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90章 血葬草

    宁凡的提问,岭南二老根本不敢有丝毫隐瞒,只将来龙去脉一一叙述。

    原来这岭南二老之所以被红发女修追杀,纯粹是一场意外。

    他二人乃是问虚老怪,常年搜索古修士遗迹,这一次在搜寻某处古修士遗迹之时,偶然发现一个杀气森森的界路通道。

    那条界路不知通往何处界面,似乎是通往某处残破的小千世界。

    古修遗迹出现残破的隐藏界面,本不足为奇,不少古修都爱将宝物藏在隐蔽界面中,岭南二老自然要进去探索一番。

    但二人进去后才发现,这一处小千界犹为特殊,充斥着让炼虚老怪都为之作呕的杀气,除非是一些杀戮道的魔头,否则根本无法在此地保持镇定的。

    残界深处,更有不少凶悍隐晦的炼虚气息,大约是此界遗留的生灵,在二人入界之处便发出警告。

    “非此界之民,速速离去,否则,死!”

    那语气极不客气,但奈何残界深处强者颇多,令二人深为忌惮。

    二人不敢深入残界,只在外围搜索了一番。

    外围并无任何宝物,甚至没有任何灵药,只有一望无际的血色杂草,是二人没有见过的品种。

    岭南二老不敢深入残界,却又不甘空手而归。思虑之后,只随手采摘了些血红杂草,留待日后研究一二,就此离去。

    岂料便是这采摘杂草的举动,惊动了残界之中的炼虚强者。

    立刻,便有那名红发女修,一马当先追赶而出。

    而在红发女修之后,还有密密麻麻十余炼虚、数百化神追来,俱是女修。

    这些女修一个个貌美如花,元阴饱满,却俱是心狠手辣的表情,直把岭南二老惊得半死。万万想不到一个残界竟藏有如此之多的高手。

    更糟糕的是,二人还察觉到,那残界深处,一道碎虚气息正渐渐苏醒。

    那碎虚强者如末世降临般,发出字字如冰的命令。

    “诸血奴听命,为本宫拿下盗药者,杀无赦!”

    这一刻。岭南二老几乎有吐血的冲动,他们只不过随手摘了一把杂草。就成了盗药者了?就要被这么多强者追杀?就被碎虚老怪下了杀无赦的命令?!

    如果真盗了什么绝世灵药,他们被追杀也就认了。但岭南二老十分确定,他们采摘杂草没有任何药用价值,绝对是杂草,绝对不是什么灵药!

    冤啊,真是太冤了!

    岭南二老明白,此刻是有理说不清了。他们更明白,若让这批强者追上,凭二人之力,绝对没有活命之理。必须立刻逃跑。

    二人不敢再在此界逗留,直接拼命遁出残界,并双双出手,轰碎了残界的界路通道。

    除了红发女子一人外,其他残界强者全部被阻在通道另一端。未来得及追出残界。

    虽说只有红发女子一人追赶岭南二老,但这红发女子却几乎独自斩杀了岭南二老。

    起初,岭南二老见红发女子是问虚修为,又只是独自一人,存了轻视之心。他二人也是问虚,思忖若是二打一的话,胜面是很大的。

    岂料红发女子手段惊人,修为更几乎达到问虚无敌的境界,根本不是岭南二老可抗衡。

    红发女子施展某种杀戮秘术,轻易重伤岭南二老,并随即展开了一连串追杀。

    重伤之下的岭南二老拼命逃遁,最终撕碎虚空,偶遇宁凡等人,方才获救。

    这便是岭南二老所知的一切,如今劫后余生,将往事娓娓道来,仍是唏嘘不已的表情。

    “想不到一处古修遗迹的残界之中,竟藏有碎虚修为的生灵,二位能从那种级别的老怪手中逃得一命,也算是福缘不小了。”宁凡淡漠道。

    “福缘?哎,若非遇上道友相救,我二人绝对会死在那女煞星手中,又谈得上什么福缘?呵呵,还未请教道友尊姓大名。道友有着问虚无敌的实力,但我二人却从未听说过道友大名,莫非道友不是雨界之人?”

    岭南二老对宁凡的身份仍大感好奇,以宁凡的实力,在雨界炼虚之中绝不可能默默无闻的。

    “周明,雨界散修。”

    “原来是周道友,幸会幸会。道友救我二人性命,些许谢礼,请道友务必收下。”

    岭南二老各自服下疗伤丹药,稍稍压制住伤势,旋即取出五个精细封印的玉盒,每一个玉盒之中都封印着一株十万年灵药。

    这五株十万年灵药,赫然便是他们的谢礼了。

    “十万年灵药!”

    苏颜目光火热,小明雀则直接馋得流口水了,恨不得立刻吃掉五株灵药。

    十万年灵药乃是炼制七转丹药所需之物,对碎虚老怪都极其珍贵。岭南二老一次拿出五株灵药作为报答,算是报酬不菲了。

    “我二人储物袋在逃命中遗失,只剩这五个玉盒贴身放置,欲送给道友,权且报答道友的救命之恩。若道友对这礼物不满意,日后可来中州‘琅嬛阁’。我二人虽是散修,却也有些势力产业,那琅嬛阁便是其中之一,其中储藏之物不乏天材地宝,道友若来中州,可至阁中随意取宝,直到满意为止,我二人绝不会阻拦的!”

    岭南二老将五个玉盒送给宁凡,并给与赠宝许诺,没有任何肉疼之色。

    十万年灵药虽然珍贵,但比起他二人的性命,却又不值一提了。

    宁凡深深看了二人一眼,收起了玉盒,没有推辞之意。

    宁凡看得出来,岭南二老拿出重礼报答他,既有感恩之意,也有畏惧之情。

    这二人算是知恩图报之人,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却也畏惧着他强大的实力。

    岭南二老以重礼交好宁凡,也是怕宁凡趁他们重伤,将他二人斩杀灭口。

    “对了,二位在那残界中所摘的杂草,可还带在身上?”宁凡又问道。

    “侥幸还在,没有遗失。”

    “周某可否一看?”

    “区区杂草而已。道友何必如此见外?直接拿去即可。此草能引得那么多强者追杀,即便不是灵药,说不定有某种特殊用途也未可知。以道友眼力,兴许能看破此草来历。”

    岭南二老虽确定此草不是灵药,但也怀疑此草有某种用途。

    不过宁凡既然对这杂草有兴趣,二人自是愿意将草赠与宁凡的。

    二人各自取出一把血红杂草,递给宁凡。眼中或多或少有些期待,期许宁凡能认出此草来历。

    二人盯着宁凡面容。却见宁凡接过杂草端详了许久,脸上始终没有半分表情,良久,只淡淡告知岭南二老。

    “周某不识此草。”

    “是么,既然连道友都不识此草,想必此草是无用之物吧。”

    岭南二老似乎信了宁凡的话,绝口再不提血色杂草,亦不问宁凡会如何处置那红发女修。与宁凡、苏颜稍稍寒暄了一番,便要告辞离去,急着寻一处地方闭关疗伤。

    宁凡也不挽留。任岭南二老离去,没有阻拦。

    只是在岭南二老离去之前,询问了那处古修遗迹所在。

    据岭南二老所言,那处古修士遗迹已被他们斗法波动所毁,就此崩溃。片痕不留。若宁凡想寻到那遗迹、进入那杀气腾腾的残界,是绝不可能的。

    岭南二老又极力邀请宁凡,希望宁凡日后有空来中州琅嬛阁一会。之后,二人才告辞离去。

    在二人离去之后,宁凡目光方才微微闪烁,一拍储物袋,重新取出两撮血红杂草,屏退了所有人,只留下苏颜与明雀。

    “主人难道看出这草的来历了?”苏颜见宁凡屏退众人,猜测到。

    “这草不是药宝宝,不好吃,但绝对不简单!”明雀则凭借对天材地宝的明锐感知,断言道。

    “不错,我的确看出此草来历,也知此草绝不简单。此草名为‘血葬草’,即便在上古之时都算稀有之物。它并非灵药,没有药力,却是某些上古杀戮道功法修炼之中不可或缺之物。若我没猜错,那岭南二老进入的残界,其内的女修皆在以此草修炼杀戮功法。不简单被我擒下的红发女修,连同那些残界内的强者,或许大有来头。”

    宁凡收起血葬草,继而又道,

    “那一处古修遗迹已然崩溃,无法查探。那界路通道也被岭南二老毁坏,无法再进入那残界或许那红发女子来头不小,但她的同伴不会知晓她被我擒下,亦无法离开残界。如此说来,擒下此女,倒是没有什么后患了。”

    此女光荣成为宁凡第一具炼虚鼎炉,这命运是再也逃不掉了。

    距离司空妖岛,差不多还有三日路程。

    宁凡还准备在稍稍休息之后,利用窃言术审问此女一番,看看能否从此女心中看到些秘闻。

    但他还未能稍稍休息,在岭南二老离去后不久,海天相接处,一道魔气腾腾的遁光正急速驰来。

    这一次来者,仍是一位问虚高手,身后的魔气凝成遮天蔽海的黑色魔云,天昏海暗。

    宁凡目光一瞬间寒冷,这一次到来的问虚老怪,正是之前以杀机锁定他的敌人!

    “此人很强,实力更在红发女子之上。但此人气息我未见过,绝不是雨界之人。”苏颜俏脸凝重。

    “他是之前对我杀机锁定之人,原来他不是雨界的修士么有意思,想不到刚走了岭南二老,又来了一个异界修士,我倒很想知道,此人为何对我怀有杀机!颜儿,你护着银舟,我去会他。”

    宁凡一步腾空,踏天而立,冷冷注视着来犯之敌的方向。

    在那个方向,一个干瘦如僵尸的魔将,正手持皇杀令,步步踏天,疾驰而来。

    此人原本距离宁凡极远,按宁凡原本推测,起码需数月才能追上他。

    但此人却仅隔一日便追了上来,显然是动用了什么远距离传送的手段。

    一个异界修士,如此大费周章追杀宁凡,究竟为了什么,宁凡很想知道。

    此人身上,有一股让宁凡厌恶的气息。

    此人越遁越近,在距离宁凡万丈之处,收住脚步,冷冷一扫宁凡,根本懒得细看。

    “你就是涅皇大人令我斩杀之人?本将道魇,奉令杀你。你区区一介融灵,根本没有资格脏本将之手。速速自尽,可免受辱!”

    道魇魔将负手而立,双目瞑闭,眼中满满都是轻蔑。

    在他看来,他乃是堂堂问虚,是涅殿十大魔将,而宁凡只是‘区区融灵’。

    在他看来,他只需散出气势便可压死宁凡,但他连气势都懒得放出,根本瞧不起宁凡。

    “涅皇!”

    宁凡目光寒芒大盛,只需听到这两个字,他便知眼前的魔将为何要杀他。

    此人是涅皇派来杀他的。

    此人,可以杀!

    轰!

    一股可令天崩地陷的气势从宁凡身上散出。在这股气势之下,道魇猛然睁开双目,震撼难平。

    这是何等强大的气势,比道魇更强无数倍,且更有一股来自血脉的威压,令道魇一身魔气法力都流动滞涩。

    在这股气势之下,宁凡只向前迈出一步,但气势却推山填海般涌向道魇。

    道魇只觉胸口一痛,根本无法抗衡宁凡气势,匆匆连退数步,目光再次震撼。他堂堂十大魔将之一,竟完全无法抗衡宁凡的气势!

    “你不是融灵!”

    道魇的心中,隐隐升起不妙之感。被他小视的宁凡,似乎有些可怕

    ps:

    凌晨1点40下的火车,火车上更了一更,现在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