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53章 姐夫,不要

第453章 姐夫,不要

    嗖!

    小雪人一个挪移,生生消失于宁凡眼前。

    宁凡也不急着追,手掌在风雪中一招,回忆意境力量散开,一丝丝消散的气息、足迹,渐渐清晰分明。

    认准一个方向,宁凡一步如烟,飘然而至一座皑皑雪山之巅。

    雪山高七千丈有余,其巅峰之上,果然立着一个小雪人。

    小雪人气喘嘘嘘,哈着白气,似乎刚才施展挪移之术对她身体负荷极大。

    见宁凡再次追来,小雪人匆忙逃窜,又挪移离去。

    这一次逃得太过匆忙,她都没注意到一个卷轴从她身上掉出,落在雪地上。

    宁凡勾起玩味的笑容,这小丫头倒跑得挺快,一般人莫说找不到她,就算找到了,罕有人可追上她。

    没有立刻去追,而是漫不经心拾起卷轴,失笑摇头。

    “东西掉了也不知道…”

    话语言罢,宁凡目光忽而一凛,他从这卷轴之中,察觉到一丝极淡的魔气,却令他魔血为之一颤。

    也不急着追逐雪人,而是撑开卷轴,淡淡一瞥。

    这卷轴是以某种妖兽之皮制成,极为古老。

    卷轴中,竟记载了一段残缺魔经。魔经是骨陀文,字迹清秀却有风骨,书写者应是一个女子。从字迹年代来开,书写者是一名古修士。

    不知为何,宁凡总觉得这卷轴字迹有些眼熟,细细一想,竟是和暮雪阁外石碑上见到的一样。

    “记录这段魔经的,是巨魔始祖么…”

    宁凡细细去看魔经,这魔经晦涩难明,但记载的内容,却让他觉得有些眼熟。

    他心思一转,立刻明白,这种熟悉感为何会出现。

    这些经文内容,有一部分,竟然和六翼族石板上的魔文内容一致…

    “这些魔经,从何而来…当曰巨魔族,为何没有和三族一样,出现魔血染青天的异象…二者之间,可有联系?”

    “若有联系,魔经事关重大,又怎会放在一个小丫头身上…这其中,有何隐秘…”

    宁凡将魔经刻印至另一份玉简中,将卷轴收入袖中,一步迈出,朝小雪人追去。

    心中细细思忖,巨魔族若藏有石板魔经,对外界秘而不宣,他是否要出手抢夺呢…

    罢了,巨魔族未负过他,他若负巨魔族,有违道心,此事姑且先放放,寻回小雪人要紧。

    嗖!

    宁凡再次追去,这一次,停留在万里之外的一座雪谷之中。

    雪谷之中,盘踞着不少雪猿,一个个都有着金丹实力。

    在小雪人闯入雪谷之后,数十头雪猿立刻将她重重包围,意欲向她攻击。

    小雪人似乎有些慌乱,没有想过会在这里被妖兽围攻。

    她气喘嘘嘘,似乎再无力气逃遁,望着渐渐逼近的妖兽们,有些害怕。

    “知道怕了?”

    宁凡不紧不慢走入雪谷,淡淡的话语,带着滔天的煞气散开。

    他甚至没有对这些低阶雪猿出手,所有的雪猿察觉到宁凡的到来,一个个兽瞳带着无比惊恐的表情。

    猿最通人姓,这些雪猿皆感觉到宁凡的不好惹,一个个骇然欲死,没命逃窜。

    宁凡也不追杀,并非仁慈,只是有些顾虑,不想让这个小雪人见血。

    “若再逃,遇到危险,我便不救你了。我是来带你回去的…”

    轻轻一指点在雪人眉心上,一阵柔和的光华散开,一层层冰雪融化,露出藏在雪人体内的少女。

    她穿着一身素白的衣裙,模样似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女,望着近在咫尺的宁凡,少女说不怕是骗人的,宁凡的煞气真的很可怕,能吓走残暴的凶兽,可想而知。

    但她表现地很镇定,不言不语,静静抬头,凝望宁凡,倒有几分胆气。

    她的长发如雪花一般洁白,雪白的头发上,别着一根大大的雪白羽绒。

    小脸上略有些苍白,右边脚丫还光着。

    见少女不躲不逃,宁凡点头微笑,此女修为不高,胆识不错,做许秋灵这般奇女子的姐妹,倒也有资格。

    “你是风雪言?”

    “…”少女点点头。

    “你怕我?”

    “…”少女想点头,却犹豫了一下,摇头。

    “你不会说话?”

    “…”少女点点头,目光有些自伤,却淡淡藏起。

    “倒是个可怜人。”

    确实可怜,辟脉十层,没有神念,又不会说话,基本无法与人对话交流的。

    此女虽可怜,宁凡对她的关心,也是基于许秋灵的请求。

    他伸手去拉风雪言,意欲带她返回都郡,却被她轻轻退后躲开,摇摇头,意思很明显,她不想回去。

    “你担心石勒国主的儿子欺负你?”

    宁凡淡淡的话语,落在风雪言耳中,立刻化作一丝奇异之色。

    风雪言感到十分意外,眼前这个青年,看着不比她大多少,怎么这么厉害,什么都知道。

    那一夜,石勒国主的儿子图谋不轨,潜入她的房中,她发现门外有人,立刻惊慌逃走,当时宁凡又不在场,他怎么会知道?

    宁凡虽无法与少女直接沟通,却会窃言术。少女不会说话,他却能看到她心中所想。

    “放心,一切都过去了,你可以放心随我回家。”

    “…”少女本能退后一步,有些戒惧地看着宁凡。

    对这个言语温柔的青年,她本能有一些好感,但毕竟是陌生人,不可能随便轻信,说跟他走就跟他走。

    “我是秋灵的夫君,这次来,可是她让我接你回去,怕你饿着。”

    宁凡自袖中取出一只小鞋,弯下腰,笑道,“抬脚,我给你穿上。”

    一听宁凡提到许秋灵,更有她的绣鞋作信物,风雪言不由相信了宁凡几分,但目光深处仍有几分戒备。

    她细细打量宁凡,越来越觉得宁凡眼熟,似乎和许秋灵给她看的那副画像很像很像。

    许秋灵与风雪言相伴的曰子,时时给风雪言谈到宁凡,并曾给风雪言看过宁凡的真容。

    原本对宁凡的一丝防备,也渐渐淡了,抬起光光的右脚丫,任宁凡为其穿上小鞋。

    “谢谢…”她口唇嚅动,却无法发出声音,目光微微一暗,转而露出平静之色。

    那平静,就好似许秋灵当年身患绝症一样,看淡生死。

    二女姓格之上倒是有相似之处,难怪会成为姐妹。

    “放心,我听得到你的声音。你在说‘谢谢’,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呢…”风雪言仍是无法发出声音,只有唇动,但宁凡能听见她的心语。

    “这是秘密,曰后有机会,我慢慢告诉你。走吧,该回去了。”

    “姐夫,先等等…我的东西丢了…”

    风雪言有些着急地咬咬唇,她这才发现,袖中的卷轴不见了。

    宁凡身躯微怔,他还是第一次听人叫他姐夫,即便风雪言是在心中叫的。

    望向风雪言的目光,愈加柔和,微微一笑,自袖中取出一个卷轴,递给风雪言。

    “偶然捡到的。现在没事了,可以回去了?”

    “嗯,谢谢姐夫,我好饿…”

    风雪言的肚子咕咕一叫,印证着她的心语。

    宁凡失笑,这小丫头,哪有半点修士的模样,这要是不辟谷,闭关个一年半载,岂不是直接饿死?

    罢了,人家好歹叫他一声姐夫,若有机会,他可要好好帮她炼炼丹、治治病,怎么说也要有融灵修为,可辟谷修行,可神念传音,否则一个小哑巴整天自闭,多么无聊。

    牵住少女,宁凡一步成烟,正欲返回,骤然间,风雪言倒在雪地上,全身缩成一团,小脸浮满细汗,身体滚烫如烧。

    “姐夫,疼,疼…”风雪言无助地心中呼喊,令得宁凡目光一凛。

    神念一探风雪言全身,立刻,一贯平静的目光,竟露出微微震怒之色。

    “这是!”

    宁凡蹲下身,将风雪言抱入怀中,令她背对自己,猛然扯开她的衣服,露出光洁的抹胸未脱,只凝视她的脊背,眼中寒意更深。

    在风雪言洁白无暇的背上,有着八道黑火图案的封印,正在其背上燃烧。

    这八道封印,每一道,都是炼虚修士拼尽一切种下,八道封印合一,纵然是碎虚老怪,也未必能破除!

    那八道封印,是为了在风雪言体内封印某物而种下!

    封印可屏蔽一切探查,无人可知风雪言体内藏了什么。

    但宁凡察觉到了…那封印之物,是一滴燃烧如火的魔血!

    与他元神之内的魔罗之血,几乎一模一样,只在力量上稍稍逊色一些,还有些许瑕疵,并不精纯。

    风雪言与宁凡不同,她仅仅是辟脉修士,又没有宁凡的高深法力,如何能承受魔罗之血的煎熬。

    难道此女所有的病痛折磨,都是这一滴魔罗之血所带来的?

    宁凡细细探查,目光越来越寒冷,他终于看明白这八道封印的歹毒之处。

    封印魔血之人,不是藏血,而是养血!

    这魔罗之血,被封印之初,并非是一滴完整的血,或许只是一缕血丝。

    有人把血丝封印在风雪言体内,利用风雪言饲养魔血,令魔血渐渐壮大,以达到其目的。

    在魔血完全养成之后,便以祭献风雪言生命为代价,完成最后一步,剔除魔血瑕疵,并取出魔血。

    为风雪言种下封印、饲养魔血之人,当真歹毒。

    但什么人,会做出这种事情?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他们为何选中风雪言?

    宁凡握住风雪言小手,为其合上衣衫,不断输入法力,令她气息渐渐平息。

    在二人双掌相抵的一刻,一股彼此相连的感觉,忽然浮现在心头。

    这种感觉,宁凡只在焚翅身上感觉到。

    一瞬间,宁凡似乎明白,为何风雪言会被人盯上,在体内饲养魔血。

    “她,是巨魔族的此代魔妃!”

    宁凡心思百转,手中法力却是持续输入。

    风雪言的体内痛楚渐渐散去,徐徐苏醒。

    一见自己躺在宁凡怀中,衣衫半解,*光大泄,明净的眼眸,闪过一丝惧怕之色。

    “姐夫,不要不要非礼我…”

    她嘴唇嚅动,小手抱在胸口,有些害怕。

    宁凡哭笑不得,他很像坏人吗?连小姨子都不放过?

    或许,很像吧…他自己也不确定,因为他现在确实恶名昭彰,人见人怕,兽见兽逃…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