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42章 魔丹之术,回生台

第442章 魔丹之术,回生台

    半月时间,虽说不长,亦不可浪费。

    宁凡一面等待回生台阵法重建,一面稳固魔纹境界,闲暇之余,则研究起六翼族内的《魔典》。

    与《妖典》类似,《魔典》亦是一步百科式的修真全解,记述了详实的魔族历史,除了骨陀文之外,还有数种同用的魔族文字。

    艺多不压身,不学白不学,宁凡自是一一习得这些魔族文字。

    与妖族文字类似,魔族文字亦有特殊用途。魔族的刺纹术与妖族的附灵术其名,每一个魔族文字实际都是魔纹简化而来。

    而每一个魔纹,又都是从上古魔符之中演变而来。

    魔族失去了血,按照宁凡的理解,便是失去了古魔魔符的修炼之术,故而无法再修炼魔血,肉身被大大削弱,不再拥有超越其他族群百倍的炼体天赋。

    这刺纹术,实际是为了弥补魔族肉身削弱,而被大能之士开创。

    正如附灵术的创出,是为了弥补妖族‘灵’的失去。

    宁凡不免有些感叹,当今时代,妖族失去灵,魔族失去血,普天之下,或许只有宁凡一个人拥有扶离的‘灵’、魔罗的‘血’。

    若在再获得神族的‘心’,则宁凡的资质,怕是放在上古之时神魔尽出的时代,都是妖孽资质。

    “‘灵’是天地借法的能力,‘血’是无可匹敌的炼体天赋,‘心’又指的是什么…”

    闭上眼。宁凡聆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呼吸缓慢悠长。

    但他明白,所谓的‘心’,定然不是表面上的涵义。或许日后,宁凡能寻到答案吧。

    六翼族内,有不少炼体高手的体悟,这些体悟被宁凡一一浏览,与自己的炼体之道相互印证,获益不小。

    自宁凡拓印六翼族藏书之后,焚翅共来寻过宁凡四次,每一次,都会奉上些许魔丹,是玄翼的谢礼。

    宁凡从六翼藏书之地。获得了不少魔族丹方。但这却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摩魔族丹药。

    妖族的丹药。与人族相差的还不多,但魔族的丹药,却与人、妖两族都不同。药力霸道之极。

    魔族的丹药,与同级的人、妖二族丹药相比,药效起码高出一倍。

    但也因为药力霸道,魔丹的副作用不小,若服丹之人肉身不强,服下魔丹,甚至可能被药力反噬重伤。

    魔丹的霸道药力,宁凡其实也能理解。魔族天生擅长炼体,肉身远比人、妖二族修士强悍,同级修士中。也唯有妖族的荒兽,能和魔族肉身媲美了。

    肉身强大的魔族,服食药力更强的魔丹,自然不奇怪的。

    魔丹的炼制手法,与‘河车九转’、‘三清丹凝’两大丹术迥然不同,名为‘五逆血焚’,据《魔典》记载,是一位后世的魔族大能创出,此炼丹手法专为炼制魔丹使用。

    在乱古大帝的时代,世间只有河车道、三清道两种丹道。

    但在后世,每一代皆有盖代人杰横空出世,平添了诸多丹道,这血焚道,便是其中之一。

    从前的宁凡,只是从乱古大帝的记忆了解世界,对于许多后世出现的概念都不甚了解。

    如今既然有机会多了解一种血焚丹道,他自不会错过机会。

    六翼族内并无血焚丹道传承,只记录了少数几种血焚道炼丹手法。

    饶是如此,宁凡在掌握了几种魔丹炼制手法后,丹术再次提升不少。

    在神空岛之时,宁凡便已药魂晋级,突破了五转上级的炼丹术。

    如今他同修河车道、三清道、血焚道三大丹道,相互印证,炼丹术比一些老辈的上级五转丹师都要略强一线。

    焚翅奉命送给宁凡的魔丹,大都是一些塑骨炼体丹药,最高也才五转下级。

    这些魔丹之中,甚至还有当初许如山送给宁凡的四转上品丹药——魔骨丹。

    这批魔丹之中,最强的塑体魔丹,莫过于五转下品的玉骨丹。

    服下诸多魔丹,宁凡魔纹境界愈加稳固,肉身也精进了一丝,但对这些魔丹却不甚满意。

    六翼族内空有魔丹丹方,却没有合格的炼丹师,炼制出更高品的魔丹,仅有的一些五转下级魔丹,还是先代某个五转丹师族人所遗留,少得可怜。

    宁凡搬空了六翼族的药库,他决定自己炼制魔丹。

    在他获得的六翼族丹方中,有一种塑体魔丹,名列五转上品,名为尊魔丹,让宁凡颇为重视。

    玉命巅峰的体修,若服下一颗尊魔丹,突破金身的几率起码可提升一成半!

    纵然是金身第一境、第二境界的体修,服食尊魔丹,亦可极大幅度提升肉身境界,一颗尊魔丹,可直接令金身体修开辟出一个‘金窍’。

    何谓金窍?

    炼体境界,最低一级为银光九重境界。九重银光入骨,方才算得上银骨境体修,银骨体修,可战元婴。

    银骨境之后,为玉命境。玉命体修,可战化神。

    玉命境之后,则是金身境,金身境界,亦分四重。金身境之所以比玉命境强大,在于修炼金窍,容纳金血。

    金窍是有别于经脉、仙脉外的特殊窍穴,一个金窍,可纳一滴金血。一名玉命体修,唯有炼化出一百金窍、身怀一百滴金血之后,才可真正突破金身境界。

    宁凡在魔纹晋阶四分之一后,右臂之中,打通了25个金窍,凝出25滴金血,故而挥拳之时,才可引发金光万道。

    金身体修体内金窍数达到300,则可突破第二境。开辟1000金窍,则可突破第三境。金窍达到2000数目。则可突破第四境。

    想要达到金身巅峰、突破下一个大境界,需要开辟3600个金窍。

    而后,金身体修才有机会,晋入涅槃境界。成为涅槃第一境的一涅体修!

    一涅体修,实力堪比碎虚一重天的老怪!

    有了魔尊丹丹方,宁凡无论是晋入金身境界,还是晋入金身后继续提升境界,都会容易地多。

    唯一可惜的是,魔尊丹需要的主药尚缺数种,倒是无法立刻炼制了。

    半月时间,转瞬而逝。

    六翼族没落的传闻,传遍无尽海,亦有不少宵小开始窥伺六翼族。甚至有鬼目、岚角族的高手前来。意图接收六翼族。

    索性来着不强。并无炼虚老怪。况且六翼族内还有月凌空、宁凡坐镇,纵然是鬼目、岚角二族都要忌惮,暂时没有再攻打六翼。

    女尸与月凌空呆在一起。她的灵智足以自保,不会任人欺凌。

    似乎知晓自己识海能修复不少,女尸近来时时表露出喜悦的情绪,一高兴,就想咬宁凡两口,在他身上留下一排浅浅的牙印,舍不得咬伤宁凡。

    她甚至懂得帮宁凡搜集一些情报,兰陵宗夺取六翼石板的消息,便是女尸断断续续告知宁凡。

    那一日,宁凡交出废物石板。令兰陵王和两大魔族狗咬狗,一番死战后,三大势力皆是伤亡惨重,而石板最终落入兰陵王手中,此事令得两大魔族勃然大怒。

    他们争夺六翼族的石板,是魔族之内的抢夺,也不算肥水流入外人田。

    被兰陵宗这一玄门正宗公然背叛、抢走石板,对二族而言,是一大耻辱。

    二族正密谋如何从兰陵王手中夺回石板,当然,鬼目岚角二族是否也在密谋夺取彼此的石板,就不得而知了。

    正因为两大魔族一心谋夺石板,顾不上六翼族,故而没有急着吞并六翼,放任六翼苟活。

    当日,月凌空皆看出宁凡有意争夺魔像石板,然而石板最终被兰陵王夺走。

    她安慰宁凡,但见宁凡并无懊恼之色,也总算放下心来,生怕宁凡气不过,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她并不知道,宁凡已看尽石板文字、抽尽石板魔气。

    宁凡没有将石板的秘密告诉月凌空,只因这石板牵涉的隐秘太大。‘血’的秘密,是这片天地的大秘,若是传出,不知有多少真仙会感兴趣。

    知道的越多,危险越多,不告诉月凌空,也是为她的安全着想。

    回生台最后一重阵法,终于修复成功。

    玄翼初步稳住伤势,特意出关,亲自带宁凡等人前往回生台。

    那是一座银色巨石堆砌的万丈高台,处在六翼族最深处的禁地之内,完全将所有海水隔绝。

    万丈银台,方圆十万里,被数百重阵光隔绝,不容任何外人进入。

    万丈银台之上,立着一尊千丈银塔,塔分七层,传出强横的疗伤之力。

    此塔名为浮屠回生塔,正是回生台疗伤的关键之物。

    万丈银台之下,刻满了魔族血文,摆放了无数血祭,供奉有诸多魔像。

    这一次回生台,只为宁凡一人开启,纵然是六翼族人的伤者,也不被允许进入。

    毕竟这一次是宁凡借用回生台。宁凡要为女尸医治识海,玄翼看得出女尸对宁凡的重要性,生怕多入一人疗伤,降低了回生台的疗伤效果,触怒了宁凡。

    族人之伤,大可待日后慢慢疗养。

    此刻若触怒宁凡,六翼覆灭只在顷刻之间。

    “这一座万丈银台,便是回生台。其上的银塔,名为浮屠回生塔,我六翼族强盛之时,曾有一代先祖,与西天昆仑界的瑶池圣女有些许交情,得赠一座浮屠回生塔,是银塔级别。塔分七层,第一层辟脉可入,第七层碎虚可入,依此类推,每上一层,疗伤之力都是天壤之别。以道友的实力,独自入塔,可入五层没有问题,但令夫人的修为仅仅化神境界,若贸然进入第五层,必会承受不住疗伤之力,反倒影响疗伤。”

    “多谢道友提醒。”宁凡远眺那浮屠回生塔,目露沉思。

    这浮屠回生塔。倒是与蓬莱仙岛的遗世塔类似,都是银塔级别。

    遗世宫是北天第一势力,以遗世塔闻名于世,可提供时间修炼。

    昆仑瑶池是西天第一势力。以浮屠塔闻名于世,可供修士疗伤。

    昆仑瑶池,不是思无邪的所属势力么。

    思无邪的本尊,是瑶池圣女,是与神虚阁小妖女、遗世宫北小蛮、紫府学宫澹台未雨一个级别的存在么…

    当年宁凡年少轻狂,为救弟弟,一怒灭了天离宗,擒下思无邪,抹去她的记忆。

    如此细细想来,当时他对思无邪的手段。似乎有些残忍了。思无邪也仅仅是放了些狠话。擒下宁孤的。也仅仅是天离宗长老,并非思无邪本意。

    那时的宁凡,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思无邪心软。竟罕见的放走了她。

    那时的宁凡,不知为何,发自内心相信,思无邪不会伤害纸鹤。

    如今,他早已找到了答案,只是这个答案,让他有些心痛。

    当时的宁凡,不知思无邪身份,才会对她如此残忍,甚至抹灭其记忆…

    “思思…”

    宁凡对思无邪心软。绝不是因为思无邪瑶池圣女的身份,亦不仅仅是因为思思,而是因为她另一个身份。

    思无邪拥有那个身份,即便犯下弥天大错,得罪天下,宁凡也会护她的。

    思无邪拥有那个身份,她分神潜入下界,目的原本极为单纯。

    她是来找纸鹤的,她是来保护纸鹤的,所以,她绝对不会伤害纸鹤,绝不会。

    但宁凡,伤害了思无邪。

    “光…”女尸冰凉的小手,握住宁凡,她看出宁凡的心痛,她想要安慰他。

    “微凉,你知道吗,我已经找齐你所有的三魂七魄,但,我却不可以让你魂魄归体…我纵然治好你的识海,却无法令你拥有魂魄,终此一生,都可能只是一具尸魔…纸鹤,小鬟,还有妖鬼林的小微凉,她们,是你的三魂,而思思,是你的…”

    宁凡没有再多言,他的嘴被女尸小手捂住。

    “光…我…很…好…”

    “我…很…喜…欢…小…鬟…”

    “走…”

    她主动牵起宁凡,腾空一跃,向银台飞去。她已不是一个呆呆笨笨的女尸,她有了很多灵智,她懂得安慰人。

    “月儿…”宁凡回望月凌空,意图叮嘱什么。

    月凌空何等聪明,自知宁凡想说什么,根本不必宁凡提点的。

    “放心,你去给微凉疗伤,老娘帮你护法,有老娘在,没有宵小敢打扰你办事!”

    月凌空略带霸气的目光,扫过六翼族人,语带威胁。

    以她窥虚无敌的实力,在阵外为宁凡护法,谁敢打扰,她可直接斩杀。

    被月凌空目光一扫,一个个六翼族人立刻噤若寒蝉,哪敢对宁凡生歹意。

    他们可是见过月凌空的彪悍实力,面对两名窥虚、两名幻虚,一个打四个!

    当时若非兰陵王到来,厮杀中断,月凌空绝对可斩杀那四人!

    “传我玄翼之令,任何六翼族人,在明尊未离开银塔前,不得擅入回生台万里以内,违令者,斩!其亲人废去修为,逐出本族!”

    玄翼一声令下,愈加不敢有人招惹宁凡了。

    一个个六翼族人大气都不敢喘,有玄翼的死命令,更加不敢有人惹事了。

    “月儿,这四具傀儡,留给你防身。”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四具窥虚傀儡,全部留在月凌空身边。

    如此,他才可安心为女尸疗伤。

    四具窥虚傀儡,立在月凌空身后,杀气森森,气势惊天。

    一个彪悍的月凌空,加上四具窥虚傀儡,纵然是问虚老怪,都不敢来惹事。

    此次为女尸疗伤,会很安全。

    一步落在回生台,女尸还欲牵着宁凡行走,却被宁凡反手一抱,搂入怀中,反客为主。

    “光…”

    “微凉,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医好你,一定!若这座浮屠塔不足以医好你,我便带你去西天,去昆仑瑶池,去用最好的浮屠塔,为你疗伤…一定!”

    宁凡轻点足尖,揽着女尸,化作一道轻烟,飘入浮屠塔中。

    眼中,扫尽迷茫,愈加坚定。

    在踏入浮屠塔的一刻,一道古奥苍老的梵音,忽而在塔中响起,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镇魔一死,可立无量福德。”

    嗤!嗤!

    两团银光,忽而朝宁凡二人洒下。

    女尸被银光笼罩,一丝丝伤势愈加好转。

    宁凡被银光笼罩,却骤然胸口一痛,竟被银光攻击,受了一丝伤势。

    他目光一变,女尸可借浮屠塔疗伤,但宁凡,似乎受到了浮屠塔的攻击和排斥。

    “为何会如此?”

    宁凡心思百转,思虑着那道梵音的深意。

    浮屠塔似乎有两个用途,一是救人,二是镇魔。

    女尸被救,是浮屠塔第一个用途。

    宁凡被攻击,难道是浮屠塔第二个用途?

    但古怪的是,浮屠塔何以判定宁凡是魔,攻击宁凡?

    浮屠塔立在六翼族内,六翼族人,皆是魔族,但从未有任何六翼族人被浮屠塔攻击的先例。

    显然,浮屠塔判定攻击的标准,不是魔脉,不是魔功,不是魔气。

    “是魔罗之血!”

    宁凡目光一凛,似明白了什么。

    在这修真末世,神、妖、魔已经只是修炼方法的不同,仅此而已。

    但在上古之时,神拥有心,妖拥有灵,魔拥有血,那是的古神古妖古魔,才是本质的不同!

    浮屠塔将宁凡判定成了古魔,加以攻击。

    在浮屠塔眼中,宁凡是这修真末世最后一个真正的魔,一个拥有血的魔族!

    西天昆仑,与魔族必有过不死不休的恩怨,否则,不会如此憎恶古魔。

    好在第一层浮屠塔的攻击,对宁凡而已,还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不值一提。

    只是宁凡可以猜想,每登上一层浮屠塔,女尸获得更好的疗伤效果之时,宁凡则会受到更为严重的伤势。

    就连宁凡自己也不知,他能承受几层浮屠塔的攻击,此塔不简单,本身就是一件至宝。

    “光…流…血…”

    女尸在银光暖洋洋的疗养下,她伤势一丝丝恢复着,她感到十分高兴。

    但当她看到宁凡嘴角流出一丝血迹之时,她恍然不解,她开始担忧。

    流血,便是受伤了。

    为什么宁凡会受伤?她不懂,这浮屠塔的银光不是用来疗伤的么?

    “放心,我没事,去更高层吧。”

    宁凡松开怀抱,牵住女尸,一步步朝第二层浮屠登临。

    抹去嘴角血迹,他浑不在乎。

    无论如何,他要拼尽全力,带女尸前往更高层的塔上,接受更高层的疗伤!

    (1/3)

    ps:

    欠4更,今日3更,先补1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