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89章 红发鼎炉

第489章 红发鼎炉

    岚角族的仙玉、灵药、魔经等诸多宝物,被宁凡搜罗一空。

    岚角一族被奴纹所镇压,永世不得离开泰蚩魔城,就连鬼角、殷公两名炼虚,都被废去修为,囚于族内,生生不得离去,直至寿尽。

    曾经显赫一时的四大魔族,却一夕衰落,成了宁凡之奴,此事震惊了天下。对这种处置,苏颜并无异议,仅带着十二头银鳞角龙,随宁凡离开岚角。

    这一日,幽海百万丈之下,忽而遁出一道银光璀璨的木舟,冲天而起,飞入云端。

    此木舟乃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古修遁宝,由12头角龙拉动,遁速无限接近冲虚。

    这自然是苏颜的手段了,身为曾经的岚角族长,弄到一艘极品遁宝,并不足奇。

    宁凡立在银舟船头,身后立着苏颜与小明雀,至于追随明雀的一队化神则负责驾驶银舟。

    十二头半步炼虚的银鳞角龙,飞遁之时声势何其浩大。

    沿途所遇修士遥遥便感受到银舟的强悍气势,根本不敢靠近,生怕惹怒了舟上强者。

    唯有少数老怪,认出了银舟来历,猜出苏颜、宁凡会在舟上,想要追上银舟拜见宁凡,却根本无法追上银舟。

    无意理会沿途修士,宁凡始终闭目不言,耳边听闻风声,心中则计划着下一步修炼之事。

    蛮魔中期的古魔修为,相当于金身第二境,却远比金身第二境强大,几乎直追金身第三境。

    虽说肉身突破蛮魔,但法力仍是半步炼虚,终究是需要真正突破炼虚期的。

    而在突破炼虚之后,宁凡还需做好打算,朝着碎虚一步步迈近。

    离开越国,已四十年,四十年能修炼至这一步,其中艰辛,唯有宁凡自知。

    当修为到了这一步后,想要再进一步,踏入碎虚级别,其难度远非常人可想象。

    在下九界之中,唯有碎虚高手,才是真正立于巅峰的存在,碎虚之下皆蝼蚁。

    突破碎虚,对宁凡而言还有些遥不可及

    “丹药,道果,鼎炉若想突破碎虚,这三样皆是必不可少的。许久未捉鼎炉修炼了,以我如今境界,起码要捉炼虚鼎炉才可修炼,只可惜,雨界之大,炼虚女修屈指可数,根本不足以修炼的”

    宁凡睁开眼,斜睨苏颜,摇头沉默。

    对宁凡而言,苏颜便是一具绝佳鼎炉,无论修为与姿容都是上上之选,但宁凡是不可能采补苏颜的,只因苏颜是他的魔妃。

    感觉到宁凡的目光,苏颜莞尔一笑,优雅地捋了捋鬓丝,“主人眼中有欲念,是想要妾身服侍么?”

    那一霎采补鼎炉的欲念,并没有瞒过苏颜睿智的目光。

    “暂时不必。”

    宁凡轻笑摇头,他虽对苏颜有些好感,却还不是男女之情,又未将苏颜当做鼎炉,自不会与她轻率发生关系的。

    轰!

    遥远的云端之上,忽而传来巨大的崩碎声,一片片空间被人生生撕碎。

    那空间破碎处,传来三道问虚级别的强横斗法波动,足以让任何化神修士敬畏。

    立刻,银舟之上所有化神修士紧张起来,明雀亦小脸凝重、停止啃丹药。

    苏颜则立刻取出法宝,全副警戒地护在宁凡身前,秀眉紧蹙。

    宁凡目光一凛,散开神念,前方十万里之外,三名问虚老怪撕碎虚空,正一追二逃。

    起初感觉到斗法波动,宁凡还将这波动与之前锁定杀机之人联系起来。

    但细细一看,宁凡却发现,这三名问虚老怪与那杀机锁定并无关系。

    两名问虚老怪,皆是绿袍打扮,原本鹤发童颜的模样,此刻却狼狈之极。全身伤痕累累,气息衰弱,正拼命逃遁,慌不择路。

    追杀两位绿袍老者的,则是一名阴气森重的红发女子,肤色苍白,双唇却艳红如血,目光妖艳却凶残。

    那红发女子与两名老者一样,都是问虚境界,但实力却几乎要达到问虚无敌了,远非两名老者可比。

    加之两名老者重伤在身,若不出意外,红发女子追上二人、并击杀二人,一切只是时间问题,两名老者绝对无法战胜女子的。

    宁凡表情一收,下令调转银舟船头,并无介入这争斗的打算。

    两名绿袍老者之前本与红发女子在虚空中争斗,却并非女子对手,几乎陨落在女子手中,只得仓皇撕碎虚空逃出,却忽然见到宁凡等人在此。

    一见银舟之上有宁凡、苏颜两名问虚高手,只觉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自然想要求助一二。

    二人虽不认识宁凡,却稍稍认识苏颜这名雨界炼虚的,知道苏颜的厉害。

    二人不顾一切躲避红发女子的攻击,仓皇遁上银舟,气喘吁吁向苏颜求助道,

    “是岚角族的苏仙子么?‘岭南二老’有难,恰与苏仙子巧遇,还请苏仙子与这位道友援助一二,事后必有重谢!”

    二老不知宁凡实力,但自忖若有苏颜相助,对付红发女子应该不成问题了。

    “岭南二老?”苏颜微微一怔,似乎听过这二老的名号,但从表情来看,与二老并不熟悉。

    宁凡则眉头一皱,在岭南二老逃至银舟之后,那紧追其后的红发女子,也将杀机锁定在银舟之上,开始朝银舟不遗余力发动攻击,令银舟不得不停下飞遁。

    “护他二人者,死!”红发女子杀意森森。

    很显然,红发女子已将宁凡等人视为岭南二老的同党,决定一并抹杀了。

    红发女子持一根血月形状的巨大镰刀,每一次朝银舟发出的血红斩击,都堪比问虚无敌的一击之力,足以重伤普通窥虚了。

    苏颜莲步一迈,素手一扬,祭起一个紫铜龙角,散发出一道道紫红霞光,击散红发女子一次次斩击,俨然与红发女子平分秋色的模样。

    虽说宁凡并无救助岭南二老的心思,但红发女子攻击银舟的举动,却令宁凡目光一寒。

    他正愁没有鼎炉捕获,既然这红发女子不问青红皂白地攻击于他,他倒是不介意收一个炼虚鼎炉!

    “颜儿,你退下,我来。”

    “你怎叫我颜儿”苏颜俏脸微红,杏眸微动,却将红晕悄悄藏起,乖巧退下。

    而宁凡则顺势一跃,从银舟之上腾空而起,迎着红发女子的斩击冲去。

    这一幕,大大出乎岭南二老的预料。

    岭南二老是雨界散修,常年外出寻访古修士遗迹,寻找各种机缘。

    他们很少关注外界传闻,自然不知道宁凡在雨界炼虚之中声名鹊起。

    虽说看出宁凡有问虚级别的气息,却也看出宁凡刚突破‘问虚’不久,根基稍浅,故而二人并不认为宁凡有多么强大,更不认为宁凡可与红发女子争锋的。

    在他们心中,在场能与红发女子争锋之人,唯有岚角族长苏颜。当然,二人消息闭塞,连苏颜离开岚角的情报都还不知道的。

    二人之前见苏颜与红发女子势均力敌,大松了口气,正准备从旁出手协助苏颜反击红发女子。

    岂料在这个时候,宁凡却一句话唤退苏颜,独自迎战红发女子,这在岭南二老看来,无疑是极其愚蠢的举动。

    “这位道友,这红发女子实力极强,几乎已是问虚无敌的地步,绝非你可抗衡”

    二人话音未落,忽然愣在那里,目瞪口呆。

    却见宁凡面对红发女子的镰刀斩击,比苏颜的举止更加轻松。

    仅仅是平抬手掌,便可借肉身之强大按碎一道道血月斩击。

    仅仅是拳芒挥动,便可发出堪比问虚无敌的攻势,令红发女子左支右绌。

    从这份实力来看,宁凡分明不弱于苏颜,完全有问虚无敌的实力!

    岭南二老再不敢小觑宁凡半分,他们皆意识到,之前太过低估宁凡的实力。

    只是二老有些不明白,若宁凡有着问虚无敌的实力,必定早已在雨界扬名,二人就算再不关心雨界大事,也多多少少该听过宁凡名号,何以对宁凡如此面生?

    “你敢阻我杀人?活腻了么!”红发女子勃然大怒,她发现自己的攻击竟完全奈何不了宁凡,反被宁凡处处压制中。

    盛怒之下,女子周身忽而浮现一层层血红煞气。

    煞气纷纷没入其红发之中,而其飘逸纤柔的长发,忽而好似活了一般,化作一条条血红的长蛇,张着血口,喷着血炎,朝宁凡打来。

    十万根秀发,便是十万条血蛇。

    女子言语冰冷,指诀一掐,十万蛇发喷出十万道血色火雨。十万火雨,蕴含了女子对宁凡的必杀之心,杀意惊天!

    “杀戮秘术,‘蛇发之术’!”

    十万火雨的合击,威力已无限接近冲虚一击,就算是岭南二老全盛去接,也无法接下这攻击。

    二人面对这蛇发之火,纷纷大惊失色,但宁凡面对这些蛇火,却是从容不迫,轻轻抬掌,掌心升起一个吞噬火焰的漩涡,将所有蛇火一一吸去。

    “采火之术!”

    那堪比冲虚一击的强横攻击,就这般被宁凡轻描淡写破去!

    “怎么可能!这位道友竟如此轻易挡下这些蛇火!就算是冲虚老怪,也未必能如此轻松吧?!”

    “不灭火体!一定是不灭火体!这位道友克制蛇火的姿态,就好似火中帝王,这定是因为他拥有不灭火体这种传说体质的缘故!”

    二人惊呼间,红发女子却是大惊失色,万万没想到自己施展的最强秘术,会被宁凡随手破去。

    一挥血月镰刀,正欲施展其他法术攻击宁凡,下一瞬,却见宁凡陡然召出黑火八翼。

    火翼一振,以堪比冲虚的遁速欺近女子身前,一指采阴,便朝红发女子酥胸点下。

    他出手太快,快到红发女子根本来不及防御,只能任酥胸被侵,一双冷眸恨不得将宁凡千刀万剐。

    但酥胸一旦被宁凡点中,立刻,一丝丝指力窜至红发女子全身,令她法力开始变得难以调动,全身开始麻软,娇躯开始燥热,哪里不知是中了宁凡魅术。

    “你竟敢竟敢”她面色在极端时间内娇红起来,气喘不已,连话都无法说清了。

    这魅术太过霸道,能一指降服问虚境界的女修,还是红发女子平生第一次见到。

    还来不及反抗,她的身子已落入宁凡怀抱,被宁凡接连点下一二十指采阴指,所有法力彻底被封印。

    “魅术又如何!杀戮秘术,‘杀念之术’!”

    一股股淡红色的神念之力从女子识海窜出,每一股神念都被杀气所覆盖,化作一道道血红的念刃,骤然斩向宁凡天灵,并同时斩向银舟之上所有人。

    这淡红的神念与剑念极为相似,若有人能窥探到女子识海,必定会发现,此女之识海,已全部修炼成为杀气形态。

    此乃杀识,杀念!

    此女能修出杀念,着实让宁凡诧异。

    此女以杀念攻击明雀、苏颜,却令宁凡有些动怒了。

    在女子释放杀念之时,宁凡同样散出剑念,护在所有人身前,与女子杀念一次次对轰。

    轰!轰!轰!

    每一声神念对碰之后,女子都会闷哼一声,而最终,所有杀念都被宁凡的剑念所斩碎。

    她不可置信地望着宁凡,还欲再逞手段对宁凡下杀手。

    但这一次,宁凡没有再给她出手的机会,直接一指点在她天灵之上,令其昏厥,以法宝绳索捆缚,抛入鼎炉环中。

    他许久没有再捉过鼎炉,但如今的手法可没有半点生疏。

    他或许不舍得采补苏颜,但对于一个一上来就要取他性命的凶残女子,宁凡可没有半点怜悯之心。

    此乃送上门的鼎炉!唯一让宁凡在意的,是这红发女子的来历与身份此女的底牌手段,似乎来头不小。

    从宁凡出手,到生擒红发女子,前后不过十余息而已,一切出手都在电光火石之间。

    岭南二老已经彻底惊呆了,他们很难想象,令他们死命逃跑的红发女子,竟然被宁凡轻描淡写地擒下了

    “说说吧。此女的身份,以及她会追杀二位的原因。若二位有半句隐瞒,休怪本尊翻脸无情!”

    宁凡目光一冷,扫视岭南二老,两名老者立刻心魂一颤,不敢直视宁凡目光,亦不敢对宁凡稍稍隐瞒。

    宁凡的实力太可怕了,连红发女子都能生擒,灭杀岭南二老更不会有多难的。

    “此事说来话长都怪我二人搜索某处古修士遗迹之时,偶然发现一处杀气森森的界面通道,才引发这场杀劫的”

    岭南二老一面对宁凡赔笑,一面将前情娓娓道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