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49章 我的男人,你惹不起

第449章 我的男人,你惹不起

    北凉国内,设有诸多传送阵。

    七千万里国境,自不必宁凡亲自飞遁。

    一炷香之后,宁凡一行已抵达北凉都郡,赵衰等人前去族内上缴冰参、交付任务。宁凡与月、焚二女,则浮白大长老带领下,前往都郡暮雪阁。

    暮雪阁屹立千座雪山之间,隐含了千山暮雪之意。

    阁外设有重重阵光及守卫,阵光之外,立着一古碑,书写着数行古字,是骨陀魔文。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一起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这数行魔文,年代久远,落款是巨魔始祖留笔。

    下行落款处,仍有一行小字。

    “巨魔六翼,生死何弃!君成魔奴,妾自相随。”

    从这字里行间,可看出巨魔始祖是个痴情之人,为情而困,却不曾悔。

    宁凡对巨魔族观感,有加深了一些,这巨魔族,确实是一个重情魔族。

    他注意到,巨魔始祖那句话语,提到了巨魔六翼。其中‘君’,或许是指六翼始祖,而妾,赫然竟是巨魔始祖自称。

    “巨魔始祖…竟是女子…”宁凡诧异道。

    从这小小一个古碑,他推测出巨魔始祖姓别。

    从那一句‘君成魔奴,妾自相随’,宁凡心中有几分猜测,或许当年魔罗大帝降服四大魔奴,六翼巨魔之前。

    六翼成了魔奴,巨魔始祖则是心灰意冷下,自愿为奴,追随六翼。

    若是宁凡猜测正确,那位巨魔始祖,倒是一位痴情女子。

    这种秘闻,宁凡也只是想想,并不会特别意。

    倒是月、焚二女,见了碑上诀别诗,有些伤感,毕竟是女子。

    一行人随浮白大长老步入暮雪阁,一股肃冷气氛,忽然从暮雪阁中传出,并隐隐可听闻些许争执之声。

    一路上,宁凡早被浮白告知事情始末,自然知晓暮雪阁中,争执什么。

    雨界虚级修国——石勒国国主,来到了巨魔族。

    石勒国主石坤,是一名窥虚修士,同时拥有金身第一境强横肉身,一部鬼石神脉神魔功法,被其修炼得炉火纯青。法体双修之下,同级窥虚,罕有对手。

    他来巨魔族,声称是为了找风雪言、为其自刺魔纹。

    风雪言是巨魔族大小姐,同时也是名动内海刺纹师。

    这位大小姐,自出声便染上奇病,身体时时发热,无法修炼,修为仅有辟脉十层。

    她体弱多病,据说还是个哑巴。

    她常常需要大量伪荒兽妖丹,炼制魔丹,才能续命。

    这个小姐,自小孤僻,但不知为何,天生精通刺纹术,不少体修都要求她为后辈子弟刺魔纹。

    她若愿意刺魔纹,可以为你刺任何种类将阶魔纹,甚至曾为一名前辈刺出帅阶魔纹,名动一时。

    她若不愿为你刺魔纹,便会躲起来,谁也不见。

    她修为虽低,却特别擅长隐身,不泄露任何气息,无人可找出她,只能等她自己现身。

    这着实是一件怪事。

    这一次,风雪言本不愿意刺纹,但石勒国势大,巨魔族得罪不起,为免父亲困扰,答应了为石坤儿子刺魔纹。却又刺纹当曰突然反悔,隐藏起来。

    此事令得石勒国主大怒,硬要巨魔族给一个交待,为何双方约定好事情,巨魔一方竟然反悔。

    巨尊对这个女儿,亦是头疼,却素来知晓,自己女儿,大是大非上不会使小姓子。

    有传闻称,风雪言反悔前夜,石勒国主之子,曾偷偷潜入风雪言闺房…

    得知这个消息后,巨尊心头暗暗震怒,已猜到风雪言突然隐身,定是与石勒国儿子逃不了干系。

    随后,双方便发生了争执。

    石勒国主提出,要么交出风雪言,让她为其子刺纹,完成双方约定,此事可休。

    要么,巨魔族必须给予石勒国赔偿。

    而石勒国主索要赔偿,竟然是巨魔族作为任务报酬问虚丹!

    以宁凡心智,仅听浮白大致描述,便猜出几分猫腻。

    这石勒国主,来巨魔族为其子刺魔纹是假,多半是为了索取问虚丹而来。

    石勒国主,可不正需要一颗问虚丹突破问虚境界么?

    此人是一名窥虚老怪,且还是窥虚无敌高手。

    巨魔族惹不起石勒国,宁凡实力、傀儡、月凌空小女人,却各种完爆石勒国。

    “稍后还请道友出面,代我巨魔族震慑石勒国主,也令此人知晓,巨魔族并不好惹,他些许阴谋,大可收起!”浮白请求道。

    “放心,就算为了秋灵,此次我也会出手,自有分寸…只是周某有一个疑问,我听过一个传闻,巨魔族内,不是有冲虚坐镇么,为何要怕一个窥虚?”

    “咳咳咳…道友说笑了,这个消息绝对是谣传啊。我巨魔族人衰力微,怎会有冲虚级别高手。”浮白干咳几声,面不改色,但眼中却闪过一丝惊讶,被宁凡捕捉到。

    他惊讶什么?

    难道巨魔族真有冲虚?

    但若是真有冲虚,会看着巨魔族被人欺压而不出面么?

    宁凡只是一番试探,虽未确定巨魔族是否有冲虚坐镇,却确定了一件事。

    这巨魔族,果然并非自己想得那么简单。

    好双方并无仇怨,巨魔族纵然有隐秘,也不会针对宁凡,这点倒可放心。

    暮雪阁中,主座坐着巨尊巨擎,以及洞虚老祖,下首坐着许秋灵,还有几个巨魔族长老。

    客座上,坐着七人,为首者是一名黄袍大汉,筋肉遒劲,孔武有力,正是石勒国主——石坤。身上流动着浩瀚气势,令得空气沉闷欲裂。

    石坤身边,坐着一个黄脸青年,皮相倒长得不差,就是干瘦体虚,似乎被酒色掏空,不是什么良人,有着元婴巅峰修为,是石坤之子。

    其他五人,则是石勒国护法国师,每一人都有着半步炼虚恐怖修为。

    “巨擎,本王与你相约,为犬子刺上魔纹,犬子千里迢迢自八百修国赶来无海,你收了本王重礼,却又返回,令本王蒙羞!你巨魔族,必须给本王一个交待,否则,族灭!”

    “哼!石勒国主想要什么交待!”巨尊目光冰冷,言语含怒。

    “三曰之内,交出风雪言,或者…交出问虚丹!”石坤不容拒绝道。

    “呵呵,难道石勒国主此番大费周折来无海,就是为了夺巨魔族问虚丹么?”洞虚老祖目露讥讽之色,他不傻,应该说,座并无傻子。

    谁都能看出,这一连窜幺蛾子,是石勒国主策划,目是为了夺得问虚丹。

    “哼!本王与巨擎说话,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插嘴!”石勒国主豁然站起,一步迈出,一股山崩地裂浩瀚气势席卷开来,朝巨擎、洞虚二人猛然镇下。

    只一镇,二人俱是闷哼一声,目露骇然,喷出鲜血,受伤不轻。

    巨擎与洞虚皆没有想到,这石勒国主竟强横到这一步,仅凭气势便可震伤半步炼虚。

    内海七尊级高手,与石勒国主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此人,窥虚无敌!

    就算明知此人巨魔族是图谋不轨,巨擎也无力抗衡此人!

    “难道,只有开启密地,请‘八祖’出手了么…但,八祖所谋之事,只为解我巨魔族奴纹困厄,令始祖脱离苦海…若开启密地,八代先祖心血,将功亏一篑…”

    巨擎咬牙握拳,不行,绝对不能因为问虚丹,影响八祖大事。

    但让他送出问虚丹,着实又舍不得。

    并非不舍得丹药本身,而是他还指望凭此丹救治女儿。

    他举办丹典,只为寻三位炼丹师,借用三才吞魔阵,合力炼制一颗丹药,为风雪言救命。

    他共有三颗问虚丹,皆是先祖流传下来丹药,作为请动炼丹宗师报酬。

    石勒国主明显窥觑问虚丹,若给他一颗丹药,必能平息此事。

    但若少了一颗问虚丹做奖励,巨擎没有把握拿出其他好东西,请动炼丹宗师。

    这一次他要请,至少必须是五转上品炼丹师…这种级数炼丹师,雨界都是赫赫有名大师,一个个心高气傲,若无巨大代价,岂会为风雪言炼丹…

    “难道,只能交给石坤一颗问虚丹了么…”

    巨擎几乎将牙齿咬碎,他是一个堂堂男儿,是一族之长,是顶天立地魔尊,今曰却不得不低头。

    若非为了八祖大事,为了洗刷先祖屈辱,巨擎就算是死,也不愿低下这个头!

    “好,丹药,我给…”巨擎咬碎了牙齿,说出此言之后,神情颓然,原本中年大汉形象,一瞬间苍老了很多。

    洞虚老祖看着老友受辱,却无力帮助,心中愤怒,却无法诉说,只能叹息。

    石勒国主冷笑一声,问虚丹终究还是到手了。

    他接收问虚丹之前,许秋灵却盈盈站了起来,美眸带着轻屑和鄙夷,扫向石坤。

    “石坤国主,问虚丹是雪言妹妹救命之物,不能交给你呢。”

    “哼!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半步化神小辈,竟敢插嘴本王事情!”石坤目光一冷,威压如怒涛狂澜般朝许秋灵压下。

    那威压,足以将巨擎、洞虚一震而伤,但落许秋灵身上时,却好似清风拂面,没有起到任何攻击效果。

    诡异,十分诡异!

    石坤面色微微一惊,他窥虚无敌威压,竟丝毫没有伤到许秋灵,这怎么可能?

    尤其让他费解是,许秋灵区区一个半步化神小辈,望着他目光,竟然没有丝毫畏惧,只有轻蔑。

    “这小辈,竟不怕我!可无视我威压震慑!”石坤心头一震,目光渐渐阴冷。

    石坤不会知道,许秋灵从来不是一个胆小女子,相反,她很大胆。

    她看淡生死,天地间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她感到畏惧,能让她折腰。

    今生她,是帝女玄花之体,前世她,是一个花草之中帝皇。

    她修为不高,却继承了前世花皇之威压。

    莫说石坤一个窥虚老怪,就算是碎虚,也未必能凭威压慑服许秋灵。

    她就是这么一个奇女子。

    “哼!想不到你竟有如此邪异手段,可挡本王威压。好!本王决定了,今曰本王不但要索取问虚丹补偿,还要把你带走,好好研究你身体秘密,你,也算作巨魔族对本王补偿!”

    石坤话,让场巨魔修士俱都震怒。

    但他话,却无法让许秋灵丝毫畏惧。

    “你不可以动我,我男人,你惹不起。”

    “哈哈!可笑!你男人是谁,本王会惹不起!”石坤似乎听到什么可笑之事,下一刻,一股惊天煞气自阁外传来,令他再也笑不出来。

    “本尊周明,就是他男人,你,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