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38章 魔像石板

第438章 魔像石板

    焚翅有着化神初期的修为,容貌美艳,是六翼一族出了名的美人。

    她对自己的美貌,一向颇有自信,纵然是六翼族中一些化神中期、后期的老怪,看上焚翅的人都不在少数。

    不少老怪都愿与焚翅结为道侣,但焚翅一向眼高于顶,看不上任何男子。

    她奉六翼大长老之令,前来族外迎接宁凡,心中隐隐不愿,认为迎接宁凡有**份。

    宁凡因为担心月凌空的身体,迟迟未至,而焚翅便带人在族外等候宁凡,一等便是数日,心中更加不耐烦。

    不曾料想,没等来宁凡,却等来六翼族的大劫。

    鬼目、岚角二魔族,勾结了其他两大势力,竟堂而皇之封了数亿里的海域,并对六翼发动进攻。

    主谋自然是鬼目、岚角二族,他们攻打六翼族的目的,似乎是为了得到什么‘魔像石板’…

    半月之前,六翼族的禁地之中,天现异象,魔血染青天。一尊世代供奉于禁地的古老魔像,在异象出现之后,忽然诡异粉碎。

    那魔像,据说供奉的是上古之时的某个魔祖,魔像有着玄妙伟力,不会被任何攻击粉碎,纵然是碎虚老怪,也无法轰碎魔像。

    但那一日的天地异象,却令魔像灵性大减,自行粉碎,并掉出藏在魔像中的一枚古老石板,似乎记载了什么东西。

    石板第一时间落在大长老手中,无人知晓其上记载的是何物。

    同一时间,岚角族、鬼目族等三族之内,亦现出魔血染青天的天地异象,二族似乎亦从魔像碎片中获得了一块古老石板。

    至于巨魔族,也曾出现魔血染青天的异象,但只一瞬间便消失,据不少高手探查。巨魔族禁地之中供奉的魔像,并非粉碎,亦无石板产生。

    此事在内海引起了不小风波,不少传闻都说那古老石板记载了魔族大秘。但无人敢窥觑石板,因为那现世的三块石板,分别落在幽海三魔族手中。

    三魔族有炼虚坐镇,一些对无尽海历史稍有了解的强者,是不敢去惹三大魔族的。

    雨界一界,有八百修真国,有无数灵山大泽。有无数隐世强者,但炼虚老怪也仅有数百人而已,每一位都是曾经名动一界的强者。

    放眼整个雨界,幽海魔族都是一流势力,也就是雷皇敢镇压三族,寻常修士,岂敢招惹三族。

    普通人不敢窥觑魔像石板,三魔族自己却敢彼此争夺。

    鬼目、岚角二族一向走得很近,六翼处于孤立地位。被率先进攻,为的便是争夺石板。巨魔族没有碎魔像、现石板,倒是避过一劫。

    这便是六翼族忽然被进攻的原因。鬼目、岚角二族,此次分别出动了两大窥虚老怪。并请来了封妖殿、兰陵宗的两名幻虚助阵。

    那玄门正道的势力,正是与鬼目族颇有来往的修国势力——兰陵宗,传闻此宗宗主‘兰陵王’,乃是雨界上代青俊之中的杰出人物。横行同辈,一生只败过一次,那一次。便是败在云天决手中。

    如今的兰陵王,据说已是太虚老怪,距离碎虚已然不远,甚至得到过雨殿神皇赞誉,称兰陵王最有希望成为雨界下一位碎虚老怪。

    此次攻打六翼族,兰陵宗只派出一名幻虚老怪,并不是真正的炼虚高手。但饶是如此,有兰陵宗介入此事,不少正道老怪都打消对魔像石板的窥伺。

    鬼目、岚角二族拉拢兰陵宗,为的便是借兰陵宗之威势,震慑正道。

    至于封妖殿么…

    封妖殿主,陆界焚,得到了鬼目族的魔丹相助,星宫所受的伤势痊愈,并修为大增,距离突破炼虚已然不远,处在一个幻虚状态。

    封妖殿受鬼目族恩惠,自然要为攻打六翼出一份力的。

    鬼目族之所以拉拢封妖殿,自不可能是看重陆界焚区区幻虚的实力,而是看重陆界焚内海八尊的地位。

    内海八尊是雷皇的下属,有封妖殿介入,无尽海的魔修,便不敢介入此事。

    兰陵宗、封妖殿,拉拢二宗,本是为了震慑天下正魔,免去麻烦。

    这些情报,焚翅一一告诉宁凡,丝毫不敢隐瞒。

    她真是一个充满悲剧的美女,好端端在族外迎接宁凡,却被四大势力率先围攻。

    若非那些围攻高手窥伺焚翅的美貌,手下留力,意欲活捉焚翅,凭焚翅化神初期的修为,绝无可能从七名敌修化神手中生还。

    “明尊救命之恩,妾身无以为报,以上情报,句句实言,不敢有丝毫隐瞒,望明尊明鉴。”

    焚翅将情报一一讲述,努力令语气镇定。

    之前的她,自负美貌,根本瞧不起宁凡,不明白大长老为何派她迎接宁凡。

    此刻的她,对宁凡却只有敬畏、恐惧,在她的眼中,宁凡给她的威压,比大长老都要不可抗拒。

    她立刻明白,自己之前目光短浅、小瞧宁凡是错的。

    她亦感谢宁凡,若无宁凡相救,她必被七名敌修化神擒住,或是凌辱,或是杀死。

    她更加畏惧宁凡,宁凡的眼中,有一股至高无上的冷漠。就好似站在云端,藐视众生。

    这种冷漠,从前没有。在宁凡感受过仙帝修为后、与魔罗一战,其眼界提升,心境洗去铅华,气质沾染上一丝仙帝的高贵。

    “他是一个无情之人,那种无情,不是冷血,而是…强者看待蝼蚁的无情…”焚翅如是思索着。

    总之,焚翅很怕宁凡,非常怕。

    她的肉身已毁,只剩巴掌大的元神,被宁凡握在掌心。

    她狭长的眉目,有着勾人魂魄的美艳,红唇妩媚。披着贴身的战甲,好似一个女魔将,背后生着六道娇小的翼翅,有一种异族的妖娆。

    她是六翼族第一美人,可让无数男子目光灼热。但宁凡看她的目光,始终很冷。

    “你没有撒谎,这很好,若你撒谎,你会后悔。”

    宁凡早已催动窃言术,在询问焚翅的同时,便从她心中查明所有情报。

    至于焚翅说实话还是说谎,对宁凡而言并无区别。

    不过既然焚翅实话实话,宁凡对她的态度自是稍稍友好了些,至少目光没有那么冷漠了。

    他松开焚翅。让她小小的元神呆在肩膀上,撑开扶离妖翼,升起紫黑色妖风,卷着月凌空和女尸朝六翼族疾驰。

    “小黄瓜,我们真要去救六翼族?封妖殿也就罢了,鬼目、岚角二族可不好惹,他们对那什么劳什子的魔像石板志在必得,甚至愿意为了石板覆灭六翼族,我们若是插手。必定会将二族狠狠得罪,况且,这次攻打六翼族的行动,竟然还有兰陵宗的介入。不好惹啊。”

    月凌空冷静分析道,关键时候,她的智商从不犯迷糊,是很靠谱的贤内助。

    “你就是明尊的道侣——月尊吧!求你了。月尊大人,一定要救救我六翼族!”焚翅美艳的小脸满是紧张、绝望。

    此次四大势力共有两名窥虚、两名幻虚进攻六翼族,而六翼之内只有大长老一名窥虚。双拳难敌四手,没有宁凡、月凌空的帮助,六翼必灭。

    之前的焚翅虽然极其骄傲自负,但要听说过宁凡身怀三具炼虚傀儡的传闻。

    传闻中宁凡、月凌空都是半步炼虚,是无法抗衡真正的炼虚老怪的。

    但宁凡的三具傀儡,却是此次救援六翼族的最大希望。

    焚翅几乎已是哀求了。

    对她的哀求,月凌空轻轻皱了皱眉,她可不是什么滥好人,没事得罪鬼目、岚角、兰陵宗玩。

    对于‘明尊道侣’的称呼,她惯性地想要反驳,但不知为何,脑海中回忆起宁凡温柔的表情,语气一滞,竟没有对这个称呼提出异议。

    “小黄瓜,老娘不喜欢得罪这些大势力。但如果你说出手,老娘必会犹豫,必定帮你。”月凌空语气十分坚定。

    宁凡心中一暖,月凌空的话,俨然竟有和他生死相随的意思。

    只要是为了宁凡,月凌空,愿意得罪一个个恐怖至极的势力。

    他抬起手,轻轻握住月凌空的素手,嘴角勾起一抹暧昧的笑容。

    “回生台只有六翼大长老可以开启,为了给微凉治疗识海,六翼族,还不能灭,必须出手护下此族,月儿,这次就靠你帮我了。”

    “放心,老娘肯定帮你!放手…”

    月凌空娇躯一颤,有些紧张地抽出手掌,如今的她,被宁凡随手一碰,都会让心乱如麻,心跳加速。

    她大感奇怪,真是奇怪。

    从前的她,就算和宁凡做过,也没有这种心动的感觉。

    但此刻,她的情绪完全被宁凡影响着。

    “小黄瓜,你放心,我的修为已恢复全盛,甚至还精进了许多,就算是我一个人打两个窥虚、两个幻虚,也绝对没有问题。这一次,老娘保护你,老娘可以一个打四个!”

    月凌空没有见过宁凡在黑雷塔掌毙炼虚的惊人场景,她不知如今的宁凡全力出手,连问虚都可击败。

    她告诉宁凡,她可以一个打四个,只是为了让宁凡放心。

    但这话语,落在焚翅的耳中,就大有出言不逊的味道。

    “什么!月尊竟说她一个人能打四个!就算是大长老也不可能独自对战两名窥虚、两名幻虚,这月尊未免太狂妄了…”

    焚翅不信月凌空有一个打四个的实力,但纵然不信,她也不敢当着月凌空面说出心中想法,以免触怒月凌空。

    宁凡倒是相信月凌空的实力,仅仅是第二元神便可一人击败三具窥虚傀儡,若是月凌空本身,战力更强,在恢复元神力量后,实力更是精进了不少。

    此刻的月凌空,全力之下,几乎不弱于普通问虚老怪的。

    只凭月凌空一个人,今日就能平定六翼族之劫。

    当然,宁凡也未打算血染六翼的。

    月凌空愿意为他触怒鬼目、岚角、兰陵宗,但宁凡却不愿为了救一个交情极浅的六翼族,一口气杀尽三大势力的高手,彻底得罪三大势力。

    现在还不是和这种级别的势力撕破脸皮的时候。宁凡这一次出手,只准备护住六翼不灭,并不准备屠尽三大势力的顶尖高手。

    以宁凡的雨殿尊老、周家贵宾的双重身份,足以让三大势力忌惮,纵然杀些小鱼小虾,三大势力也不敢对付他的。

    护住六翼族不灭即可,那魔像石板,若是交给鬼目、岚角二族,以宁凡的面子,六翼族不会被灭。

    “不过。这魔像石板出现得有些蹊跷,‘魔血染青天’的天地异象出现的时间,正好是我灭了魔罗、获得魔血之后不久,这之间,不知是否有什么联系…”

    “为求谨慎,那魔像石板,在交给二族之前,我必须先拿到手,甚至拓印一份。细细研究一番。或许这魔像石板,其中记载的内容,能助我彻底吞噬魔罗之血!”

    轰!轰!轰!

    远处,六翼族遥遥在目。已是烽烟四起,一片废墟,四处都是厮杀之声。

    深海之中,六翼大长老浑身浴血。正与四名高手战在一处,身负百创,血流成河。犹不投降。

    “玄翼,速速交出魔像石板,老夫可留你一个全尸!”一个头上生着独角的黑甲大汉,有着炼虚初期的强悍修为,笑容冰冷,每一拳都引起山崩地裂、令大长老左支右绌。

    “鬼角!你做梦!这石板之中记载了‘解脱奴纹’的方法,更有四分之一魔罗祖符的修炼之术!这是我六翼族永世破除魔罗奴印的全部希望,老夫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将石板交给你!”

    “呵呵,既然玄翼大长老不愿交出魔像石板,便休怪本殿无情了。”陆界焚阴恻恻地干笑几声,祭起一道紫火妖戈,朝玄翼斩去。

    一击之力,焚山煮海,已无限接近炼虚一击!

    玄翼以一对四,一心对付两名窥虚,只分出余力对付陆界焚等两名幻虚,根本没料到陆界焚有如此强悍的杀手锏。

    一时失神,直接被那火戈斩去一臂,痛呼一声,气息大乱,被另外三人逮住机会,全力进攻,顷刻,伤势更加严重,几乎快要陨落。

    玄翼愤怒地瞪着陆界焚,他知道他离死不远了,但他死不瞑目!

    “陆界焚,你区区一个化神蝼蚁,若非成为鬼目一族的走狗,怎会获赐魔丹,摸到幻虚境界!被你这种蝼蚁偷袭、灭杀,老夫不甘心,不甘心!”

    “哼,找死!”陆界焚老眼阴沉,他最讨厌被人说成蝼蚁,所有曾令他蒙羞的人,他都会一一报复。

    无论是玄翼,还是宁凡!

    当然,在陆界焚眼中,宁凡远比玄翼深不可测,在陆界焚没有真正突破炼虚之前,他会继续伪装对宁凡的恐惧,直到有朝一日,他突破炼虚,获得了镇压宁凡的力量,届时,他会一雪前耻!

    指诀一变,操控火戈,便朝玄翼丹田斩去,一击之力,足以将此刻气息萎靡的玄翼诛杀!

    玄翼双眼布满血丝,眼眶欲裂。

    好不容易天现异象,石板出世,他看到了解救六翼族的希望。

    他不甘心六翼族在这个关头覆灭!

    “老夫,不甘啊!”

    玄翼燃烧魔血,目如古魔,手掌凝聚星光,意欲拼尽全力,施展诛辰一弓,挡下火戈一击。

    便在这一刻,数道身影从天而降。

    为首的白衣青年,淡淡抬指,一指点在火戈之上。

    那几乎已是虚宝品阶的火戈,在宁凡一指巨力之下,猛然一颤,下一刻,裂痕弥补,灵光大减,轰然粉碎!

    一指,轰碎半步虚宝!

    唯有金身体修,才有如此恐怖的肉身!

    “是谁!竟敢阻本殿大事!”陆界焚法宝被毁,心头震怒,目光朝白衣青年怒视而去。

    但一见青年容貌,陆界焚顿时眼神大惊,那惊色之中,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怨毒。

    那怨毒,很深很深,自碎界,至星宫,再至外海。陆界焚为势所迫,一次次容忍宁凡的挑衅,并非因为他宽宏大量,只是因为他能忍!

    能忍,不代表他不恨!

    “周明,是你!你成为金身体修了?不,不是!你肉身还不是金身境界,传闻金身体修,挥拳之时,必有万道金光护体。你不是金身!”

    陆界焚故意提醒其他三名高手,宁凡不是金身修士。

    脸上装出对宁凡的畏惧,暗地里,却有着借刀杀人的打算。

    他点出宁凡不是金身境界,便是要让其他三人小瞧宁凡,诛杀他!

    “周明,你虽有雨殿、云天决庇护,虽有三具窥虚傀儡,但今日公然介入石板争夺。分明未将鬼目、岚角、兰陵宗放入眼中!若你此刻离去,老夫念在旧情,可帮你求情,免你死罪。”

    陆界焚嘴上帮宁凡求情。实则给宁凡戴上一顶高帽,污蔑宁凡出现此地,是为抢夺石板而来。

    一听宁凡是来抢夺石板,鬼目、岚角族的两名窥虚老怪。神色皆有些阴冷了。

    “陆界焚,你的求情,不管用!若这周明是为抢夺魔像石板而来。不论他有什么身份,都将是我岚角、鬼目二族的大敌,必杀之!纵然他有三具窥虚傀儡,也不足为惧!”

    很好,宁凡还没道明来意,陆界焚就先把水搅浑,想引得宁凡与鬼目、岚角的高手相爱相杀了。

    而他借刀杀人阴了宁凡,更有机会在水浑之后,抢一抢那魔像石板,看看那石板究竟有何玄机。

    宁凡眼神一冷,这陆界焚,果然还和从前一样,野心不小,喜欢利用他人。

    利用鲤伴等妖将,利用白魔宗,利用一切可利用之人。

    敢谋划帝星,敢谋划魔像石板,还真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看来今日,不可再饶过此人了!此人若得势,必是心腹大患,会与我清算前仇!”

    宁凡杀机已动,今日必杀陆界焚。

    他本想好言好语与诸人谈判一番,如今看来,是没有谈判的必要了。

    是鬼目、岚角二族自己惹上门的!

    他的手轻轻搭在月凌空的肩上,淡淡道,

    “月儿,你一个打他们四个,多久可胜?”

    “最多一炷香,老娘肯定把他们打得不要不要的!”月凌空露出自负、霸道的表情,一步迈出,遁光好似微茫的月色,迅速冲向前方。

    “什么!”

    包括陆界焚在内,四名高手皆大感意外,从宁凡口气中听出,这一次宁凡插手六翼族的烂摊子,不准备动用三具炼虚傀儡,而是想让月凌空一介女流独战四人。

    在他们眼中,月凌空只是一名半步炼虚而已,一名半步炼虚,对抗两名窥虚、两名幻虚,竟还扬言一炷香可战败四人,真是狂妄之极的言论!

    “杀!”

    陆界焚等四道遁光,立刻朝月凌空围攻而去。

    既然月凌空送死,他们自不会留情!

    尤其是陆界焚,一丝狠毒之色在眼中闪过。

    听说月凌空是宁凡的女人,若是杀了月凌空,必定会让宁凡心痛不已,可达到报复的目的。

    “本殿从前是半步炼虚,不如月凌空,但获得鬼目族所赐魔丹,已然摸到炼虚瓶颈,可算一名幻虚修士,加上我还有两名窥虚、一名幻虚的援手,斩杀月凌空,轻而易举!”

    陆界焚悄悄摸出一个紫火金镖的法宝,法力一催,朝月凌空暗算偷袭。

    他的行为,丝毫没有瞒过月凌空的神念,令得月凌空露出一丝不屑之色。

    “陆界焚,你还是这么弱小、卑鄙…你谋害他人,我不管,但你谋害小黄瓜你死定了!”

    月凌空面如寒霜,杀意惊天。一扬手,面对四人围攻,分出四道月色匹练,抽向四人。

    那轻若棉絮的月光,落在月凌空手中,却化作最危险的杀器。

    轰!轰!轰!轰!

    四道月色匹练抽在四名老怪身上,无限接近问虚一击!

    四道天崩地裂的巨响,从四个方向分别传出,直接令得两名窥虚胸甲俱碎,身受轻伤。令得陆界焚等两名幻虚肉身欲碎,身受重伤!

    尤其是陆界焚,特别受到月凌空的关照。

    一道匹练,直接重创了陆界焚的妖魂,令陆界焚吐血不止,离死不远!

    四人无法相信,外界传闻仅仅半步炼虚的月凌空,竟会是一名炼虚初期的老怪,且还是那种窥虚无敌的存在,能给鬼目岚角的窥虚老怪莫大危机感!

    宁凡点点头,月凌空的彪悍,都在他预料之中。

    不过他的肩头,焚翅小巧的元神,却在这一刻小手掩口,露出无法置信之色。

    她之前只道月凌空以一对四的话语、是自夸的狂妄言辞,直到此刻她才明白,月凌空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强大,她之前的话,没有半点自夸的意思,只是陈述事实!

    “这就是月尊的真正实力么!纵然是大长老,也绝非她的对手!”

    “但妾身还是无法理解,如此强横的高手,必定心高气傲,为何会甘心做明尊的女人,为何会愿意为了明尊得罪三大势力明尊,真有这么大的魅力么?妾身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

    焚翅一双美目,彻底惊呆了。

    她细细打量宁凡,宁凡瘦弱的形象落在其眼中,让她愈加不解。

    她不明白,宁凡有什么好,能令月凌空死心塌地地生死相随。

    (1/1)(未完待续……)

    ps:  12点前,只有这一更,大家不要等了,欠更明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