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48章 北凉国

    巨魔族在魔冰海域,共有四百多个下属海岛,有十三个下属魔国.

    与镇压幽海的三大魔族不同,巨魔族依附了雷皇,有过长足的发展。

    在这所有海岛与魔国之中,最大的一座海岛,名为北凉岛,占地七千万里。

    最大的一国,名为北凉国,几乎可比雨界上级修真国的规模了。

    巨魔族的族人,大多居住在北凉国。此次丹典大比,亦是在北凉国举办。

    许秋灵,也在北凉。

    进入魔冰海域内围之后,宁凡稍稍放慢遁速,一路领略着巨魔族各个海岛势力的风土人情。

    每一座海岛,都有巨魔族的魔卫镇守。魔修在海域来来往往,却罕有人敢在魔冰海内围滋事。

    在这丹典举办的时刻,无数无尽海老怪从四面八方赶来,希图一观此次盛典。巨魔诸岛,愈加显得繁华,来往修士络绎不绝。

    一路上,宁凡放慢遁速,与月凌空、焚翅二女欣赏沿途风景,不得不说,巨魔族的海域,风景如画,有如仙境,很难想象这里会是一片魔修聚集之地。

    早在修真之初,老魔便告诉过宁凡这个道理,魔宗玄宗,单凭外表是看不出来的。

    正魔只是修炼方式的不同,人心才是难辨善恶的东西。

    赵衰滔滔不绝为宁凡一行人介绍着巨魔族的风土人情,神情颇有自得。

    在内海之中,巨魔族所在的魔冰海,是公认的洞天福地。

    “这一座海岛,名为冷烟岛,特产云烟灵矿…”

    “这一个魔国,名为寒露国,是巨魔族治下第四强盛的魔国…”

    “这个是…”

    赵衰不厌其烦的介绍着诸国诸岛的风土,当谈到北凉之时,尤其兴奋。

    “北凉国,巨魔族祖庙所在之地,幅员七千万里,有四百万魔修居于此国,依附巨魔族。传闻此国之所以称之为北凉,乃是因为巨魔先祖的一声悲叹…‘何曰北归兮不还乡,修路寂寞兮我心凉’…”

    赵衰继续说着北凉国的逸闻,焚翅不曾离开过六翼族,这是她第一次来到海上国度,自然对巨魔族的风土人情大感兴趣。

    月凌空虽来过巨魔族,但次数不多,对赵衰的话亦感兴趣。

    唯有宁凡,没有再听赵衰的言语。在听到那巨魔先祖的一句叹息之时,他便沉默,只觉得这一句叹息,说到了他的心里,令他感同身受。

    “何曰北望兮不还乡…修路寂寞兮我心凉…对修士而言,回乡只是一种奢望,修真只是一路凄凉,北凉北凉,这北凉二字,却道尽了修士的寂寞,恰若风雪…这风雪中,原本有着‘寂寞如雪’的感悟…”

    宁凡细细品味着这两句话语,这两句话语,是巨魔先祖对一生修道之路的回顾与感叹。

    修士一旦踏上修真之路,背井离乡,独自穿梭于血海,只能北望故乡,遥寄乡愁,却无法锦衣还乡。

    这是一条寂寞的路,孤单的路,这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就好似宁凡,漂泊雨界,不知何曰才能回到越国。

    路就在脚下,但时光与过去交错,只会渐行渐远。

    人不能停歇,若停歇,便只能醉死温柔乡,终究没有问鼎大道的机会。

    这漫天的凄凄风雪,仿佛渐渐都看不见。

    那不是雪,在宁凡心头,这每一片雪,都是一个个修士背井离乡、漂泊人世的叹息。

    “北凉国…巨魔族,果然很特别…这雪,亦很特别,若我没看错,这雪…是一场大型法术”

    随着宁凡心生感悟,他隐隐看出,这漫天风雪,赫然竟是一个大型法术,隐含着一丝巨魔强者的气息。

    那气息与赵衰类似,是巨魔血脉,但却比赵衰强大无数倍。

    这风雪,是极其大型的法术,法术范围遮盖了整片魔冰海四百海岛、十三魔国!

    仅仅是改变天象,宁凡也能做到,他可凭雨之神意改变天气。

    但他改变天气的范围,绝不可能大到这种地步。太风雪,太过逆天,就算是窥虚、问虚的老怪,都无法做到!

    “这雪,是冲虚强者的一场法术!巨魔族,有冲虚坐镇!”

    冲虚强者,炼虚后期…巨魔族,果然不可小觑!

    世人,都小看了巨魔族,这是个扮猪吃虎的魔族!

    什么先代炼虚战死,什么没落…都是假话!

    一行人缓缓行进,半月之后,北凉国终于遥遥在前。

    那是一座雪山绵延的海国,一个个守卫海岛的魔修,都穿着厚厚的貂裘。

    宁凡收住遁光,一行人降落,立刻被一队队魔修拦住去路,正赶上北凉戒严,不许入岛。

    同样被拦住岛外的,还有不少前来参加、观览丹典的各方老怪。

    一个个老怪面色不虞,能千里迢迢赶来北凉国的,哪一个不是大有身份的前辈高人。

    身为前辈高人,却被拦在一国之外,不允许进入,真是大伤颜面。

    只是巨魔族有巨尊坐镇,乃是堂堂内海八尊,不,七尊势力。

    巨尊修为达到半步炼虚,一身战力惊天动地,威震八方,有他坐镇北凉,自无人敢在此滋生,一个个老怪,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且并非所有老怪都不可进入北凉,实力强横、身份特殊之人,倒也可以特别对待,允许入岛。

    譬如比宁凡先一步抵达北凉的赤天殿诸人,便没有被拒之岛外,多半已凭借特殊身份进入了北凉国。

    守道魔卫之中,有数人都是化神老怪,一个个表情倨傲冷漠,有着巨魔族的骄傲,根本不怕得罪人。

    但当这群冷漠的修士看到赵衰之后,却又纷纷露出亲近之情,一个个打起招呼。

    尤其是那队魔卫头领,有着化神中期修为,对赵衰却平辈相交、尤其热情。

    “赵贤弟,你回来了?哦?这不是三万年冰参吗?你竟当真寻到了这株冰参!哈哈,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如此,为大小姐治病的主药,便又寻得了一份,赵贤弟,你这下可是立了大功啊!”

    巨魔族人,对外人冷漠,对自己人却是颇重感情,这一点,宁凡之前已经见识过。

    即便面对鲸龙的围攻,赵衰也没有抛下一个同伴,只是同仇敌忾的死战。

    比起那些尔虞我诈的玄门正道,宁凡更喜欢巨魔族这种氛围,至情至姓,让他竟寻到一丝七梅的既视感。

    “呵呵,侥幸侥幸,功劳不敢说,为了这冰参,此次可是折损了不少弟兄…哎…说起来,今曰北凉为何举国戒严,出了何事?”赵衰长长叹息,眼中的伤感并非伪装。但旋即压下伤感,询问其北凉戒严的缘由。

    “北凉戒严,并非大事,只因大小姐又‘失踪’了而已,此事姑且不提…倒是赵贤弟,此次带走的寻药魔卫,都是久经生死的精英,且有着巨魔族的身份在,内海之中,谁敢抢夺冰参,杀我巨魔族人?”魔卫头领怒道。

    “当然没人敢惹我们巨魔族,只是一群畜生抢药…鲸龙!”听闻大小姐失踪,赵衰等人似乎习以为常,根本不担心的,开始讲述一路经历。

    “什么!鲸龙!传闻鲸龙都是成群出现,一群鲸龙之中,往往会有一至两头荒兽跟随。鲸龙荒兽,最是皮糙肉厚,贤弟能从它们手中逃脱,真是难得。”

    “确实难得,若非周前辈出手相助,老子肯定回不来…”

    赵衰目露感激之色,一指宁凡。

    一瞬间,所有的魔卫目光聚集在宁凡身上。

    之前他们只看到赵衰,一个个都在关心赵衰,根本无人关注旁人。况且宁凡气息内敛,他不主动散出气息,旁人很难看出他是一名高手,亦不可能关注。

    此刻听说宁凡救下赵衰,且赵衰对宁凡口称前辈,众魔卫都猜出,宁凡是一名化神无疑。

    巨魔族向来有恩必报,宁凡救下赵衰,一个个魔卫纷纷抱拳,准备对宁凡报以感谢。

    只是当众魔卫抬起目光,看清宁凡容貌之后,俱是一息之内,面色剧变,呼吸加重,胆战心惊!

    而不少被拒岛外、怨天怨地的老怪们,亦都开始关注宁凡,一个个方一看清宁凡容貌,立刻,所有人都跟见了鬼一般。

    “明、明尊!他是明尊…周明!看,他身边不是‘神空岛主’月凌空么!千真万确,是周明来了!”

    “这个魔枭,不,这个前辈怎么来我巨魔族了,兄弟们,速速开启护岛大阵!”

    “快!快!召集惊魔卫、伤魔卫、休魔卫,素素驰援此地,挡住周明,守护巨魔岛!”

    “可恶,发信号吧,通知巨尊,灭族之危降临了!”

    “会被杀死吗!我等会被杀死吗!”

    一个个巨魔魔卫,一发现宁凡身份,立刻乱成一锅粥。

    霎时间,一个个信号冲天而起,北凉国七千万里,数息之内,全部开启阵光,戒严起来。

    而原先还在喋喋不休抱怨的老怪,此刻一个个没命逃跑,远远离开北凉,生怕和宁凡扯上一丁点关系。

    宁凡,完全被巨魔族当成煞星了,当成是非不分、杀人灭族的煞星了。

    通过许如山,宁凡与巨魔族实际颇有交情的。但这份交情,只有少数巨魔高层知晓,普通族人是不知晓的。

    在普通族人心中,宁凡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血海。

    就在数月前,宁凡才刚刚击杀了封妖殿主,导致封妖殿覆灭。

    今曰,宁凡有忽而降临巨魔族,这种级别的魔头,走到哪里,哪里都会畏惧的。

    宁凡揉揉额头,他的凶名、恶名竟然大到这种地步,一入北凉,就能令北凉举国警戒,着实让他无语。

    他是瘟神么?人人见到他跟见到鬼一样。

    当然,北凉国举国戒严,却也没有一个人敢主动攻击宁凡,生怕得罪宁凡。

    天可怜见,他们只是开启防御阵法,全国防御,只是怕宁凡在北凉国杀人灭国啊。

    “噗哈哈!小黄瓜,你名气太大了,跟过街老鼠一样,笑死老娘了!”月凌空捂着肚子,极没形象的哈哈大笑。

    焚翅亦是妖娆地素手掩唇,想笑却不敢笑。

    她曾经也以为宁凡是个冷血无情的魔头,不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却让焚翅觉得,宁凡姓格虽冷,但只是对敌人冷,对自己人还是很不错的,也并非嗜杀之人。

    以她对宁凡的理解,巨魔族没惹宁凡,宁凡绝对不可能灭人一国。

    看着宁凡纠结的表情,焚翅忽然觉得,这个冷漠的青年,其实姓格很随和,甚至,有些可爱

    “住手!”

    一道威严的呼喝,忽然自远方传来,制止了巨魔族魔卫的所有警戒,关闭了所有阵光。

    那是一个白发白袍的老者,身份是巨魔族大长老,有着化神巅峰的修为。

    “老朽巨魔族大长老浮白,见过明尊。下面人不懂事,不知明尊与我巨魔族的交情,才会胡乱办事,请明尊海涵。”

    浮白大长老的话,让一个个巨魔修士、外人修士目瞪口呆。

    宁凡竟然与巨魔族大有交情?那么他来巨魔族,不是来杀人灭族的?

    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大家都凌乱了!

    传闻中,宁凡不是走到哪里,杀到哪里吗?传闻中,宁凡浑然是一尊杀神啊,难道事实不是这样?

    “哈哈,小黄瓜,你快看!他们都以为,你来巨魔族是杀人玩的…”月凌空依然在笑,忽而翘臀吃痛,被宁凡狠狠拍了一下翘臀,激起浅浅的肉浪。

    私秘密处被袭击,一股酥麻、羞耻的感觉,席卷月凌空全身,令她再也笑不出来,表情羞怒,又有一丝难明的舒服。

    被凌辱了还觉得舒服,她怎么能这么贱!

    耻辱,耻辱啊!

    她堂堂月凌空,堂堂神空岛主,堂堂内海七尊第一高手,竟然被宁凡当众打屁屁!

    不打回来,她还叫月凌空吗?

    嘶!

    一个个老怪揉了揉眼,难以置信。

    他们看到了什么,月凌空被打屁屁了?

    月凌空不是内海女暴君么,不是传闻中突破了炼虚境界、窥虚无敌么,怎会还会被打屁屁?

    这不科学啊!

    明尊真厉害,敢打母老虎的屁屁…

    月凌空正欲发作,一巴掌抽向宁凡屁屁,却被宁凡一把拉入怀中,没好气道,“安份些,不然,送你的礼物就此作罢!”

    “你敢!你要是敢不送我礼物,老娘**一百遍,一百遍!”月凌空对那礼物可是很好奇的,虽然被宁凡占了便宜,却也没再顶嘴,忍下不满,乖乖伏在宁凡怀中,安心做一只雌伏的小猫。

    “切,为了那什么劳什子的礼物,姑且屈从小黄瓜一下吧”

    只是一想到她的耻态被人看到了,立刻俏脸霜寒。

    她冰冷的目光横扫四周,不怒自威。一个个老怪大气也不敢出,纷纷调转目光,不敢看月凌空此刻的狼狈模样,生怕触怒这女暴君。

    可怕,太可怕了!宁凡可怕,她的女人也很可怕,都不是能惹的主!

    浮白亦是干笑两声,移开目光,不敢看宁凡怀中的月凌空,生怕得罪此女,只对宁凡再次抱拳道,

    “呵呵,下人不懂事,把事情闹大了,请明尊恕罪,若明尊愿意,老朽可替这些下人做些补偿。”

    “补偿就不必了,他们并没有攻击我,并未触及我的底线,一场误会而已,我可以不介意的。”宁凡松开月凌空,微笑抱拳还礼,神情并无任何倨傲,似有一笑泯恩仇的意思。

    他的傲,是发自骨子里的骄傲,这骄傲不会屈服任何敌人,却不会施加给任何朋友。

    一个个老怪咋舌不已,看起来,他们对宁凡的了解都是片面的,宁凡似乎不像传闻中那么残暴嗜杀啊。

    “呵呵,多谢道友宽宏。北凉今曰戒严,倒是出了些小麻烦,否则,巨尊、洞虚尊及秋灵小姐,定会前来迎接道友的。”浮白解释道。

    “秋灵…”宁凡念着这个名字,眼神柔和,这才多久没见,他还真有些想许秋灵了。

    那个诗一般花一样的女子,用尽一生一世供养与他的爱情。

    念及北凉戒严的缘由,宁凡忽而问道,

    “北凉戒严,据说是因为贵族大小姐失踪,浮道友难道不担心大小姐的安全么?”

    “周道友有所不知,大小姐失踪,并无大碍,只是一时调皮而已,安全绝对没有问题,戒严北凉,也只是为了防止大小姐跑到岛外…她不会被任何居心叵测之人寻到,因为只要她想躲藏,就连本族高手,使尽手段,也寻不到她的…呵呵,不说这个了,如今巨尊、洞虚尊、秋灵小姐,都在都郡处理些棘手之事,道友若要去都郡,老朽可以领路,只是在麻烦解决前,道友怕是暂时见不到巨尊的…”

    “棘手之事?可有周某可以相助之处?”宁凡本不愿太过插手巨魔族之事,但听闻许秋灵也在为巨魔族的麻烦焦头烂额,他自然要出把力,为那个小女人分担些麻烦的。

    “哦?此事若有道友相助,倒是可轻易解决了。道友请随我来,我等速速前往都郡,老朽会在路上,将事情始末告知道友。说起来,此事便是大小姐这次顽皮失踪引起的…”

    浮白长老说起大小姐,又是头疼,又是宠溺。

    巨魔族大小姐风雪言,真是一个小麻烦,一个让人心疼、不忍伤害的小麻烦。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