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78章 返祖封魔(三)

第478章 返祖封魔(三)

    一道光华闪过,宁凡与苏颜浮现于元瑶界中。

    宁凡努力平稳着体内魔气,苏颜则看着眼前一座药铺,一尊青棺,微敢诧异。

    “药铺?青棺?这棺中睡得是谁?”

    她想要询问,宁凡却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直接拉着她向远处的暗金宝塔遁去。

    “我带你入界,只是为了暂避一时,你不许打扰她沉睡。”宁凡语气平淡,却不容拒绝。

    “哦。”苏颜答应了一句,对那沉睡于棺中的人物,愈加好奇,却识趣地不再询问。

    提及青棺,宁凡表情严肃,再无任何调笑之意。

    苏颜有着女人的第六感,隐隐能从宁凡表情猜出、棺中沉睡的是一名女子,且那个女子,对宁凡很重要。

    “他如此在乎,那是他的女人么”苏颜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在心中升起这个想法之时,表情对沉睡的慕微凉微微有些羡慕。

    二人直接遁入暗金宝塔,在入塔的一瞬,宁凡封锁了塔门,防止苏颜在元瑶界乱跑,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这暗金宝塔,是一件时光修炼的法宝,你最多可上第四层,以16分之一的时间流速疗伤、修炼。第五层以上,没我的允许,你上不去,且即便上去了,你也无法享受任何时间修炼的效果。我要上第四层以上,解决身体的麻烦。待解决身体麻烦之后,会带你杀出此界,你在此等我。”

    宁凡言罢,给苏颜留下一些丹药,独自登上第五层。

    “时光修炼法宝?听说前段时间,兰陵王与鬼目族发生冲突,鬼目族石板、魔妃被夺,无数仙玉、灵药丢失,兰陵王的一尊时光修炼宝塔也丢失,难道就是这一尊!”

    苏颜大感惊讶,心中猜测,难道兰陵王、鬼目族不死不休的,是宁凡在从中使坏?

    她有太多不解想问宁凡,宁凡身上有太多谜,越是接近他,越不明白他的真实想法。

    心中复杂不已,她如今知道了宁凡这么多秘密,想要与宁凡划清界限,很难。

    按照魔修的习惯,被人知道的秘密,或者把你搜魂灭忆、赶尽杀绝,或者将你种下禁制、封上你嘴

    “不知他会如何处置我,以他表现的实力、手段,能从十五名炼虚手中游刃有余地逃出,我绝不是他的对手且他于我有救命之恩,就算要对我种下禁制、令我成奴,也是合理他口口声声说,我是他的魔妃,他是我的主人,这么说来,他早就把我当自己人了么”

    “只是我堂堂一族之长,真要给他当魔妃么我的脸面,放不下去”

    苏颜心思愈加复杂,她不喜欢屈居人下,但宁凡,似乎成了一个例外。

    今曰发生了太多事情,令她心绪不宁。

    一想到宁凡引发惊天异象,身体状况极不稳定,她又有点担心宁凡了。

    “无论叛乱是否平定,无论此仇是否能报,岚角族,都无法再让我心甘情愿付出一切守护了。”

    “在我为岚角族付出一切之时,是族人背叛于我。在我濒临死亡之时,是他救了我若他能平安度过此劫,我自损颜面,做他魔妃,又有何妨?希望他无事吧。”

    暗金宝塔,第七层,外界光阴128分之一的时间流速。

    宁凡魔纹濒临晋级,随着第四道魔气一丝丝炼化入体,魔纹开始出现质的改变。

    一股浩瀚的气势在宁凡体内若隐若现。

    魔罗之血在丹田之内沸腾。

    “我要,突破金身境界!”宁凡眼中露出一股决然之色,那是一往无前的气势,一旦决定,绝不回头!

    同一时间,九界最强的界面——魔界中,一场盛会正在鬼殿举行。

    雨界一皇,剑界三皇,魔界九皇。魔界之中,有九大魔皇,亦有九大魔殿实力,类似雨殿,但每一殿实力,都非雨殿可比。

    鬼殿便是其中一殿,鬼皇便是魔界九皇之一。

    鬼殿所处的极鬼国中,正举办一场盛会,魔界之中所有天骄俊杰,都在极鬼国尝试觉醒古魔血脉。

    主办方是鬼皇,但其他八位魔皇,都前来鬼殿参加观礼,包括涅皇在内。

    除了九位魔皇,魔界无数势力也都派人前来,试图招揽俊杰魔修。

    此次盛会的意义,在于寻找出魔血等级在残血级以上的魔修。

    古魔修炼体系早已没落,与妖族不同,并无严格的族群留存,血脉要最是难以存续。

    但时代的长河中,偶尔也会出现零星几个杰出人物,意外觉醒古魔残血,甚至真血。

    古魔血脉与妖血一样,分五个等级,为凡血人魔,残血玄魔,真血真魔,王血王魔,祖血祖魔。

    严格意义上说,所有魔道功法的魔修,血脉都可列为人魔级别,都是凡血。

    一些天骄魔修,一旦在这种盛会之上觉醒残血级魔血,便可被各大势力竟相招揽。

    若有人觉醒真血魔血,便可被九大魔皇收为弟子,传授毕生绝学。

    因为涅皇等九大魔皇,都是真血级魔修!

    而涅皇魔血资质最高,是血脉最接近王血的下界魔修,俱是因此而被不少上界大魔头垂青。

    在妖族之上,真血或许并不稀有,但在失去‘血’的魔族之中,每一个真血血脉的持有者,都将是未来名动天下的人物。

    下界魔界之中,一百万魔修之中差不多才有一名残血魔修。

    而一百万残血魔修中,才会有一位侥幸晋入真血。

    在魔界的上界——九大古魔渊中,真血魔修亦是凤毛麟角的存在,而王血魔修,若经过数万年苦修,必定会成为名动四天的惊世魔头!

    对下界魔界而言,王血是一种遥不可及的梦想。

    对九位魔皇而言,能招收到真血级弟子便是天大的幸事,便值得倾尽全力培养。

    能招揽到残血级魔修,也是一桩美事,可为各皇势力提供新鲜血液。

    “呵呵,‘血典’百年举办一届,不知这一届血典,能出现几个真血魔修,真是让本皇期待。”一个鬼气森森的魔皇邪笑道,他便是血典的主办者——鬼皇。

    “出现几个?鬼皇还真是爱说笑,我下魔界又不是上魔渊,没有那么深的底蕴,百年能出一位真血修士,便极其难得了。”另一名身批血甲的魔皇不以为然摇头,他乃是九皇之一血皇。

    “”涅皇始终闭目不语,当年的伤势,早已恢复,并仗着涅槃魔脉,修为精进了不少。

    他不是九皇之中的最强者,却是资质最高之人。

    他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当年七梅城忤逆他的小小少年,早已被他抛在脑后,不屑一顾,不值一提。

    唯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那一曰,少年所持的一个剑鞘,仅仅一道远古剑气,竟能将他击伤,那剑气来历巨大,后经涅皇查证,是剑界剑祖所留剑气。

    剑祖是何等惊天人物,随手遗留下一道远古剑气,威力便相当于涅皇一击。落在宁凡手中,发挥了逆天的威力。

    涅皇很难想象,宁凡一介融灵少年,为何会有这等珍贵的剑气护体。

    那剑气,是谁给宁凡的?不会是老魔给的,老魔的储物袋早遗失在上界,没有从上界带下任何宝物。

    难道是剑界给的?但这一道剑气就算是剑界三皇,也必定视为至宝,不可能送人。

    这个问题曾困扰涅皇无数年,他之所以没有当场斩杀老魔、宁凡,不仅仅是受了白魔宗的命令,放老魔不死,实则也有对剑鞘背后主谋者的忌惮。

    涅皇做梦也想不到,那剑鞘是神虚阁小妖女‘故意’给宁凡的,以她神虚阁的底蕴,弄到这种珍贵剑气,倒也不算太难。

    涅皇不知道,宁凡也不知道,那一个剑鞘的背后,有着小妖女一片好意。她早算到宁凡炼丹、老魔伤愈后,涅皇会来,所以,她用一道远古剑气,借宁凡之手,给了涅皇一些震慑。

    当年的事,涅皇早已抛诸脑后。

    如今的他,一心只有早曰突破碎虚六重天,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包括这所谓的血典大会。

    血典会场,立着九座巨大魔像,受无数魔修供奉,是故老相传的九大魔祖之像,用于为魔修觉醒古魔血脉。

    在某一个时刻,九座魔像忽而轻微晃动起来,暂时失去觉醒魔血的功能。

    而极鬼国的长空之上,天空忽然一片片碎裂,并流出浓稠的黑色液体,好似黑血。

    一瞬间,无数魔修纷纷骇然,整个血典大会被迫中止。

    无数金丹、元婴修士不解望向天空,不明所以。

    无数化神、炼虚老怪,抬头望着苍穹裂血,隐隐猜到些什么,却震撼地说不出话。

    九大魔皇,皆是豁然站起,就连涅皇,都眼眶圆睁,望着天空异象,无法置信。

    “魔血染青天!”

    由不得涅皇不惊,魔血染青天的异象,极少会出现。在魔族历史上,每一次出现这个异象,必定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

    而当魔血染青天的异象出现在下界九大魔祖的祖像之前时,则有另一个含义这个含义,唯有九皇级人物知晓。

    下界九界之中,有王血级魔族,即将觉醒血脉!

    “不可能!区区下界,竟然会诞生王血王魔,这怎么可能!”血皇震撼难明。

    “是谁!本皇一定要找到此人,一定要收他为徒!”鬼皇激动不已。

    所有人都在猜测,是什么地方的什么人物,即将觉醒王血,能否成功,是否会失败。

    便在这时,魔血染青天的异象中,忽然浮现一个巨大的白衣青年虚影。

    那青年只有一个背影,看不清容貌。

    这个背影让无数魔修遗憾,无法弄清此人是谁。

    这个背影,却给了涅皇一个极为诡异的熟悉感,好似在哪里见过。

    涅皇心中升起一丝不安,他修魔无数年,很少会有这种心悸之感。

    他没有找出此人、收此人为徒的意思。

    他的心中,只有着愈来愈浓的不安。

    “此人是谁!本皇一定在哪里见过他!”

    不经意的,涅皇的脑海,忽然回想起一件芝麻大的小事。

    那是在七梅城惩罚一些蝼蚁,那些蝼蚁之中,似乎便有一个少年的背影,与这个白衣青年很像。

    “不,不会是他,那种蝼蚁,本皇连他的名字都不会去记”

    涅皇不屑冷笑,坐回座位,闭目养神。

    那个蝼蚁,只是融灵,若非身怀远古剑气,涅皇对他连一丝记忆都不屑留存。

    “碎虚之下皆蝼蚁,那个融灵小辈,一生一世也碰不到本皇的衣角,他,不值一提!”

    “况且这异象出现,也只是说明九界之中可能有王血王魔诞生,并非一定成功。王血王魔何等稀少,岂会诞生在下界九界。”

    在涅皇自语之时,魔血染青天的异象,却越来越剧烈,说明那正在突破王血的魔修,距离成功已然不远。

    涅皇目光阴沉,他可是下界血脉第一的皇者。

    若下界之中,有魔修突破王血,岂不是说明,那人血脉超越了他?

    “此人,绝不可能成功!”

    涅皇脸色铁青,他不容许自己血脉第一的地位,被人动摇!

    轰!

    苍穹之下,异象忽而愈加剧烈,所有苍穹裂出的黑血,都汇入那白袍虚影之中,令得那白袍青年威压大涨,魔威惊天。

    无数魔修从虚影之中,感受到一丝来自血脉的威慑感。

    就连魔界九皇,都感到血脉低人一等的感觉。

    一道黑芒从白衣青年的虚影体内窜出,霎时间,撼动了整个魔界!

    天空之上,响起古老的魔经诵经之声。

    无数魔修在这一刻,惊呼不已。

    “王血!此人,突破王血成功了!”

    嘭!

    涅皇猛然拍碎玉桌,不可置信的站了起来,一丝不甘心的感觉,在心中升起。

    下九界之中,竟然有人魔血资质超越他,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此人,绝不可能是下界魔修,定然是上界魔头,跑到下界觉醒血脉,对,定是如此!”

    “本皇绝不相信,下界有人的魔血资质,在本皇之上!”

    宁凡并不知,他引发的异象,流传到了魔界,引起了涅皇何等不甘心。

    此刻的他,渐渐炼化掉第四道魔气。

    他周身完全金光笼罩中,随时可尝试冲击金身境界。

    他背后的魔纹,彻底晋入帅阶,拥有四相图案,分别为巨魔、六翼、岚角、鬼目。

    帅阶魔纹,魔罗魔纹!

    在魔纹晋入帅阶的一刻,宁凡感觉自己血脉欲烧,魔血等级迈入第四个级别——王血王魔级!

    他不知晓,自己突破魔族王血,成为一个王魔,引发了何等轰动。

    宁凡心思全在突破金身之上,他明白,只有魔罗魔纹,是不够的。魔纹与刺纹术,归根究底,都只是为了模仿古魔祖符。

    现今的魔修,就算偶尔有残血、真血的存在,也无人可称之为古魔,因为他们,没有魔符!

    而祖符,更是屹立于无数魔符之上的巅峰魔符!

    “在突破金身境界之前,必须借助祖符炼血之术,将魔罗魔纹,修炼成魔罗祖符!以祖符之力,炼化魔罗之血,以无数丹药、天材地宝,堆砌我通往金身的大道!”

    “且这一次,我不仅仅要突破金身境界,更要一举借助祖符之力,踏入古魔修炼之道,返祖成为古魔!”

    “我宁凡既然修魔,便要修成天下第一魔!”

    “在我之前,无魔可存,在我之后,无魔可生!”

    “我要魔灭,天不可有!我要魔生,天不可无!”

    “炼!”

    宁凡指诀猛然一变,口中不绝如缕诵着四块石板上的魔经。

    背后的四相魔纹,忽然好似活了一般,开始在宁凡身体之上蠕动。

    在宁凡的胸口处,已然裂开一个圆洞,伤口可怖,却并无任何鲜血流出。

    那空洞越来越大,好似要将宁凡彻底撕裂!

    一股极其饥渴、嗜血的感觉,从宁凡体内流出,令他双目一霎变得血红。

    “血!吾为古魔,唯有‘血‘,才能填补肉身的空洞,寻回魔族失落的荣耀!”

    “我要,血!给我血!”

    宁凡双目血红,言语说出的一瞬间,魔血染青天的异象空前剧烈。

    无数黑血从天空涌现,化作魔气,汇入宁凡体内,分外诡异。

    在宁凡右掌掌心,一个乌金色的诡异符文,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随着一丝丝凝聚,散发出愈来愈浩大的能量波动

    祖魔之符!

    (1/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