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34章 接老夫一剑!

第434章 接老夫一剑!

    乌雷界出来,便是金雷洞天。在这里,红衣当面将一个香囊交给宁凡。

    那香囊是一种颇为高品的储物袋,为不少高阶女修所喜爱,其中盛放着不少金雷竹叶。

    任宁凡抹去竹叶上所有神念印记,她并未阻止,她明白,宁凡这么做是为防止她毁去竹叶。

    与红衣的坦然相比,宁凡则谨慎地多。

    他只将七片乌雷竹叶交给红衣,七片竹叶,是之前的约定。

    之后的约定,是给红衣十二片竹叶,剩下的五片,宁凡声称会在获得十万年灵药之后,如数交给红衣。

    红衣血眸平静,并不觉得宁凡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为人处世,先小人后君子并无过错的。

    若宁凡欺骗她,她会让宁凡付出代价。

    若宁凡守信,她也会履行承诺,与宁凡正常交易,交付宁凡十万年灵药,并命令周家成为宁凡在内海的后盾。

    红衣为人,从不占人便宜,亦绝不吃亏,与宁凡倒是颇为相似。

    “红衣姑娘一诺千金,如数交付金雷竹叶,令周某钦佩不已。”

    宁凡收起金雷竹叶,抱拳谢道,有这些竹叶,月凌空的伤势便不成问题了。

    “哼,难道你以为,我会为了区区一些金雷竹叶,违背心魔大誓?”

    红衣冷冷瞥了宁凡一眼,一想起被宁凡逼得发下心魔大势,她便有些不悦。

    “呵呵。姑娘说笑了…嗯?姑娘脸色有些难看,可是身体有恙?”

    宁凡岔开话题,免得激怒红衣。

    在离开乌雷界后,宁凡才有心情细细端详红衣。这才注意到,此女的面色有些苍白虚弱。

    十日前,红衣绝对没有这种虚弱感。

    “我是元神之身,脸色会难看,只因元神虚弱而已,并非大事。哼!你是第一个有胆量嫌我脸色难看的男子,不过看在你还有利用价值,我可饶你言语冲撞之罪!”

    红衣皱眉,她虽不在乎容貌美丑,但被宁凡说脸色难看。还是有些不悦。

    且她之所以脸色难看。还是因为宁凡害得。

    按照原计划。红衣最多只能在乌雷界停留七天。

    七天过后,无论是否取得乌雷竹叶,她都必须先返回外界。与三长老等人汇合。

    服食一定数量的滋补元神之药,用以巩固元神,否则元神之身便会虚弱损伤。

    宁凡前往上层云界,共耗去十日,十日之内,红衣一直在下方守护传送阵,以免雷兽毁阵,将宁凡永远困在上层云界。

    故而红衣并未按时离开乌雷界,元神自然会出现虚弱征兆。

    这些她没有告诉宁凡,因为没有必要。

    宁凡则颇感无语。他不过关心关心红衣的脸色,可并无侮辱红衣容貌难看的意思,惹红衣不悦,只能说红衣脾气太古怪了。

    红衣气色不佳,但容貌绝对不差的。

    发丝如墨,肌肤赛雪,眼瞳红如宝石,睫毛长卷微翘,双唇晶莹水润,是个绝色美人。

    与宁凡记忆中的宁红红有七八分形似,但却多了一股熟美的风韵,及高傲的冷寒。

    绯红的衣裙,长裙及地,似红莲,似烈火,下摆缀着数颗碎钻,华贵而灼人目光。

    宁凡暗暗打量着红衣容貌,心头却渐渐升起一丝违和之感。

    尤其让宁凡在意的,是红衣眉心的三颗血色雷星。其中第三颗雷星,只有三分之二凝实,剩下的三分之一是虚幻。

    太素雷星么…

    之前的宁凡,是看不出雷星奥妙的,但如今的宁凡,彻底凝出太素雷星,倒是能够看出一些玄机。

    “此女的雷星,只有三分之二凝实,与我之前猜想倒是一致。”

    “看够了?”

    红衣嘴角勾起一抹寒冷的笑容,宁凡很大胆,非常大胆,敢这般窥探自己的容貌。

    按照她的脾性,若有谁敢如此直视她的容貌,她必会杀人泄愤。

    “…失礼了。”

    宁凡移开目光,他能感到,红衣很排斥男子。

    此女是雷皇之女,他不打算和此女扯上关系。

    “我与三长老相约,只会进入乌雷界七日,如今迟了三日,恐怕三长老已带人守护在竹林之中。稍后他们见你与我同行,怕会对你有所戒备。不过你可放心,你对我有利用价值,有我保护你,内海无人敢伤你!跟紧我身后!”

    红衣的语气,忽而霸道起来,给宁凡一种错觉,此刻的红衣,俨然拥有云天决一般的气魄。

    开启金雷洞天的出口,红衣与宁凡并肩而出,方一现身外界,宁凡立刻发现,外界竹林之中,有四个极强的高手镇守于此。

    这四人,每一个都是内海隐世不出的炼虚老怪!

    三名窥虚,一名问虚!

    那一名问虚老怪,一袭麻袍,白发如苍,白须似戟,目如烈火,身后背负着一个古旧硕大的剑匣。气势极强,甚至比应龙王都不弱分毫!

    这四人一见红衣出现,纷纷大松了口气。

    但一见红衣身旁,还跟着宁凡,登时一个个老怪面色震怒。

    “是你,周明!想不到当日你离开雷竹岛,只是障眼法而已,竟又去而复返!找死!”

    “纵然你是雨殿尊老,有云天决庇护,但你视我内海周家有如无物,老夫今日便来领教领教阁下的高招,看阁下依仗了什么实力,有如此胆魄,惹我周家!”

    “主人,此子胆大妄为,擅闯金雷洞天,欲对你不利,该当处死!”

    三名窥虚老怪,皆是震怒出声。一个个老怪望着宁凡,眼神仿佛会喷火。

    唯有那负剑老者,虽然性格刚烈,眼力却是极强。

    他隐隐看出。宁凡和红衣并肩而立,从红衣态度来看,对宁凡并无敌意。

    挥手止住三名窥虚老怪的呼喝,他微一抱拳,对红衣道,

    “敢问主人,为何与此人同行,为何延期三日才出乌雷界,可是出了变故?”

    老者的提问十分委婉,若乌雷界出了变故。那十有**是宁凡做了手脚。他闻名缘由。会亲手毙了宁凡。

    “三长老放心,我堂堂雷皇之女,岂会因为一个化神小辈引起什么变故。且这次乌雷界之行。正是因为有此子帮助,才获得了足量竹叶,虽说日期略有耽搁,但所获竹叶,更在预期之上,一切大事,可按部就班进行了。”红衣冷冷解释道。

    “雷皇之女?”一名窥虚老怪略有狐疑,却立刻被负剑老者瞪了一眼,匆忙收声。

    “主…小姐能获得足量竹叶,当真是莫大喜事。既然周小友出了力,便不算敌人了,此地并非谈话之地,请小姐移步雷臣阁!周小友,一起来吧!”

    负剑老者对红衣语气恭敬,对宁凡言辞却不容拒绝。

    其他三名窥虚老者,听闻宁凡是友非敌,亦隐去杀机,但眉宇间都还有不少戒备之色。

    宁凡也不多言,不作任何解释,有红衣为他解释,他自不必开口,只需跟在红衣身后即可。

    目光若有所思望向三名窥虚老怪,这三名窥虚老怪,他从未在无尽海听说过,多半是周家的隐藏高手。

    若是入雷竹岛前,对窥虚老怪,宁凡还会忌惮一二,但经过黑雷塔一行,宁凡实力暴涨,死在其手的窥虚老怪已有数十人,加上这三名窥虚还是周家雷修,他自不会将三人放入眼中。

    但那个负剑老者则不同,给宁凡一种极强的危机感。

    周家以雷修闻名,老者虽是周家高手,却并未雷修,而是剑修,宁凡的太素雷星对他没有一丝克制效果。

    这老者实力,比起应龙王都不弱,且没有雷星克制。若与宁凡争斗,怕是会比应龙王难缠地多。

    此刻宁凡元神魔气未消,暂时无法魔化,纵然魔化,也未必能斗败这老者。

    从实力而言,宁凡不如负剑老者,但论底牌,宁凡有日月碑一击,有欺天斗篷隐匿,他并不惧这老者。

    听红衣称呼,这名负剑老者,是周家三长老。

    一丝记忆窜入脑海,宁凡隐隐记得,当日灭杀炎尊、曾从雨殿两名炼虚殿主口中,听过周家三长老的名头。

    “周家三长老,名周臣,问虚境界,传闻只差一线便可晋入冲虚。性格刚烈,杀人如麻…若我所料不差,这负剑老者,便是那周臣。周臣与其他周家老怪一样,都是不周雷皇之仆,只会奉雷皇为主,之前却称呼红衣为主,随后改口…那名窥虚老者,初闻红衣是雷皇之女,似乎也有一丝意外…难道说,红衣的身份有问题?她不是雷皇之女,而是…雷皇?!”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若如他所猜测,则之前一些想不通的地方,都可想通。

    只是,传闻雷皇不可离开皇墓,且从未有任何情报说明,雷皇是女子…自己的推测,似乎有些武断。

    “你在怀疑我的身份?”并肩而行的红衣,突然露出一丝寒冷的笑容,传音道。

    “你是谁,与我无关。”宁凡说得斩钉截铁,在红衣质问他之后,他几乎有九成把握推测,红衣不是雷皇之女。

    但若说红衣是雷皇,他还没有多大把握,亦没有兴趣做此推测。

    如他所言,红衣的身份,他不想知道,也不愿干涉。

    不周雷皇与雨殿,似乎有不少错综复杂的恩怨,这些恩怨,他不想陷入其中。

    “说得好!无关之事,不要多管,无凭之话,不要多言,这才是保身之道。”

    红衣表情转而平静,看不出喜怒。

    宁凡定了定心神,随红衣等人步入雷臣阁。

    雷臣阁所在,亦是雷竹岛一处禁地,极其幽禁,设有无上大阵,却并无任何修士守御。

    宁凡隐隐猜测。此地不设修士防御,多半是周臣等人怕有人见到红衣。

    看起来,纵然红衣不是雷皇,其身份也颇有麻烦之处。不可告人。

    进入阁中,诸人分座,红衣坐主位,四名高手众星拱月般守护,宁凡则坐在角落。

    周臣等人依次向红衣禀报着什么,皆用的暗语,关键之处更是传音,宁凡什么也听不懂。

    再谈论的,便是此次乌雷界之行,红衣简明叙说了与宁凡相遇的经过。并阐述了宁凡的功劳。

    当听闻宁凡以半步炼虚修为、取得24枚乌雷竹叶后。三名窥虚齐齐冷冷吸气。无法不惊的。

    就算三人有逆天隐匿神通,可瞒过镇守乌雷界的凶兽,进入黑雷塔。也无人可纵横十层,更别谈斩杀问虚、获得十一层以上的乌雷竹叶。

    当听闻宁凡精通一种玄妙的风烟法术,可磨灭某些特殊印记,就连问虚境界的周臣都有些坐不住了。

    四人终于明白,一向冷血的红衣,为何会对宁凡青眼有加。

    原来,宁凡的风烟法术可为那件大事的出大力气!

    “三长老,我与此子有约定,他为我寻来七片乌雷竹叶,我赠送他所有金雷竹叶。并传他一式法术,令周家庇护他,此事我已发下心魔大事,从今日起,我无尽海周家,需将周明列为座上宾,在内海之地,不容任何势力对周明出手,违者,出动炼虚高手,杀之!”

    红衣遵照约定,对周臣等人下了庇护宁凡的命令,且这庇护级别,还颇为不低,可出动周家炼虚庇护宁凡。

    立刻,三名窥虚俱是面色一变,劝谏道。

    “什么!我等周家炼虚,皆与雨殿有过明约,不可在明面出手…传闻这周明尤其擅长惹祸,若他惹下莫大祸端,为了庇护于他,我周家可能会暴露隐藏底蕴…”

    “闭嘴!没听到此事小姐已发过心魔大誓了么!无论如何,我等需完成小姐命令,不可让小姐违背大誓!”

    不待红衣出言,周臣直接厉声喝住三人,并立刻向红衣抱拳道,

    “小姐息怒,他三人是近五千年晋入炼虚,不懂小姐脾性,望小姐海涵!”

    周臣了解红衣的脾气,红衣不喜欢任何人反驳自己,放在以前,三人敢质疑她的命令,必定直接诛杀。

    这三名窥虚不了解红衣脾气,并不知顶撞红衣有多么凶险。

    故而周臣匆忙打圆场,便是怕三人触怒红衣、白白陨落。

    周臣心中则不解,在他记忆中,红衣从不对任何人发誓,何况是心魔大誓。

    他斜睨了宁凡一眼,心中暗道,宁凡能让红衣发誓,看来手段有些不凡。

    能从黑雷塔夺得24枚乌雷竹叶,必定杀上过24层,那个层数,就算是周臣也难以闯入,何况周臣根本无法冲破乌雷界入口的凶兽防御。

    “哼,这次有周臣帮你们求情,下一次,我不希望有任何人质疑我的命令!”

    红衣绝美的血瞳,忽然闪过一道可怖的电光。

    那电光太快,只一个闪烁,根本无从看清轨迹,但三名窥虚老者,却俱都感到识海一痛,几欲粉碎,若非红衣留情,三人必死!

    三人登时冷汗直冒,匆忙抱拳谢罪,再不敢违逆红衣。

    宁凡面色不动,心中则暗暗咋舌。

    “这个女人,好冷的性子…”

    红衣对他只是冷漠,对其他人则是冷酷了。

    如此一比较,红衣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已经是极其客气了。

    他没有插手,那是周家的家事,与他无关。

    令宁凡高兴的是,有红衣一道命令,内海周家从今日起,是要成为自己的后盾了。

    宁凡倒不指望自己闯祸之时、会有周家炼虚不远万里来援助。

    不过单单顶上个周家的威名,宁凡便收益不小。

    雨殿尊老,周家贵宾,这一次,宁凡在无尽海可谓真正的黑白通吃了。

    “三长老,你手上还有多少十万年灵药?”红衣忽而开口问道。

    “小姐放心,老奴手中的灵药,尚有百株,皆是我万年以来苦苦搜集而来,每一株都可作为调和乌雷竹叶的辅药。”周臣恭敬道。

    “仅有百株?乌雷竹叶雷力极强,每片竹叶调和,至少需5株十万年灵药…也便是说,若我取走60株,只剩40株么…也罢,周臣,你取40株十万年灵药,赠与周明!”红衣不容拒绝道。

    “什、什么!”这一次,纵然是周臣都震惊了,有反驳红衣的冲动。

    十万年灵药,是炼制七转丹药所需之物,每一株都是天价。纵然雨界没有七转丹师,但十万年灵药也可入药六转丹药,使得六转丹药药力激增。

    纵然是碎虚老怪,也难以获得十万年灵药。周臣身为周家三长老,问虚境界,耗费万年,也不过寻得百株而已,每一株灵药,都有周臣的心血,如此珍贵之物,岂可随意送人!

    他不是舍不得,但这些灵药,可都是红衣重新登上巅峰的必需之物啊!

    “你敢违背我的命令?”红衣眸光一冷。

    “老奴一片忠心,日月可鉴…这些灵药,除了为小姐恢复元神之伤,更需用在之后的‘大事’之中…失去这些灵药,小姐恢复修为,怕会遥遥无期…”

    “这你不必担心,周明的风烟一指,对我有莫大帮助,可免去那些十万年灵药的药浴。去吧,取40株十万年灵药,赠与周明!”

    “”

    周臣咬牙,他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主人。只为主人完成大事,他可奔波万年,他可磨尽狠性,他从不会违背主人任何命令。

    但如今兹事体大,他不敢轻率。

    周臣望着宁凡方向,目光由犹豫变作决绝,豁然起身。

    “小姐,他是否有助你完成大事的实力,老奴需亲自验证!老奴明白,此事违反小姐规矩,老奴按罪该死,但请小姐念在老奴往昔功劳的份上,容老奴事后自毁一臂谢罪!”

    “周明,若你想要十万年灵药,便接老夫一剑,接下此剑,你可取药!”

    嗤!

    周臣白发飞扬,一股绝强的气势,伴随着剑吟之声,从其背后剑匣传出。

    一瞬间,天地间,风云变色,剑气如龙!

    “你可敢,接老夫一剑!”

    “有何不敢!”

    宁凡豁然起身,他知道,若自己接不下周臣一剑,必定无法取药。

    他不知红衣等人密何事,但仅仅是为了洛幽,他也必须取得十万年灵药,调和乌金竹叶,将她治好。

    洛幽是为了救他而伤,他绝不会弃她不顾!

    “若我接下三长老一剑,请三长老赠药!”

    一股惊天的煞气,从宁凡身上散出,令得满座皆惊。

    那是上万化神、数十炼虚死后遗留的煞气!

    宁凡一路走来,血债累累,所杀化神,都已上万,修为更低者,数不胜数!

    纵然是周臣面对这煞气,都感觉心神一乱。

    红衣美目一抬,又是微惊之色,她从宁凡身上,已惊讶过太多次。

    “雨界之内,碎虚之下,此子煞气之强,可列第一!”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