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95章 伞开一界

第495章 伞开一界

    宁凡没有呆在客舍,而是在雕像之下一站八日。

    他是宁凡,威震内海。他要做什么,他想站在那里,妖岛群修自然是无人敢过问的。

    无人知,宁凡呆在雕像之下,是在守候古妖出现。

    古妖并不出现,宁凡也不以为意。反正接受传承的是明雀,而他负责保护明雀。若那古妖敢破坏传承,他不介意让古妖付出代价。

    八日一晃而过,王女雕像下已设下巨大的祖祭大阵及无数祭坛、古像。

    亦列有诸多神龛,上供着不少神牌。

    无数妖修跪颂着不知名的古经,焚香祷告,将一个个祭品祭献给一尊尊古像。

    “妖者,顶立天地之人也。人者,法困天地之妖也。古有人皇,立地成妖,天地为经,万世一诵”

    宁凡以局外人身份参与祖祭妖祭,听群修诵那古奥妖经,心中渐渐安静。

    每一尊古像都是神鸟的塑像,这些神鸟一个个尾生九翎,每一翎上都有奇异纹路。羽如冰针,即便只是塑像,羽翼上也笼着抹不去的寒冥之气。

    此神鸟正是太古冥雀。

    所有冥雀塑像如众星拱月,将那巨大的女神塑像围在中心,仿佛那女神是所有冥雀的王一般。

    “‘王女’司苍司苍有生之年,想必是太古冥雀族内的王者。”

    宁凡望着盛大的祭祀场面,略略思索。

    不知过了多久,四周的诵经之声忽然安静下来。而明雀与苏颜,则在一队队祭司的簇拥下,朝祖祭大阵走来。

    苏颜自然是奉了宁凡命令,陪同明雀的。她仍是素净打扮,却难以掩饰身上熟美的万种风情,妖娆的容颜,不知让多少妖岛妖修吞咽口水,却不敢亵渎。

    开玩笑!如今内海是个人都知道,苏颜跟了宁凡谁敢亵渎宁凡的女人?

    而明雀,今日打扮的尤其隆重,盛装出行。

    她不再是以往女童的打扮,而打扮成十二三岁的少女,穿着纨素织成的华裳,披着冰针羽翎的羽氅,头上更带着一尊小巧的金冠,好似一个娇小的女王。

    今日的明雀,也不复往常喧闹模样,小脸沉静,颇有威严。

    “参见岛主!”

    所有诵经的妖岛妖修,在明雀一行临近之后,齐齐倒头下拜,声震云霄。

    明雀则淡淡点头,道了句‘免礼’,一步步走入祖祭大阵。面对任何妖修,都是一副冷漠模样,唯有走近宁凡身前时,才顽皮地眨眨眼,“饼哥哥,等我今日传承成功,定会实力大增,就可以帮你对付那什么涅皇了。”

    “是么,那我倒是很期待了。”宁凡摇头轻笑,却不以为然。

    香火之力,是信徒虔诚叩拜所产生的力量。

    王女雕像中的香火之力颇为不弱,是无数代妖岛妖修百叩千拜所存下的。

    这些力量若传承给明雀,定能让明雀实力提升不少,可令她从化神中期突破至后期甚至巅峰,但应该还不够明雀突破炼虚。

    就算明雀完整获得传承,也不可能是涅皇对手。

    但她时刻铭记帮助宁凡,这份心意,宁凡还是很感激的。

    “放心,有我在,无人可阻碍你接受传承的。”宁凡拍拍明雀的头,宠溺道。

    “嗯,饼哥哥最好了。”

    明雀忽然踮起脚,调皮地在宁凡脸上亲了一口,再次装出威严的表情,在几名祭司的簇拥下,朝着雕像下最高的那处祭坛走去。

    包括苏颜在内,所有人都留下那最高祭坛的下方,唯有明雀一人登上祭坛。

    祭坛之上凿出了一个数丈大小的铜池,池中盛满殷红的妖血。

    明雀也不脱鞋袜衣物,直接踏入血池,将整个身体浸没其中。

    这一刻,所有妖岛妖修都紧张起来,而曲姓老者登上另一处高台,主持道,“祖祭开始!诵妖经,献妖祭!”

    无数妖修纷纷跪地,再次开始诵念古妖经。

    一些妖修扛着各色天材地宝、奇珍异兽,或摆放在各个塑像前,或将异兽斩杀,以血抹塑像。

    四面八方的木栅栏中,忽而燃起了无数堆幽蓝的篝火。

    天地忽然变得阴沉沉,乌云密布。而不少祭司都开始在曲姓大祭司的指挥下,操控祖祭大阵。

    霎时间,一个个冥雀塑像,忽然粉碎,其中各自窜出一道迷蒙的光芒,摄入正中心的王女雕像之中。

    巨大的王女雕像,渐渐升起一丝古老悲凉的气息,感染着所有人的情绪。

    一股浩瀚的香火之力,自王女雕像中射出,直达天际,化作一个巨大的太古冥雀虚影。

    那巨大的太古冥雀君临于九天,有着不可磨灭的威仪。

    九道尾翎之上,皆闪烁着白蒙蒙的光华。在这一刻,曲姓老者愈发紧张,从诸位祭司的手中接过大阵阵盘,亲自催动大阵。

    随着大阵一催,冥雀虚影的九道尾翎之一,忽然白芒暗淡。

    那失去的白芒化作一道流光,犹如银河垂天,没入血池中,导入明雀的体内。

    看起来,传承之力被化作了九道,分别寄存在那冥雀虚影的九道尾翎之上。

    这没入明雀体内的白芒,仅仅蕴含了九分之一的传承之力。

    一瞬间,冥雀体内的法力几乎立刻便多出数万甲之多,气势陡升。

    而那长空之上,则继而浮现一重重火红劫云,似乎要降下火焰天劫。

    火劫威力极强,几乎堪比突破炼虚的天劫威力了。

    “不好!传承之力共有九道,这才只是第一道传承之力,竟引下如此强横的天劫之力!这一道火劫,怕是连半步炼虚的老怪都可焚杀!”

    曲姓老者惊慌大呼,立刻望向宁凡、苏颜二人,满是求救之意。

    一个个妖岛修士皆是望着天劫、头皮发麻,这种程度的天劫,就算是炼虚老怪也不易接下啊!

    凭这群妖岛修士,绝无法挡下这种天劫,这正是他们不敢给明雀草率传承的缘故!

    “颜儿,你守着明雀,我来抵挡天劫。”

    宁凡向苏颜吩咐一句,骤然腾空而起,只一个瞬间,便跨过无数距离,出现在那火云之下。

    他甚至看也不看那火云,只是向天一掌,催动采火之术。

    掌心仿若形成一个永远填不满的火焰漩涡,将一重重火云通通吸入漩涡之内,导入日月碑之中。

    那足以轰杀半步炼虚的火劫,就这般轻描淡写地被宁凡抹消掉。

    嘶!

    一个个妖岛修士倒吸冷气,他们虽听说过宁凡威名,却罕有人见过宁凡出手。

    “继续祖祭。”宁凡俯瞰曲姓老者,命令道。

    “是!继续祖祭!”

    见宁凡轻易便挡下天劫,曲姓老者松了口气,继续催动阵盘。

    短短半个时辰,第二、第三、第四道白芒,相继从冥雀虚影的羽翎下射落,没入小明雀体内。

    小明雀气息大涨,已突破至化神后期,短短半个时辰,从化神中期晋入后期,着实让不少妖修艳羡不已。

    接连三次火劫,包裹明雀突破化神后期的天劫,则皆由宁凡代为轰碎劫云。

    自第五道白芒开始,天劫威力陡增,几乎足以重创窥虚修士。

    自第七道白芒开始,天劫几乎连问虚修士都可重创。

    到了第九道天劫,那火云气息之强,恐怖惊人,纵然是冲虚老怪在此天劫下都要重伤!

    只是不论这些天劫多强,只要还是火劫,还没强到离谱,便敌不过宁凡的采火之术。所有的火云通通被宁凡抬手抹掉,并将火焰收容进日月碑之内。

    宁凡的强大,一次次震撼着妖岛修士。就连苏颜都万万没想到,宁凡可轻易抹灭重伤冲虚的天劫。

    九道传承,一一被明雀接受,她一身法力几乎接近百万甲子,距离突破炼虚都只差一线!

    九次天劫,一次比一次恐怖,但却皆被宁凡抬手灭去劫云!

    王女雕像之内,那居心不良的白虎古妖,全程目睹了宁凡的强横。

    他胆子本就极小,当初只是见宁凡流露问虚气息,都已经怕得要死。

    如今见宁凡连冲虚天劫都可轻易轰碎,更是怕极了宁凡。他堂堂冲虚古妖,竟浑身颤抖,匍匐于雕像之内,满目惶惶之色。

    那种级别的天劫,白虎古妖自忖是绝对无法抗住的,但宁凡可以轻易抹灭天劫,按照白虎古妖的思维,宁凡绝对比他强,且比他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怎么办,怎么办!此人如此强大,我绝对不是此人对手!只要有此人在,我根本无法对那丹魔下手?那丹魔身怀冥雀血脉,本身就是极为可口的美食。何况她还吸收了全部的香火之力。若能将她吞掉,我不但可修为更进一步,更可摆脱‘残魂之身’,修出真正的血肉妖身!”

    白虎古妖极想吃了明雀,又怕极了宁凡的强大。

    正犹豫间,忽然回想起身上还有一件宝贝,只要有此宝在,他未必需要惧怕宁凡的。

    “对啊,我怎么将此宝给遗忘了!这可是我冒死从主人身上盗走的宝贝,若不是此宝,我早已死亡,怎会活到今日?嘿嘿,记得主人说过,此宝名为‘灵骨玉牌’,是主人当年以古妖死后遗留的‘灵骨’制成的宝物”

    白虎古妖摇身一变,化作一个虎头人身的白袍大汉,手持一块晶莹温润的玉佩。

    玉佩上描绘有一圈一圈的纹路,好似树木的年轮。

    玉佩边缘嵌有不少孔洞,每个孔洞皆串有一个细线,系着一枚兽牙,唯有一个孔洞之上的兽牙遗失了,白虎古妖也不曾在意。

    若细细去看,便会发现,那温润的玉佩,实际上并非什么玉石,而是一块有如玉石质地的骨骼。

    此骨,正是古妖之骨。细细说来,这白虎古妖之所有有幸成为古妖,皆靠着这一块灵骨玉佩。

    此宝有一股莫测的伟力,并非灵骨本身发出,而是那灵骨之上一圈一圈的纹路所发出。

    “记得主人说过,这灵骨之上一圈圈的纹路,叫做‘灵轮’,是古妖的神通,与古魔的‘魔符’极其类似”

    白虎古妖望着玉佩,原本对宁凡的惧怕情绪,立刻消去了九成。

    “只要有此宝在,我不必惧怕任何人!哼,我一定要吃了那个小丹魔!”

    嗤!

    白虎古妖壮了胆气,化作一道白光,激射出王女雕像。

    虽说底气硬了,但他终究还是有些畏惧宁凡,不敢和宁凡发生正面冲突。故而其遁光直接朝着明雀飞去,卷起无数妖风,准备捉走明雀,寻个善处将明雀给吃掉。

    这白虎古妖现身,出乎了所有修士的预料。

    他强横的冲虚气势,引来一重重虚空之力,在长空上演化成虚空海浪,气势惊天。

    唯有冲虚修士,才可脚踏虚空之海,并于虚空海面之上法力不灭。

    苏颜目光一惊,万万想不到传承之上会有冲虚老怪捣乱,且这冲虚老怪气息极为陌生,似乎是一个强大妖修,绝非雨界修士!

    而所有妖岛修士,皆是被这一惊变吓到了,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看明雀便要被白虎古妖给捉走了。

    “得手了!”

    白虎古妖心中大喜,遁光快到无法想象,距离明雀的祭坛只有百丈距离。只需顷刻便可登上祭坛,将明雀捉走,然后逃之夭夭。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其前路忽然黑火一闪,浮现出一个白袍青年的身影,正是早有防备的宁凡。

    宁凡张开黑火八翼,骤然出现,冷冷阻挡在古妖遁光之前。

    精气宣泄,抬手便是一掌,一瞬间向着白虎古妖的天灵按下了一百零八重刑戮掌印。

    “天、天呐!这是刑戮魔掌!这掌印我见过,在主人的玉简记录中,是古时某个少年大帝的成名手段!天啊,这白衣青年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会古之大帝的神通法术!这简直太可怕了!”

    白虎古妖立刻仓皇失措。实话说,他若是全力出手,多半也能接下宁凡的刑戮魔掌,毕竟他的境界是高于宁凡的。

    只是古妖本就胆小,怕极了宁凡,此刻认出宁凡的魔掌来历,更是底气不足、畏惧不已,心慌手乱,竟一时间不知如何对抗宁凡。

    古妖简直吓尿了,他根本无法想象,现如今的世界,还有人会使用古之大帝的神通。

    好在他总算想起了手中的灵骨玉佩,在魔掌贯顶之前,骤然祭起玉佩,将滚滚妖力灌入玉佩之上。

    玉佩之上一圈圈奇异的纹路剧烈闪烁,发出一道道神妙的光环,与刑戮掌印对轰一处,强横的对轰,震碎一片片虚空,掀飞无数祭坛。

    明雀所在的祭坛因为有宁凡庇护,故而才没有被波动波及。

    她仍闭目坐在血池之中,似乎在吸收传承之力,秀眉紧紧皱着,似乎忍受着什么痛楚一般。

    强横的波动,没有惊醒明雀,却震撼了无数妖岛妖修。

    此乃炼虚修士的斗法波动,这些妖岛妖修一生都未必见过炼虚斗法!

    白虎古妖见自己竟挡下了宁凡一掌,大感不可思议,底气渐渐足了一些。

    他虽胆小,却还不傻,刚才他匆忙之下激发灵骨玉佩的威能,只发挥了玉佩三四成的威力。

    饶是如此,却轻易挡下了宁凡必杀一击。

    如此看来,宁凡似乎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可怕啊。

    “你不是老子对手,速速滚开,可免一死!这个小丹魔,老子吃定了!”白虎气焰嚣张道。

    “聒噪!”

    宁凡自不可能让古妖擒走明雀的。

    只是令宁凡稍稍惊讶的是,这古妖将看出了明雀丹魔的身份。

    而更让宁凡在意的,是古妖所持的灵骨玉佩。

    那玉佩刚刚激发了一圈圈光环,竟轻易阻挡了宁凡的刑戮魔掌。

    那光环,有些不同寻常

    以宁凡的眼力,更能看出,那灵骨玉佩之上,有着极淡的古妖气息。

    他同样看出,这白虎古妖的古妖气息并不纯正,且在刚刚催动玉佩之上,损耗了几乎三分之一的妖力。

    “这玉佩光环,有些棘手但这白虎古妖定无法施展此宝太多次。”

    白虎古妖见宁凡谨慎的表情,只道宁凡怕了自己,心中极其得意。

    “果然,只要有主人的宝物在,老子就是战无不胜的!”

    “只可惜,每次催动这法宝,都要损耗太多妖力,不到万不得已,倒是不能太过依赖这玉佩了。看起来,这白衣青年并没有那么可怕,对付此人也许无需动用玉佩吧。”

    白虎古妖收起玉佩,反手取出一个血气腥腥的伞状法宝,向宁凡骤然祭起。

    “既然你定要妨碍老子的好事,老子便连你一起吃了!‘伞开一界’!”

    血伞腾空而起,骤然撑开,现出无数光华,将宁凡连古妖本人俱都摄入伞中世界。

    那是一处血海翻腾的小千世界,血海无边无涯。古妖将宁凡收入界内,只为在界内将宁凡杀死。

    “小千界宝?”宁凡目光诧异,这白虎古妖不但身怀奇异玉佩,更有小千界宝在身,倒是有些不同寻常了。

    脚下一重重血海,忽然生出无数血雾,朝宁凡卷来。处在血雾之中,宁凡立刻感到法力竟受到极大限制,一丝丝被血雾封印。

    这血伞当真有些不凡,不但可将敌人捉入小千世界,更可借助界中血海封印敌人的法力修为。

    就算是碎虚老怪,也不一定有这般玄妙的法宝。

    宁凡不敢怠慢,毫不犹豫一拍储物袋,取出一柄莹润的血剑,朝身前血雾一劈。

    立刻,一重重血雾好似遇到克星一般,被宁凡一剑劈开。

    白虎古妖见一击得手、将宁凡擒入了伞中界,正暗自得意。心道这血伞好歹是主人的法宝之一,就算没有灵骨玉佩厉害,也非比寻常了。

    但当看到宁凡以血剑劈开血雾后,白虎古妖立刻满面惊惧,因为他又一次认出了宁凡所持血剑的来历。

    “天、天妖血龙之骨制成的血剑!天妖!那可是堪比真仙的存在!你简直是疯子,竟然用天妖的骨头制作法宝兵刃!”

    原本自信满满的古妖,再次底气不足,空前畏惧起宁凡。

    在他看来,宁凡简直太可怕了,他的主人也不过是一介真仙,宁凡却用天妖之骨制作法宝,宁凡绝对是疯子!

    “老子不跟你打了,老子要跑路,风紧扯呼!”

    白虎古妖有些语无伦次了,想要逃出伞中界,将宁凡独自封锁在界中。

    但宁凡岂会给他逃遁的机会。

    “想走!”

    宁凡没有给古妖逃离的机会,血剑已凌空劈下,剑光惊世,一剑断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