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94章 古妖

    古魔炼体,古妖修念,古神修法。

    宁凡能够猜测,古妖境界必定与神念强弱息息相关,但他并不知晓具体的境界名称。

    一个个司空岛妖修,纷纷遁上长空,遥望立在银舟船头的宁凡,大气也不敢出,惶恐无比。

    而望向明雀的目光,则带着异常恭敬之色。

    尤其是其中一名肤色黝黑的少年,望向明雀的目光,更有发自内心的尊崇与敬重。

    那少年骨龄不过十五,修为仅仅是辟脉十层,但因为是羽妖,背后有翼,故也可飞行,前来迎接明雀。

    但他飞行在众人最靠后的位置,显然是身份低微的缘故,没有资格近距离膜拜明雀。

    宁凡目光扫过成千上万的妖岛妖修,当扫过少年之时,稍稍留意的片刻。这少年给宁凡一种奇怪的感觉,但具体如何,却说不上来。

    “恭迎岛主、大祭司归来!不知岛主为何会与明尊者等人同行?”

    几个颇为年长的妖岛高手走出人堆,向明雀小心问道。宁凡凶名太大,他们不问清宁凡来意,是不会放心的。

    “明尊者是本岛主的哥哥,乃是堂堂五转炼饼师呢,看在本岛主面子上,绝不会伤害司空岛的一草一木的,你们大可放心好了,不必如此怕他的。”

    明雀的话,清晰传入无数妖岛妖修耳中。一听说宁凡不是敌人,而是明雀的哥哥,所有妖岛修士高悬的心都落了下来,纷纷庆幸不已。

    “原来明尊者是岛主的兄长,是友非敌呵呵,如此便好,如此便好。”

    是啊,如此便好。若宁凡是敌非友,说不准会血洗司空岛,岛上绝对逃不出一个活口的。

    宁凡是谁?那可是连幽海魔族都可镇压的狠人啊,区区一个司空妖岛,自然绝不敢招惹宁凡的。

    一个个妖岛修士大松口气的同时,望向宁凡的目光也愈加恭敬起来。

    见妖岛修士对宁凡如此恭敬,明雀满意地点点小脑袋,继而向身后的曲姓老者吩咐道。

    “曲阿公,本岛主给你十日时间,准备好‘祖祭’所需的所有物品。十日后,本岛主将借由祖祭仪式,正式接受传承之力,不得有误。”她语气稚嫩,话语却颇有几分威严。

    “十日?是!”曲姓老者自不敢怠慢,立刻吩咐人准备祭祀之物。

    而所有妖岛妖修,一听说明雀即将接受司空传承,立刻欢声鼓舞起来。

    让明雀接受司空传承,是所有妖岛妖修的期望。从前曲姓老者不敢让明雀接受传承,盖因明雀修为尚弱,担心她无法承受传承之力。

    不过现如今明雀身边有宁凡护法,接受传承的成功率自然是极高的,许多安全问题都无需担忧。

    唯有那肤色黝黑的少年,一听说明雀想要接受司空传承,立刻大声阻止道,“不可以!你不能接受传承!”

    “大胆!你一介看守王女雕像的妖奴,竟敢对岛主无礼,该当何罪!”

    一听少年狂言,立刻便有不少金丹、元婴高手厉声训斥。

    “好了好了!一群糟老头子欺负一个少年郎,羞也不羞?都散了吧,本岛主想要清静清静!”

    明雀随口一令,立刻再无人敢训斥那黝黑少年,一干妖岛修士纷纷散去,连她擒拿的一干化神奴仆也纷纷忙碌起来,开始着手准备十日后的祖祭之事了。

    黝黑少年见逃过一劫,大松了口气,千恩万谢望向明雀,咬咬牙,似乎想告诉明雀什么东西。

    但明雀根本不关注这个少年,眼中只有宁凡一人,自然就把少年的表情无视了。

    将所有糟老头子遣散,明雀欢腾地牵起宁凡,并领着苏颜,开始游览司空妖岛。

    “饼哥哥,你陪明雀在岛上玩几日,好不好?”明雀软语央求,表情天真,丝毫看不出之前对诸位妖修发号施令的威严。

    当年的明雀只是一个单纯的小丹魔,如今经过无尽海的生死磨砺,早已懂得分辨人心,并在成为司空岛主之后积累起岛主的威严,同时也有了腹黑的个性。

    但无论如何,她在宁凡面前永远都是当年那天真活泼的丹魔,不会变。

    “好。”

    宁凡自然不会拒绝明雀的要求,只是在离去之时,大有深意看了一眼黝黑少年,并传音入密,对少年吩咐了什么。

    少年听到宁凡吩咐,立刻表情一震,稍稍有些害怕,却是匆忙点头,不敢拒绝宁凡命令。

    而宁凡,则与明雀、苏颜二女,在司空妖岛之上一连游玩了两日。

    两日之中,宁凡毫不避讳地向明雀询问了与古妖境界相关的诸多问题,但都没有得到满意答复。

    这也无可奈何,明雀对‘古妖’‘古魔’之类的东西全部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任何讯息。

    她体内虽有少许古妖力量,但这力量从何而来,她是全然不知的。

    不过明雀告诉宁凡,在她做过的梦中,曾梦到类似古妖的力量。

    这种力量的得来,似乎有各大妖族的‘祖祭’有着密切关系,需要通过祖祭获得某种‘妖血印记’,才可真正获取力量,具体如何却不得而知。

    实际上,明雀体内虽有一些古妖力量,却并无那特殊的妖血印记,故而算不上真正的古妖。

    祖祭不同于一般的妖族祭祀,必须借由特殊的祖妖遗物,才可展开祭祀。

    此次明雀获取司苍的传承力量,便需要进行祖祭。

    而她祖祭所用的祖妖遗物,便是那座巨大的女神雕像。

    虽说最终也没弄清古妖的境界名称、修炼方法,但宁凡或多或少弄明白了一些事情。

    宁凡是扶离妖血,想要返祖成为古妖,至少需要一件扶离先祖留下的遗物。并通过祖祭仪式,获取类似魔族祖符的特殊力量,才可成为真正的古妖。

    不过可惜的是,扶离一族灭族已久,世上怕再无任何扶离先祖留存的遗物。宁凡就算弄清成为古妖的方法,也无法修炼成一名古妖。

    明白了这些,宁凡也不再多问古妖的问题,索性陪明雀游玩了两日。

    两日后,明雀在曲姓老者的强烈要求下,开始闭关修养,以便以最佳状态获取传承,倒是不能再游玩了。

    她闭关修养之处,是一个幽静的寒潭,有淬炼妖力的奇效。

    明雀一个人泡在幽潭之中,宁凡自是不会放心的,嘱咐苏颜陪明雀一起泡澡,顺便看护明雀一二。

    宁凡自己则返回妖岛之上的客舍,同样为八日后的古妖传承做着准备。

    他所居的客舍,距离明雀与苏颜闭关的幽潭并不远,若二女出了什么变故,宁凡可随时接应。

    这是一座由巨木掏空所建成的客舍,周围种着司空岛特有的妖斑竹,散发着清净的竹叶之香。

    在那客舍之外、竹林之中,恭敬立着一个黝黑少年,已在客舍之外等候了宁凡两日,正是当日劝阻明雀接受传承的少年。

    当宁凡前来此地客舍后,黝黑少年立刻身躯一颤,神色稍稍有些畏惧,显然是在惧怕宁凡。

    “参、参见明尊者。”少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宁凡磕了数个响头。

    “嗯。”宁凡随手拂袖,袖中生风,扶起少年。

    两日前,宁凡嘱咐少年来客舍等他,他有话要亲自过问少年。

    少年一听宁凡有话询问,岂敢怠慢。他修为虽低,但终究生活在内海,听闻过不少宁凡杀人冷血的传闻,对宁凡怕到了骨子里。

    他本是看守王女雕像的妖奴之一,是不能擅离职守的。

    但一些执事、长老一听说宁凡要召见他,立刻免去了他所有差役,令他在此处客舍恭候宁凡前来,再未给他分配任何工作。

    甚至还有几名妖岛长老嘱咐少年,若宁凡询问他任何问题,定需知无不言,纵然询问妖岛隐秘,也不必有任何隐瞒。

    少年心中是极为忐忑的,他并不知宁凡叫他前来,是要询问什么事情。

    一想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名震雨界的大魔头,少年更加紧张,双腿都有些打颤了。

    “不必紧张,本尊有话问你,你如实回答即可,若你如实答复,本尊不会伤你性命,反倒会赐你些许丹药。”

    “丹药?!是,前辈有话但请询问,晚辈定然知无不言!”一听有丹药做报酬,少年顿时目光火热,对宁凡的畏惧也冲淡了几分。

    以少年卑微的妖奴身份,宁凡想知道些什么,大可直接搜魂灭忆,不必多此一举的询问。

    区区妖奴,无论受到什么伤害,都无人会关心,这便是修界的残酷现实。

    就好比近来总有妖奴离奇失踪,但也无人认真去追查。

    若是其他魔修,想要知道什么,或许直接便对少年搜魂灭忆了。

    但宁凡并未如此残忍,甚至还许诺给予少年回答问题的报酬,这让少年激动之余,不禁觉得宁凡实际并不是外界传闻的那般冷血绝情。

    “你姓甚名谁?在司空妖岛任何职务?”

    “晚辈名为林羽,是看守王女雕像的妖奴之一。”林羽恭敬道。

    “当**为何劝阻明雀进行祖祭传承?还有”宁凡言语一顿,表情忽而凌厉起来,“你脖颈间的兽牙吊坠,从何而来!”

    当日宁凡对少年有些留意,如今近距离查探,才发觉少年体内有极弱一丝古妖力量,这力量,皆从少年脖颈的兽牙吊坠上散出。

    “这兽牙是晚辈意外捡到的,自行制成吊坠,绝非偷盗,请前辈相信晚辈!至于晚辈之所以劝阻岛主接受传承,只因只因”少年见宁凡目光凌厉,立刻惧怕起来。

    “只因什么!”

    “只因晚辈某夜看守王女雕像只是,在雕像之下,看到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似乎是什么妖物,吞吃了好几名妖奴,并一窜便进入了雕像之内。而吊坠之上一枚兽牙,便是在那时捡到的,正是那妖物所遗留。晚辈确信,那雕像之中,如今定有妖物存活,若岛主贸然接受雕像传承,或许会有危险”少年语气颤抖,但表情真诚,并无作伪之色。

    “妖物?”

    宁凡眉头一皱,好端端的雕像中,会有什么妖物存活么?

    那雕像之中充斥着数之不尽的香火之力,就算是宁凡的神念也无法破入雕像,什么妖物如此神通广大,竟可以进入雕像。

    联想进入妖岛之日,宁凡觉察到雕像双目的奇异闪烁,忽然沉吟不语。

    再想到那妖物竟会遗留下留有古妖力量的兽牙宁凡忽然目光一凝。

    “难道那雕像之中,有古妖存活?!”

    宁凡目光一扫少年的吊坠兽牙,从兽牙之上感觉到一丝冲虚气息。

    若雕像之中真有古妖,那这古妖定然还是一名冲虚境界的古妖

    “这里是一瓶二转丹药,可助你突破融灵境界。”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一瓶丹药,抛给少年,并令他告退。

    少年一见瓶中丹药,立刻露出惊喜之色,对宁凡千恩万谢之后,方才离去。

    宁凡则一遁离去,前往王女雕像查探良久,却始终无法将神念侵入雕像之中,查不出古妖的任何底细,却真真切切在雕像中寻到些许冲虚强者的残留气息。

    那气息极淡,一般人无法察觉,唯有宁凡这种感知敏锐的高转丹师可以察觉。

    那气息之中,有着极淡的古妖气息。

    “雕像之内,果然有古妖。这古妖躲在雕像之内,外人无法进入雕像内。除非轰碎雕像,否则无法将他逼出明雀还需雕像获取传承之力,自然不可轰碎雕像。如此说来,若这古妖不主动出现,我是无法与之一见了。”

    “不知八日后明雀接受传承之时,这古妖会不会带来变故冲虚境界的古妖,倒是不能小觑若他并无危害明雀之心,我也懒得对他出手。但若他敢闹出什么幺蛾子则必死!”

    雕像之中,一团纯白的香火之力包裹下,一个白虎形态的妖兽正潜伏修炼。

    妖兽身上流露着冲虚级别的气势,似在假寐,兽口上还沾有吞服活人留下的血迹皮毛。

    “可恶,妖岛之上似乎来了两个高手,气息并不弱我太多,好在他们似乎还未发现我的存在。但看起来,我是不能轻易离开雕像、生吃活人了”

    这两个高手,指的自然是宁凡与苏颜了。

    这白虎虽强,但胆子似乎颇小。

    他境界明明高于苏颜与宁凡,但似乎极为畏惧二人。

    “妖岛之上似乎要正式开始祖祭传承了,哎,我虽可躲在雕像中、借香火之力修炼,却无法直接吞噬这些香火之力。这些香火皆是供奉雕像主人,一般而言,唯有雕像主人才可吸收香火力量。不过么”

    白虎忽然嘿嘿冷笑起来。

    “此次接受香火传承的,是这妖岛的岛主,仅是一名化神小辈,极容易对付。待这小辈吸收雕像的香火传承后,我再生吃了这小辈,便可间接获取香火的力量。再过八日,传承便开始,届时我便对那小辈动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