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29章 屠塔(五)

第429章 屠塔(五)

    十一层雷塔,随着烛风之死,而被宁凡荡平。

    十名送死炼虚,在经过宁凡、雷十一几乎暴力的围攻后,亦有四人身死。

    十人之中,只有六人未死,被雷十一以不菲代价炼成死灵傀儡。

    元雷抽出,归宁凡所有,尽诛十一层雷主,宁凡已有11片雷叶,救治红衣绰绰有余。

    雷十一保留了傀儡修为,自然得不到雷玉的。

    应该说,一块金品雷玉,对雷十一的价值,并无炼制傀儡高。

    灭了烛风,雷十一从此日起便是十一层的雷主,为统治十一层,他需要不少战力。

    这些傀儡,是以窥虚修士炼成,修为低于窥虚,却又高于半步炼虚,类似于一个‘幻虚’境界。

    这种傀儡,唯有死灵可操控,且无法带出雷塔,故而宁凡也不会贪图这些傀儡,甚至对此傀儡数不感兴趣,尽数交由雷十一处理。

    那送死的十名炼虚、千名化神,贡献出1000化神元雷、10道炼虚元雷,尽数被宁凡所吞噬。

    雷甲品质提升不少,再吞噬2000化神或20炼虚,即可突破三阶金甲。

    凡间有国家,因战发家兴国。宁凡与雷十一,亦因战而扩充实力、提升修为。

    一行人催动传送阵,纷纷传送入雷塔十二层,一路向上冲刺。

    十二层是一处云雾世界,一朵朵流云,皆是雷云。

    雷云之中,隐匿有不少死灵及凶兽,平日里。死灵修士进入第十二层,穿行于云海之中,无不是小心翼翼。

    纵然是雷十一,偶尔上了十二层,都需要收敛一些的。

    然而这一次。有宁凡引路,气势全开,雷十一等人亦不收敛锋芒,在云海蛮横前进。

    但凡有高手挡路,有凶兽偷袭,尽数杀死。不问缘由。

    十二层云海雷宫,雷主黄云子目光阴沉。

    他得知过十一层覆灭的消息,亦听说烛风死于一名半步炼虚的小辈之手,而那小辈,则是应龙王通缉之人,传闻实力堪比问虚。甚至可一战冲虚。

    “可笑!半步炼虚,绝不可能有问虚级战力,更莫谈冲虚!”黄云子对这些传闻从来都是不信的。

    他曾拒绝应龙王的命令,没有派人下界追杀宁凡。

    他不相信宁凡有能力灭杀烛风,却相信雷十一的厉害。

    他见过雷十一,在他的印象中,雷十一是个隐忍之人。能灭掉烛风,一统十一层,并不奇怪。

    黄云子是问虚,却和大多数问虚高手一样,不甘心屈居于应龙王之下。

    他派出十余名半步炼虚,前去暗中探查雷十一等人的虚实。

    若雷十一等人当真有抗衡应龙王的实力,他倒是乐意不加阻挡,放宁凡等人直接进入十二层,去恶心恶心应龙王。

    派出的所有探子,传回的消息如出一撤。

    雷十一等人的势力确实不弱。但这队修士的首领人物却不是雷十一,而千真万确是宁凡。

    “怎会如此!以那雷十一的城府,怎会平白无故听从一个化神小辈的指示…难道说那小辈,当真有堪比问虚的实力?这简直是荒谬!”

    黑夜还未彻底消散,犹挂着一道残月。接近黎明。

    便在这一刻,云海雷宫之外,忽然传来地动山摇的闯入声,并有一道清朗的声音,带着惊天煞气,遥遥传来,

    “在下周明,欲借黄云雷主的传送阵一用,希望阁下通融一二!”

    一道声音,透露出宁凡半步炼虚的气息,似乎不值得黄云子重视的。

    但这一道声音,煞气之强,匪夷所思!在声音入耳的一刻,黄云子只觉眼前浮现重重幻象,每一幕幻象皆是血海流淌!

    “此子究竟杀过多少炼虚老怪!为何竟有如此骇人听闻的煞气在身!”

    黄云子坐不住了。

    没有必要再探查宁凡底细,黄云子已深深意识到,宁凡决不可招惹。

    黄云子是问虚,但这个问虚,比起烛风还略逊一筹,他,惹不起宁凡!

    “来人!传本雷主之令,所有人不许攻击万宝阁来人,任他们借用传送阵,违者…斩!”黄云子不容拒绝道。

    “可、可是…公子已经带人出击了,并扬言要拿下周明,向应龙王请功。”一名窥虚老怪颤抖道。

    “孽子!当年老夫就不该收他!”

    黄云子目光大变,他根本不敢招惹宁凡,但他的好儿子却跑去惹祸了!所谓的儿子,不过是一个义子,若非看重此人家世、尚可利用,他黄云子岂会收这种草包为义子!

    他不再犹豫,点齐高手,一副凝重模样。

    不为攻击宁凡,只为拦下其义子。

    当黄云子匆匆赶赴传送阵时,一见宁凡被两名窥虚围住,心头咯噔一声。

    来晚了!

    那两名窥虚,一矮一胖,皆是其子的贴身护法,各有炼虚初期的恐怖修为。

    在两名窥虚身后,傲然立着一个桃衫公子,有着化神后期的修为,桃花眼带着轻佻冷嘲道,

    “苦大,苦二,你二人杀了此子,本公子向应龙王请功之时,记你二人一功!记住,此子有些狡猾,隐匿之术颇高,别让他有隐身的时间!”

    “公子放心!我二人知道该怎么办!”

    两名窥虚嘿嘿冷笑,皆是取出一把略带腥臊的银灰,向天一洒,化作点点银火一燃消失。

    下一刻,宁凡便觉得自己身上被烙印下一丝腥臊之味,化不掉,抹不去。

    宁凡目光一沉,看起来,这二人似乎是想以气味锁定他了。

    他不想惹事,他没有那么多时间,他只想速速杀上第二十四层,除掉应龙王。而后离去,完成红衣任务。

    月凌空等着红衣的金叶子救命,宁凡没有心情在此浪费时间。

    但既然对方挑衅上门,想杀他立功,以宁凡性格。自不会隐忍。

    “小子!你中了我二人的‘火鳞灰’,即便隐身,也隐不掉这气味,隐身之术已被我二人破去,看你还有什么手段,能抗衡我等窥虚高手!”

    苦大苦二。俱是得意冷笑。

    雷十一大怒,这苦大苦二好生可恶,火鳞灰这种东西,一旦沾染,没有数日无法消除。

    即便宁凡杀入十三层,也必定会被此灰耽误。无法隐身,失去一旦安全保障。

    “周道友,我来收拾了他们,你带人先走一步,去十三层!”雷十一怒喝道。

    “不必!他们找的是我,区区两名窥虚,不值一提!”

    宁凡眼生寒芒。那寒芒好似星光闪烁,下一刻,云海之巅,一一浮现九十九颗黑色星辰。

    星光笼罩中,宁凡探掌一抓,丝丝缕缕的星光,登时化作一柄黑芒夺目的星辰之弓!

    弯弓,天地颤抖。

    扣弦,一箭惊世!

    宁凡弯弓一箭,箭指苦大苦二二人。一瞬间。苦大苦二所有得意之色,皆化作震惊!

    一股空前的骇然之色,出现在二人眼中,无法化开!

    四方万里,俱是震撼之声。

    “星光疗伤术!且竟是传说中的黑色星辰!此人有九十九颗本命星辰护体。除非有碎虚老怪能轰落此人星辰,否则仅仅是炼虚老怪,是无法攻破此人星术的!此人几乎可免疫窥虚级别所有伤害!”

    一名窥虚震撼不已,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星光疗伤术,此术在古籍之中故老相传,威力极强,同级之中,决无敌手!

    “这是什么弓术!一弓之威可令天地颤抖,可令大势动摇,可令虚空崩碎!此子一弓之威,老夫绝对挡不下!”

    另一名窥虚老怪,只遥遥一看宁凡弓箭,便感到头皮发麻,上前劝止斗法的心也就打消。

    黄云子目光叹息,他知道,若这一箭射落,苦大苦二二人即便不死,也会重伤,修为大损。

    他想要出手救下二人,但却不能出手。

    一来雷十一暗暗窥伺着黄云子,一旦黄云子出手干涉,雷十一也会干涉。

    二来,黄云子着实不愿得罪宁凡,一旦出手,局势将再难挽回。

    雷十一一面暗中盯着黄云子,一面心头暗惊。

    宁凡这一弓之威,纵然是雷十一都没有无伤接下的把握。

    而若宁凡突破炼虚,即便只是最低的窥虚,也足以凭这一箭重伤雷十一!

    “此子在十一层之中,果然没有用尽全力…”雷十一点头自语,但下一刻,目光忽然大变。

    却见宁凡开弓引箭,却没有立刻射出,反倒散了此弓此箭,目光似不满意。

    “不对,不是如此…魔罗大帝的诛辰之弓,与我的弓,威力有着天壤之别…是因为我的弓没有刻印魔符么…”

    宁凡闭上眼,回忆着魔罗一箭败太素的威风。

    他忽而探手,援引星光,再凝一弓,这一次,没有立刻扯开弓弦,只单手持弓,另一手单手结印,掐着古奥的魔决。

    一时间,云海之上魔气滚滚,并有一道道魔符凝成,刻印在弓身之上。

    苦大苦二的面色顿时极为精彩。

    起初他们嘲笑宁凡,骤然看到宁凡召唤星辰、开弓引箭,几乎吓尿。

    那一箭之威,确实有些可怕,即便他二人全力抵挡,也最多不死而已,必定重伤。

    正当二人准备全力防守之时,宁凡却散了魔弓,此刻又在凝聚魔符。

    那符文是什么,二人不知,但却暗暗揣测,宁凡或许还未完成这道法术。

    “一个没有完成的法术,也敢拿到我二人面前虚张声势,找死!”

    二人心头再无惧意,各是十指掐决,施展出凡虚下品法术,向宁凡发动攻击。

    “九霄神雷残术!”

    “五雷轰顶之术!”

    一重重雷云,顷刻凝聚,亿万金色雷光,化作霹雳劈落,带着惊天动地的轰鸣声。

    这是两位窥虚的全力合击。纵然是普通窥虚也难以接下,至于正在完善法术的宁凡,贸然被雷光轰落,唯有必死!

    “小心!”雷十一目光一惊,欲出手相救。

    “无妨!”

    宁凡头也不回。骤然间一步迈出,停下凝聚魔符,其黑色星弓之上,已凝有九十九道魔符。

    这魔符,是他从魔罗的弓术中偷学而来。

    但凝聚魔符,却需要本命星辰的力量。他仅有99颗本命黑星,只能凝出99道黑符。而魔罗能凝出百万魔符,必定身怀百万星辰的。

    魔罗,亦是一个狠人!

    但这个狠人,宁凡必定会超越!

    魔符已成,宁凡弯弓引箭。一箭之威,使得周天万里的云海,忽然浮现一团团黑色星火。

    这些星火,皆是星箭锋芒太盛、法力太过激昂,在空气中摩擦所生。

    他黑发在狂风中飘舞,黑眸如黑夜般冷漠,一股疯狂的气势。霎时间席卷云海!

    面对亿万雷霆,宁凡连雷图都懒得召出,直接弯弓,一箭!

    松弦,箭出,划过一道完美的黑线,所过之处,将天空生生撕成两半,划破黑色的血液!

    一箭之威,令天空流血!

    一道好似千鸟齐鸣的锐鸣之声。旋即划破云海,响彻琼霄!

    嗤!

    云海之内,好似有无数道箭鸣回荡,但见一道流光划破寰宇,两名窥虚修士全力施展的雷云雷霆。被一箭洞穿,万雷粉碎!

    被箭光粉碎的雷光,继而焚烧起黑色星火,虚无的雷光,硬是被焚成飞灰!

    两道凡虚法术,完全挡不住一箭之威!这一幕落在眼中,苦大苦二俱是面无血色,这一箭之威,足以将二人燃烧成灰,绝不是重伤那么简单!

    二人怕了,惧了,意欲分路逃脱,但刚刚分道两边,那一箭立刻分出两道箭影,追刺而去。

    “妈的!”

    二人万万想不到,这箭还能一分为二,且分离之后,箭威虽降低,仍足以灭杀窥虚,绰绰有余!

    二人齐齐咬破舌尖,将遁速催动至极致,各自化作烟丝挪移,飘出十五万里。

    但那箭光,却亦是一闪之下,失去踪迹。

    在二人各自现身于十五万里之外时,两道箭光忽而自虚空中射出,刺入二人丹田之内,无视一切窥虚防御。

    轰!

    在中箭的一刻,二人甚至连惨叫都发不出,便被星火焚体,一息之内,化作飞灰消逝。

    嗤!

    两道箭光带着两道元雷归来,被宁凡吞下。

    宁凡没有散去星弓,只是步步靠近那桃衫公子,目露森寒,连踏九步。

    九步皆踏在天地大势之上,每一步,都更加迫使剑势成形。

    但在最后一步,宁凡轰然踏碎大势,散出皇气,凝出自己的皇势。

    踏天九步的终点,便是踏天势,凝皇势,皇天不朽!

    “你想拿我请功?凭你!”

    嗤!

    九步之后,一道道大势之剑骤然席卷云海,其中更有一道纯金之剑,充斥着无可阻挡的杀伐之气,没有给桃衫公子任何求饶机会,一剑诛之!

    嘶!

    一个个云海雷宫的老怪,俱是倒吸冷气,难以置信。

    宁凡一箭之威,可箭诛两大炼虚。

    宁凡九步成剑,那剑锋芒之强,无人可挡!

    “皇气之剑!”

    黄云子意欲救援义子的手,生生僵住,叹息之后,闭上眼。

    “罢了,此孽子惹的祸,理当自取恶果。只是想不到,这周明竟强到这种地步,其魔弓一箭,问虚之下,几乎可瞬杀所有人!其皇气势剑,更是厉害,那一剑之威,纵然是我去抗衡,也有三成机会会陨落…此子说不定还有其他手段,决不可招惹!”

    宁凡连杀三人,却无人敢阻拦。

    连黄云子都默许了宁凡的行为,还有谁敢上前阻挡。

    楚南风、莫飞云等人,俱都惊诧地合不拢嘴。

    他们虽知宁凡厉害,却不知宁凡竟身怀如此强悍的底牌,可箭诛窥虚,可剑杀问虚!

    “黄云子,给我一个解释!”

    宁凡目光冷漠。他本不欲在云海惹事,但对方先惹他,结果就不一样了。

    若黄云子不给他一个交待,今日,他便踏平云海雷宫!

    “听说周道友正在搜集元神之雷。老夫手上,恰也有一万道化神元雷,皆是无数年来死于十二层的化神所遗留…”黄云子苦笑,给出了补偿。

    “不够!乌金竹叶,外加一千银玉,此事可了。否则…云海灭!”

    “大胆!”

    宁凡话音一落,立刻便有数个窥虚修为的云海老怪迈步上前,怒视宁凡,表达着对勒索的不满。

    “我话不说二遍!”

    宁凡目如冷电,狠狠一扫,煞气如剑。将这数个老怪刺得识海一痛,匆匆后退,心神大骇。

    骇然的,是宁凡好生强悍的气势,仅凭煞气,就可震退窥虚老怪!

    “住嘴!周道友的要求十分合理!伯元,去取乌金竹叶、一千银玉。交给周道友!”

    “…”名为伯元的老怪,正是之前被宁凡气势震退的一人,目光挣扎,不知该不该遵从命令。

    “快去!你想要我云海雷宫覆灭不成!”黄云子大吼道。

    “什、什么!”

    伯元目光一惊,他想不到身为问虚老怪的黄云子,竟如此惧怕宁凡。

    这也难怪,伯元是窥虚,知道星弓厉害,却不知皇剑厉害。

    而黄云子,从皇剑之中。察觉到了死亡危险,他岂能不惧怕宁凡。

    伯元叹息一声,不敢怠慢,如黄云子吩咐,取来东西。交给宁凡。

    宁凡看也不看雷玉,尽数抛给雷十一,只吞掉一万元雷,收起乌金竹叶,穿越传送阵,进入第十三层。

    在这批人走后,黄云子方才松了口气,望着身死云海的义子、两名窥虚,心有余悸。

    “伯元,记住!那周明,不能惹…他比应龙王,更危险百倍!”

    十三层,雷十一猥琐一笑,望着宁凡满是钦佩之色。

    “周道友好魄力,面对黄云子那老抠门,都敢宰一刀,好样的!不如我们就这样一鼓作气勒索到二十四层,你有竹叶、元雷拿,我有雷玉拿,嘿嘿,有财一起发,何乐而不为!”

    “好!”

    宁凡点点头,继续勒索吧,强势一些又何妨?反正这黑雷塔中,本就是实力为尊。别人若看不惯他,大可带人来杀,后果么…就和烛风等人,一个下场!

    在炼化一万元雷后,宁凡元神之上的雷甲,已突破金甲三阶,防御更为恐怖。

    纵然是冲虚一击,都能防御,至于问虚攻击,可完全无视!

    这意味着,前二十四层之中,包括应龙王在内,无人可伤宁凡!

    不过,宁凡发现了一个悲催的事实。

    当雷甲突破三阶之后,晋级所需的元雷数量,愈加恐怖了。

    二阶升三阶,他也只吞噬了一万多元雷而已。

    但三阶突破四阶,却起码需要二十万元雷!

    需要的元雷越多,越说明四阶金甲的防御远超三阶。

    这也从侧面说明,太虚修士的攻击强度,是冲虚老怪的二十倍不止!

    炼虚期,每修一级,便是天壤之别。因为唯有明悟虚字之后,才可真正算成为强者!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抵达十三层玄海雷宫。

    让宁凡意外的是,十三层雷主已备好乌金竹叶、一万元雷、一千银玉,赠与宁凡。

    所谓的玄海雷主,是一个瘦小的老头,平日里都是傲气冲天,但此刻却根本不敢对宁凡傲气。

    “呵呵,周道友请使用传送阵!若有什么吩咐,但说无妨,只要小老儿能办到,必定略尽绵薄之力!”

    “就算是想请你对付应龙王,也可以么?”宁凡大有深意看了一眼玄海雷主。

    “呵呵,道友说笑了,小老儿年事已高,法力已微,怕已不是应龙的对手了,不过,小老儿倒是可赠送道友十具幻虚死傀,也算是为小友一战、略尽绵力了。”

    “哦?如此,倒是要多谢玄海道友的厚礼了。”

    此人既然送宁凡傀儡战力,宁凡自不会不收,全部交给雷十一统率。

    如此安然无事、一路向上,一直行至二十二层,几乎再无任何人招惹宁凡。

    “周道友好大的威名,这一路前行,竟再无人,只有人送礼!”雷十一啧啧称叹,单单幻虚死傀,他便已收了二百具之多,虽说这些死傀不如真正的炼虚厉害,但也能抵得上二十名窥虚战力了。

    “威名么…他们不过是想利用我而已。利用我,除掉应龙王!看起来,应龙王惹下的仇敌倒是不少啊。墙倒众人推么…”

    “引虎杀狼么?他们倒也是想得出来,就不怕把你这虎养大,徒遗祸患,成为下一个应龙王?”雷十一挤挤眼,打趣道。

    “养虎?雷十一,世间聪明之人可不止你一人,怕是已有不少人,都从我索要元雷的行为,猜出我活人身份,我是活人,不可能留在黑雷塔,而你雷十一,若只有幻虚傀儡,也最多滞留十一层,不会到上层与他们争雄…借我二人之手,除掉应龙王,他们自是乐意的。”

    言及于此,宁凡不再多言。

    二十二层泰岳雷宫,已近在眼前。

    与之前层数不同,这二十二层塔主虽也备好了厚礼等待宁凡,却铁青了脸,态度相当冷淡。

    二十二层雷主,泰岳雷主,乃是一名金身第二境的问虚高手。

    法体双修,他几乎同级无敌,但仍是逊色应龙王一筹。

    他希望假借宁凡之手诛杀应龙,却又有自己的自傲,不可能对宁凡卑躬屈膝的。

    且这个黑塔般的汉子,心头仍有不信,不信宁凡区区一个半步炼虚,可凭皇剑威胁到问虚性命。

    “本尊泰岳,久候多时。礼物在此,传送阵亦在此,小友可随意取用,不过,想安然离去,有一个前提!”

    “什么前提?”宁凡目光一凛,他从泰岳身上,感受到一股浓浓战意。

    “接我一拳,若你不死,本尊放你前往二十三层!否则,你根本没有资格与应龙一战!”

    泰岳一步迈出,巨力一踏,十万里内,山河崩溃!

    此人,好强的炼体境界!

    (3/5)(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