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86章 镇压岚角

第486章 镇压岚角

    (485章有较大改动,2000章改为7000,手机客户端没有显示改动,若上一章结尾能看到宁凡瞬杀三名修匪之王的情节,就是正确章节)

    许多年后,一些内海魔修老怪,回忆起内海第一魔头之时,都会不自禁想起一个白衣青年。

    那白衣青年,一个照面瞬杀三位修匪之王,一缕威压令数百万金丹元婴通通昏迷,普通人连在他身边保持清醒都做不到。

    岚角族,泰蚩城。

    宁凡魔威全开,震昏无数强者,如他向苏颜所保证的一样,没有诛戮任何低阶族人。

    但对犀魔的杀意,宁凡却并未隐藏半点。

    泰蚩城之中,尚有犀魔、鬼角、殷公等三名岚角炼虚,尚有六名长老在内的22名岚角化神,尚有内海围观化神9人,尚有小明雀带来了一行化神奴仆。

    这些硕果仅存的强者,一个个望向宁凡,皆满是骇然表情。尤其是那些化神,更是惊恐万分的。

    “周明,苏颜是我岚角族人,今日乃是我岚角私事,你当真要插手不成!”

    犀魔面色阴沉,他的话,直接被宁凡无视。

    “周明!你若就此退去,本族长可对你既往不咎。若你再对本族长杀机相向,我岚角族必与你不死不休!”

    犀魔继续威胁,依然被宁凡无视。

    “周明!告诉你,本族长手上,可是与千万魔灵签订契约,你若再招惹我”

    “聒噪!”

    宁凡耐心用尽,周身化作一道虚空烟丝,带着恐怖的魔威,向犀魔步步逼近。

    一见宁凡出手,9名无关化神匆匆离开泰蚩城。

    小明雀也啃着丹丸,带着一大堆奴仆,踏着一朵洁白的云宝宝,飘然离开泰蚩城,向苏颜方向靠拢。

    22名岚角化神,结阵阻挡在宁凡之前,一一发动攻击,誓死捍卫犀魔。

    宁凡没有半分留情之意,既然这些化神对他出手了,便要有死的觉悟!

    “万剑式,影!”

    宁凡精气灌入斩离剑中,舞动斩离,原本轻盈的剑身,忽然浮现无数剑影。

    他一剑可斩五千万剑影,但对付区区22名化神,自不必出全力,仅一剑刺出千万剑影,发挥了五分之一的力量。

    饶是如此,这一剑分出千万剑影,剑光只一扫,22名化神全部被剑光淹没,尸骨无存。

    苏颜悲伤地闭上眼,不忍再看。曾经的族人,死于宁凡剑下,她终究无法彻底心如止水。

    但从这些族人废立她之时,她与岚角已无纠葛,这些化神的生或死,终究与她再无关系。

    当她睁开眼之时,满以为22人全部陨落,却惊讶发现,22名化神并没有死一人。

    剑光虽斩灭了他们的肉身,却刻意留下元神未杀。他们的元神俱被宁凡凝出法力之线,穿成一串。

    眼见22名化神连阻拦宁凡脚步都做不到,一个个旁观化神心惊不已。

    见宁凡擒住22人,却并不杀,反倒以线串起元神、极尽羞辱,犀魔等三名炼虚的面色更加难看了。

    “周明!有种你杀了老夫!老夫誓死也要捍卫犀魔大人!”一名化神长老怒喝道,倒是有几分硬气。

    “苏颜污蔑犀魔大人的言语,老子半句也不相信!周明!除非你拿出证据,证明犀魔大人谋害过苏颜,否则你有什么理由对犀魔大人出手!”另一名老者恨恨道。

    “杀了老子!”

    “老子要和你同归于尽!”

    一个个化神老怪的谩骂,无法让宁凡流露半点情绪。

    “杀你们,太便宜你们了,本尊要为尔等种下奴纹,从今日起,尔等之后人,将生生世世做本尊之魔奴!碎!”

    宁凡的话只有一句,却立刻让所有化神长老面色惊恐起来、

    奴纹是古魔的禁制神通,乃是失落神通的一种,广泛被上古魔族使用,如魔罗大帝,以奴纹统御四大奴族,令四族生生世世摆脱不了成奴命运。

    种奴纹的方法早已失传,四大奴族还在寻找破解奴纹的办法,根本不认为宁凡会奴纹,只认为宁凡在吓他们。

    宁凡懒得解释,掌心散出一丝祖符之力,直接没入22个元神之内,顷刻间,将众元神体内的魔罗奴纹一一抹灭。

    在这一瞬间,22个元神的世界观崩塌了!他们痛苦了一世的奴纹,竟然被宁凡抹除了?

    石板中记载的破除奴纹之法,正是以祖符之力,抹灭魔罗奴纹,除宁凡外,其他人是不知道的。

    22个元神小脸皆是惶恐起来,没有半点破解奴纹的喜色。

    他们奋斗了一辈子,不少人都渴望破除魔罗奴纹。

    只要奴纹不破解,他们所有的后人,生生世世都会带有魔纹,永为魔罗之奴!

    他们用尽一切办法,都难以磨灭魔罗奴纹,想不到宁凡竟随手抹灭奴纹,易如反掌。

    这本该是喜事,若宁凡不重新种下另一道奴纹的话

    在抹除奴纹之后,宁凡催动祖符之力,以精气刺纹,在22名化神体内一一种满魔族奴纹。

    奴纹这是一种有别于妖族妖禁的禁制,控制魔族效果更好,且更有世代相传、永不磨灭的效果。

    “啊!”

    “住手!”

    “不要啊!”

    22个小小元神皆惨叫连连,无力挣扎,一一在宁凡种下奴纹。

    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对宁凡竟再无法升起半点反抗之心,一旦反抗,奴纹发作!

    那奴纹与魔罗奴纹一样,都会永世流传,奴化中奴纹者及他们的所有后人。

    从此之后,这22人,只可做宁凡之奴,若叛,则死!

    “不要!老夫不要向你尽忠,老夫要忠于犀魔大人啊!”

    一个元神试图反抗奴纹,但立刻奴纹发作,被不可抗拒的剧痛折磨得痛不欲生,发出撕裂般的呼喊。

    数息之后,那元神呼喊力竭,已经虚弱之极,眼中满是痛楚与恐惧。

    他想要自尽,却发现一旦升起这种念头,身体便会失去控制,无法自尽,且感到更加剧痛,比死都难受。

    奴纹若发作,中纹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原本硬气的他,竟渐渐屈服,跪倒在虚空,向宁凡不住哀求叩拜。

    “主人饶命,饶命属下愿追随主人,斩杀犀魔求主人停止奴纹发作”

    其他21个元神,一个个面色惨白,他们不怕死,却怕奴纹,

    因为一旦种下奴纹,生与死便由不得他们自己做主,而他们的后代子孙也将逃不掉成奴命运。

    “这就是四大奴族所憎恶的奴纹么,其实挺好用的”

    宁凡继续催动祖符之力,将一丝祖符之力细分成数百万份,如同一丝丝乌金色的光雨,洒落泰蚩城,没入所有昏迷的岚角魔修之内。

    这一幕落在苏颜眼中,只轻叹一声,没多说什么。

    但落在犀魔等三人眼中,却化作无可抑制的震惊,以及一丝对奴纹的本能畏惧。

    他们不明白,宁凡为何懂得种奴纹的方法,但却明白,在宁凡对所有岚角魔修种下奴纹的一刻,岚角族内,再无任何一人是三人的属下和帮手了。

    “你竟然对我族22名化神强者种下奴纹!你竟对我岚角数百万族人种下奴纹!周明,你斗胆!你竟奴化我岚角一族,你该死!”

    “斗胆?本尊不但要奴化岚角,更要让岚角永生囚禁于幽海,镇压于此!吞!”

    宁凡眼露寒芒,祖符的用途,可不仅仅是炼血、种奴纹而已,更可剥夺奴族修为!

    每一个岚角族人的体内奴纹,都含有宁凡一丝祖符力量。

    在宁凡催动这祖符之力的一瞬,所有成奴的岚角族人,修为疯狂被符力吞噬,传递到宁凡的体内。

    原本金丹境界的魔修,跌落融灵。元婴境界的魔修,跌落金丹。而那22名化神,惊恐地发现,他们的修为,被吞噬剥夺,跌落至元婴期!

    数百万修士失去的修为,用于提升宁凡精气,提升幅度连一万甲都不到。

    一个个昏迷的修士,被修为剥夺的痛楚惊醒,绝望地发现,所有人都被种下奴纹,剥夺了修为!

    对一个好战而自强的魔族而言,修为剥夺,屈尊为奴,比死更痛苦。

    宁凡可以不灭岚角,但对于这样一个背叛苏颜的魔族,他必定要给予教训!

    那教训,是要岚角生生世世,成为祖魔宁凡的一大奴族!

    “以本魔之令,所有种下奴纹之魔,剥夺修为,囚封于此,不可擅离泰蚩城半步,否则奴纹发作,生不如死!”

    宁凡一声令下,魔气浩荡,数百万岚角族人皆感到体内的奴纹种下了宁凡命令。

    在这命令下达之后,几乎再无人敢擅自离开泰蚩城半步,将被奴纹所囚,永生囚禁于泰蚩城中!

    无数原本敌对的岚角族人,在这一刻,一一向宁凡跪倒,无法不从。

    一个个围观化神看得瞠目结舌,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霸道的禁制,可同时控制数百万人为奴,可剥夺奴族修为,这种手段真是太恐怖了!

    “接下来,轮到你们了!”

    宁凡周身散发着祖符之力,祖魔的血脉之力让犀魔、鬼角、殷公俱都感到压抑恐慌。

    犀魔一咬牙,他无比清醒得认识到,这一刻的宁凡,有些难对付了。

    “你们在旁护法,本将来会会他!”

    犀魔也不自称岚角族长了,一族之魔都被宁凡收为奴仆,他已是孤家寡人,大势已去。

    虽说宁凡瞬杀三名修匪之王,并精通奴纹神通,但犀魔仍不认为会输给宁凡。

    他还记得,三个月前与宁凡对轰的一击,那一次,宁凡只是堪堪足以接下他的攻击。

    如当日一般,犀魔一指点出,周身魔气滚滚,一指按下,魔气化作一座万丈巨岳,朝宁凡当头镇压。

    这一座万丈巨岳,镇压之力乃是真正的问虚一击,威力不容小觑,就算是三名修匪之王也无法无伤接下这一击。

    面对同样的攻击,宁凡目光不屑,他在未入蛮魔之时,便可接下犀魔这一指。

    如今宁凡已是蛮魔中期,肉身超越一般的金身第二境体修,仍是随手一拳去挡魔山,但这一拳威力早已今非昔比!

    轰!

    一道道崩溃漩涡从宁凡拳芒处散开,轻易将魔山粉碎,并余威不减朝犀魔当头镇下,只随手一拳,便有重伤犀魔的威力!

    犀魔目光大震,他万万想不到三个月过去,宁凡强到了这一步。

    强大的拳芒令他窒息,他不假思索,直接一拍储物袋,取出三个古老玉简,一把按碎。

    立刻,三个玉简纷纷破碎,并各自有问虚一击轰出,与宁凡拳芒一击对轰一处。

    在三道问虚一击的阻挡下,犀魔侃侃逃出宁凡的拳芒范围,方寸已乱。

    三个月前,他至少还能勉强与宁凡保持平手。

    三个月后,他却连宁凡随手一拳都无法接下

    眼中满是颓唐和不甘,犀魔对身后二高手命令道。

    “鬼角,殷公,你们上,拖延他少许!我解封冲虚一击的玉简,从旁助你们!”

    “是!”

    鬼角、殷公皆是心知,若今日不灭宁凡,他们不是会死,就是会被宁凡镇压为奴,剥夺修为,生不如死

    就算知道宁凡很强,他们也只能拼了,没有退路!

    三人遁光齐出,将宁凡三面围住,滴水不漏。

    鬼角、殷公皆各逞手段,法术法宝齐出,围攻宁凡,并小心与宁凡拉开距离,生怕被宁凡暴起瞬杀。

    不得不说,宁凡瞬杀三名修匪之王,已给他们心中留下阴影。这阴影在瞬间击败犀魔之后,更是无限扩大。

    二人对宁凡无比畏惧,根本不敢与宁凡近身斗法。

    犀魔则一拍储物袋,取出无数玉简,选择其中一柄古老的玉简,封印有一道浩瀚而沧桑的古魔气息。

    “此乃我岚角族内‘九代先祖’所留的护族玉简,按碎玉简,可发动先祖一击!本将不信,你堪比问虚,就可接下冲虚一击!”

    那玉简之中,流露出冲虚巅峰一击的气势,震惊了所有围观化神。

    宁凡目光微凝。犀魔实力不怎样,准备倒是很充分,为了成为族长,弄到了不少好东西护身。

    以宁凡的眼力,一眼可看出,犀魔所持的每一个玉简,都是岚角族历代老祖留下的一击之力。

    经过无数岁月流逝,那些一击之力流逝了大多数力量,饶是如此,不少玉简封印的法术攻击都不容小觑的。

    譬如犀魔正解封的这个‘九代先祖玉简’,便是岚角族第九代老祖所留的护族之物。

    传闻岚角族第九代老祖乃是一名真仙级古魔,精通风系木系神通,所留的护族一击本是真仙一击,但岁月流逝,当年的真仙一击只剩冲虚威力。

    饶是如此,这一道法术攻击也绝对不容小觑。

    更让宁凡在意的是,这种玉简,犀魔还有很多。

    犀魔的手中甚至还有数道太虚一击,以及一道碎虚一击!

    这一份冲虚一击的玉简,令鬼角、殷公心中升起少许信心,开始卖力进攻宁凡。

    二人之所以甘心投靠犀魔,便是知晓犀魔身怀诸多玉简攻击,手段极强。

    这些玉简,是犀魔从族内某处密地偶然获得。

    有这些玉简在身,犀魔根本不认为会输给宁凡。

    虽然他不明白,宁凡与苏颜如何逃出千万魔灵追杀,逃出岚角残界。

    虽然他不明白,残界内千万魔灵、十五炼虚的契约为何无法联系。

    但犀魔相信,只要他催动这冲虚一击的玉简,灭杀宁凡绰绰有余。

    只要给他3息催动玉简,宁凡必死!

    而在犀魔眼中,由鬼角、殷公合力出手,拖延宁凡三息,还是能够做到的。

    犀魔闭上眼,全力解封玉简,耳边全是鬼角、殷公击出的法术轰鸣声。

    面对二人攻击,宁凡目光不变,只抬手一抓,从天空扯下五道月光,化作爪痕。

    嗤!

    五指成爪,撕下五段月华,每一段轻柔的月光却有着恐怖的杀伤力。

    漫天月华散出浩瀚威压,正是龙撕月之术。此术一出,鬼角与殷公的所有攻击都被一一破去。

    这是犀魔始料不及的事情!

    窥虚修为的鬼角,所有法术神通都在宁凡这一爪之下崩溃,甚至连他自己,都直接肉身陨落在月爪之下。

    唯有一个元神,被宁凡擒入掌中,却生生种下奴纹,剥夺修为,奴化元神!

    窥虚老怪又如何,在祖魔宁凡的面前,只配为奴!

    “不、不要啊!”鬼角哀嚎不已,他堂堂炼虚,竟成了宁凡之奴,真是比死都难受!

    而问虚修为的殷公,法宝被宁凡生生轰碎,只接下宁凡半爪,另半爪直接令殷公肉身崩溃。

    他只逃掉一个元神,根本挡不住宁凡一爪之力,这龙撕月之术由蛮魔中期的宁凡施展,威力太过恐怖。

    犀魔骤然睁开眼,正见殷公的元神浑身浴血、朝他迎面奔逃而来。

    在殷公身后,宁凡正不紧不慢地追赶,云淡风轻,似乎一招瞬杀鬼角、重伤殷公只是寻常之事。

    犀魔无法置信,就算宁凡是问虚境界,也绝不应该这么强的。

    三名修匪之王,挡不住宁凡片刻。

    鬼角加上殷公,竟然同样不是对手!

    他二人根本没为犀魔争取到三息时间,甚至连半息都无法拖延。

    “你不是普通问虚,你是问虚无敌的实力!”

    犀魔刚意识到这一点,在殷公身后追赶的宁凡,忽而一把擒住殷公元神,种下奴纹,剥夺修为!

    宁凡遁速加快,瞬间跨越无数距离,出现在犀魔身前,一拳砸落,毫不留情。

    只一拳,犀魔魔甲尽碎,魔骨俱折,好似断线的风筝,被宁凡一拳轰飞,吐血不止,砸落在泰蚩城中,被宁凡一脚踏在泥土之上,有若踏一个死狗。

    宁凡根本没有给犀魔释放攻击玉简的时间!

    犀魔残躯手持玉简,太过不甘,却无法调动半分法力,无力抗衡宁凡的强大。

    “不要杀我,我愿意将族长之位归还给苏颜!苏族长救我,属下知错了!”犀魔望着步步逼近的宁凡,咳血哀求道。

    苏颜杏眸布满寒霜,根本没有半分不忍,她只是不忍普通族人死伤,对犀魔却欲杀之而后快。

    而宁凡更加不可能在乎犀魔的哀求的,他甚至不准备奴化犀魔,直接杀死最好。

    轰!

    一脚踏下,蛮魔中期的气力,直接将犀魔的肉身踏碎成无数烂血烂肉。

    一把擒住犀魔元神,宁凡二话不说,直接生吃,将其灭杀于腹中。

    立在泰蚩城之内,宁凡魔气滔天,祖魔之威充斥双目,扫视全城。

    “从此刻起,岚角魔族,为本魔之奴族,生杀予夺,皆在本魔一念之间!动岚角者,死!”

    不少内海金丹、元婴也纷纷苏醒。

    听到宁凡一声魔令,望着对宁凡屈身叩拜的数百万岚角族人,所有在场的内海修士都惊呆了。

    天呐,在他们昏迷的时候,泰蚩城发生了什么!堂堂幽海四族之一的岚角族,竟然被宁凡收服了!

    此事若传出,必将惊动无尽海。不必将令雨界轰动!

    雨界之中,除了碎虚老怪,谁能镇压幽海四族?

    宁凡是继雷皇之后,第二个成功镇压幽海魔族的修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