊涂被玉佩改造成古妖的,他能知道什么古妖境界划分。

    好在白虎古妖终究还是知道一些情报的。

    玉佩之中,有淡青色的圆圈形妖纹,一圈套着一圈,好似人的指纹,树的年轮。

    纸伞上有淡红的圆纹,手炉上有淡金的圆纹。

    从古妖的记忆中,宁凡了解到,。这圆形妖纹,名曰‘灵轮’!

    “古魔身怀魔符,以魔符炼‘血’,最强大的魔符,乃是祖符。古妖身怀灵轮,以灵轮聚‘灵’,最强大的灵轮,名曰‘祖轮’”

    宁凡抚摸着三宝之上的灵轮图案,目光深邃如海,这是他沉思之时才会露出的表情。

    想要系统地修炼古妖境界,第一步就是返祖成妖,凝聚出属于自己的灵轮来。

    魔符可以炼血,提升肉身境界,令古魔的炼体资质超越他族百倍。

    灵轮却可聚灵,提升神念境界,同样令古妖的修念资质超越他族百倍!

    而宁凡若想凝聚出灵轮,至少需要寻得一件扶离老祖的遗物,借用遗物进行祖祭,方才有可能凝聚出灵轮来。

    修不修古妖,宁凡实际并不在乎。

    但灵轮,宁凡是很想凝聚的。若有灵轮,他修炼神念的资质便超越寻常修士百倍。

    神念的强弱,不但与战斗力息息相关,更与炼丹、炼器息息相关,若能修炼出灵轮,令神念暴涨,自然是一桩美事。

    “可惜,扶离一族早已灭族,世人连扶离的名字都未听说过。我想寻到一件扶离祖妖的遗物进行祖祭,怕是会千难万难了嗯?这是”

    宁凡目光忽然停留在灵骨玉佩之上,又有了新的发现。

    玉佩、纸伞、手炉之上都有灵轮图案,但后两者的灵轮有铭刻的痕迹,并非自然产生。

    而玉佩之上的灵轮,却是本身便存在的,是通过修炼得到的。

    这玉佩本是古妖的一块遗骨所雕琢,那遗骨之上,本就有那位古妖的灵轮遗留。

    宁凡神念稍稍没入玉佩之中,忽然一惊,发现自己一丝神念竟被灵轮力量所裹住。

    但那神念并未损伤,凡在灵轮的滋养下,一丝丝成长着。

    渐渐的,那一丝神念,竟变长了少许,提升了一些!

    宁凡立刻目光一亮,

    “难怪那古妖可借助玉佩不断提升修为,原来这玉佩竟可自行提升神念修为”

    妖族的修为与神念息息相关,有玉佩不断提升白虎的神念,白虎的修为自然一路高歌猛进,一路从金丹修至炼虚。

    宁凡将神念没入纸伞、手炉中,二宝虽同样有灵轮,却是人为铭刻的灵轮,无法令宁凡神念增长。

    看起来,唯有玉佩上的灵轮,有提升神念的功效了。

    “若是把玉佩上的灵轮之力吞噬掉,会如何!”宁凡忽然升起一种大胆的想法。

    每一个古妖族群,都有各自的灵轮。宁凡是扶离妖血,若要凝聚灵轮,自然是凝聚扶离灵轮了。

    这一块玉佩虽是古妖遗骨所制成,宁凡却并不知这遗骨的古妖是哪一种妖族。

    就算吞噬掉此妖的灵轮,也未必能适合宁凡使用。

    但宁凡仍想吞噬掉玉佩上的灵轮,看看是否有助于提升神念修为。

    他轻吸口气,指间抚摸玉佩,描摹着玉佩上的灵轮纹路,将灵轮之中的力量,一丝丝抽出,炼化入体。

    那不起眼的灵轮之中,竟蕴含了难以想象的力量。

    随着力量被抽出,玉佩的光华一丝丝暗淡。而宁凡则由于吸收了玉佩中灵轮的力量,使得神念有了突飞猛进的增涨。

    他的神念本是窥虚级别,但吸收了灵轮力量之后,竟隐隐有突破问虚神念的趋势。

    而那灵轮之中,更承载了一些残缺片段,似乎是藏在古妖遗骨之中的记忆。

    那些片段中,有玉佩几次易主的记录。

    那些片段中,有一个青衫老者带着一行童儿,降临雨界的模样。那青衫老者撑一柄血伞,腰悬玉佩,手捧手炉,应是丹宗宗主。

    那些片段中,还有这遗骨主人年少之时的记忆,在那记忆中,一名古妖强者正开坛传法,传授不少低阶古妖修炼之道。

    当记忆闪过这些片段之时,宁凡匆忙催动回忆意境的力量,试图仔细翻看那些回忆。

    他双目紧闭,渐渐沉睡。

    他的心神沉入了古妖回忆之中,陷入一片片往事幻梦之内,试图窥探灵轮大道。

    那是一个奇异的梦,是玉佩灵骨的主人生前的一段记忆。

    梦境中,宁凡所在之处,是一片悬浮于星河之上的小型大陆。

    大陆之上,建有一座十万八千丈的白玉玉台。

    玉台之上,端坐了一名披着虎裘的白发老者,双目闪烁着炯炯妖芒,正开坛传法。

    玉台下方,则有数百万古妖在听讲。

    宁凡坐在玉台下方,是数百万古妖中不起眼的一人。

    他所坐的位置,应该是灵骨主人当年所坐之处。

    在宁凡身旁,一个个古妖气息强横,最低都是化神巅峰的气息,显然想要听白发老者讲道,是需要修为资格的。

    “敢问帝君,何为妖?”一名气息在第二步之上的强者,恭敬站起,向玉台一拜提问道。

    “妖者,顶立天地之人也。人者,法困天地之妖也。古有人皇,立地成妖,天地为经,万世一诵,开一纪之太古。亦有妖皇,轮回为人,立三生三世之量劫,终得不朽”

    白发老者声音威严,侃侃而谈。所言所语,传至玉台十方,令不少古妖沉思不语。

    “敢问帝君,何为灵?”又有一名气息堪比舍空的古妖,恭敬站起,向玉台一拜问道。

    “天地无灵,则妖得灵。天地归灵,则妖灵灭。”白发老者淡然一语,却让无数古妖愈加沉思。

    “敢问帝君,何为灵轮?”宁凡忽然站起,朝白玉玉台拱手一拜,提问道。

    “灵轮?”白发老者忽然抬起目光,望向宁凡,稍稍有些诧异,似乎没料到宁凡会提问。

    而一些修为堪比碎虚、命仙乃至真仙的古妖,有些不悦了。

    按照帝君的规矩,能向帝君请教的,唯有修为突破第二步的仙人。

    就算是碎虚级老怪,在这种大场合下,也没有资格向帝君提问的。

    宁凡的提问,显然是不合规矩,立刻便有数个仙人冷视宁凡,目光不善,满是警告。

    宁凡面对这些前辈高人的警告,却全无惧色,仍是古井无波的表情,只望着白发老者,满目求知之色。

    白发老者却摆了摆手,示意众人无需责备宁凡。继而望着宁凡,轻轻点点头。

    按照他的规矩,小辈修士是没有资格提问的,但宁凡不惧强权的表情,却让白发老者有些满意,故而破例为宁凡开讲。

    “妖当顶立天地,若心存畏惧,则妖道终究再无可修。你心中无畏,却是个修妖的良材。”

    白发老者开口一赞,立刻,无数古妖强者纷纷不可思议望向宁凡。

    那目光有惊讶,有羡慕,有嫉妒。

    惊讶的是一向冷漠、从不赞人的帝君,竟会赞扬一个小辈。

    羡慕嫉妒的,是宁凡竟能获得帝君青睐,怕即将会有大造化了。

    “你问老夫,何为灵轮这,就是灵轮。”

    白发老者屈指一点,一圈圈白芒耀世的光环,犹如水波般从其指间挡开。

    随着光环一收,一圈圈年轮般的白色光圈,在老者指间缠绕,正是老者的灵轮。

    老者向天一指,借由灵轮之力,可呼风唤雨,抽天之力,化为己身神念妖力。

    老者向地一指,借由灵轮之力,可移山填海,抽地之力,化为己身神念妖力。

    老者向玉台之下一指,数百万古妖俱都妖血滚沸,只觉一身妖力失去掌控,全部沦为老者的控制!

    宁凡同样切身感受了灵轮的威力,只觉老者一个眼神,都可以剥夺他所有力量!

    借由灵轮,老者连其他修士的妖力都可剥夺,化为己用!

    若说古魔的血,是强化己身,修持内天地。那么古妖的灵,便是天地借法,以他人之矛,碎他人之盾!

    这一刻的白发老者,端坐于玉台上,却有一种掌御天地的气势!

    这一处天地,都在老者的掌控之中!

    “得灵成轮,即为灵轮!”老者补充道。

    无数古妖的目光都火热起来,更有不少人惊叹道,“这就是帝君的祖轮吗!好强大的力量!连我等古妖的灵轮力量都可剥夺!”

    白发老者轻咳一声,立刻,玉台之下所有议论之声都安静下来,继而又道。

    “轮,是天地的大秘,是道衍的极致。树有年轮,人有指轮,天有道轮。妖以灵为轮,以轮掌回,世间万物,皆逃不过一个轮回。你若懂,则可明真得轮,你若不懂,则永世逃不过一记轮回。”

    白发老者继续传道,所有的古妖都露出茫然之色,唯有宁凡似有所悟,又无法参悟。

    残梦终,宁凡茫然睁开双眼,白发老者的话语高深莫测,远非如今的宁凡可以明悟。

    “化灵为轮,以轮掌回”

    宁凡眼神渐渐清明,摇摇头,不再思索有关古妖的讯息。

    虽说暂时无法修炼古妖境界,但宁凡吸收了玉佩之上的灵骨灵轮之力,令神念暴涨,只差一线,便可令神念达到问虚级别。

    神念究竟何时突破,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契机。

    自白虎古妖手中夺得的三宝中,除了玉佩被宁凡吞噬灵轮、威能大减,其他两件法宝都还是完好。

    黄金手炉也就罢了,血伞可是一件不可都得的小千界宝,宁凡身上又可多一处伞中世界。

    “该走了。”

    宁凡手持血伞,轻轻催动血伞之上的灵轮,立刻遁出了伞中界,回到了妖岛上空。

    一个个妖岛修士,只见到宁凡与白虎古妖双双遁入小千界,心知二人在界中大战,却无法判断谁会胜出。

    此刻见宁凡安然无恙的出现,更持有白虎古妖的血伞法宝,自然说明是宁凡胜了。

    立刻,妖岛之上便有无数惊呼响起。

    “什么?明尊者竟如此强大,凭问虚境界,斩杀了冲虚妖物!”

    “天呐!冲虚老怪,放眼雨界都是巅峰强者,竟也会败,这真是不可思议!”

    毫无疑问,若妖岛之战传扬出去,宁凡威名又会大涨。

    只是可惜,这一次事情会被宁凡封口,不会被传出

    宁凡降落在祭坛之下,对满面担忧的苏颜点点头,示意她可安心。

    目光望向明雀,明雀正眉头紧皱,除了修为提升,她获得传承的最大好处,是多了大量司苍生前的记忆

    她正努力消化这些记忆,怕还需要不少时间,这段时间,自然需要宁凡护法的。

    “在明雀苏醒之前,最好将妖岛修士的记忆抹消掉”

    白虎古妖一语道破了明雀丹魔的身份,本身更牵涉丹宗。宁凡不欲让世人知晓明雀的丹魔身份,以免惹下更多麻烦。

    “抹!”

    他一扬手,黑色风雪遮天降下,全力催动回忆之力。

    但凡沉浸在风雪中的妖岛修士,皆是一怔之下,昏迷过去,依次被宁凡抹消掉了不少记忆。

    待这些妖岛修士醒来,恐怕又要觉得识海剧痛了。这倒不是宁凡所关心的。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明雀的身上,忽而散发出一抹奇异的丹香。

    那丹香,隐隐达到六转下品丹药的品级

    这一刻,明雀忽然睁开眼,双目之中,时而变换着寒霜般的高贵与冷漠,时而变换着纯洁无邪的天真。

    同一时间,天妖界之中,太古冥雀的族中,忽然一片混乱。

    在那供奉有历代冥雀先祖的祖庙之中,其中一座祖像,忽然光芒大现。

    “先祖司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出现如此异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