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57章 丹皇,厉苍天!

第457章 丹皇,厉苍天!

    宁凡略略与死魔魔卫寒暄几句,便撇下诸位魔卫,独自在第五层购药。

    死魔统领恭敬抱拳鞠躬,直到宁凡走远,方才重新直起腰,再次恢复冷漠的表情,对任何人不给好脸色。

    他性格孤傲,这种傲气,也只会向宁凡折服。

    那一日,宁凡横空出世,击杀石勒国主,强横之姿,不知折服了多少巨魔高手。似死魔这般钦佩宁凡的,大有人在。

    宁凡渐渐走远,心中思索起死魔卫的名号,略有思虑。

    巨魔族内,共有八大魔卫,以奇门遁甲的八门命名,分别是开、休、生、伤、杜、景、死、惊。

    宁凡从妖莲那里窃来的情报中,亦提到八门。

    巨魔八祖,藏身于小千残界,坐镇八门六道…

    巨魔族的功法法术,很多都与八门有关,而六道么…似乎六翼族的功法,很多与六道有关。

    八门六道,巨魔六翼,这其中,有何联系…

    这些心思,姑且被宁凡抛在一边。

    他在第五层数百家临时药铺中购药,一个时辰后,看遍三分之二的药铺,倒是买到了不少好药材。

    但可惜的是,逛了这么久,也未遇到万年紫河车。

    倒是遇到几个千年年份的紫河车,姑且买了下来,却并不满意。

    若以千年紫河车代替万年的使用,不但炼制尊魔丹的难度会加大,纵然侥幸丹成,药力也必定低下。

    宁凡轻轻摇头,若此地实在买不到万年紫河车,就等到日后再买吧。

    若日后也买不到…就拿千年年份的凑合吧。

    他转身欲走,忽而止住脚步,目光微微震撼。

    就在他要离去的一刻,忽然仿佛感觉被一道凌厉的目光扫中。浑身为之一颤,背后寒毛竖起。

    很危险的目光!是谁在打量自己?!

    这一道目光之锐利,堪比碎虚,且比碎虚修为的云惊虹、楚长安都更胜一筹!

    难道有一名碎虚老怪在打探自己?!

    宁凡骤然转身,目光朝背后一看,正落在一个药铺之上。

    那一间药铺内,坐着一个衣袍脏破的老道,正摇着蒲扇,神情闲适地瞑目打坐。

    他好似已经闭目了很久,根本未打探过宁凡。

    宁凡目光微凝。悄然散出神念,一探此人修为,是元婴后期,却有些虚浮。

    催动扶离、魔罗之目,都未看出此人有隐匿修为的迹象。

    再看他佩带着雨殿三转的徽章,宁凡眉头微皱。

    雨殿炼丹师的徽章,是不会乱发的,且每个徽章必须滴血认主,一个徽章只会认一个主人。徽章若被他人夺去。则会立刻破碎。

    这老道带的是雨殿丹师徽章,不仅是正版徽章,且还是崭新之物,显然刚领取不久。

    雨殿不可能对丹师的丹术弄虚作假。若从种种迹象推断。这一名老道,应该是一名三转丹师,没有疑问。

    但宁凡总觉得这老道有古怪,当他细细打探老道之时。愈加确定老道有古怪。

    因为当他望向老道的一瞬间,丹田之内的魔火竟微微颤动、散发出如临大敌之感!

    宁凡的魔火,从老道体内感到一股同类的威胁!

    老道体内。有什么火焰,能让宁凡的火感到忌惮!

    宁凡的魔火,由16种天霜地火及1种六品虚火融合而成,威力比上七品中级的仙虚虚火都不逊色。

    老道体内若有什么火焰能让魔火忌惮,起码得是七转以上的火焰。

    一个元婴后期的三转丹师,能拥有这种级别的火焰么?

    答案当然是不能!

    宁凡几乎立刻便确定,这一名老道,就是刚刚窥探自己的神秘高手。

    这个貌不惊人的老道,会是一名碎虚强者吗…

    一般人若知晓了老道的碎虚气势,多半会立刻上前阿谀奉承、求赐机缘。

    但宁凡却只一瞬间便收了所有异色,再不多看老道一眼,转身就走,更不想暴露自己认出老者碎虚气势的事实。

    他,不愿与这个神秘老者扯上任何关系!

    天知道这老者为什么打探自己,为何出现在此地。

    总之,宁凡不想扯上无关的麻烦。

    在宁凡果断离去的一刻,老者瞑闭的双目,忽然睁开,露出一丝讶异之色。

    “此子感觉倒是很敏锐,竟察觉到老夫身怀七品灵火,判断出老夫的碎虚身份。且此子明明判断出老夫的碎虚身份,却不动神色,转身就走,俨然是不想与老夫扯上关系,多半是怕扯上麻烦。这很好,立身于世,就当谨慎…不愧是拥有黑魔炎的人啊…”

    老道摇摇头,满意地一笑。

    他来内海丹典,本只是因为闭关太久,想要游历一番、获得感悟,一举突破桎梏已久的炼丹境界。

    却不曾料到,会在这里遇到黑魔炎的持有者,如此说来,自己似乎应该趁此机会,完成与‘那个人’的承诺了。

    “小友留步。”老道淡淡一声,叫住宁凡。

    周围不少人听到老道称呼宁凡为小友,皆是看傻子一般看着老道。

    宁凡是谁?是能斩杀炼虚的狠人,就算是普通化神修士,见到宁凡也该喊一声前辈了。

    这个老道士倒好,区区元婴修为、三转丹师的身份,竟敢喊宁凡小友,这是皮痒了,还是活腻了?

    宁凡目光一肃,看来麻烦已找上门来了。

    虽不知这老道为何叫住他,但事已至此,再走反而不妥。

    宁凡索性回头微笑,也不走了,径自朝老道的药圃走来。

    他只是不想扯上麻烦,又未做什么亏心事,也不怕这个碎虚老道寻事的。

    他终于还有‘不灭火体’这个保命符在,雨界之中,可安然无恙的。

    “前辈有何指教。”宁凡在铺外收步,抱拳一礼。

    这一幕。把一个个围观丹师惊呆了。

    宁凡是何等了得的人物,竟然称呼一个老道士为前辈,这个老道士什么来历?

    有几名八百修国的丹师,细细打量起老道容貌,在看清老道之后,一个个都跟见了鬼一般。

    他们终于明白,以宁凡堂堂身份,为何竟会称呼一个老道前辈了。

    “是丹、丹…”一个丹师眼神火热,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道友慎言!这位大人最不喜张扬,他低调出现在此地。自然不想引起他人瞩目,我等莫要喧哗,速速离去,莫要惹他不满。”另一名丹师提醒道。

    一行八百修国的丹师,不敢泄露老道身份,一个个对老道恭敬行礼之后,匆匆离去,不敢逗留。

    而一些旁观的无尽海丹师,多少都是有眼力之辈。

    眼见宁凡对老道如此恭敬。又见不少八百修国的丹师如此敬仰这老道,心知老道来历巨大,亦不敢惹恼老道,抱拳行礼后。一一告退。

    转瞬间,此药铺之外,便只剩老道与宁凡二人。

    “小友定力不错。”老道诚心夸奖道。

    “谢‘厉前辈’谬赞,不知前辈呼唤晚辈。所为何事。”

    从诸人的表现中,宁凡愈加确定,这名老道是一名碎虚老怪。

    他甚至能约莫猜出此人身份。

    雨界碎虚。屈指可数,刚才有人见到老道之时,喊了一句‘丹’字。

    雨界碎虚之中,称呼以丹开头的,只有一人…

    丹皇,厉苍天!

    若宁凡所料不差,眼前的老者,便是丹皇!

    传闻丹皇闭关已久,一直在尝试突破七转丹术,想不到,却来到了内海。宁凡依稀能猜出,丹皇来到内海,是为了游历感悟。

    传闻丹皇一心浸淫丹道,对其他俗事不喜过问。

    传闻丹皇身为‘四大碎虚’之首,有着碎虚三重的修为,六转巅峰的丹术,却从来不插手任何争斗。

    此人性格宽宏,颇有长者之风,从不滥杀无辜。

    也正因如此,宁凡才会在猜出此人身份之后,对此人稍稍放心,不担心此人会对他图谋不轨。

    在猜出此人身份后,宁凡不称丹皇,而称厉前辈,自然是想帮助丹皇低调行事,不暴露身份了。

    对宁凡的称呼,丹皇满意点头。

    一是满意宁凡的心智,寥寥数息间便猜出自己的身份,更懂得揣摩自己心意,称呼十分得体。

    二是满意宁凡的镇定,这种镇定,绝非普通人可以拥有。

    丹皇注意到,宁凡只在察觉别人窥探之时,才微微惊讶了一番。

    之后,即便猜测出丹皇身份,宁凡也没有任何表情流露,眼神如幽水一潭,看不出任何波动,心绪镇定不变。

    这种镇定,必定是见过无数大场面、经历过无数大凶险的修士,方才可以拥有。

    丹皇已然确信,宁凡此子,是个道心坚牢的人。

    不愧是那个人的弟子,没有个那个人丢脸。

    “小友不必担心,老夫唤你过来,并无任何恶意,反倒有几分善缘。老夫曾得过一位故人好处,并与他约定,指点你三次丹术。今日恰在北凉国相逢,也是一番缘法,老夫意欲指点你丹术,不知你可愿听学?”

    丹皇微微颔笑,他虽然打扮地不修边幅,但周身却有一股空灵出尘的气质,飘渺如仙。

    这是一股炼丹宗师的气度,如同那污泥之中的青莲,气质不改。

    宁凡目光一诧,他料到丹皇叫住他没有恶意,却也只道丹皇是有话问他。

    却不曾想,丹皇竟是要开口指点他的丹术!

    宁凡一路修习丹道,从无任何师从,他虽有老魔做师父,但老魔本身就不精通丹术,自然不可能点拨宁凡如何炼丹的。

    从内心而言,宁凡很愿意接受丹皇的指点。他虽孤傲,却不自大,至少他深知,他如今的丹术比之丹皇,只是萤火比之皓月,不值一提的。

    丹皇是雨界第一炼丹师,放眼九界都是名动天下的人物。

    不只有多少炼丹师。渴求着丹皇一句指点,但丹皇纵然性格随和,却偏偏很少指点他人丹术。

    丹皇愿意指点宁凡,且还指点宁凡三次,这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可令宁凡丹术大涨!

    但宁凡有一个疑问,在这个疑问解决前,他不能冒然接受丹皇好意。

    “敢问厉前辈,是何人求你指点晚辈?”宁凡心头一紧,他很想知道。是谁在关心他,甚至请来丹皇,做他的临时老师。

    宁凡在雨界之中,红颜无数,亲人却寥寥。

    肯关心他的,且还有能力请来丹皇的,会是谁…

    “不能说…他身份特殊,我身为雨殿之人,不能与他有过多交情。否则触犯四天天条。”

    丹皇微笑摇头。

    “那,晚辈换一种方式提问吧,是如何确定,晚辈就是那个人求前辈帮助之人?”

    “黑魔炎。带着他一丝气息的黑魔炎。”

    丹皇话语一落,一股暖流霎时流遍宁凡全身。

    宁凡微微闭上眼,露出微笑。

    黑魔炎…果然,是老魔在关心他。

    老魔收了宁凡为徒。很少传授法术,却不断身体力行,传授着宁凡魔修的生存之道。

    因为老魔认为。比起学会法术,学会做人,做一个正确的魔,更重要…

    涅皇法术学得好,但却不曾学会正确做人,故而误入歧途,是老魔一生之悔。

    老魔与宁凡短短相处的时光,却将自己的魔道,全部传给了宁凡。

    但老魔仍然觉得愧对宁凡,他匆匆前往剑界,没有机会指导宁凡法术了。

    他素知宁凡丹术天赋惊人,当年在七梅,便是四转。

    老魔不愿误了宁凡的天赋,故而他付出不小的代价,请来丹皇,作为宁凡的丹术老师。

    “师尊…谢谢…”

    宁凡睁开眼,心中一抹暖意久久不散。

    修真之路残酷而孤独,但这一份份羁绊,却会是宁凡血染天下、不失本心的依靠。

    “既然是师尊的意思,晚辈不敢不从,请前辈传我丹术!”

    “呵呵,孺子可教也。”丹皇满意点头,他能看出宁凡眼中对老魔的感激之意。

    这二人,师徒之情有如父子,在冷漠的修界,真是难得。多少师徒为了些须利益,反目成仇,彼此厮杀,如此冷血凉薄。

    丹皇膝下无徒,他多么想有宁凡这么一个徒弟,真心侍师尊如父。

    可惜啊,宁凡已经拜了老魔为师,丹皇就算教了宁凡丹术,也只能算半个师父。

    “那韩老头,从‘纯阳棺’之上,剥离了四分之一的‘纯阳火’,赠与老夫,老夫才答应出手教你的。本准备此次出关之后,一路游历,前往越国寻你,却不曾想,会在内海与你相遇。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周明魔头,就是韩老头所关切的宁凡小友。”

    这一句话,丹皇是传音告诉宁凡的,他与老魔交情不深,但二人都是性情中人,也算惺惺相惜了。

    更何况,老魔给了丹皇四分之一的纯阳火,须知,纯阳火可是仙火,即便只有四分之一,威力也比一般七品中级的仙虚火焰都厉害了。

    也难怪宁凡的火焰,会忌惮丹皇的火焰,谁叫丹皇身怀了四分之一的仙火呢?

    “师尊竟为了我,耗损四分之一的纯阳棺火焰!”

    宁凡目光大震,心中隐隐有些酸楚。

    那纯阳棺,是老魔盛放爱妻躯体的棺木,是纯阳界宝!

    纯阳棺失去了四分之一的仙火,威力会损失不少。虽然未必会对其妻‘沉睡’有太大影响,却也会有一些小影响的。

    老魔这是在牺牲爱妻的小利益,争取宁凡的大利益。

    他是在告诉宁凡,他的确希望宁凡救他的妻子,但在他心中,宁凡同样重要,他不会为了妻子,出卖宁凡的生命。

    这是老魔的原则!

    宁凡愈加决然,定要拥有横扫雨界的实力,灭杀涅皇,为师复仇!

    沉默少许之后,宁凡定了定心神,回归平常,对丹皇恭敬道,

    “敢问厉前辈,今日传授晚辈什么丹术?”

    “呵呵,不急,你且来看看,我这出售的灵药,可有什么奇怪之处?看看其中,可有你寻找的万年紫河车。”

    宁凡遵照丹皇吩咐,打量起药圃之中的灵药。

    一个个灵药,有的年份不菲,有的则是低劣之药,但无论是什么灵药,价格都贵得离谱。

    且宁凡环顾四周,都未发现店铺之内有万年紫河车,甚至连千年、百年的紫河车都没有。

    “回禀前辈,店铺之内,并无万年紫河车。”

    “真的没有?”丹皇一瞬间收了笑容,变得极其严肃。

    下一刻,一股玄紫色的药魂,席卷整个药铺!

    这玄紫色的药魂,无限接近七转药魂,强大的程度,给宁凡一种窒息之感!

    而诡异的是,在施展药魂之术时,外界传闻有碎虚三重修为的丹皇,只流露了太虚级修为。

    这药魂及气势被丹皇刻意控制,除了宁凡,整个永安阁五层竟无人知晓丹皇张开了药魂。

    随着丹皇药魂散开,一株平平无奇的普通灵芝,忽然一颤之下,褪去伪装,变回成万年紫河车的模样!

    宁凡目光一凛,他终于知道这药铺之中,有什么古怪之处了。

    这药铺之内,无论是好药还是坏药,都经过伪装,隐藏了本相!

    其中,甚至藏有宁凡需要的万年紫河车!

    丹皇要给宁凡上得第一课,难道是药魂的使用?

    (2/3)

    ps:  一夜才写了4900字,惭愧,继续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