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26章 屠塔(二)

第426章 屠塔(二)

    二百化神,杀入钟山,沿途一片血海。

    此事业已惊动十一层的所有死灵,一道道传音剑光,或是向上界传出,或是向下层传去。

    正在九、十层传送阵守株待兔的十名炼虚、千名化神,俱在接到这一情报之后,面色大变。

    他们被宁凡摆了一道!

    他们在传送阵等待宁凡自投罗网,纵然宁凡灭了十层雷宫的两名窥虚,他们也没有撤离过传送阵。

    因为他们觉得,宁凡进攻十层雷宫,必定只是声东击西,想引他们离开传送阵,好逃下九层。

    却不曾想,宁凡反倒朝着更高层杀去,最出人意料的,是宁凡还敢明目张胆、向第十一层的问虚雷主发起挑战!

    问虚老怪,一人可败数名窥虚,可瞬杀无数半步炼虚。

    宁凡只有半步炼虚修为,他挑战烛风的行为,着实让这些老怪觉得可笑。

    “此子好生狂妄!趁老夫不在十层雷宫,他竟屠了老夫两名窥虚手下,这笔帐我还没与他算,他竟又自寻死路、去攻往十一层的钟山雷宫,他纯粹是找死!”

    十层雷主愤愤不平,他当日带大军追杀宁凡,却被宁凡以诡异隐身术跑掉,并反杀了他两名窥虚手下。此事在他其中,始终是一个芥蒂。

    “半步炼虚挑战问虚,不过是送死而已。只是本座有些不解,为何万宝阁也会随此子一起攻击烛风…这小子究竟付出了什么代价,才请动了雷十一…”

    一名窥虚老怪目光困惑,在他的印象中,十一层雷塔,除了雷主烛风,就数雷十一最强。

    但这雷十一性情古怪,唯利是图,很少与人落下交情。更不会帮任何人卖命。

    这样的雷十一,怎会为了一个半步炼虚的小辈,得罪烛风…

    “哼!这小子太过狂妄,这一次,怕是要死在钟山了。钟山风雨,可是数万年前一个冲虚阵大师所布置的天象大阵。不开启也就罢了,一旦开启此阵,任那周明隐身术再厉害,也将无法隐匿,且说不准。直接便会被大阵诛杀,他去进攻烛风,必会死于钟山,毋庸置疑,我等再呆在此处等候他自投罗网,再无任何意义。”

    “秦道友说得不错,我等当速速赶赴十一层,前往钟山雷宫,将此子斩于钟山!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必能令应龙王满意,这功劳,可不能让烛风雷主一人占了。”

    十名炼虚合计之后,弃了此地守备。率着化神大军,匆匆奔赴十一层。

    他们以为可以争功,却不知,这行为。只是赶着投胎而已。

    十一层中,除了钟山雷宫、万宝阁两大实力,还有不少强大势力。

    虽无其他问虚老怪。却也有五六个窥虚。

    这些窥虚既不从属于万宝阁,亦不从属于雷宫。

    他们不为应龙王卖命,却也没有相助万宝阁的意思,对钟山之战,仅仅持冷眼旁观的态度。

    不,准确的说,他们不仅仅是冷眼旁观而已,还有捡漏的心思。

    五个老怪远远立在钟山山麓之外,神念暗暗放出,窥伺于此地。

    “雷十一这一方,有1名问虚,8名窥虚。而那烛风一方,则有1名问虚,9名窥虚。数千年来,雷十一共败给烛风十一次,这一次,他恐怕还是会败…雷十一此人,一世精明如商,想不到到头来竟会被一个化神小辈蛊惑,来与烛风决死,这一次,怕他与烛风的仇怨,再无人可调解了。”

    说出此话的,是一名捡漏窥虚。他说出此话的时候,宁凡尚未瞬杀瞬伤两名窥虚。

    “何道友说得不错,雷十一此次必败,甚至可能会死于此地,莫说烛风远胜于他,只说钟山有那‘仙虚大阵’在此,就绝非雷十一可抗衡。不过么,嘿嘿,他雷十一败不败、死不死,与我等何干!我等来此,不过是行些顺手牵羊之事而已…”

    “文道友之言,甚合我心啊!如此大规模的炼虚级决战,恐怕会有一二名炼虚死亡的,嘿嘿,一旦有炼虚死灵死亡,则必会有金玉生成,届时我等谁可抢到金玉,便要各凭本事了。”

    这五个窥虚老怪,会来此地观战,原本就未安好心。

    他们没有插手战局的意思,亦不认为万宝阁这边会胜。

    但下一瞬,他们便深深震惊了,一个个眼珠子瞪得比驼铃还要大。

    五名窥虚老怪,俱都失声大呼,

    “不可能!绝不可能!”

    他们之所以大呼,是因为宁凡等二百高手刚刚杀入钟山谷内,就给了五人意想不到的震撼。

    一个照面,宁凡隐身、潜行、拳剑合一,偷袭两名窥虚,直接使得二人一死一伤!

    马人王死了,那马人王的遁术放眼十一层,都可谓独步天下了,竟会被宁凡一剑诛杀,连逃遁的机会都没有。

    那是什么剑!如此锋利,剑光如此之快,一剑之威,可衍生亿万剑丝,剑诛窥虚!

    除非事先有所防御,否则但凡被偷袭的窥虚,无一可活命!

    厉鬼被一拳重伤了!

    那厉鬼老怪,乃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玉命巅峰修士啊,其体术几乎已摸到金身瓶颈,却被宁凡一拳震飞、重伤!

    无人料到,万宝阁这才刚刚杀入钟山,宁凡却已强势出手,诛一窥虚,伤一窥虚!

    万宝阁这一方,有9名炼虚,还有一个彪悍的宁凡,实力更在普通窥虚之上!

    而钟山雷宫,随着两名窥虚一死一伤,仅剩8人无损。

    胜利的天平,似乎向着万宝阁倾斜了。

    “此子区区半步炼虚,为何实力如此强横!且此子竟敢挑战烛风,他难道不知,烛风乃是堂堂问虚老怪,实力与窥虚根本是天壤之别!”

    五人俱是惊疑不定,却无人敢嘲笑宁凡狂妄。

    因为他们亲眼看到,宁凡挑战烛风之际,烛风竟本能地退后了半步。心中竟生了一丝畏惧!

    宁凡拂袖,吞掉马人王的元雷,收起其死后生成的金色雷玉。

    他早已察觉,暗处有五名窥虚窥伺。故而他强横出手,偷袭两名窥虚,不单单是为了削弱烛风势力,亦是为了造成震撼的效果,让那五人知难而退,免得搅局。

    以宁凡的实力,还远远不足以瞬杀窥虚的。马人王的死。纯粹是因为宁凡奇袭。

    欺天斗篷隐匿效果惊世骇俗,斩离剑的锋锐非马人王可挡,偷袭之下,岂有不死之理。

    而伤厉鬼的那一拳,才是宁凡的真正水平,即便偷袭,即便发出堪比金身的全力一击,也不过将厉鬼重伤而已。

    但能够成功偷袭,欺天隐匿。暴起杀人,谁又能说这不是一种本事?

    “烛风,与我一战!”

    宁凡目光淡淡扫过烛风在内的八名炼虚,厉鬼重伤昏迷。能够再战的只有这八人。

    被其一个目光扫过,纵然隔着数万丈距离,但就连烛风,都不禁退后半步。不敢抗衡其气势,心有余悸。

    欺天斗篷的隐匿,他竟看不出半点端倪。这太不合理。

    若宁凡一剑偷袭的不是马人王,而是他烛风。他即便不死,也会受伤不轻。

    “这是…神玄灵装!不可能!唯有碎虚老怪,才可炼化此等灵装,此子为何能掌御此等至宝!”

    烛风心头一震,他发现,自己从始至终小瞧了宁凡。

    不,应该说,就连应龙王都小瞧了宁凡。

    这是一个能以化神修为炼化神玄灵装的怪物!

    有此灵装在,进可偷袭,退可远遁千里,谁有可找到他、诛杀他?

    “如此看来,绝不能再给此子隐身偷袭的机会了!只要破了此子隐身,纵然其手段再逆天,又岂能是我的对手,而那雷十一,亦不足为惧…哼!开阵!”

    烛风心思百转,眼神渐渐冷静,起初对宁凡升起的一丝畏惧,也被起打消。

    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块苍色阵盘。

    阵盘一催,整座钟山山麓霎时间地动山摇,一股堪比仙虚的阵光,霎时间好似惊鸿划破夜色,遮蔽了夜空。

    随着阵光遮天,一股奇异的感觉浮现于宁凡心头。

    宁凡继而发现,在这仙虚阵光之中,欺天斗篷竟无法再次使用。

    “仙虚阵光么…此阵,有些玄妙,并非生杀之阵,在入谷之前,我便隐隐察觉此地雷雨是阵,但只是破隐匿的辅助阵法而已,故而并未在意。只是未曾料想,这雷雨大阵,竟然是仙虚级别。有此仙虚阵在,我是无法随意使用欺天斗篷了。不能再奇袭杀人了么?”

    只是能否偷袭,宁凡本就不在乎的。

    偷袭终究是小道,在他偷袭马人王一次后,此刻所有窥虚敌人,都开启了所有防护,纵然没有大阵在,宁凡想要偷袭成功,也不容易了。

    何况,他无需偷袭的。

    步步前行,步步逼近,朝着万丈之外的烛风走去。

    这一幕,大大出乎了烛风意料。

    烛风本以为,宁凡之所以敢挑战自己,自信来源于欺天斗篷,只要破了隐身,宁凡是不足为惧的。

    但如今开启了阵光,破去了隐身,宁凡却毫不在意一般,仍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

    “此子自信从何而来!他难道当真认为,半步炼虚可逆天到斩杀问虚不成!”

    烛风身为十一层雷主,亦是久经生死之辈,颇有自傲。

    他绝不相信,自己会败给一个小辈,亦是一步步迈出,意欲接下宁凡的挑战。

    二人气势皆是升腾,但却被第三道气势从中打断。

    “周小友,可否将烛风让给老夫…老夫与此人有不共戴天之仇,且十一次败于此人手中,这第十二战,老夫不会再败!”

    阻拦二人决战者,赫然竟是雷十一。

    “…”宁凡深深看了雷十一一眼,以其敏锐的洞察力,能够看出,如今的雷十一丝毫不弱于烛风的。

    看起来,雷十一与烛风颇有恩怨。

    如此,宁凡倒也愿意将烛风让给雷十一,飘然而去。只留雷十一与烛风对峙。

    随着宁凡一去,烛风不知为何,心头一松,仿佛在他潜意识中,宁凡比雷十一更加危险。

    “雷十一,你还敢来惹我,哼!难道你忘了,你‘雷十一’的名字从何而来么!”

    “哈哈!老夫怎会忘记!自我妻为你所吞之日,老夫刺杀过你十一次,十一次失败。十一次险些丧命!老夫舍了雷桐之名,每败一次,更一次名。雷一、雷二…雷十一!但你大可放心,你不会有机会,让老夫更名为雷十二!”

    雷十一的目光,第一次严肃,血红含滔天恨怒。

    “是!你不会有成为雷十二的机会,因为今日,你必死!”

    “死得。是你!”

    雷十一一步迈出,一拳与烛风对碰。

    这一对碰之下,山川迸裂,雷雨逆卷苍天。狂风如怒如号。

    一记对轰,烛风退后千步,雷十一退后九百步。

    从退后来看,雷十一竟犹胜烛风一筹。

    “不可能!”烛风无法置信。这千年来精明于商的雷十一,竟已暗中修炼到如此地步。

    仇恨,永远是让人咬牙前进的最可怕动力。

    烛风。太过小瞧雷十一!

    楚南风等5名窥虚,加上3具傀儡,已与7名雷宫窥虚战于一处。

    厉鬼已被一名老怪救醒,勉强压住伤势,正泄愤般与一具傀儡对轰。

    傀儡终究是死物,而厉鬼又着实不弱,若非被宁凡偷袭,他绝不可能被宁凡一拳重伤!

    “周明伤我,我便灭其傀儡!”

    “哦?拿别人傀儡出气,你很得意?你,去那边!”

    一袭白衣的宁凡,原本该在烛风战场,此刻却骤然出现在厉鬼身前。

    对傀儡命令一声,这具傀儡立刻撇下厉鬼,朝着另外两傀汇合。

    另两傀亦是被两名炼虚蹂躏,但随着第三具傀儡的加入,三比二,也算平衡了战局。

    厉鬼目光一沉,他几乎已要出大招、斩杀傀儡,这个时候,却又是宁凡来搅局。

    一想到之前被宁凡一拳重伤,厉鬼目光愈加阴冷。

    “小子,你的隐身术已被雷主破去,再无偷袭本座的可能。本座虽然重伤,但偏偏精通一种秘术,越是重伤,越是威力巨大,其名‘涅槃之术’,乃是从涅槃魔脉中演化出,威力非比寻常!不出十息,本座必定斩你!”

    厉鬼连喷数口精血,身上的伤势愈加严重起来,伤口加速溃烂、溢出脓血。

    但其体内的气势,却开始急遽提升。分明是以伤换法,提升法力的秘术!

    气势提升后,重伤的厉鬼,起码比全盛之时还强上一二分不止。

    宁凡目露思索,这涅槃之术,有些耳熟啊。

    涅槃魔脉,那不是涅皇的魔脉么?

    以伤换法,还真是恶心的秘法啊。

    “涅槃之术以伤换法,以舍换得,乃是佛宗真解。这秘术是从涅槃魔脉演变而来,也便是说,涅皇亦有以伤换法的神通,越是受伤,越是会变强。说不定我当年暗算他的伤势,只会让他越变越强而已。”

    “你为涅槃,舍执念,成无上涅槃身,我却持执念,舍涅槃,成我人四相,修逆佛之道。第一相,我相之术!”

    宁凡指诀一变,周身金光大现。

    一道身影,在金光中忽而一分为二。

    一为真影,一为金影。真影是宁凡自己,金影容貌与宁凡一般无二,却是罗汉打扮。

    且那金影的肉身之强,竟是金身第一境的境界!

    “我相之术,是以无上神念,铸成无数真我。以我如今对此术的修炼,只足以在斗法之时分出两道金影。此金影是即时使用,即时凝聚。在术成之后,金影只会有一炷香的留存时间,而后便会消散,但在这一炷香之内,金影除非受到致死攻击,否则可无视任何伤势,不会受任何伤…第二影,现!”

    宁凡再次掐决,又一道金影,从其体内分出。

    一人二影,围住厉鬼,霎时间,厉鬼所有冷笑僵在脸上,面色大变。

    “不可能!这是什么术,为何如此逆天,竟能分出金身级别的分影!”

    “此子明显未将此术修炼入门,若是此子将此术修炼有成,分离出成百上千的金身分影,纵然是碎虚老怪,也要避其锋芒!”

    轰!轰!轰!

    没有给厉鬼任何思索时间,一人二影,三道拳芒,皆是金身一击的水准,轰在厉鬼身躯之上。

    拳力的余波,震碎一层层虚空。

    厉鬼好似一滩烂泥,被轰出万里之外,伤势已重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想要逃遁,他惧了!

    纵然有涅槃之术,可以以伤换法,但那也要看是什么伤势!

    被如此强悍的拳芒击中,造成的伤势,几乎都要致命了。

    这种情形下,厉鬼哪里还敢加重自己的伤势。

    所谓的秘法,不攻自破!

    “想走?”

    嗤!

    三道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厉鬼身旁,将之包围。

    又是三道堪比金身的攻击,轰在厉鬼身上。

    啊!

    一道惨叫之声,从厉鬼口中传出,震惊了整个战场。

    无数老怪回头一看,俱是惊惧难明。

    在厉鬼向宁凡放下‘十息斩杀’的狠话后,仅过去两息功夫,他便死在宁凡手中。

    距离一炷香时间,还有很久很久。

    宁凡金影不散,他一人便可充当三名窥虚战力!

    除了烛风,谁人可挡!

    这是宁凡第一次施展我相之术,对此术,他极其满意。

    若日后将此术修炼到千道分影、万道分影,届时,其一人战力,便堪比万名炼虚,绝对可一战碎虚!

    (1/2)(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