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412章 心乱幻起,心沉幻灭

第412章 心乱幻起,心沉幻灭

    一连半日,宁凡仍无突破第一关的迹象。

    下层乌雷界,红衣眸色略沉,取出一块血色铜镜,屈指一点,那镜中依稀泛出上层云界的景象。

    雷宫第一关,宁凡闭目伫立,已有半日。

    在阵外,则有一个灰袍老者讥讽嘲笑,操控着阵中幻象,蛊惑宁凡。

    红衣眸色渐寒,若她没有看错,那躲藏在阵外的灰袍老者,正是素雷界的界灵。

    “区区界灵,动我的人,找死!”

    宁凡好歹算是她的手下,被区区一个界灵困住,实在让她震怒。

    偏偏她是元神之体,又不敢贸然入上层云界助宁凡。

    在其怒意升起之时,宁凡却眉宇一动,事隔半日之后,终于睁开眼。

    “真,幻。”

    他的左目,浮现出两颗妖星,右目,浮现出两颗魔星。

    眉心之上,两个神星散着丝丝雷光。

    他似有所悟,又愈加惘然。

    他看着身前的两个纸鹤,一般无二的容颜,一般无二的笑靥,难分真假。

    整整半日,他没有寻到第一关的任何出口。界灵老者没有撒谎,想要破去第一关,必须斩杀两名纸鹤其中之一。

    两名纸鹤,一为真影,一为假幻。

    若斩真影,则会伤及纸鹤真身的气运。

    若斩假幻,此关可破,宁凡却隐隐有些不愿。

    他可杀戮亿万生灵,却也有无法斩杀的人。

    当年一个心魔虚影,是纸鹤幻象,他便不舍斩之。今日,他同样不舍。

    两个纸鹤,一着素衣,一着白狐裘,在宁凡睁开双目之后。皆盈盈朝宁凡走来,清秀的容颜,仍有当年不改的稚嫩。

    那稚嫩、不经世故的纯真表情,让宁凡如石的心肠一柔。

    二女展开笑靥,仿佛能看见宁凡平安无事,便是天底下最大的幸福。

    一名纸鹤羞着脸,鼓起勇气,牵住宁凡的手,小手还是当年一般冰凉。

    另一名纸鹤带着嗔,羞喜之中。又有一丝委屈,似在责怪宁凡为何迟迟不归来。

    “凡哥哥,斩了我,便可过第一关哦。”二女淡淡诉说着事实。

    这事实,却愈加让宁凡犹豫。

    他污了自己,背负起无数罪业,他可杀戮天下,可背负千秋骂名,却无法狠下心肠。灭去纸鹤,即便所谓的纸鹤,只是一道幻象而已。

    他的心,愈加挣扎。眼前的雷宫,渐渐模糊,依稀浮现一重重幻象。

    第一重幻象,是合欢宗。

    第二重幻象。是七梅。

    第三重幻象,是宁城。

    一幕幕幻象,不断将宁凡笼罩。而宁凡陷入的幻象,越来越深,越来越难以自拔。

    阵外,灰袍老者蔑笑更盛,冷笑在幻象中回荡,

    “弱,太弱!连真影假幻都舍不得斩,还想突破第一关!如此脆弱的心性,当真不知道你如何走到这一步境界的!”

    “脆弱?”

    宁凡目光一寒,心却渐渐安宁。

    最后一幕幻象,停留在离别的那一夜,那葡萄藤下,纸鹤喃喃诉说着小小心愿。

    “凡哥哥,你从无尽海回来之时,为我带株铃兰好么?”素衣纸鹤道。

    “无尽海的兰草,听说风起时,能发出风铃一样的声音,很好听…听到那个声音,我就知道,你回来了…”狐裘纸鹤道。

    宁凡闭上眼,他以为他能分清两个纸鹤谁是真影、谁是假幻,最终发现,这一切不过是奢望。

    他的心从一开始,就没有将两个纸鹤当成幻影,更舍不得斩杀。

    谁是真,谁是幻?

    分清又如何,分不清…又如何!

    分清了,宁凡就舍得斩杀了么?

    宁凡嘴角勾起一抹暖意,他伸出二手,抚过两名纸鹤的侧脸,带着一如既往的宠溺。

    他永远不会伤害纸鹤,永远不会。无论她是真…是幻!

    他催动心阵之力,渐渐明白,为何这真幻大阵能寻到宁凡软肋,幻化出纸鹤,乱其心神。

    原来这真幻阵力,业已侵入他的心中,将其心中弱点…一览无余!

    “窥探内心弱点、设下幻象蛊惑么…”

    他眼中寒意愈加深邃,并指成剑,一道剑气猛刺心口,立刻,白衣染血,血流如注!

    他的心脏,被一道剑气刺地粉碎,其痛彻骨!

    那痛,无法让宁凡眉头皱起半点,只冷喝道,

    “从我的心中…滚出来!”

    在这一剑刺下之际,一道阵力,从其心中生生逼出。

    一道受伤的闷哼之声,在同一时间响起,受伤者,正是那阵外谋害宁凡的界灵老者!

    界灵老者露出骇然之色,他自被太素仙帝封为素雷界灵开始,见过无数进入素雷残界的修士。

    从无任何人,可在其操控阵力之时,突破太素三问的关卡。

    因为太素三问,直指人心弱点!

    世上无人可舍掉弱点,有情之人,情便是弱点,无情之人,冷漠便是弱点!

    界灵老者借助阵力,勉强窥探到宁凡心头弱点,以阵力幻出纸鹤。

    这真幻之阵极其玄妙,借天道之力,凝一真一幻,唯斩杀幻象,即可破阵。

    来者必须分清真幻,若分不清,误斩真影,便会伤及真影之人。

    从前的破阵者,或是冷漠斩杀幻象,或是畏难逃避,或是反复抉择之后,最终勉强辨出幻象斩杀。

    从未有人似宁凡这般,自碎心脏破阵。

    一重重幻象,随着宁凡自碎其心,而支离破碎。

    宁凡嘴角溢出一道鲜血,这一幕落在两名纸鹤眸中,却是彻骨一疼。

    无论是真纸鹤,还是假纸鹤,都在心疼宁凡,发自内心的心疼。

    宁凡目光一怔,他愈加分不清两名纸鹤的真假了。

    只是,何须分辨?

    “我。分不清真与幻,亦无需分辨,无论是真也好,假也罢,我都不会伤她。”

    “真幻二字,那一个幻,便是一切虚妄无根的执念。那一个真,是无数仙人孜孜以求的境界。我看不透,因为我境界尚低,你以为你可看透?区区炼虚初期的界灵。你也配看透真幻!”

    “我虽分不清真幻,却已悟出让幻象消失的方法。幻术从根本而言,只是蛊惑人心而已。破幻关键,在于破心。”

    “何谓真,何谓幻?心乱幻起,心沉幻灭!”

    “无论是真影,是假幻,只要是你的影子,则在我心中…都是真。你。就是我的道真。”

    黑星之力加身,宁凡心脏重凝,这一次,心却坚如铁石。任真幻阵力如何猛烈,都无法侵入其心!

    他闭上眼,心如平湖,不起波澜。

    他睁开眼。幻阵好似琉璃般片片粉碎,但两名纸鹤,却无一人消失。

    二女。皆是真?

    当这想法在宁凡心头升起之时,二女,却又齐齐开始消逝。

    她们是真影,是假幻,无法说清。

    正是这说不清、道不明的境界,却是对真虚二字领悟到极致的体现!

    宁凡骤然回想起拜师紫斗的一幕幕过往。

    斩凡之时,他入幻境,拜紫斗为先生,习得风烟一指。

    在那里,他遇见了娘亲,遇见了纸鹤,他以为,那里不过是一场幻梦。

    但紫斗却说,幻境未必是假。

    “你自无尽海入碎界,心神自碎界入云海,道心自云海入心幻,这其中,哪一界为真,哪一界为假,你当真看透了?”

    “未必此刻孜孜求学的你,是幻梦,未必在雨界杀伐的你,是真实…真虚只在一念间!”

    轰!

    此刻回想起紫斗仙皇的话,宁凡方才隐隐体悟,那一句‘真虚只在一念间’,怕是道尽了世间所有真幻。

    也许纸鹤本来只是幻象。

    但当宁凡执着于她,那幻象,也就成了真影!

    当宁凡心沉幻灭,那幻象,也便归了虚无!

    “真虚只在一念间,也许这世间,本无真假之分…”

    宁凡道悟渐起,却生生掐断这一段道悟。

    他的境界太低,才刚刚开始领悟‘虚’字而已,根本没有资格叩问‘真’。那一个真字,是道真,是唯有命仙才勉强有资格开始追求的大道!

    若说第一步修士,求的是一个长生。

    那第二步修士,便是求的一个道真!

    “不可能!你竟不斩幻象,便令幻象自灭!这绝不可能!从古至今,从然是前来此地的命仙高手,也看不破真幻之别,你如何做到的!”

    界灵老者惊怒道,他全力操控幻阵攻击宁凡,被宁凡生生破去幻阵,已受了极大伤势。

    幻阵被破,雷宫宫殿中,一道雷光之门诡异浮现,正是通往第二关的通路。

    界灵老者隐隐有些怕了,宁凡能破第一关,说不准也能破第二关、第三关!

    他心怀歹念、谋害宁凡,若被宁凡破去三关,寻到他,宁凡必定会对他出手!

    界灵老者虽是炼虚初期,修为高于宁凡,却已看出,宁凡不好惹!

    加上老者阵法被破、反噬成伤,更是处于不利状态,不愿与宁凡交手。

    老者心中已然大悔,后悔不该以逆鳞触怒宁凡。

    只是追悔已然无用,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催动第二关阵法,阻挡宁凡!

    “第二关,是仙凡之问!太素仙帝的关卡,绝非你这种凡夫俗子可突破!”老者狞笑道。

    “太素仙帝?”宁凡目露沉思,这真幻之阵极其玄妙,可借来天道之力,绝非寻常仙阵。

    原来布下此阵的,竟是一位仙帝。

    如此,这仙帝布下此阵,原本是为了考验修士的真幻道悟?并无恶意?

    看起来,对宁凡不怀好意的,只是那界灵老者。

    望着通往第二关的雷门,宁凡收起沉思,坦然走去。

    但便在接近雷门之际,一道雷光忽而从雷门掠出,飘然落在宁凡掌心,化作一片血色的雷力碎片,那碎片之上,隐隐有一丝星光流动。

    星光一闪,没入宁凡眉心。

    他本有两颗神星,一为御雷之星,一为阴融之星。

    但随着星光射入眉心,宁凡眉心之上,竟凝出三分之一颗血色神星!

    “破去真幻之关,竟能凝聚三分之一颗神星!”

    宁凡目光动容,难道这神星,便是突破关卡的奖励?

    伴随着神星凝聚,一道苍老而威严的声音,跨过太古的悠久岁月,在宁凡识海响起。

    “吾为太素雷帝,此星为汝破关之赏赐。连破三关,可凝太素雷星…”

    “太素雷星?”

    宁凡微感诧异,催动三分之一颗星辰,掌心立刻翻起一道血色电弧。

    电弧滋滋作响,刚一呈现,宁凡猝不及防,一只手掌直接被电弧电得焦糊。

    他的肉身何等厉害,却被这一道电弧轻易电伤。

    这电弧是宁凡从前吞噬的天劫血雷,本没有如此骇人威力,更不可能电伤宁凡。

    雷力…被增幅、强化了!

    增幅宁凡雷力的始作俑者,赫然是那三分之一颗太素雷星!

    仅凝出三分之一颗雷星,竟让宁凡雷力强化数倍,雷力数量没变,威力却提升。

    每一丝雷力,都是从前的数倍威力!

    若彻底凝出太素雷星,宁凡的雷力,岂不是会得到更加恐怖的强化效果?

    第一颗神星,是属性之星。

    第二颗神星,是神通之星。

    第三颗神星,赫然是强化之星!

    “界灵老者,当诛。太素雷星,可收。”

    宁凡语气冷漠,一步迈入雷门之中。

    第二关,仙凡之关…

    下层乌雷界,红衣望着铜镜传影,血眸震惊。

    宁凡,竟如此完美地突破了真幻之关,突破的速度,比当年的她还要快。

    “当年的我,纵横雨界,却也只能止步于第三关,仅凝出三分之二颗太素雷星,便可威震八方。此子能凝三分之一颗太素雷星,已算得上九界绝代的天骄。”

    “若他凝三分之二太素雷星,其日后成就必不弱于我当年,千年万年后,他定然也是雨界无敌的存在,可让雨殿颤栗。”

    “若他能凝出完整的太素雷星,则此子的资质,九界无人可比…不,他应做不到的,自太素雷帝之后,从无人可凝出完整雷星,就算是我,也不过凝成三分之二而已。”

    红衣秀眉一蹙,脑海中却不禁回想着宁凡破去第一关的所言所语。

    破幻关键,在于破心。

    何谓真,何谓幻?心乱幻起,心沉幻灭。

    你,就是我的道真!

    以红衣冷傲个性,某种竟流露出一丝叹服之色。

    “此子修为或许还低,但论道悟之深刻,连我也不如他…也许,他能成功凝出完整太素雷星?”

    一瞬间,比起获得乌金竹叶疗伤,红衣更加关注宁凡的破关进度。

    宁凡,能否做到她做不到的事情?

    (2/3)(未完待续……)