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51章 国主照杀

第451章 国主照杀

    一拳震伤石坤,宁凡长发飞扬,遁光欺近,仗着肉身强横,与石坤厮杀一处.

    石坤愈发震惊,每一次对宁凡拳脚相碰,他便觉得似被千山轰中,胸腹伤痛。

    他一直引以为傲的,便是自己法体双修,窥虚无敌,尤其以肉身强横自傲。

    但如今,他明明法力境界高于宁凡,却在肉身强横上输给了宁凡,岂能心平气和!

    身上一片片青色石鳞,被宁凡一一轰碎,眼看肉身伤势不断加重,石坤目光一狠,猛然对宁凡对轰一记,借对轰之力拉开距离。

    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黑色玉瓶,石坤面露肉疼之色,按碎玉瓶。

    玉瓶之中仅有一滴黑色液体,随着玉瓶粉碎流出,似血液粘稠,充斥着浩瀚的能量,被石坤一口吸入腹中,加以炼化。

    一瞬间,石坤的肉身之上,竟浮现一片片诡异的黑鳞,其气息也愈发阴森,但肉身比之前倒是强了一丝,已几乎可以和宁凡持平。

    宁凡目光一凛,他自然能看出,那黑色液体是某种秘血药物,可在短时间内提升肉身强度。

    四周不少老怪,纷纷倒吸冷气,显然是认出了那黑色液体的来历。

    “皇兽丹血!不会错,这是这是皇兽丹血,是以皇兽妖丹秘炼而成的妖血!一滴皇兽丹血,蕴含的能量,几乎等价于一颗皇兽妖丹!”

    “什么!皇兽!那可是堪比碎虚的凶兽啊!皇兽丹血能量暴虐,纵然是炼虚老怪,想要炼化一滴皇兽丹血血,也必定要借助无数灵药调和。石坤就算窥虚无敌,也不可能直接服用皇兽丹血!”

    “说得对,这不是真正的皇兽丹血,已经被稀释过,恐怕只剩百分之一的能量,所以石坤才能直接服用。”

    “就算是稀释过的皇兽丹血,价值也不可估量,想不到石坤竟如此忌惮明尊,才刚刚交手不久,就开始服用秘药…”

    正如老怪们所言,皇兽丹血价值不可估量,若非被宁凡逼得太狠,石坤绝对不愿服下这瓶稀释丹血。

    他曾机缘巧合,在某个遗迹之中寻到一头皇兽死尸,并从死尸中挖出一颗妖丹,以秘术炼出一滴皇兽丹血。

    对金身修士而言,皇兽丹血是不可多得的炼体至宝。

    那滴皇兽丹血,石坤一直存放在储物袋中,贴身保管,不舍得给任何人。

    他只舍得从丹血中稀释出一丝丝丹血,存放在玉瓶中,作为关键时刻暂时提升实力的秘药。

    若非肉身逊色于宁凡,石坤绝不舍得服下此秘药。

    轰!轰!轰!

    服下秘药的石坤,周身覆满黑鳞,气力大涨,双拳大开大合,有着无可匹敌的气势,竟堪堪挡住下宁凡攻势。

    越战下去,石坤气势越盛,他虽说品姓不端,但实力却不容小觑,在雨界之中绝对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石剑,斩!”

    石坤气势到达巅峰,他的眼中闪过狂虐杀机,打手一抓,大地之上无数碎石骤然飞起,在光华中凝成一柄青石巨剑。

    那青石巨剑,亦是法术所凝,乃是凡虚下品的法术。

    剑光一凝,石坤扬剑一劈,青色剑芒横扫天地,数万里长空被其一剑斩碎,露出幽暗的虚空。

    那一道剑芒,足以斩杀任何炼虚之下的修士,令得无数围观修士大气也不敢喘。

    如此强横的剑芒,却无法令宁凡丝毫在意。

    耀世的金甲护体,宁凡好似一个远古神明,任剑芒斩在金甲上,不躲不避。

    剑芒的斩击,传出毁天灭地的轰响,外泄的剑气刺碎了无数重流云。

    但任剑芒再锋利,却无法在金甲之上留下一星半点的划痕。

    硬接石坤斩击,宁凡毫发不损!

    元雷之甲的坚固,再次震撼了世人,无数老怪纷纷猜测,如此坚固的雷甲防御,恐怕连问虚老怪都无法破去,只要有雷甲在,石坤根本无法伤到宁凡半分。

    此次斗法,宁凡已先天立于不败之地!

    石坤陷入浓浓的震惊,他无法置信,自己堂堂窥虚无敌的老怪,竟无法伤到一个半步炼虚的小辈,这怎么可能!

    “我相之术!”

    宁凡一步迈出,周身金光大现,凝出两尊金色幻影。

    两具金色幻影,俱是金身第一重境界,一人二影,顷刻将石坤围住,毫不留情发起最强攻势。

    一片片长空被一人二影轰碎,处在攻击中心的石坤,手持青石巨剑,堪堪挡下宁凡攻击,身体却不断被两道金影击中,伤势渐渐加重。

    他何等身份,堂堂纵横雨界的炼虚老怪,堂堂虚级修国的一国之主,竟然被一个小辈打得如此狼狈,如何能忍!

    “周明,你莫要欺人太甚!本王与巨魔族的事情,根本不关你的事,你为何要插手!本王不服!”

    嗤!

    石坤连喷数口精血,青石巨剑散发出一股危险之极的凶芒,一剑横削,天空被一剑切碎,大地被断成两截!

    此乃石坤的愤怒一击,以他窥虚无敌的实力发出,已无限接近冲虚一击!

    如此强横的斩击,却仍无法攻破雷甲防御,宁凡毫发未损。

    倒是两具金影,被石坤的愤怒一剑分别斩去一臂、一腿,已是重伤状态。

    石坤得意的哈哈大笑,眼露疯狂的狞色。

    这金色幻影,每一个都有金身第一重的境界,有着普通炼虚的实力,但这又如何?

    在石坤愤怒一击之下,纵然是金影,也唯有重伤局面。

    一个个围观老怪心惊肉跳,那愤怒的一剑之威,足以重伤甚至斩杀普通窥虚了!

    石坤的实力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窥虚无敌的名头,绝非空穴来风!

    宁凡目光微凝,这石坤确实很强,若是在进入黑雷塔之前,宁凡绝对不是石坤对手。

    但经历过黑雷塔的历练,宁凡修为不涨,战力却暴涨,攻防之术都有了极大提升,似石坤这种人物,已不放入他的眼中。

    魔化状态的宁凡,可斩问虚!

    面对石坤,宁凡甚至无需魔化,都有极大把握将石坤斩于此地!

    “欺人太甚!周明!你区区一个雨殿尊老,竟敢惹到本王,你该死!”石坤挺剑朝宁凡刺来,他就不信自己攻不破雷甲防御。

    “欺你,又如何!”

    宁凡黑发狂舞,眼中寒芒一现,右掌浮现金光万道,一掌拍在石坤的青石巨剑之上。

    一拍之力,惊天动地,无数虚空被生生震碎。

    石坤被宁凡骤然拍剑,只觉一股无可匹敌的距离轰在剑上,巨剑应声粉碎!

    与此同时,身后两具重伤的金影,一身伤势竟诡异得顷刻愈合,并朝着石坤背心发起重重攻击。

    轰!轰!

    两道拳芒轰中背心,将石坤背上的黑色鳞甲都轰碎,他好似一个断线的风筝,生生自长空坠下,惊怒之极看着那两道金影,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

    “怎会如此!本王明明重伤了你的两具金影,为何这二影可以顷刻伤势痊愈!”

    石坤拥有不会知道,这金影是我相之术的产物,除非一击必杀,否则无论受到多重的伤势,都可顷刻痊愈的。

    他轰地一声,砸在大地上,身体砸出一个数千丈大小的巨坑。

    自巨坑爬起,石坤身负重伤,却还未死去,倒也不愧是窥虚无敌的实力。

    他抬头望着宁凡,眼中升起一丝疯狂之色。

    一股惊人的气势从石坤体内传出,他决定,动用最强底牌,与宁凡一分胜负!

    脚下的大地之中,所有的岩石开始蠕动起来,分外诡异。

    石坤的身上散发出一阵阵邪异的鬼神之光,身躯在一瞬间开始巨大化。

    “鬼石道,石神真身!”

    石坤的身体在数个呼吸之内,拔高到五千五百丈,化作一个青石巨人。

    左手持着古老的青石巨盾,右手持着硕大的青石巨剑,他好似一个远古神祗一般,发出愤怒的嘶吼。

    这一刻,石坤的战力,已无限接近问虚!

    “这是…这是…‘神魔真身’…”一个个围观老怪,俱是惊得说不出话。

    有些人是不知石坤法术的门道,所以不言。

    有些人是认出了这法术本质,太过震撼,而不敢置信。

    不少神魔功法,都有演化巨人的秘术,但巨人化也是有高低之分的。

    普通的巨大化,变成的巨人,只能叫做‘巨身’,肉身虽强,却不能施展上古神魔的神通。

    而若能将巨身修炼到极致,便可修出‘真身’,拥有上古神魔的神通,甚至有机会模拟出古神古魔的远古神兵!

    被宁凡弄得半死的石坤之子,望着化身巨人的父亲,一脸得意与崇拜。

    “国师,你们看着!这是父王的最强底牌,‘石神真身’!父王所修功法,乃是神魔功法——《鬼石神术》,传闻是上古某个石族尊神所遗留的功法。父王不但修炼出石神真身,更拟化出那位远古尊神名震天下的远古神兵!看,父王所持的石剑与石盾,便是那尊神之神兵!有此神兵在手,任那周明再强,也绝非父王对手!”

    石坤之子的声音毫不掩饰,有心之人都可听见,望着身化巨人的石坤,愈加忌惮起来。

    远方,一个金袍老者与五名丹师踏天而立,在此观战。

    五名丹师,皆是被宁凡重伤的赤天殿丹师。

    而那金袍老者,正是赤天殿殿主——莫休!

    莫休目光扫过战场,经过宁凡之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却碍着雨皇的命令,压下了怒意。

    他的目光,扫过石坤巨人,第一次凝重起来。

    “神魔真身么…哼,这石坤倒也了得,竟然修炼出神魔真身,更拟化出两件远古神兵。就算是老夫,想要击败石坤,都需要费些手段。不必看了,那周明除非有问虚修为,否则今曰必死。”

    月凌空心下焦急,她可没料到石坤修炼出神魔真身,小黄瓜这下真的危险了,她想要救他。

    就连一向冷静的许秋灵,都露出担忧的表情,心神不宁。

    焚翅亦是担忧起宁凡,她好不容易对一个男子动心,怎忍心那男子遇到危险。

    但三女再担忧,却无人插手宁凡的战斗。

    那里,是属于宁凡的战场,她们此刻最应该做的,是给予宁凡信任。

    相信他会赢,相信他不会败。

    你若鹰,我陪你君临天下!你若败,我陪你东山再起!

    石坤仰天冷笑,声若雷霆。

    “周明!本王自凝出石神真身,这还是第二次施展此真身。第一次,老夫仗着此真身,斩杀了石勒国第一修匪…”

    他笑声未停,不少老怪都震惊不已。

    石勒国曾是一个修匪纵横的国家,其中最强的修匪头领,是一名问虚老怪。那修匪头领的问虚境界,是以秘法晋升,境界虚浮,可算作问虚境界最弱之人。

    饶是如此,最弱的问虚,也比窥虚强了数倍。

    但后来,那修匪头领忽而下落不明,而石勒国也被石坤一人荡平,杀戮无数修匪,占国为主。

    从来没人知晓,那名修匪头领是石坤所杀。

    今曰石坤说出此事,就是要让人知晓,他实力强悍,连问虚都可杀,何况是区区一个宁凡!

    “本王左持之盾,名为八尺盾,可弹射一切窥虚法术的攻击!”

    “本王右持之剑,名为十拳剑,一剑可发出窥虚十拳之力,堪比问虚一击!”

    “周明,你能死在本王神魔真身的剑盾之下,当死而无憾!”

    石坤肆无忌惮的笑声,仿佛胜券在握,吃死了宁凡。

    宁凡目露不耐之色,他厌烦了,游戏到此为止。

    他五指一抓,抽尽大地之魂,法力堪比炼虚。

    他连喷出口精血,骤然祭起七道黄龙玉令,演化七重黄天,声势浩大。

    那七重黄天,每一重都足以镇伤问虚修士,堪比问虚一击!

    七重黄天合震之力,威力堪比冲虚一击,足以重伤问虚,碾杀一切窥虚!

    “这,这是什么法宝,不可能!你区区一个化神小辈,怎会有这等法宝,怎可能催动这种级别的法宝!”

    石坤所有的得意,都在这一刻化作慌张。

    他的八尺盾可反弹一切窥虚攻击,但宁凡的黄天镇压,每一重天都是问虚级别的杀伤力,七天合一,更是堪比冲虚一击,如何反弹!

    “不好,必须逃!”

    所有的骄傲,都在宁凡催动黄龙七令的一刻,化作必败的挫败感。

    一个个老怪再次被惊到了,宁凡竟藏了如此厉害的手段,这种法宝,足以令问虚老怪忌惮不已了!

    只要有此宝在手,哪有问虚老怪敢随便惹宁凡!

    “镇!”

    宁凡向天一指,七重黄天天塌一般砸下,那是真正的倾天之威。

    七重黄天的重量,无法估量,砸落的巨力,将无数山河夷为平地。

    石坤挥动青石巨剑,拼死一击,总算击碎一重黄天,却被其他六重黄天镇压。

    只一瞬,石坤一身筋骨,俱被黄天压碎,惨叫一声,巨人身被压成肉泥,生死不明。

    烟尘消散,战场渐渐安静,却见石坤早已退出巨人真身,好似一滩烂泥躺在地上,没有一次动弹的力气,却犹有一口气未死。

    而宁凡,淡漠的站在石坤身前,冷声道,

    “我说过,你惹不起我,你自己不信。”

    “咳咳咳…周、周明,周尊老,你不好杀我,不能…我是石勒国…石勒国国主…是雨殿钦封的国…国主…你杀我…违反界法…”

    “你还知道雨殿、界法?你是雨殿钦封的一国之主,我却是雨皇钦封的尊老。你先对我动了杀心,违反界法的,是你。妄图谋害雨殿尊老,纵然你是一国国主,也当诛杀!”

    轰!

    宁凡一步踏下,踩碎石坤的头颅,令其肉身一名呜呼。

    同时一指剑光打向石坤丹田,正斩中石坤仓皇逃遁的元神。

    小小的元神,惨叫一声,带着不甘,一命呜呼。

    宁凡,击杀了石勒国主——石坤!

    不但将之击杀,在其临死前,还给他扣上一个谋划雨殿尊老、违反界法的高帽,使得无人可就此事追究宁凡麻烦!

    挥手收走石坤储物袋,宁凡神念一扫,其中好东西不少,尤其让他满意的,是获得了一个封印皇兽丹血的玉瓶。

    战利品倒是很丰厚。

    嘶!

    在宁凡斩杀石坤的一刻,无数老怪的心头,俱都骇然不已!

    他们看到了什么!

    他们竟亲眼目睹了一名炼虚老怪的陨落!

    且那名炼虚老怪,还是石勒国国主,是斩杀过问虚的狠人,是窥虚无敌的存在!

    就这么…死了!

    宁凡能杀石坤,他的实力,深不可测啊!

    一瞬间,无数围观的老怪沉默不语,望向宁凡的目光,带着胆寒与畏惧。

    与这些老怪不同,不少驰援此地的巨魔族修士,了解到宁凡斩杀石坤的前因后果,知晓宁凡解救了巨魔族的灭族之威,一个个都发自内心的感激。

    “明尊威武!”

    欢呼声,响彻云霄,越传越远,最终,传遍整个北凉国!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