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16章 应龙子

    宁凡不得不承认,他的气运真的很不错。遇上雷十一,以无用雷玉淘换到不少好东西,实在是一桩幸事。

    遁入玄阴界,借着百倍修炼速度炼化元雷、寒气。

    仅半日,宁凡出界,气息略略精进。

    炼化长情泪,宁凡法力提升千甲,体内的天霜寒气已达到九种!

    千甲法力,对法力超过六十万甲的宁凡而言,仅是九牛一毛。

    但长情泪的另一个效果,却让宁凡大为满意。

    一泪长情,一泪断情,这排名第二的天霜寒气,有着助修士宁神精心的神效。

    一经服下,宁凡只觉通体清凉,修炼之时,更是丝毫无心魔滋生,道心坚如玄冰!

    难怪此物可值五亿仙玉,确实物有所值。

    一千二百道元神之雷,一一被宁凡炼化。

    起初的五百道元神之雷,炼入元雷之甲,使得雷甲银光越来越璀璨,业已突破银甲四阶。

    剩下七百元雷,使得雷甲继续朝着四阶巅峰突破,一丝丝金色雷光,开始在雷甲出现。

    当一千二百元雷尽数炼化后,宁凡的元雷之甲,几乎已完全是淡金之色,只剩一两道银雷雷光没有消去。

    若银雷彻底消尽,尽数化作金雷,则此雷甲,便可突破金甲,足以防御窥虚一击!

    “覆甲!”

    荒漠之上,宁凡心念一动,雷甲加身。

    元雷之甲,不用之时,护持元神。

    召出之时,可护全身。

    淡金的雷甲护身。宁凡身披金甲,好似金神。

    周身泛着金色电光,金光散开,引来无数死灵窥伺,妄图对宁凡发动攻击。

    这金色电光。好似一道美味,诱惑着死灵前来。

    一丝萧肃的杀气在双目闪现,宁凡一步迈出,化作一道金色雷光,展开杀戮!

    只身冲入死灵包围中,近千死灵。至少也是元婴,最强者甚至有化神巅峰,俱都发动雷光法术。

    无数攻击,无一能攻破雷甲防御。

    宁凡剑念一扫,一片片元婴被剑念绞碎。

    指诀一掐,一重重黑龙墓碑镇压而下。镇死无数死灵。

    他目光冷漠,好似回到了一次次血海历练之中。

    张口吞噬十七道元雷,拂袖收走十七枚雷玉。宁凡目光冷寒,一路散开气势,直冲第五层雷主所在而去。

    沿路,越来越多的死灵,循着金色雷光而来。

    他们试图斩杀宁凡。夺取金雷,但贪婪的代价…只有死!

    嗤!嗤!嗤!

    一道道墨色剑光,在第五层扩散。

    一道道血雷鞭影,抽杀着化神死灵。

    第五层的高手,俨然比前四层加起来都多。

    宁凡淌着血海,在杀戮十万元婴,105名化神之后,出现在一座巨宫之外。

    巨宫之中,一个龙袍老者,面色阴沉如铁。他。正是第五层雷塔之雷主!

    他得到一封封情报,声称有下层死灵闯入第五层,杀戮如云。

    他亦听说,那杀人如麻的狂徒,身怀金色雷甲的秘术。雷甲之强,足以防御一切化神攻击!

    派出去追杀宁凡的手下,一个个命牌粉碎,纷纷身死。

    龙袍老者怒目如神,当感知到宁凡来到巨宫之外后,他怒极反笑,拍案而起。

    “竖子好胆!我不找你,你却自己送上门!交出雷甲秘术,留你全尸!”

    “交出乌金竹叶,留你全尸。”

    “找死!”

    轰!

    龙袍老者怒意更盛,一步踏下,窥虚修士的恐怖法力,直接将巨宫震得粉碎,只剩一片瓦砾废墟。

    汹涌的气势,化作一道金色雷龙,直冲宁凡而去。

    望着迎面而来的金色雷龙,宁凡竟不躲不避,任由雷龙的无数电光,将其淹没。

    “哼!这便是你反抗老夫的下场!”

    龙袍老者冷笑一声,他一眼看出,宁凡只是半步炼虚而已。

    区区半步来炼虚,被他的金雷化龙之术正面击中,在他看来,宁凡必死无疑。

    唯一可惜的,就是尚未拷问出宁凡的秘术,便将之灭杀。

    但他尚未得意太久,骤然面色一惊。

    那攻击宁凡的漫天金雷之光,正以可怕的速度削弱、消失!

    “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老夫的金雷会消失!”龙袍老者震惊不已。

    他这一招金雷化龙,纵然是对付同级窥虚,也是无往不利,为何今日却会出现如此异状?

    他自不知晓,宁凡凝了太素雷星,身怀太素雷图之术,同级雷霆,可一一吞噬,毫发不损。

    身处金雷之海,宁凡丝毫不惧,他的雷甲在吞噬105道元雷之后,已彻底抹去所有银雷,化作纯粹的淡金。

    雷甲等级,已是巅峰银甲,距离突破一阶金甲,已然所差无多。

    只差最后一步,便可突破一阶金甲,突破的关键,便是杀戮龙袍老者,吞其元神之雷!

    纵然未突破金甲,以如今雷甲之强,已几乎可彻底防御老者的雷霆攻势。

    离身雷海,宁凡纵然不召出本命星辰,都可无伤!

    随着脚下雷光一动,一副绵延万里的血色雷图,画卷般铺开。

    在这雷图浮现的一刻,周天金雷被雷图一抖一卷,尽数吞噬。

    龙袍老者的全力一击,就此彻底破去!

    “太素雷图!”

    老者心头浮现深深震撼,他终于明白,自己的雷术为何无法伤及宁凡分毫,反被吞噬。

    太素雷图,同级之雷,皆可吞噬!

    宁凡凝出金色雷甲,对雷道的领悟已突破银雷级,达到金雷级。

    同样操控金雷的龙袍老者,绝无法凭金雷伤到宁凡半分!

    雷帝有云。持太素雷图者,可为万雷之主!

    “老夫一路修行,法力皆是雷霆,纵然境界为炼虚,但所有雷力皆被此子克制。凭法术、法宝是无法伤其半分的。如此,唯有凭肉身,与之分个输赢!”

    老者冷笑,其肉身已是玉命第四境,单凭肉身便可战化神巅峰,加之一身极高品阶的体术。想来镇压宁凡,应不难的。

    老者一步迈出,肉身拔高千丈。

    十步之后,老者肉身已有五千丈。

    他化作一个龙袍巨人,一步步踏碎山河走来。

    呼吸云气,有吞吐山河之势。一掌朝宁凡当头劈下,有开山覆海之巨力!

    “想凭肉身镇压我么,可惜…太弱!”

    宁凡冷笑,脚踏雷图,肉身拔高,亦连走十步,十步之后。化作一个五千丈之高的金甲巨人。

    “你竟也是玉命第四境的体修!”

    老者微微惊讶,但自负体术品阶不俗,丝毫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宁凡。

    老者一拳轰出,宁凡亦是一拳迎来。

    同是玉命第四境,但方一交手,老者的拳骨便轰然粉碎,一股巨力震碎臂骨,反震胸口,令其巨身连退百里,方才稳住身形。却已然重伤!

    反观宁凡,一拳轰出,半步不退,从容自若。老者的拳力,连宁凡的雷甲防御都攻不破!

    一拳!

    仅一拳。龙袍老者便与宁凡分出高下,他的肉身比宁凡逊色太多!

    “尔一拳之力,绝对已是玉命巅峰的程度!不,比玉命巅峰更高,几乎就是金身修士一击!”

    “眼力不错。我的拳力,已无限接近金身!”

    宁凡目若日月,一步跨越百里,追上龙袍老者,一气打出百道拳影。

    一拳天昏地暗。

    十拳山摇地动。

    百拳天塌地陷。

    龙袍老者被宁凡连轰百拳,一身筋骨俱碎,血流成河,淹没一座座荒原,气息奄奄,几欲死亡。

    他露出惊惧之色,一个堂堂窥虚修士,竟会惧怕一个半步炼虚,说出去,着实可笑!

    只是,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他法力被雷图克制,肉身逊色宁凡,对上宁凡,根本毫无胜算可言。

    “你不能杀我,老夫虚龙子,乃是二十四层雷主——应龙子之族弟,你若杀我,必受十层雷塔追杀!”

    “二十四层雷主么…”

    宁凡依然冷漠,丝毫不为应龙子的威名所动摇。

    这一幕,落在虚龙子眼中,化作绝望。

    虚龙子已然看出,宁凡根本不吃任何威胁。纵然其族兄是雷塔问虚之中第一高手,仍然无法令宁凡畏惧。

    绝望,最终化作疯狂。

    虚龙子亦是一个人物,若求饶无过,唯于宁凡拼死即可!

    口中念念有词,头上徐徐浮现两根龙角,虚龙子摇身一变,雷光化作一片片金麟。

    金鳞开,他俨然化作一条五千丈的金雷巨龙!

    龙目之中,闪过一丝疯狂。

    他现出本相,是要与宁凡拼命了!

    “碎龙吟!吼!”

    一道道金光龙吼,化作一道道金色光圈,扩散攻来。

    宁凡眼露淡漠,这音波之术再厉害,终究未脱离金雷之力的本质。

    不足为惧!

    宁凡五千丈的金甲巨身,一步猛踏,震得脚下雷图化作丝丝血色雷光碎散。

    下一刻,硕大的雷图,在宁凡掌中凝聚。

    那是一卷万丈之长的画卷,血色雷霆是笔墨,在画卷中勾画出一道道古老的雷符。

    金甲巨人,手持雷图,朝着金龙一卷。

    雷图铺开,将金龙一收,收入画卷之中。

    画轴一合,雷图收起,化作画轴、被巨人握在掌心。

    画轴中,金龙立刻惨叫惊天,旋即,惨叫声渐渐变小。

    宁凡眼露淡漠之色,再次撑开雷图一抖,一道道金色劫灰,被抖出雷图。

    看情形,宁凡竟是直接将重伤的虚龙子收入雷图,抖落成一地劫灰。

    好恐怖的太素雷图!

    “太素雷图,可攻可守。若守,则化作图阵,布于脚下。万雷不灭。若攻,则化作图卷,可收天下雷修,一念诛之,化作劫灰。此乃上古以前、太素雷帝掌雷御雷的刑罚之术!”

    “此术虽厉害。却只对雷修有效,且诛杀的雷修,修为不可超过我太多。以我的修为,本来只能借此图诛杀炼虚之下雷修,无法诛杀虚龙子,但虚龙子已被我重伤。气息奄奄下,被收入此图诛杀、原本不足为奇。”

    “有此图在,我只消将窥虚雷修打个半死,再收入此图中,可杀一切窥虚雷修!”

    散了金甲巨人身,收了雷图。宁凡朝着血海一招,将一道金色的元神之雷摄入手中,炼入雷甲之内。

    淡金色的雷甲,立刻化作纯金,在这一刻,彻底突破金甲一阶的等级!

    同时获得的战利品,还有一块金色雷玉。及一片乌金竹叶。

    如此,灭杀第五层雷主,第五层,荡平!

    “这虚龙子颇为不弱,但终究是雷修死灵之身,便会被我死死克制。自我凝出太素雷星的那一刻,便已是万雷之主,克尽雷修。十层之下,所有窥虚雷修,皆不足为惧。需要注意的。是那虚龙子的族兄——二十四层雷主…应龙子!”

    “这应龙子能成为二十四层雷主,修为必定是问虚,且多半还是问虚之中无敌的存在,以我实力,绝无可能诛杀此人。但此人想杀我,亦是毫无可能。我有欺天斗篷,有诸多手段,纵然是亲自面对应龙子的追杀,也绝不会受半点伤势。”

    “不如,一鼓作气,杀入第二十四层…如何!”

    这个想法,一经升起,立刻被宁凡掐灭。

    他还急着完成红衣的任务,获得七片乌金竹叶,换取金叶给月凌空疗伤,倒是没有时间杀戮过多。

    乌金竹叶亦可疗养元神,救治月凌空。

    但亲眼见识了乌金竹叶之后,宁凡却发现有两个难点,使得他无法以乌金竹叶救人。

    其一,以乌金竹叶的药力,调和至少需要十万年灵药,那可是炼制七转丹药才会用到的仙药,宁凡一株也无。

    其二,乌金竹叶药力太猛,根本不是炼虚修士可服食之物。

    十万年灵药,怕也只有红衣的身份,才可以弄到一些,调和乌金竹叶服食。

    不过,宁凡倒是有些疑虑了。

    “红衣…此女若只是炼虚,真的可以承受乌金竹叶的恐怖药力么?总觉得,她似乎对我有所隐瞒。罢了,此女有何秘密,我并无兴趣探究。她若与红红无关,则与我亦无关的。该关心的,是速速杀上第七层。”

    眼中浮现肃杀之色,宁凡一步迈入传送阵,进入第六层。

    在进入第六层的一刻,立刻一拍储物袋,召出三具炼虚傀儡。

    将受伤傀儡修复一番后,他立刻展开全力杀戮。

    随着其手段增多,窥虚修士,已没有那么可怕。

    十层之下,他可横行!

    三日后。

    二十四层雷塔,一个生有双翼的六千丈黄龙,盘踞在雷霆沼泽之中,似在沉睡。

    一名黑甲甲士,跪地禀报着什么。

    某一刻,在听闻属下的禀报后,他骤然目露杀机。

    “虚龙子,竟死了!来人,给我查,查出是谁下得毒手,我要让此人,永远从黑雷塔抹消!”

    “雷主陛下,不必再查,属下知晓此事是何人所为。短短数日间,第一层至第九层雷塔,已一一为人所夷平。俱某些低阶死灵目睹,杀人者,是此人!”

    唰!

    黑甲甲士撑开一副画卷,其上画有宁凡容貌。

    一见此人容貌,六千丈黄龙龙目一眯,森冷道,

    “此人便是行凶者?很好。传本王之令,二十四层之下,所有死灵,倾尽全力,追杀此孽,不得有误!三日之内,我要见到此孽首级,祭我亡弟之灵!”

    (1/2)(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