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88章 降魔箍

    宁凡无法彻底修复这些玉简,不可能让这些玉简恢复到真仙一击的程度。

    但却有一个办法,可以一试,多半能让这些玉简威力稍稍恢复一些。

    这些玉简,每一个都是岚角族的古魔先祖所留,每一个玉简中留存的,都是仙术级别的法术攻击。

    这些仙术由于魔气流散,而威能大减,若补充一定魔气,这些玉简皆可恢复不少威力的。

    “魔气来源,倒有一个散魔!”

    宁凡目光一凝,他自魏国获得散魔一只,却未曾动用过。

    从前他曾设想,修为达到化神巅峰便可开始尝试、驾驭散魔,但其中风险自然是极大的,宁凡无法保证不被散魔反噬。

    他修为越高,控制散魔的风险也就越小,故而除非真到了被碎虚追杀的必死境地,他绝不会冒死动用散魔。

    而之后,在炼化欺天斗篷之时,作为操控散魔必备之物的弥天舍利,却意外被斗篷所吞噬。

    失去了弥天舍利,宁凡更加不确定能否控制散魔。

    好在如今突破蛮魔中期,修为大涨,更掌握了种下奴纹之法,宁凡倒是可以再次尝试控制散魔的。

    若实在无法控制散魔,宁凡也只有等修为更高之时再尝试了。

    不过么,借用散魔的强横魔气,补充玉简的威能,倒是一桩美事,定然可以成功的。

    “散魔、散仙、散妖,至少都是碎虚九重。若有弥天舍利,我以蛮魔修为操控散魔,起码有3成成算,但失了舍利,能有多少机会成功,我自己也没把握。降服散魔之地,必须慎之又慎”

    宁凡沉默少许,催动阴阳锁,飘然进入玄阴界。

    玄阴界中无法进入其他活物,一旦感知到活物,隔界之力会产生压制,不容活物入界,这一点是可以利用的。

    宁凡曾数次尝试,试图在玄阴界内召出鼎炉环中女修,却无法召出。

    玄阴界的界力,如今的宁凡亦无法掌控分毫,否则应能让其他活物进入其中。

    目前而言,玄阴界只有宁凡一人可进入,至于洛幽,则是一个特例。

    同理,散魔就算修为惊天,也绝对无法抗衡隔界之力,无法遁出储物袋,无法进入玄阴界的。

    宁凡在玄阴界降服散魔,借助隔界之力,纵然失败,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玄阴界中,宁凡光华一闪,进入界中。

    他飘然立在天地阴气之中,在那空荡无边的天地间,只有一个草庐飘浮,一个巨碑高悬。

    “或许有朝一日,我修为提升到一定境界,可自如掌控玄阴界的界力,令他人进入此界至于让小幽儿离开玄阴界,或许在我碎虚之后才可办到此事。”

    宁凡神念一扫草庐,见洛幽仍在沉睡,目光先是一闪,而后失笑摇头。

    洛幽的元神已重新恢复至碎虚一重天,并有达到碎虚二重的趋势。

    当日施展秘术积留的伤势,已全部恢复,但她仍未苏醒。

    在此之前,宁凡只以为她伤势没有好全。

    如今宁凡修为大涨,眼力提升,已能看出,洛幽之所以不苏醒,与伤势无关,而是其身体自行沉睡,试图借助乌金竹叶的残留药力,一举突破碎虚二重,才会真正苏醒过来。

    这即是说,除非修为恢复至碎虚二重,否则洛幽是不会苏醒的。

    “乌金竹叶,尚有四片,若能获得20株十万年灵药,调和竹叶,必定可唤醒小幽儿,并令她恢复碎虚二重的实力。届时,她是碎虚二重的高手,有她跟随,就算是雨界碎虚对我出手,我也不惧!”

    嗤!

    宁凡遁光一闪,远远遁离草庐方向,在距离草庐千万里外降服散魔。

    虽说散魔不会逃出储物袋,但降服之时,波动必定极大,若离得近了,难免打扰洛幽沉睡。

    立在重重天地阴气之中,宁凡深吸口气,一抖鼎炉环,取出盛放散魔的储物袋。

    储物袋上设有一重重卍字封印,隔着密密的封印,仍可感觉到储物袋中魔气滔天。

    宁凡目光一决,将储物袋稍稍解开一个小口,立刻,储物袋中滔天魔气好似洪水般泻出,并有一道激动不已的狂笑响彻天地。

    狂笑之中,一个黑影从储物袋缝隙猛然一窜,试图窜出储物袋,窜入玄阴界。

    “哈哈,储物袋终于开了,本散魔终于可以逃出来了!”

    这黑影正是魏祖所养的散魔,他的笑声中,夹杂着碎虚九重的惊天气势,好似洪流般淹没宁凡。

    宁凡目光一震,立刻催动祖符祖血,方才得以抗衡散魔魔威。

    这是他第一次切身感受散魔魔威,这是碎虚九重天的气势,若无祖血祖符,宁凡定然会被威势所震慑!

    轰!

    散魔试图窜出储物袋,但头却撞在储物袋口一个无形障壁上,发出惊天动地的碰撞声。

    痛呼了一声,散魔心头大惊,他骇然发现,即便储物袋打开,他竟仍然无法逃出储物袋!

    “这、这是界面障壁!且从强度来看,是唯有中千世界才可能形成的‘中千界壁’!只要界主不容许,界壁会阻止一切界外活物进入界内!奶奶的,这不可能!为何本魔会被收在中千世界中?!这处中千世界的界主是谁?给老子滚出来!速速撤掉隔界之力,放老子出界!不然等老子逃离储物袋,必定血洗了这中千世界!”

    “聒噪!”

    在散魔大吵大闹之时,宁凡骤然散出祖血之威,镇在储物袋之上。

    四滴祖血的血脉之威,何其浩瀚,纵然散魔是碎虚九重,只要还是魔族,都会感到来自血脉的卑微与震慑。

    在这血脉威压之前,散魔目光剧变,心中巨震。

    “祖魔?!怎、怎么可能!”

    就算被困储物袋无数年,散魔也知后世魔族只剩九大祖魔,皆被镇压。

    他无法想象,就在储物袋之外,会存在一个活生生的祖魔!

    但细细观察后,散魔旋即发现,那储物袋外的祖魔血脉虽强横,但修为似乎还很弱,气息只有炼虚程度。

    他无法理解,为何一个炼虚魔族会拥有祖级魔血。

    而他旋即发现,这祖魔的气息,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是你!你是当年那个小修士!哼,看来你这小修士造化不小,竟突破炼虚,修出祖血,不过在本魔眼中,还是蝼蚁一个!你能在这处中千界中,必定与界主认识,速速叫来界主,撤去界壁,放本魔出来,否则,哼!”

    散魔幡然想起,这祖魔的气息,分明是当年获得储物袋的宁凡所有。

    只是散魔无法理解,距离他上一次与宁凡相见,也才数十年功夫。

    他更想不到,宁凡便是这中千世界的界主,只以为界主另有他人。

    数十年前,宁凡只是融灵气息,短短数十年,便达到炼虚程度,更修出祖级魔血,这对散魔而言,未免有些骇然听闻了。

    但这只散魔生性狂妄,修为惊天,根本不惧宁凡,言语倨傲无比,大有一股天王老子的气势。

    “看来你还记得我的气息,且你的性格,依旧让我厌烦,须给你些许教训。符,现!”

    宁凡没有与散魔叙旧之意,直接挥手召出祖符,催动符力,演化奴纹,将一道道奴纹打入储物袋中。

    每一道奴纹,都有奴化化神魔族的威力,无一例外种在散魔身上。

    立刻,散魔惨叫连天,惊怒之极,更有一丝惊恐。

    “你敢奴化本魔!你找死!啊!”

    奴纹入体,痛楚非同小可,纵是散魔也无法承受。

    但每一道奴纹打入散魔体内之后,皆会因为奴纹力量不足,而无法降服散魔。

    宁凡皱眉,毫不停歇,对散魔接连种下了一个时辰的奴纹。

    而散魔的惨叫也持续了一个时辰,最终痛得声嘶力竭,也仍无法被宁凡降服,但明显有些惧怕宁凡。

    口中也由谩骂改成讨饶与商量,不住的哀嚎。

    “小修士!速速住手,有话好说啊!这奴纹简直痛杀本魔!”

    “小修士!本魔虽不愿做你之奴,但只要你愿意放我走,本魔可以许诺,助你出手几次,帮你灭几个强敌,如何?”

    “小修士”

    散魔不断以言语蛊惑宁凡,但宁凡统统不信的。

    若无法降服散魔,宁凡绝不会将散魔放出储物袋。此魔狂妄嗜血,一旦逃出,根本不可能遵守承诺,说不准一口便将宁凡吞掉,然后毁灭雨界去了。

    宁凡目光越来越沉,他不断打出奴纹,却无一能降服散魔,摇头叹道。

    “看来以我蛮魔中期的修为,是无法凭奴纹降服此魔”

    宁凡祖符一停,不再对散魔种奴纹,他修为不足,无法借奴纹操控散魔,再继续种奴纹也是徒劳。

    奴纹暂时行不通,弥天舍利也已毁去,宁凡心思飞转,想要降服散魔,只有两个办法了。

    其一是提升修为,待修为更高之后,尝试降服散魔。

    其二是炼制‘奴宝’,借奴宝降服散魔。

    奴宝是一种上古法宝,用途是降服妖魔,却早已失传,如今唯有少数佛宗势力才知晓炼制之法。

    在上古之时,许多佛宗修士擅长炼制奴宝,专为降服古妖古魔为奴。

    在一统岚角之后,宁凡取走岚角族所有魔经,在其中发现一册古经,记录的赫然便是某种奴宝的炼制之法。

    那奴宝名为‘降魔箍’,炼制之法是岚角始祖所留。

    据说曾有某个佛宗大能持降魔箍降服岚角始祖,却被岚角始祖反杀,而这降魔箍炼制之法,便是岚角始祖所得战利品。

    这降魔箍也分三六九等,越是高品的降魔箍,所需的灵矿也越是珍稀。

    遗憾的是,就连是最低等的降魔箍,宁凡也无法凑足灵矿炼制,其中数种灵矿都已从雨界绝灭。

    否则,若能炼制出降魔箍,只消得给散魔戴上金箍,这散魔就算再神通广大,也休想逃出宁凡掌控了。

    “能否炼出降魔箍降服散魔,要看机缘,不可强求。我能寄望的,唯有不断提高自身实力,凭自身手段,奴化散魔为己用。此事且放在一边,先借散魔魔气,补充玉简的威能!符,吞!”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15枚玉简,每一道都有岚角历代老祖的一击残力。

    催动祖符,祖符形成一个吞噬魔气的漩涡,从储物袋中源源不断地抽出魔气,输入至玉简内。

    储物袋中,散魔见宁凡停止种奴纹,稍稍松了口气,心中则对宁凡颇为怨恨。

    “区区一个炼虚小修士,竟妄图以奴纹降服本魔,真是胆大包天!哼,不要给本魔逃出储物袋的机会,否则,你必死!”

    散魔眼中刚闪过一道凶芒,忽而骇然发现,其体内魔气正不可抗拒被人抽出,一缕缕抽至储物袋外。

    随着魔气的损失,散魔的修为也在一丝丝跌落中。

    这一次,散魔是真的吓到了,他终于发现,是宁凡在抽他的魔气,废他修为!

    若是正常情况下,宁凡无论如何也无法抽走散魔高手的魔气。

    但一来散魔被封印,二来宁凡持有祖符,却偏偏可抽这只散魔的魔气。

    抽魔气补充玉简的威力,若无法正面掌控散魔,则将散魔当做恢复玉简的养料好了!

    短短数息功夫,宁凡已抽出大量魔气,将15枚玉简的威力全部提升。14枚炼虚攻击的玉简,全部达到碎虚一击的水准,而那碎虚一重的攻击,则一跃达到碎虚二重的威力!

    而可怜的散魔,则被宁凡抽走修为,从碎虚九重,跌落至碎虚八重。

    散魔第一次发现,看上去面和心善的宁凡,竟这么狠,抽他魔气废他修为。

    咬牙之下,散魔指诀连掐,连喷鲜血,施展血印,将自身魔气锁住,方才避免了魔气被抽,但所受反噬绝对不轻的。

    “你狠!”散魔咬牙切齿,他对宁凡的手段是又恨又怕。

    一会儿种奴纹,令他痛苦不堪。

    一会儿抽魔气,令他修为被废。

    他不敢再谩骂宁凡,至少不敢明里骂,以免触怒宁凡,惹得宁凡对他动用其他极端的手段。

    “可惜了,想不到你还会自锁魔气,不愧是一介散魔。我本还想一口气将你抽至碎虚六重,再尝试降服你,如今看来,这种想法是无法实现了。”

    对宁凡而言,散魔只是对付涅皇的工具,涅皇是碎虚五重,只要散魔高于涅皇,便足够使用。修为越低,反而越易于掌控。

    若一口气将散魔修为废至碎虚六重,收服散魔的难度必定大减。

    或者将散魔全部魔气抽走,令玉简达到碎虚六重以上的威力,势必可重伤涅皇的。

    但可惜,散魔自锁魔气,这些想法都难以实现了。

    好在吸收了散魔一个境界的魔气后,十五枚玉简威力大涨,不算上日月碑,宁凡都有17道碎虚一重的一击护身,更有一枚碎虚二重的一击,足以重伤碎虚一重的老怪!

    有如此之多的底牌在身,就算面对碎虚一重天的高手,宁凡也可自保一二!

    将无法降服的散魔修为略微废掉,换取如此之多的底牌,实在是太划算了。

    重新封了储物袋封口,将储物袋收入鼎炉环,四周恢复安静。

    “司空妖岛之上,或许会稍稍逗留,但不会太久。丹岛在归途之上,可以去上一去,不知能否借助洗魂池,一举突破六转丹术。以我如今底牌,再回巨魔族,独灭八祖都是轻而易举,有我在,风雪言自是无碍的。然后,便可回家”

    宁凡眼中不经意闪过一丝疲惫,外界虽只过去数十年,但他骨龄已有五百,早在各种时间修炼中度过五百个春秋,有些思念越国的风物了。

    他答应过洞虚老祖,助他在皇墓中突破炼虚,皇墓也还有十年开始。

    他仍有血酒未取,血酒也有十年左右酿成。

    他答应过帮红衣一个小忙,但那也至少要等十年之后,红衣才会来找他。

    十年内,他没必要留在无尽海,可先回越国看看。

    对修士而言,回归故里是一种奢侈。

    一入修路,何日可归,再难预期。

    想起家乡的红颜,宁凡释怀一笑,若这一次回到越国,大概可以改回真名的。

    他已强大到不再需要隐姓埋名,亦无需欺世盗名,可天下扬名。

    他非小人,也非君子,但这一路走来,他多半是无悔的。

    叮铃铃——

    宁凡取出一株铃兰,正是准备送给纸鹤的那株。

    微风吹拂,铃兰发出清脆悦耳的风铃声,让宁凡眼光一阵恍惚。

    在天明之前,他没有如以往般修炼,只是闭上眼,一直听着风铃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