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68章 暗金宝塔

第468章 暗金宝塔

    一队鬼目魔修,共有百名高手,却无一人看出宁凡如何出现.

    偏偏这群鬼目魔修,一向生活在幽海百万丈下,且常常出任务,极少在族中逗留,根本不知宁凡身份。

    为首的鬼目魔修,目光阴沉扫向宁凡。

    眼见拦路的青年并未流露出多么强横的气息,骨龄又不足五百,已存了小视之心。

    他甚至没有询问宁凡为何出现,只嘿嘿冷笑道,

    “这个小子皮相不错,若抓回去当鼎炉卖,可是能卖不少钱的。来人,拿下此人!”

    化神魔修刚一下令,立刻便有十余名元婴大步迈出,各自祭起绳索法宝,朝宁凡捆去。

    眼见十几个元婴一起擒拿宁凡,秦子鱼咕咚咽了一口口水,在他看来,宁凡多半是要被拿下了。

    他与宁凡并无交情,只见过一次,那一次,是在七梅拍卖会上,宁凡作为鉴定师,拍卖剑鞘给秦子鱼。

    起初,秦子鱼认为宁凡只是辟脉五层的小辈。

    曰后,宁凡一战屠魔,威震越国,秦子鱼才知,那时的宁凡,战力已堪比元婴。

    在秦子鱼印象中,宁凡是以堪比元婴的战力前往无尽海的,数十年过去,就算修为提升,顶破天也就元婴初期。

    元婴初期的宁凡,面对十几名元婴中、后期修士的围攻,下场可想而知,岂会有反抗之力?

    “不必看了,宁道友再强,也不会是这群魔修的对手,多半是要跟老夫一样,被人擒下成为奴隶。”

    秦子鱼摇头叹气,对宁凡升起一种兔死狐悲的同情。

    下一个,他同情的目光,忽然化作骇然欲死的表情。

    那十几个攻击宁凡的元婴魔修,刚刚祭起法宝,便见宁凡轻轻抬指,屈指一点,一指生出无穷无尽的墨色剑光。

    剑光横扫,将十几名元婴魔修斩杀成肉泥,连元婴都没有逃出,全部被瞬杀!

    “什、什么!那可是元婴老怪,是可称霸下级修真国的元婴老怪啊,怎么会如此轻易就死去!”

    秦子鱼难以置信,其他的鬼目魔修,也纷纷意识到宁凡厉害。

    为首的化神魔修,对宁凡再无任何小觑之意,只有杀机浮动。

    “不管你是何人,杀我鬼目族人,必死无疑!”

    言罢,化神魔修不给宁凡任何辩解的机会,直接大手一拍,一个魔气冲天的千丈掌印横空拍下。

    那一个黑色掌印,乃是化神魔修的愤怒一击,足以瞬杀任何元婴。强悍的法术波动,让秦子鱼颤抖不已,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化神修士的斗法,真是太可怕了。

    “挡不住,不可能挡住,这可是化神一击啊!化神老怪,放眼上级修真国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这一次,宁道友怕是要死在这攻击之下了”

    秦子鱼话音刚落,骤然老眼圆睁。

    却见宁凡只随手一指,隔空点向掌印。

    那一指轻描淡写,没有任何花哨,但指芒点出,却立刻响起浩大的轰响声。

    看似强悍的化神掌印,在宁凡一指之前,却直接崩溃粉碎。

    宁凡的指芒更是随即化作成千上万的剑光,将化神魔修一扫,刹那间,化神魔修惨叫一声,肉身爆散成无数血雾。

    一个千疮百孔的元神,带着惶恐之极的神色,被宁凡拂袖擒入手中。

    一瞬间,满场死寂!

    所有人都被宁凡秒杀化神的震撼场面吓到了。

    下一刻,好似本能一般,所有巨魔族的魔修,俱都拼了命逃遁,连奴隶都不要了。

    嗤!

    宁凡剑念横扫,一个个魔修纷纷惨叫而死,没有任何逃遁的机会。

    旋即宁凡五指一抓,施展了搜魂灭忆之术,将那化神魔修的记忆一一读取。

    在获取完足够情报之后,冷漠地掌力一吐,灭杀掉这一元神。

    包括秦子鱼在内,所有的奴隶,呆呆看着宁凡杀人搜魂的恐怖场面,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傻子都知道,宁凡是一个远超化神的强者,实力超出他们想象!

    尤其是秦子鱼,心中更是泛起惊涛骇浪,他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眼前的白衣青年绝对是宁凡。

    当年的宁凡给秦子鱼留下太深的印象,秦子鱼不可能认错!

    当年辟脉五层的小辈,在数十年后,成了指灭化神的强者,这让秦子鱼无法置信,却不得不相信。

    秦子鱼可以想象,若越国修士知道,越国之中出了宁凡这么一个惊天动地的人物,必定会举国震惊。

    他望着宁凡,目光复杂之极,想要和宁凡说些什么,又自知身份低微,怕是说不上话了。

    再一想,他如今是鬼目族奴隶,和其他奴隶一起看到了宁凡杀人场面,不知宁凡会不会杀人灭口,灭去所有奴隶。

    他正紧张会不会被宁凡杀死,忽然见宁凡徐徐走近。

    宁凡身上有一股抹不掉的煞气,那煞气惊天,让秦子鱼在内的所有奴隶纷纷胆寒,生不起任何反抗之心。

    “秦道友,别来无恙?不在越国当一个金丹老祖,怎么却来无尽海了?怎么,不敢与我相认?”

    宁凡的脸上,难得的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秦子鱼也算越国的故人的,当年虽说克扣了他的鉴礼,但却给了宁凡一个剑鞘,正是那剑鞘,蕴含了剑祖女子的一道远古剑气,挡下涅皇一击。

    宁凡虽杀人如麻,却也不会杀一个故人。

    秦子鱼目光更加复杂,当年辟脉五层的小辈,已一步步走到巅峰境界,让他唯有仰视。

    眼见宁凡主动与自己交谈,秦子鱼也不再隐瞒身份,尴尬笑道,“宁前辈实力通天,晚辈不敢高攀”

    言语中,已自称晚辈,也算是个识相之人。

    “我有话问你,回答我的问题,你可以和他们一起走。”

    “什么!”秦子鱼从未想过,他与这些奴隶目睹了宁凡杀人,还能够平安离去。

    一时激动,有些失态,旋即恭敬道,

    “前辈若有问题,皆可提问,晚辈定当知无不言。”

    “给我讲讲越国的事情吧,尤其是七梅、宁城、鬼雀宗嗯,火云宗的事情,也可以提一提的,景灼道友,有着元婴修为,已经一统越国了吧?”

    秦子鱼一听宁凡询问的是越国事宜,立刻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他离开越国也有数年了,但自然比宁凡知晓的多一些。

    他也明白,宁凡关心的不是越国,而是越国的红颜、朋友。

    故而秦子鱼侧重讲述了纸鹤、蓝眉、白鹭等女子的近况,当然,景灼、薛青、鬼雀子等人的近况也稍稍提了一些。

    纸鹤早已是融灵巅峰的修为,如今同时兼任七梅、宁城二城城主。

    蓝眉亦已经融灵巅峰,其父鬼雀子闭关结婴,她则出任鬼雀宗主。

    白鹭么,已正式成为鬼雀宗的长老之一,正闭关结丹。

    景灼以元婴修为返回越国,强势一统越国,无人可敌。但他有自知之明,对宁凡的势力,绝对不碰,且还存了庇护之心,俨然帮宁凡看家一般。

    至于宁凡的另一个便宜徒儿——薛青,如今已突破四转丹术,成了名动一国的大人物。

    据说纸鹤等女子之所以修为快速提升,便是仗着师娘的身份,向薛青索要了不少珍贵丹药。

    有景灼、薛青在,越国即将被雨殿赐封为中级修真国,并有化神老怪亲自为越国加固锁国大阵,提升越国的防御同时,也能提升越国的灵气浓度。

    总之,秦子鱼的情报,让宁凡安心了。越国很好,她们都平安喜乐,他便没有忧虑。

    知晓了所有情报,宁凡催动回忆之力,将在场数百名奴隶笼罩在回忆意境之中。

    借助回忆意境的力量,如同抹灭白纸黑字一般,抹灭了所有奴隶的记忆,旋即飘然离去。

    无人记得,是谁杀了鬼目修士、救下他们。

    就连秦子鱼,都是恍然梦醒,一拍脑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发呆。

    “奇怪,老夫总觉得,好像和一位故人谈了许久的话,呃,难道是做梦?”

    摇摇头,秦子鱼已经半点都不记得与宁凡相逢的事情。

    再一看满地鬼目修士的死尸,秦子鱼几乎吓尿。

    乖乖,这死在地上的鬼目修士,每一个都是元婴之上的修为,甚至还有化神老祖!

    天啊,什么人这么变态,连化神都给杀了?

    那人既然杀了化神,为什么反倒放了他们这些奴隶?

    想不通,且秦子鱼也没有心思想通了。

    他和其他奴隶几乎是一个行为,纷纷在尸山血海中寻到镣铐的钥匙,打开镣铐,各自逃脱

    鬼目族,观天城。

    宁凡隐身伫立在观天城之外,在那化神魔修的情报之中,观天城便是鬼目魔国的主城了,幽鬼侯便潜藏在这里疗伤,而所谓的魔像石板,同样藏在此地。

    甚至,从那化神修士的记忆中,宁凡还了解到,鬼目族中,有魔妃存在

    只是这名魔妃被鬼目族软禁着,并无任何自由,所有的力量,都要奉献给鬼目族。

    而为了掩饰这位魔妃的存在,鬼目族还培养了数十名魔修女子,同样软禁在族中,混淆视听,掩人耳目。

    “鬼目魔妃”

    宁凡微微皱眉,在那化神修士的记忆之中,鬼目族的魔像石板,并未由族内最强者幽鬼侯持有,而是交给了鬼目魔妃,由魔妃破译。

    幽鬼侯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凭他自己绝对不可能破解石板隐秘,想借助魔妃的神奇力量堪破石板大秘。

    “如此说来,我只需潜入观天城,找出鬼目魔妃,将她与石板一并掳走,第三块石板,便可以到手了”

    看起来,此行比宁凡想象的还要顺利。

    他身体一倾,刚刚准备潜入观天城,忽然目光一沉。

    却见一道张扬的青年帝王身影,忽然出现在观天城上空,引得漫天兰花飘落,异香冲天。

    而所有的鬼目修士,都在这青年帝王出现的一瞬间,紧张起来。

    观天城一处隐蔽的洞天之中,一个阴沉的声音,忽然飘出。

    俄而,化作一个鬼气森森的鬼面老道,阻挡在青年帝王身前。

    “兰陵王万金之体,驾临我鬼目族,不知有何指教!”鬼面老道沉声道,一身气势,俨然是冲虚境界。

    “明人不说暗话,幽鬼侯!本王此次前来鬼目,只为魔像石板而已!”兰陵王直言不讳。

    “魔像石板?哼,兰陵!听闻你在巨魔族碰了钉子,被巨魔八祖伤的不轻,怎么?如今想凭一介残躯,抢夺我鬼目族的魔像石板?我幽鬼侯在你眼中,便是如此软弱好欺之辈!”

    鬼面老道目光杀机浮动,若兰陵王当真是来抢夺石板,老道不介意给他一个教训!

    兰陵王目光一沉,他不喜欢幽鬼侯的口气,但经历过巨魔族的失败之后,兰陵王已经认识到,幽海四族比他想象中要厉害,并不是每一族都和六翼一般软弱可欺。

    想凭第二元神力压四族,是不太容易了。

    此次兰陵王前来鬼目族,并无强抢石板的心思,而是取了一件至宝,前来交换魔像石板。

    他也不和幽鬼侯废话,直接取出一宝,展示给幽鬼侯看。

    “本王愿意以此宝,换取魔像石板!”兰陵王语气平淡,却有一股自信,深信幽鬼侯一见此宝,必定与之交换石板。

    如他若料,原本杀气森森的幽鬼侯,一见兰陵王取出这件宝物,以此宝换取魔像石板,立刻露出震撼之色。

    “这是”

    幽鬼侯感到语塞,他万万想不到兰陵王舍得以如此重宝换取一块魔像石板。

    诚然,魔像石板很珍贵,但幽鬼侯绞尽脑汁也无法破解其中秘密,若能用石板换取这么一件宝物,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鬼目族,都有莫大益处!

    那是一尊暗金色的宝塔,静静耸立在兰陵王手掌之上。

    宝塔的形状与遗世塔有些相似,似乎是一件洞天之宝,仿制于遗世塔,可在宝物之内改变时间流速修炼。

    以幽鬼侯的眼力,一眼便看出,这暗金宝塔起码可让时间流速减慢16倍!

    若幽鬼侯得到这一尊宝塔,不但他可以在塔中无限修炼,鬼目族人皆可在塔中修炼。

    有了这尊宝塔,幽鬼侯完全可以在鬼目族内另开一座遗世塔修炼。

    他目光满是意动之色,几乎已经同意用无法破解的石板换这一尊宝塔。

    不过细细一想之后,幽鬼侯还是觉得此事事关重大,需要与族内长老商量一番。

    “此事事关重大,本侯需要与属下商议一番。兰陵王不如随本侯前往族内歇息,等待商议结果。一旦商议结束,本侯必定给阁下一个满意答复。”

    “也好。”兰陵王皱眉不悦,却没有多言

    隐藏在暗处的宁凡,亲眼目睹了兰陵王与幽鬼侯的交易。

    一股算计的表情,渐渐浮现于他的眼中。

    “这数曰之内,想必兰陵王与幽鬼侯无法完成交易了。若在这数曰内,我盗走鬼目族的魔像石板,恐怕幽鬼侯第一个就会怀疑是兰陵王盗取所谓的谈判,不知会不会变成一番狗咬狗的厮杀”

    “至于那个暗金宝塔,若我没有看错,此塔应该是某个大能修士仿制遗世塔炼制的法宝。且这一尊宝塔,模仿的不是七层银塔,而是八层金塔!只是此塔似乎有着不小的缺陷,无法达到八层金塔应有的时间流速”

    宁凡目光微微意动,心中思索着,此次来到鬼目族,要不要连同这一尊金塔一起盗走。

    就算此塔只有16倍时间减缓,也是一件至宝,连幽鬼侯这曾经的碎虚老怪都会动心

    反正对宁凡而言,鬼目族、兰陵王都是敌人。

    若有机会盗取敌人的宝贝,岂能不偷?

    嗖!

    宁凡隐身潜行,飘然进入鬼目族观心城,无人觉察。

    唯有一处幽闭的闺阁中,一个熟美的黑裙女子,忽然从体内传来一丝奇异的感应。

    “为何我的体内,突然升起一丝心魂相连的感觉心魂的另一端,是谁”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