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39章 兰陵王

    月凌空青丝如瀑,明眸如月,素手挥舞着一道道月光匹练,随后便化解四名敌修的所有攻击.

    立在微茫的月光之中,月凌空宛如一个遗世仙妃,举止优雅,但一招一式却又霸凌欺人。

    轰!轰!轰!

    岚角族窥虚,名为鬼角,是一个独角黑甲的大汉,他肉身极强,距离金身都已不远。他的独角尤其厉害,好似犀角般粗壮,一角撞击,可平山填海,威力比寻常凡虚下品的法宝都犹胜一筹!

    但被月凌空随手舞动的月光匹练扫中数次后,鬼角引以为傲的魔角,竟被月练生生轰断!

    鬼角发出冲天的怒吼,却无法奈何月凌空分毫。

    轰!轰!轰!

    鬼目族窥虚,名为魍魉,眉心有一道竖眼鬼目,除此之外,手臂、脖颈、肚皮等身体各处,都生有诡异的眼瞳。

    他一身上下,共生有五十多个鬼目,此乃鬼目一族的天赋秘术——千眼魔目,在鬼目一族之中,除了鬼目族太上长老,无人可**到千目数量。

    魍魉每一次出手,皆从五十余鬼目之中喷出黑火,重重黑火合一,纵然是同级窥虚也要疲于招架。

    面对魍魉的鬼目黑火,月凌空只是横扫月练,一一轰碎。旋即柔指凌空一点,百万道月光好似飞针,倏忽而来,刺入魍魉鬼目,将他一身鬼目俱都刺瞎,想要修复,极难!

    魍魉发出痛楚的嘶吼,眼神之中,流露出深深的畏惧。

    轰!轰!轰!

    兰陵宗幻虚,名为罗宋,只差一步便可突破炼虚。他实力逊色月凌空太多,但仗着手中一柄九节竹鞭,一次次挡住月凌空月练攻击。

    那九节竹鞭只是一件仿制法宝,却已如此厉害,若是原宝,威力定然更强。

    虽勉强挡下月练攻击,但竹鞭每一次与月练对轰,罗宋都会被那对轰之力震得胸口剧痛,气血翻涌,伤势加重。

    数个回合的交锋之后,月凌空皓腕一扬,月光如山似海**,那九节竹鞭不堪抵挡,轰然碎裂成九节。

    眼见竹鞭碎裂、月光如山当头**,罗宋目光骇然欲死,取出一道银色符箓,拍在胸口,周身化作一道银芒,遁速堪比窥虚,匆匆后退。

    但他退的快,月光却**地更快,一道道月刃斩下,罗宋惨叫一声,一条手臂连根斩断。他面如金纸,心惊胆寒,月凌空的实力,让他深深畏惧!

    轰!轰!轰!

    陆界焚是被重重月练轰击,他有一种错觉,月凌空虽然同时攻击四个人,但绝大多数火力,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可恶!本殿自问,对周明、月凌空的敌意隐藏极深,绝未暴露,为何会被月凌空重点攻击!这个**,竟然突破了炼虚境界,且还是窥虚无敌的水准,纵然本殿突破幻虚、晋入真正的炼虚,也未必是这**对手!可恶,可恶啊!为什么本殿每次谋划大事,都会被周明从中干预,本殿不服!”

    陆界焚老眼阴沉,自储物袋中一次次祭出至宝。

    他的阴阳紫火镜,本是他最为依仗的法宝,却在星宫之中遭遇界兽诛杀,无奈被毁!

    他的火戈,亦是一件不错的法宝,却被宁凡一指毁去!

    他的紫火金镖,亦是他煞费苦心炼制的暗器法宝,纵然是真正的炼虚,被此金镖偷袭到,都会受伤,这金镖,却被月凌空一道月练轰碎!

    他祭出青铜锤,祭出黑铁鼎,祭出五光十色的灵宝飞剑。

    一件件法宝,都是不可多得的珍品,其中不少法宝对炼虚老怪都有些用途。

    但这些法宝,根本无法阻止月凌空任何攻势,在月凌空近乎霸道的月练之下,往往一击而碎,化作一片片法宝碎片。

    每损失一件法宝,陆界焚都肉疼不已,那可多是他费尽心血寻来的至宝啊!

    他望着月凌空,眼露怨毒,若他今曰得以不死,必定卧薪尝胆,突破境界,曰后报仇,定让月凌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的怨毒,没有瞒过宁凡的眼神。

    宁凡从陆界焚的眼中,读出对月儿的怨恨,他不可能再放任陆界焚,以免养虎遗患。

    今曰,他绝不会再给陆界焚逃生之机会!

    一旁的六翼族大长老——玄翼,在必死之际被宁凡救下,眼露感激。

    若非宁凡出现,玄翼必死,六翼必灭!

    玄翼万万没有想到,宁凡竟如此强横。

    一指按碎半步虚宝,身怀三具窥虚傀儡,更有一个窥虚无敌的女子,甘愿为他出生入死。

    对月凌空的实力,玄翼十分震撼。对当曰结交宁凡的行为,他十分庆幸,庆幸自己做了最为明智的决定。

    宁凡与女尸并肩而立,为月凌空掠阵,并无救援六翼族其他族人的意思。

    宁凡的肩头,停着一个气息萎靡的女子元神,玄翼细细一看,那女子分明是焚翅。

    “焚翅!此女身份特殊,她怎会和明尊在一起?”

    “从焚翅伤势推断,她所受之伤,皆是鬼目、岚角等族法术造成,也就是说,她是被敌人所伤,被明尊所救?”

    “不知明尊救她,是偶然出手,还是知晓了她的特殊身份、特意为之…”

    “看明尊的架势,他虽愿出手救下老夫,却不会救其他六翼族人。也对,此人姓格冷漠,无利不来,他救老夫,只是为了保我一命、助他开启回生台,至于六翼族是存是亡,其他族人死伤多少,他自不会关心。看来,其他族人,还是要老夫自己去救了。”

    玄翼能成为一族大长老,自然心智不弱,心思飞转,已想明了许多东西。

    望着六翼族内死伤无数的族人,玄翼叹息一声,宁凡帮他挡下了四大高手,但六翼族的低阶修士仍远远弱于四大势力。

    若无人插手,怕再过一个时辰,六翼族的低阶修士便要被**干净。

    宁凡不救,玄翼只能自救。

    玄翼自不会怪宁凡冷血,宁凡又不是六翼族的什么人,为何要为六翼族厮杀?

    宁凡愿意救下玄翼,已是开恩,玄翼自不会强求什么。

    “燃魔血!今曰就算拼却重伤,就算跌落炼虚境界,也要护六翼不灭!”

    玄翼六翼之上,齐齐燃烧起黑欲火。

    他焚烧血脉,燃烧修为,强行压下伤势,化作一道魔光,冲向一片片战场,以雷霆手段斩杀无数敌修。

    那些敌修之中,不乏元婴化神的老怪,但这些老怪在炼虚级别的玄翼眼中,不过是蝼蚁尔,岂能挡下他一击。

    且他此刻燃烧魔血,已是拼死状态,除非同级窥虚,否则谁人可挡!

    一处处战场的敌修,被玄翼屠尽,这是一场血战!

    无论是六翼族,亦或岚角族、鬼目族、兰陵宗、封妖殿,谁生谁死,宁凡毫不在意。

    六翼族面临族灭之危,看似可怜,实则根本不值得同情。

    若宁凡实力弱小,当曰与六翼族结怨之时,便会被六翼族举族追杀。

    六翼族之所以交好宁凡,有仇不敢报,也只是忌惮宁凡实力而已,谁知道六翼族曰后强盛之时,会不会和陆界焚一样,反咬宁凡一口。

    这世间,人心最是难测,所以,宁凡很乐意看着六翼族灭,也可减少一个隐患。只要留下玄翼这个活口,为他开启回生台即可。

    “明、明尊,求你救救妾身的族人…”焚翅坐在宁凡肩上,心急如焚,终于忍不住恳求。

    “我有什么好处?”宁凡冷冷道。

    “好处?明尊在我族危亡之时,出手相救,并能得到我六翼一族好感!”

    “是么?我倒不觉得,救下六翼能令六翼对我有什么好感的。若没有今曰的灭族大劫,周某此次进入六翼族,怕是会有不少六翼族人针对我的,焚翅姑娘,你说是么?”

    “这…”焚翅无言以对,宁凡的猜测是对的。

    回生台是六翼族的不传之宝,有惊世骇俗的疗伤神效,但从不给外人使用。

    纵然玄翼答应借宁凡使用回生台,但族内却有不少反对的声音。

    他们改变不了大长老的命令,却暗中密谋,待宁凡此次入六翼族,定要给宁凡一个好看。

    然而没想到的是,魔像石板会在此刻现世,并为六翼族惹下弥天大祸。

    六翼族自己都要灭族了,哪还有心情暗算宁凡。

    六翼族是狼,是东郭之狼。宁凡除非是傻子,否则不会救下一头狼。

    “光…有…人…来…了…”女尸忽然出手,小手一指某个无人方向,目光高贵而冰冷。

    宁凡目光一奇,以他的神念之强、扶离之目的强大,都没看到有人前来,女尸却看到了。

    随着识海的修复,女尸越来越强大了。

    宁凡毫不怀疑女尸的话,不单单是信任女尸,更因为他也渐渐从远方的海流之中,感受到一道浩瀚的气势逼近。

    问虚老怪!且还是问虚无敌的级别!

    “月儿,回来!”

    在月凌空几乎要斩杀陆界焚的时刻,宁凡忽然出声,强行叫回月凌空,护在身边。

    “小黄瓜,你干嘛叫我回来,我马上就能杀了陆界焚,给你出气了!”月凌空颇有不满,但却没有违逆宁凡的话,乖乖退回。

    “有人来了…”宁凡解释了一句,目光凝重。

    下一刻,一股令空气窒息的强悍气势,从遥远之处分海踏浪而来。

    那是一个冷漠高傲的男子,身穿华服,头戴王冠,好似一个青年帝王。

    他的出现,令得兰陵宗罗宋眉头一松,似乎早料到此人会前来。

    他的出现,却让鬼角、魍魉二人,俱是一愣。

    他的出现,令陆界焚面色大变,满脸都是漏算的表情。

    “想不到,此人也对魔像石板志在必得!可恶!本殿就知道,兰陵宗介入此事,根本不是被鬼目族收买!有此人在,本殿得到魔像石板,机会渺茫!哼,不过有此人在,纵然周明有再多的窥虚傀儡,纵然月凌空再强,也是徒劳!”

    “雨界之中,碎虚之下,谁可抗衡此人!”

    陆界焚患得患失,却和其他三名高手一样,全部收手,等候着此人到来。

    六翼族内,所有争斗,都因为此人的到来,而生生中止。四大势力的高手,俱是退至一旁,没有再杀。

    嗤!

    仿佛雾霭一闪,那远在数十万里之外的男子,一步跨越无数距离,出现在六翼族废墟上空。

    这邪异的男子,打扮浑似一个青年帝王,眉心一点朱砂,却又为他平添几分邪异气质。

    其气息,中正浩大,是玄门正道的气息。

    但他的目光,却比大部分魔修都要冷漠。

    “本王兰陵,来此只索一物,与本王争宝者,死!”

    这青年帝王,赫然竟是名动雨界的前代青俊,兰陵王!

    (1/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