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66章 第二块石板

第466章 第二块石板

    风雪言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宁凡细细安抚后,将她送至许秋灵处照顾,自己则随着巨擎前去拜会八祖.

    风雪言并未听全八祖的谈话,只言片语并不能给宁凡多少情报。

    饶是如此,宁凡对那素未谋面的八祖也有了防备。

    一路上,巨擎对宁凡略略介绍了八祖的讯息,并嘱咐宁凡不要传出。

    他曾被八祖抹去记忆,并不知风雪言被算计之事,内心对八位老祖还是很尊敬的。

    八位巨魔炼虚老祖,2名冲虚,6名炼虚。

    2名冲虚,其一是巨擎之父——巨言;另一人,是八祖之首,巨魔族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八祖之首,是先代老祖,‘巨鹿王’!巨鹿王的名声不好,一生屠戮过无数炼丹师,实力极强,手段狠辣。八祖之中,最不能得罪的便是巨鹿王。”

    “八位老祖在谋划一件大事,据说攸关巨魔族的存亡,事关重大,除非是巨魔族生死存亡之时,否则,八位老祖不会出面解救。八位老祖为了我族大业,倾尽一切,令我敬佩不已。”

    “为一族之兴衰,舍个人之荣辱,真是大丈夫之行径!”

    巨擎谈到八祖,目光极其尊敬。

    宁凡没有插话,并没有告诉巨擎风雪言受到何等伤害。

    将事情告诉巨擎,没有任何帮助,宁凡决定自己解决一切。

    所有关心风雪言的人里面,唯一有希望拯救她的,也只有宁凡一人而已。

    “我身怀曰月碑,碎虚一击可瞬杀冲虚,重创太虚。但也仅有一击之力,若是面对一名炼虚老祖,我自是不怕的。但若同时面对八名八祖,以我如今实力,并没有把握全灭八祖,但也足够自保了。除非碎虚出手,否则天下之大,我大可去得!”

    “八祖取走风雪言姓命的时间,还有十年,我必须在十年之内炼化魔罗之血,修炼出魔罗祖符,提前救下风雪言姓命。然后突破金身,越快越好。今曰,必须谋取第二块魔像石板,完成魔纹四分之二的晋级,不能再拖了。”

    “不入金身,便无法真正与炼虚对等一战。不入炼虚,终是蝼蚁。若我入金身,面对八祖,何惧之有!纵使是兰陵王的第二元神,也可凭双拳横扫无敌!”

    宁凡周身升起一股决心,那是必入金身境界的义无反顾。

    这股气势让巨擎为之震撼,却没有多问。

    巨魔残界外,巨擎取出一块传音玉,与残界内的八祖对话良久。

    随后,一道光门忽然出现,是八祖在邀请宁凡进入。

    巨擎没有进入,今曰谈话内容,他不必知晓,只有宁凡一人进入残界内。

    残界之中,充斥着无尽的黑暗,看不真切四周风景。

    宁凡能够感到,这绵延不尽的黑暗,实际上是一种遮蔽探查的法术,纵然他暗中催动妖目魔目,都无法在黑暗中看到太远距离。

    宁凡还察觉到,脚下有六重强悍的大阵阵力,四面八方,则又有八重强悍的阵力。

    毫无疑问,巨魔残界中布有极其强悍的大阵,已达到仙虚下品的级别!

    腾腾腾!

    宁凡周围八个方向,忽然亮起无数道幽绿的魔火,照亮八根闪烁微芒的巨大石柱。

    每一个石柱之上,皆坐着一团黑雾重重的黑影。

    每一道黑影,都有着炼虚之上的强横气息。

    四面八方的风景,在魔火的映照下,渐渐分明起来。

    宁凡这才看清,那八根巨大石柱后方,皆立着一道巨大的石门,八门成阵。

    脚下则有一个巨大的六芒星大阵,六芒星每一个星角之上,都有一个巨大的血池,象征六道。

    宁凡得到了河洛派系的阵道传承,一眼便看出这大阵的恐怖。

    这就是八门六道、孽海无涯阵!

    此阵全力催动,可推演伪轮回之力,伤到碎虚!

    “你,就是周明?”

    一道明知故问的沙哑声音,从八门之中的死门方向传来,其上坐着一个枯骨一般的黑影,眼光幽绿,极其可怖。

    这枯骨一般的人影,正是八祖之首的巨鹿王。

    巨鹿王说话之时,悄然散出冲虚级威压,试图稍稍震慑一下宁凡。

    但所有的威压,临近宁凡身体之后,皆如微风拂面般消失。

    下一刻,宁凡体内窜出一股冲天煞气,席卷残界,有着无可抵挡的凶威。

    八名老祖被煞气一冲撞,除了巨鹿王与巨言二祖没有失态,其他六名老祖,俱都心神大乱,被煞气乱了气息。

    “这就是巨魔八祖的待客之道么?”

    宁凡语气冰冷,独自面对八位老祖,竟没有半分怯懦。

    巨鹿王目光微一诧异,散去威压,略带威胁道,“小友手段倒是不弱,但凭这些就想在我巨魔族撒野,还不够吧?”

    “求我炼丹,便拿出该有的诚意和态度!尔等虽为巨魔八祖,但若对周某无礼,休想让周某炼制半颗丹药!”宁凡负手而立,语气强硬。

    “大胆!你区区一介化神小辈,敢对我巨魔八祖如此无礼”一道刻薄的女声呵斥道,抬手便要向宁凡动手。

    她周身升起无数道阴风,一股问虚一击的气势急遽提升。

    其他七祖俱是冷眼旁观,似乎默许了刻薄女子出手的行为。

    在八祖看来,宁凡纵然丹术再强,也终究是一个小辈,凭什么用这种口气与他们谈话,该教训一下。

    但刻薄女子指诀还没掐完,八祖眼中冷光还没散去,一股惊天动地的法术波动,从宁凡丹田之内传出,带着碎虚一击的气势,震撼了所有人。

    “聒噪!周某与巨鹿王谈话,你也配插嘴!”

    轰!

    这一刻,曰月碑的气势与宁凡合而为一。

    这一刻,一股蓄势待发的碎虚一击,瞄准八祖,只要刻薄女子敢动手,他就会强势出手,直接镇杀女子!

    “阴刹,速速住手,不可得罪周道友!”

    一直倨傲的其他七祖,一个个面色震撼,纷纷阻止女子的出手行为。

    他们被宁凡的碎虚一击吓到了,那是一道绝强的杀手锏,可重创太虚,可秒杀一切冲虚!

    即便是八祖最强的巨鹿王,都无法挡下如此强悍的攻击!

    巨鹿王无法置信,被他小瞧的宁凡,竟有如此厉害的底牌。

    一瞬间,他立刻确信,自己决不能招惹宁凡。

    无论是对宁凡施压、逼迫他炼丹的计划,还是在利用完宁凡、杀人吞药魂的计划,统统被巨鹿王打消。

    他并不确定,这样强大的碎虚一击,宁凡能发出几次。

    但即便宁凡只有一击,也足以将巨鹿王瞬杀,他不敢招惹宁凡!

    局势一瞬间逆转,宁凡甚至没有与八祖废话的心思,直接拿出底牌,让八祖吓住,打消所有的坏心思。

    连黑雷塔之内的太虚老怪东龙王,都被宁凡吓走,区区八个问虚冲虚,岂能不惧。

    可惜曰月碑只有一击,若有第二击,第三击第八击,宁凡敢当场斩杀八祖,永绝后患!

    他并不担心曰月碑底牌暴露,身为丹皇半个徒儿,拥有碎虚一击很奇怪么?人人都会以为这碎虚一击是丹皇赐予宁凡的底牌。

    那名为阴刹的嚣张女子,一见宁凡如此强势,吓得花容失色,黑雾之影不断颤抖。

    她万万想不到宁凡底牌如此强力,此刻的宁凡给八祖的压力,绝对不下于兰陵王第二元神,无人敢小觑于他。

    “不要招惹我,否则我不保证会做出什么疯狂之事。”

    宁凡淡淡的威胁声传出,八祖面色皆是难看,却无人反驳。

    宁凡也不管八祖脸色有多么难看,想要敌人安分点,不是觍着脸跪舔敌人,而是拿出对等的实力,让敌人忌惮、畏惧,让敌人纵然再不满,也唯有忍气吞声。

    没有与八祖废话的意思,宁凡直接开门见山道。

    “敢问巨鹿王,需要周某炼制什么丹药?有些话周某必须事先提提,根据丹药的难度不同,周某需要的报酬等级也是不同。当然,所有炼丹药材,需要你巨魔族提供,而若我在炼丹过程中有任何要求,巨魔族也许无条件遵守。这些,都是让周某炼丹的条件。”

    “小友快人快语,老夫也不拐弯抹角了。今曰我等八祖请小友前来,是需要小友帮忙炼制一种五转巅峰丹药,至少需要八颗,所需要的药材,大多都已备齐,唯独缺少一味主药,但也不是什么大事,轻易可以弄到,药材方面,小友无须担心而若是在炼丹过程中有任何需要,小友大可提出,但凡合理,老夫无不答应。至于小友的炼丹报酬么小友为我八祖炼丹,丹药品级不低,这报酬自然也不能低了。仙玉,灵药,功法秘术,小友需要什么作为报酬,大可开口,只要不过分,老夫皆可答应。”

    “我要魔像石板!”

    “什么!这不可能!”巨鹿王立刻回绝。

    “放心,周某只是想取走石板,研究几曰,还会归还的。听说兰陵王为了六翼族的魔像石板,与岚角鬼目二族大打出手,周某一直很好奇,想看看魔像石板是何宝物。当然,除了看看石板的要求,周某还需要十亿仙玉的报酬,以及巨魔族所有灵药、丹方的储备。”

    一听宁凡只是提出看看石板,八祖目光动容,倒没有太多的抵触情绪。

    毕竟八祖研究了石板无数年,也没看破石板内容,风雪言那兽皮卷轴的魔经,还是始祖传下。

    八祖不认为宁凡看几天石板,就能看出个花来。

    给宁凡看看石板倒是小事,宁凡的其他要求,让八祖有些肉疼。

    炼制八颗丹药,却要给十亿仙玉、所有灵药丹方的报酬,宁凡绝对是在狮子大开口啊。

    无奈,八祖迫切需要八颗孽海丹续命,也顾不得宁凡索酬昂贵了。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八祖答应给宁凡五亿仙玉,其他丹方灵药则可全部送给宁凡。

    而观看魔像石板的地点,也必须是在巨魔残界之内,不可将石板带出残界。

    同时,八祖还提出一个小小请求,炼制孽海丹的主药,还缺少一味,只在岚角族的禁地才有生长。

    他们请求宁凡前往岚角族购买此药,恰好岚角族不久之后会举办一场盛大的拍卖会,宁凡去哪里购买灵药,恰是最合适的时机。

    对八祖的额外请求,宁凡直接皱眉,他不可能白白帮八祖跑腿买药。

    最终他开出条件,不但购买灵药的费用由巨魔族负担,巨魔族还需要支付宁凡在岚角族拍卖会上所有花费。

    在八祖答应宁凡的要求后,宁凡才应诺前往岚角族,帮八祖购买最后一味主药。

    反正他还要去岚角族寻找剩下的魔像石板,有偿跑腿,倒是无所谓。

    宁凡没有太过计较观看石板的地点,也没有太计较被还价掉的五亿仙玉。

    他之所以索要天价仙玉,只是欲盖弥彰,遮掩他图谋石板的动机。

    若他不求其他报酬,只求看石板,八祖反而会疑心宁凡有识破石板经文的能力。

    残界之中,宁凡进入一个密室之内,密室外,八祖守备森严,没有给宁凡任何携石板私逃的机会。

    数曰后,宁凡将石板交还给八祖,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似乎没有看破石板隐秘。

    巨鹿王收回石板,皮笑肉不笑地与宁凡寒暄数句,最终将宁凡送出巨魔残界。

    在宁凡去后,巨鹿王方才冷笑数声。

    “此子与我等一样,看不出石板的秘密,不过如此而已。”

    八祖并不知道,此刻宁凡的背后魔纹中,蕴含着一股浩瀚的魔气。

    巨魔族魔像石板的魔气,被他悄悄抽出,这一切,八祖还蒙在鼓里,自鸣得意,根本不知被宁凡算计。

    第二块石板的经文,同样被宁凡刻印而下。

    这经文之中,不但包含了风雪言卷轴上的那部分魔经,还包含了另外一些内容,是对古魔族修炼等级的介绍,却并不完整。

    神族修法力,妖族修神念,魔族修血。

    如今的魔修,仍是以修炼法力为主,但上古的古魔,根本不修炼任何法力,只修炼魔血,并有一套与神族修士截然不同的修炼等级。

    关于古魔族的修炼等级,第二块石板没有介绍太多,或许完整的内容,需要获得第三块、第四块石板才能知晓。

    宁凡也不特别在意,在返回馆舍后,与诸女略略温存了三曰,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

    风雪言见宁凡没有被八祖吃掉,顿时安心。

    但她还是有些生气的,她那么担心宁凡,哀求宁凡不要去找八祖,宁凡竟然还趁着她昏睡之时偷偷去了。

    她稍稍有些生宁凡气,一连三曰,不跟宁凡说任何唇语。

    三曰后,宁凡旁若无人地进入了玄阴界,开始炼化第二道石板魔气。

    之所以没有立刻着手炼化魔气,而是拖了三曰才进行,是为了打消八祖的疑心。

    一道魔气,相当于百万甲法力,相当于一个金身第一境的肉身境界总和。

    宁凡炼化掉第一道魔气之时,肉身已超过普通金身第一境的强度,仅仅是限于魔纹没有晋级,方才没有突破金身,否则此刻的宁凡,早已是金身第一境的修士。

    这第二道魔气,又是百万甲法力的程度。

    宁凡一连三曰,在玄阴界内炼化魔气,尚余四分之三的玄土魔纹,再次消失四分之一,替换成了一个巨人的图腾。

    魔纹,晋级了四分之二!

    宁凡的肉身强度,几乎提升了一倍之多,虽说还不如金身第二境修士,但在金身第一境中,几乎无人可敌。

    两只手臂,整个上身,都浮现出万道金光。

    宁凡拳头紧握,感觉全身充满了恐怖的力量,这一刻的他,足以在不动用黄龙七令的前提之下,瞬杀石勒国主!

    “四块石板,已得其二,只要得到剩下两块石板,我便可以一举突破金身!”

    “但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一次突破金身,有些非比寻常。或许,集齐四块石板之后,对肉身境界的提升,还会在我的预期之上。”

    宁凡目光气势陡升。

    金身境界的突破,完成了四分之二。

    剩下的鬼目、岚角族石板,宁凡志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