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62章 焰光樽

    有兰陵王到来,莫休获得了喘息之机,逃过一劫。

    但火焰被夺,莫休第二轮的成绩,并不理想。

    1500名丹师,能在两个时辰完成千年灵药熔炼、并提纯十次者,只有区区180人。

    这180人中,绝大多数是四转丹师,还有少数几个三转巅峰丹师,完成了比试,被不少势力争相招揽。

    能将千年紫玉榕提纯50次的,皆是五转丹师。

    黄庭子将千年紫玉榕提纯74次,易云子则提纯了77次。

    莫休收到反噬,失去火焰,仅提纯72次,竟输给了黄、易二人。

    更让莫休无法接受的是,宁凡竟在千年紫玉榕提纯了99次!

    需知,就算是一名真正的六转丹师,也不过能将千年灵药提纯100次而已。

    宁凡的成绩,无疑在告诉世人,他的丹术,已接近六转!

    在有黄、易等宗师参比的情况下,宁凡竟获得了第二轮比试的第一名。

    当然,这个成绩,考验的仅仅是对灵药的熔炼、提纯而已。

    也许宁凡熔炼提纯胜人一筹,但丹术却逊色莫休等人,也未必是不可能的。

    许多老怪都很期待第三轮比试,第三轮,所有丹师都会真刀真枪的炼丹,可真正一决高下。

    他们很想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宁凡能否仍旧取得第一。

    第二轮结束,距离第三轮开始,尚有十日。

    十日之内,宁凡始终立在西楼之外、风雪之中,脑海中回放的,则是第二轮之中1500名丹师的熔药手法。

    第七日,外界传出莫休伤势痊愈的消息。

    莫休声称,要在最后一轮,与宁凡堂堂正正一决高下!

    对这种传闻,宁凡蔑笑不信。他从不认为莫休是一个堂堂真真的人。

    第八日。夜深人静之时。巨魔残界的方向,忽然传出浩瀚的斗法波动。

    有修士看到,斗法的一方是兰陵王,另一方则是七八个气息浩瀚的炼虚老怪。

    最终,兰陵王寡不敌众,愤怒离去。

    而那七八个神秘炼虚,也是对兰陵王忌惮极深,没有去追。

    无数修士猜测起这七八名神秘炼虚的身份,却无人猜得到答案。

    唯有宁凡知晓,那兰陵王必是极其自负。独自潜入巨魔残界,被八祖强横击退。

    这件事。让宁凡对八祖的忌惮又深了一些。

    那兰陵王虽说只是第二元神前来,但单凭第二元神,就比许多冲虚老怪都强悍了。

    连兰陵王都无法强行闯入巨魔残界、夺走魔像石板,宁凡更加不可能强抢石板了。

    “不过这兰陵王还真是不弱,第二元神被两名冲虚、六名问虚围攻,都能不死…不愧是与云天诀一辈的高手。此人本尊尚未突破碎虚,但碎虚之下。多半已罕有敌手…”

    此次抢夺石板失败,兰陵王受了不轻伤势,扬长而去。

    此人很强,同级中唯一一次败北,输给了云天诀。

    兰陵王是曾与云天诀争锋之人,碎虚之下,他可无敌,传闻就算是某个碎虚一重的高手,都曾在其手中吃亏。

    如今的宁凡。远不是兰陵王对手,亦并无与之争雄之意。

    莫休恢复了全盛,再无需兰陵王庇护,开始积极准备第三轮比试,意欲在第三轮好好打打宁凡的脸。

    第九日,黄庭子、易云子相继前来拜访宁凡,三人不知谈论了什么。

    在黄庭子离去之时,向众人宣布,宁凡正式成为丹岛的客卿长老。

    而易云子离去之时,则向众人宣称,周家永远是宁凡的后盾。

    外人不知宁凡的具体丹术,但二人已看出,宁凡的丹术起码达到五转巅峰,甚至在五转巅峰之中都罕有人可比。

    这令他二人心生挫败感的同时,又对宁凡的玄妙丹术钦佩不已。

    第十日,云念苏前来,告知宁凡一些情报。

    云念苏打探到,莫休心胸狭隘,准备在丹典第三轮闹出一些动静,或许会对宁凡不利。

    云念苏代表的是玄天殿,他对宁凡示好,是在拉近两殿之间的交情。

    听说云念苏是雨殿三皇子云不舒的义子,宁凡对云念苏愈加客气。

    他与云不舒也算见过两次了,一次在七梅大劫之时,另一次,在鬼雀下赌之时。

    传闻雨殿诸位皇子中,唯有云不舒与云天诀关系莫逆。

    如今云念苏又数次对宁凡表露善意,宁凡倒也愿交下这个朋友。

    有了云念苏的提醒,宁凡对第三**比,戒心更重。

    如今兰陵王不在,若莫休真敢在大比之上闹出些幺蛾子,宁凡不介意趁机诛杀此人!

    有雨皇、丹皇、周家的庇护,在与雨皇撕破脸前,雨界之内无人敢伤宁凡。

    他不需要有太多顾忌,纵然是赤天殿殿主,也未必不能杀!

    十日过去,第三**比开始。

    此次大比在一处冰原之上举行,这冰原之上的天地灵气,比雪谷更浓,若在此地炼丹,起码是外界六七倍的速度。

    参比者共有180人,但明眼人都知道,前三之人,多半会从宁凡、易云子、黄庭子、莫休四人之中角逐出来。

    宁凡很早便出现在冰原,立在属于自己的玉台之上,伫立如一尊雕像,不为万物所动。

    外界风雪凄凄,他心中安宁如纸。

    他反复揣摩着丹术,回忆着往昔炼丹的一幕幕场景。

    在丹皇的教导下,他的身上,渐渐形成了一股与众不同的气度。

    那气度,是属于宁凡自己的丹道,虽远远没有成形,却终有发扬光大的一日。

    浓墨一般的药气,散开数丈。

    这一刻的宁凡,再不似一个魔尊,而完全成了一个一心叩问丹道的炼丹宗师。

    许秋灵远远凝望宁凡,美目如痴。

    月凌空看着宁凡,竟有些不习惯宁凡的宗师气度,在她心中。宁凡时刻都应是魔气森森才对。

    焚翅被这一刻的宁凡深深吸引。如她一般被吸引的,还有观众之中无数貌美的女修。

    风雪言不在,她在兰陵王攻打巨魔残界之后,就被八祖小心保护起来,生怕她出了一丝纰漏。

    在利用她之前,八祖对她可真算是极好了。

    只是一想到这所有的好,都是伪装,都是为了十年后将她杀死…宁凡就突然觉得,巨魔族的八祖,很恶心…

    “呵呵。明尊来得好早。”

    黄、易二人与宁凡稍稍寒暄,前往各自玉台。皆是准备充分的模样。

    越来越多的丹师进入冰原。其中,便有莫休。

    今日的莫休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从始至终,飘向宁凡的目光没有一丝敌意,好似淡忘了十日前的恩怨一般。

    这让许多等着看宁凡莫休互掐的人大失所望。

    渐渐的,180名参比丹师,皆已到齐。

    浮白大长老却并未急着宣布大比开始。而是静静等待着什么。

    诸位炼丹师皆大有耐心地等待着,一个时辰后,远方忽而出现一轮海日日出的异象,且那太阳,更是青色。

    此刻已是白昼,天空早已有了一轮红日。

    这第二轮青色太阳,出现的分外诡异,好似还会移动,朝着北凉国急速飞来。

    太阳的光芒。刺得无数修士睁不开眼,纷纷露出骇然之色,看不清来物是何。

    及近了看,才能看清是十六个黑甲巨人,扛着一个小山般巨大的纯金酒樽。

    直到此刻,浮白大长老才微微一笑,解释道,

    “诸位道友不必惊慌,此物是丹岛一宝,名为‘焰光樽’,乃是一件鉴定丹药品级的至宝。为了此**比,我十六位巨魔族强者特从丹岛借来此物。”

    浮白点到为止,没有过多解释,但他的话,立刻引得无数修士议论纷纷。

    “什么!这就是‘丹岛第一宝’焰光樽?传闻此宝专为鉴定丹药品级而造,将丹药放于酒樽之中,便可根据丹药品级不同,折射出不同色泽、大小的日影焰影。”

    “五转青,六转玄,七转紫,刚刚出现青色太阳虚影,难不成是有人在焰光樽中放入了五转丹药?”

    “下品丹药,日影万丈,中品丹药,日影二万丈,上品丹药,日影四万丈,巅峰丹药,日影八万丈。刚才那轮青日,足足有三万丈大,那放入焰光樽之中的丹药,多半是五转中品的品级,且在中品五转中,还并非寻常之物。”

    一声声议论传开,十六位黑甲巨人在巨大的焰光樽放在主办席之前,并小心看护。

    宁凡目光扫过焰光樽,在百年梦境中,他听过丹皇介绍此物。

    焰光樽放入丹药,会折射出不同级别的日影。

    四天九界,皆有太阳,皆可以看到太阳,但这太阳,都是镜花水月,无人可触摸到。

    修士眼中所看到的太阳,实际并不存在,只是幻影。

    传闻太古之时,仙皇掌开轮回,并炼出阴阳二丹,阴丹为月,阳丹为日。并以**术分散日月之影,使得四天九界之中,无论哪一个界面,都可看到日月更迭。

    所谓的太阳,是仙皇炼制的一颗不存在的丹药,品阶无法估量。

    这焰光樽以日影辨别丹药品阶,倒也算借用了这个传说。

    “焰光樽已然取来,诸位道友可以准备开炉炼丹,三转、四转之丹药,由鉴定师鉴别品阶。五转之上的丹药,由焰光樽鉴定。炼丹时限不可超过一个月,否则判为不合格。大比,开始!”

    一个个丹师目光凝重,纷纷召出丹鼎,开炉炼丹。

    宁凡斜睨莫休一眼,正好莫休也在看宁凡。

    莫休的眼中,有一股莫名的寒意,藏得很深很深,忽然开口道,

    “明尊可敢与本殿打一个赌?”

    “什么赌?”宁凡目光平静,似乎早知莫休要说什么。

    “赌一赌,这第三**比,本殿与你,谁的丹术更高!”

    “赌注是什么?”

    “若本殿输,可让你任意从本殿身上取走一宝。若你输…你的黑火。归本殿所有!”

    莫休倒也识相。有雨皇命令在,不敢杀宁凡,却谋夺宁凡的火焰。

    宁凡目中寒芒一闪,若莫休真的只是堂堂正正和他打赌,他也乐意堂堂正正一回。

    不过么,云念苏早已探出莫休的阴谋,这一次,莫休不会规规矩矩比试。

    “若你败,我连你的命都可以拿走吗?”宁凡表情看不出喜怒,说出的话。却让莫休心中一寒,打了个冷战。

    这寒意。也只片刻便消退。

    莫休轻蔑一笑,他丹术或许不如宁凡,实力却远胜宁凡。

    如今他可是全盛状态,他可不认为宁凡能取走他的命。

    “如果你有那个本事取走的话,可以试试!”莫休气势不输地回道。

    哗!

    无数围观修士一片哗然。

    在大比开始的一刻,莫休竟与宁凡打赌。

    虽说宁凡药魂很强,第二轮也是第一。但大多数人都不知宁凡丹术具体到了什么境界。

    而莫休则是名动百国的老辈丹师,有着极高威望,更是赤天殿主,是雨殿七皇子的亲信。

    一时间,也不是所有人都认为宁凡会胜。

    甚至于很多人看到莫休自信满满的笑容后,都对莫休获胜抱有更大的信心。

    第二轮比试之时,若非莫休反噬受伤,未必会弱于宁凡吧。

    “小黄瓜怎么和那个老东西打赌了。万一他输了,岂不是要把黑火给人?”月凌空担忧道。

    “月姐姐不相信大哥么?大哥何曾做过没有把握之事?”许秋灵倒是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巨魔残界中。八祖皆在调养伤势。兰陵王强势闯界,虽说败北而退,但给八祖的打击倒是不小。

    八祖本就不死不活,随时都有形体消散的危险。

    被兰陵王这么一折腾,八人的身体更加虚幻起来。

    “可恨!若让本宫逮到机会,必将兰陵王碎尸万段,灭其全族!”一个阴狠的女声响起。

    “兰陵王之事姑且放在一边,他受伤不轻,亦不敢再来生事。倒是我们八人,又到了形体涣散之时。原本还可再拖十年,却被兰陵小儿提前了劫数。族内流传的‘孽海丹’已经服尽,需再求助一位丹师炼制此丹才可。”一个老者沙哑沉声道。

    “求谁?孽海丹虽说只是五转巅峰丹药,但一般的六转丹师都未必能炼制成功。雨界的六转丹师仅有那7人,7人中更无一人与我巨魔交好,凭什么为我们炼丹,我们又能对外人暴露身份?”刻薄的女声驳道。

    “此次丹典,也许就有一名五转巅峰的丹师,有能力炼制孽海丹。”沙哑老者冷笑道。

    “谁?巨擎小儿为他女儿请的丹师不弱,但其中可并无五转巅峰的丹师。”

    “周明!”

    “不可能,此子不到五百骨龄,丹术能达到五转已经逆天,怎可能拥有五转巅峰丹术?他之前获得第二轮第一名,也多半是仗着丹鼎、丹火厉害而已。”刻薄女声驳道。

    “你可拭目以待…老夫这辈子吃的丹师药魂可不少,他的药魂,尤其美味,老夫不会看错的,嘿嘿…可惜在大事完成前,还需此子炼制孽海丹,不然的话,老夫不介意品尝一番他的药魂滋味。”沙哑老者邪魅地冷笑起来。

    在他冷笑的一刻,包括巨言在内,其他七祖俱是元神本能地一颤。

    他们七祖,都是巨魔族高手,是魔修。

    但唯有沙哑老者一人,是一个真正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头…

    沉睡在一旁冰凉寒冰床的风雪言,小手忽然一握。

    她其实已经醒了,却无意间听到八祖的谈话,一颗芳心,翻起惊涛骇浪,花容失色。

    “他们…他们是不是想吃掉姐夫!我,我一定要告诉姐夫!”

    “阿公…阿公是坏人!”

    “这里…是哪里…”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