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54章 黑影是谁

第454章 黑影是谁

    宁凡松开风雪言,没有亵玩她的意思。

    她是许秋灵的妹妹,便算是宁凡的妹妹,宁凡虽多情,却知若伤风雪言,必伤许秋灵的心。

    许秋灵的迁就、包容,对宁凡而言,是一种无言以对的温暖,他不会伤她的姐妹。

    风雪言站起身,与宁凡悄悄拉开距离,迅速整理衣物。

    一想到自己刚刚昏倒后,被宁凡解开衣物、一览无余,她便只觉面红耳赤,轻嗔薄怒。

    只是当她注意到,自己体内流动着一股温暖浩瀚的法力,立刻,秀眉一松。

    她风雪言是沉默寡言,是修为低下,但却不是傻子。

    她自然看出,自己体内的法力,正缓解着身上的痛楚,滋润着她的身体。

    她当然也明白,以她辟脉十层的修为,万万不会有此等浩瀚的法力,甚至,就算是爹爹,也没有如此浩瀚的法力…

    这法力,定是宁凡输入至她体内的。

    宁凡刚才不是在轻薄她,而是在救她。

    “对不起,姐夫,我误会你了…你是在救我,我应谢你的,不应该怪你…”风雪言嚅动嘴唇,向宁凡道歉。

    不知为何,她似乎有些担心宁凡生她的气。这个刚刚见面的姐夫,不但是出手救她的好人,是第一个寻找到她的人,更是第一个能与她直接谈话的人。

    “傻丫头对了,你背上的黑火封印,是怎么回事?”宁凡询问道。

    “什么封印?我不懂…”风雪言摇摇头。

    “是么,当我没说此事…再问你一个问题,那兽皮卷轴,从何而来?”

    “是阿公给的…”

    “阿公?是谁!”宁凡隐隐觉得,这所谓的阿公,与风雪言体内饲养魔血之事,大有关联。

    “阿公是…咦。我忘记了…”风雪言竟忘记了阿公是谁,是被伪轮回抹去记忆了吗!

    宁凡目光一沉,这巨魔族,远比他想象中的诡异。

    风雪言饲养魔血,兽皮卷轴。八重封印。伪轮回之力,阿公,隐藏的冲虚高手…

    巨魔族。水似乎有些深啊!

    风雪言体弱多病、修为低下,皆是因为体内饲有魔血。这件事普通巨魔族人或许不知,但巨尊身为风雪言的父亲,应该知晓才对,为何不做处理?

    风雪言称呼的阿公,如此亲切,自然是巨魔族族人。残害风雪言的人,是外人,还是巨魔族内部之人!

    或者…根本就是巨魔族的隐藏高手。也未可知!

    宁凡眉头一皱,巨魔族的水这么深,他该不该出手帮一帮风雪言?

    他不知暗处的敌人是谁,唯一知晓的,就是自己一旦帮助风雪言,必定会破坏那些人的计划。将他们得罪。

    他连敌人是谁都不知,贸然得罪这些敌人,实在太过不智。

    以宁凡的个性,利益为先,不会做出这种选择。就好似对六翼族,他始终一副冷血态度。

    但风雪言不同,她是许秋灵的姐妹,若她死,许秋灵会难过…

    念及许秋灵,宁凡目光渐渐坚定。

    “我宁凡一生行事,我行我素,不求善恶,只求问心无愧,问道无悔…若弃此女不顾,令秋灵难过…我必后悔!”

    “此女要救,但也需分清步骤。首先,我得弄清敌人是谁,如此知己知彼,方能有备无患。其次,巨擎对女儿的关心,不似作伪,巨魔族倾一族之力,寻求灵药为此女治伤,也不似作伪。虽说人心险恶,有时难防,但这次丹典大比,我应该参比,就算不为问虚丹,也要争一个名额,为此女炼丹治病。且看看那枚丹药,能否治好此女,若不能…”

    宁凡目光浮现出冷电般的锐芒。

    “若不能,便只好再寻办法,解救此女。至于幕后毒计者,必须查清!”

    宁凡的个性,一旦做了决定,便不会反悔。

    他望着风雪言,目光严肃道,“小丫头,今日我问你的话,以及看到你兽皮卷轴、赤身**之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遵命。”

    风雪言笑得十分甜美,她发现,这一刻的宁凡,目光严肃、凶狠、可怕,一点也不温柔。

    但比起之前温柔的目光,却多了一丝真切的关心。真正的关心着她,发自内心,毫不作伪。

    她不懂为何不能对外人说出今日之事,但还是点点头,记在心中。

    反正她是小哑巴,还能对谁说?姐夫真傻,这是关心则乱么?

    “乖,我们回都郡,去吃好吃的。”

    “姐夫,你真好…”她看出宁凡关心她,轻轻踮脚,在他侧脸亲了一口,目光纯真,没有欲念。

    宁凡摸了摸侧脸,失笑摇头,在他的眼中,风雪言就像一个冰雪堆砌的雪人,还干净得如纸。

    她的亲吻,只是孩童表达欢喜的方式。

    宁凡的心中,浮现出更多的思考。

    今日返回都郡,先将所见所闻隐瞒,再探探巨擎的口风。

    他是不相信巨擎这实诚汉子会虎毒食子,但人心难测,不可不防。

    至于救治风雪言的途径,还需进一步考虑。

    若丹药有效也就罢了,若无效,则还需宁凡自行想办法。

    宁凡修有轮回之力,本来可以破解风雪言背上的八道封印。

    但诡异的是,风雪言体内不但有魔血,不但有封印,还藏有一道隐晦的‘伪轮回之力’。

    那伪轮回之力,威力比不上宁凡真轮回之力,却可抵消真轮回之力的消融,防止宁凡破去封印。

    想凭风烟之术风化掉八重封印,有些难度。

    尤其让宁凡感到棘手的,是即便能破去封印,他也不敢擅自帮风雪言取出魔罗之血。

    这魔血应是在风雪言很小之时便种下,早已与风雪言性命相连,一旦取出,风雪言性命垂危,必定香消玉殒。

    若风雪言能自行炼化这滴魔血,方是上上之策。

    但魔罗之血的非常人可炼化。就连目前的宁凡,都还没有办法彻底炼化,何况是辟脉十层的风雪言…

    她若强行炼化魔罗之血,即便只炼化一丝,都会因身体承受不了魔血力量。爆体而亡。

    或许。宁凡应该先搜集四块魔像石板,将四块石板上的魔文集中,凑足‘祖符血炼之术’的魔经。修出本命祖符,方才有办法对付魔罗之血。

    具体如何救治风雪言,只得暂时放一放了…

    “走吧。”

    他拂袖生风,意欲带风雪言离去,骤然间目光一震,瞥向东南方的雪空。

    “是谁!”

    在宁凡冷喝出口的一刻,同时一指点出,一道剑光朝云端如电刺去,正是斩离剑。

    云端之上。一道黑影忽然现身,容貌被魔雾挡住,看不真切,只有浑浊的双眼能够看清。

    此刻那黑影双眼之中,带着一丝诧异。他才刚刚赶来此处,尚在隐匿。显然没料到宁凡能识破他的隐匿。

    虽说诧异,却也只是一丝而已,黑影看着那斩离剑光,略带不屑之色,五指一抓。周身金光大现。

    从那金光强度来看,此人竟是一名金身第二境的体修!

    只是此人的气息极其古怪,给宁凡一种错觉,不似活人。

    轰!

    斩离剑被其随手一震,立刻倒卷而回,被宁凡接回手中,犹在铮铮颤动。

    而那黑影徒手接剑,亦被剑峰割破手指,大感意外,万万料不到一个区区下品虚宝,竟能刺破他的手指,即便是因为他太过大意。

    “二星神兵么…哼!手段倒是不弱,难怪能击杀石坤,但还是太嫩。小子,你和老夫年轻之时很像,但有些事,却不是你能插手的。”

    嗖!

    黑影忽而抛出一道黑光,射向宁凡胸口,旋即离去。只在离去之时,悄悄看了风雪言一眼,见后者并无大碍,心中略安,目光惭愧而苦涩。

    “刚才明明感到言儿封印发作,故来援救,却未想到,这个小子先一步救了她…”

    黑影化作一道遁光离去,遁光之中流露的法力气势,赫然已是…冲虚!

    冲虚的法力境界,金身二重的炼体境界,这黑影,很强,绝非如今的宁凡可以战胜!

    宁凡没有去追黑影,只是朝着迎胸射来的黑光一指点出。

    那黑光并非暗器,而是一个黑色玉简。

    宁凡接过玉简,神念一扫内容,旋即目光凝重,沉默不语。

    玉简之中,只有一句话。

    “护族之恩,永感盛情,雪言之事,切勿插手。八祖之怒,非尔可挡。”

    这话中的凶悍气息,给宁凡一丝极浅的熟悉感,他应该在哪里见过这气息的。

    宁凡理清思绪,他渐渐想起,是在何处见过这道气息。

    “欢魔仙岛,碎界秘境之外的…杀碑!杀碑第一人,名巨言,是前代巨尊,是巨擎之父,是风雪言的祖父!”

    “传闻巨言早已死去,为何竟会在此时此地出现…他似乎对我没有敌意,否则以他的实力,我不是对手,除非动用日月碑一击…”

    “巨言明显知道风雪言的封印原因,是他谋害的风雪言么?”

    “此人谢我守护巨魔族的恩情,自然说明他是重情之人。此人令我不要插手雪言之事,可看作善意提醒,也可看作是警告。此人声称,‘八祖’之怒,非我可挡,八祖是谁?难道这八祖,才是此事的主谋…”

    “巨言提到八祖,语气恭敬,可见这八祖多半是巨魔族先祖人物。不论谁是主谋,谋害风雪言的,多半是自己人了…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想不通!

    但纵然想不通,宁凡也没打算弃风雪言不管,调查只能一步步来,先送风雪言返回。

    虽不知巨魔族目的,但在魔血凝成之前,风雪言定然不会有任何危险。就好似刚刚的巨言,便是千里迢迢来救援风雪言的。

    “阿公…他是阿公…啊,头好疼…”风雪言忽然抱着头,恢复了些许曾被抹去的记忆,有些难受。

    “不怕,姐夫带你回家!”

    宁凡握住风雪言皓腕。暗暗度入法力,眼光渐渐寒冷。

    他虽不知巨魔族有什么目的,才会伤害风雪言。但无论如何,这一刻的宁凡,瞧不起巨魔族。

    就好似六翼族。为了一族安危。舍弃焚翅。

    就好似巨魔族,不知为了什么目的,舍弃风雪言。

    仇人、敌人的加害。宁凡可以忍受。

    但亲族的加害,却最令宁凡愤怒。

    他,亦曾经被宁天公子所加害,即便他与宁天没有多大交情,但一直以来,被亲族背叛,都是宁凡心中一根刺。

    所以,他对同样被六翼族当棋子舍弃的焚翅,有了些许关心和宽容。

    所以。他对风雪言亦有些许怜惜。

    所以,他理解老魔被义子背叛的心寒。

    嗖!

    宁凡揽住风雪言,化作一道烟丝,一路飞回悲魔殿。

    他悄悄藏起所有表情,似一切都未发生。

    诸人一见宁凡竟真能寻到大小姐,且速度如此快速。皆是大感震撼。

    许秋灵见宁凡当真寻到风雪言,目光带着感激,却未曾说一个谢字。

    她与他,不需说谢的…

    只是旋即,她便敏锐地捕捉到宁凡眼中一丝怒意。

    那怒意藏得很深。无人可察觉,但许秋灵偏偏看得出,因为她了解宁凡。

    “是出了什么事么?”许秋灵温柔问道。

    “放心。”

    宁凡安慰一句,目光却微不可查扫过巨魔族诸位长老。

    悲魔殿中的巨魔族高层,有族长巨擎,大长老浮白,以及其他十余名长老。

    那十余名长老中,唯有一名,是女人,是二长老妖莲。

    巨魔族二长老妖莲,传闻此水性杨花,曾与不少魔修春风一度,修有魔功魅术。容貌在修界只算中等偏上,但床上功夫着实不俗。

    当然,此女虽然生性放浪,但对巨魔族忠心耿耿,大是大非上从不含糊。人品虽有问题,却也不是卑鄙小人。

    除了骚一点,对族人都还算和善。

    人性本就是复杂的,没办法。

    宁凡目光一凛,他修有窃言术,若想打探些巨魔族隐秘,自然要寻高层女修了,这妖莲,是个不错人选。

    “咯咯…周道友似乎对妾身很感兴趣呢…今夜妾身恰好有空,不知道友要不要来妾身闺阁小酌一番?”

    妖莲望着宁凡俊朗的容貌,舔了舔舌头,好似一条美女蛇。

    宁凡正好是她喜欢的类型,她很像尝尝被宁凡冲击的滋味…

    “妖莲,你勾引男人,可别勾引到老娘后宫了!这个小黄瓜,可是我的人!”月凌空霸气地冷目一扫,立刻,妖莲心魂一颤,不敢再魅惑宁凡。

    月凌空可是女暴君啊,从前就是内海七尊之首,压过洞虚、巨擎一头。

    如今又突破了窥虚,还是窥虚无敌,内海七尊,谁敢惹她?

    以月凌空的个性,如果不是因为宁凡与巨魔族有些交情,他才不会对巨擎、洞虚客气。

    至于妖莲么,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月凌空是不允许宁凡跟她睡的。

    “就算小黄瓜要收,也不能收这种歪瓜裂枣!”月凌空彪悍地思考着,不承认自己吃醋。

    宁凡暧昧地朝月凌空一笑,他觉得,月凌空吃醋的样子很可爱。

    巨擎干笑两声,打消了悲魔殿中的尴尬气氛,忽然向宁凡问道,

    “我听小山子说过,周道友似乎是一名品阶不低的丹师,不知此次可有兴趣,参加这丹典大比?”

    “呵呵,如此盛会,周某若不参加,岂不可惜。况且,若参加丹典,获得大比前三,便有资格接受巨擎族长的任务,为雪言小姐炼制救命丹药。若能成功炼制出族长所需的丹药,不但可以获得问虚丹的报酬,更可以拯救雪言小姐一命,实乃天大的喜事,族长以为周某说得可对?”宁凡大有深意地问道。

    “道友所言极是,若能治好言儿,实在是天大喜事啊…”巨擎露出希冀的目光,他是发自内心想要治好风雪言。

    宁凡沉默少许,难道巨擎并不知风雪言被害之事?他对风雪言的关心、呵护,不是伪装啊。

    这让宁凡心头一松,如果连风雪言的父亲都背叛她,那对风雪言来说,是何等残忍的一件事。

    如此说来,找个机会,到妖莲那里窃取一些情报好了。

    窃言术,就是好用啊。

    “呵呵,既然周道友有心参加丹典,老朽便为道友好好介绍一番丹典的整个流程,如何?”洞虚捋捋胡须,颔首微笑。

    “也好,有劳洞虚道友为周某解说一番。”

    实话说,宁凡对丹典还是颇有兴趣的,若非除了风雪言这档子事,他可是很乐意与无数炼丹宗师切磋一番丹术的。

    炼丹术,与阴阳变相辅相成,是提升修为的重要途径,决不可落下。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